第六十六章 囚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梦儿,别闹!”雷少晨大喝一声,接着才向着薛好银说“放她下来吧。”
  “少晨,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凶,你好可恶,呜呜~”张欣梦断断续续地抽泣声回响在每个人的耳里。
  “梦儿,我这么做是为你好,乖乖听话,不然等一会身体又不舒服了。”少晨放低声音哄道。
  “不舒服就不舒服,反正现在的我一无是处,还不如死掉算了。”欣梦赌气地说。
  “胡说什么,你不会死的,你会一直好好活着的。”雷少晨充满慌乱的语气。
  静宜看着他们一唱一和,难过自嘲地笑笑,撇撇嘴,故作轻松地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说完径直向院子里走去,坐在秋千上轻轻地摇晃着,偶尔偷偷地透过窗户往餐桌上看看。屋子里的大伙依然在吃着饭,不知道少晨是怎么哄的欣梦,她现在似乎安静下来,接受了薛好银,只见薛好银提着一直放在身后的行李跟随陈阿姨上楼,欣梦笑盈盈地和少晨在聊着什么,偶尔还捂嘴大笑,眉眼之间荡漾着淡淡的幸福,这一抹幸福落在静宜的眼里,要多灿烂有多灿烂,要多刺眼有多刺眼,可以说,她的笑对她彷佛是一种讽刺,一种炫耀,这种鲜明的对比像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她的心上,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好一会,都回不过神来,彷佛屋子里上演的一幕幕温情不过是一部浪漫的电视剧,自己正透过玻璃窗这个大屏幕溶入剧情,随着剧情跌宕起伏,心情也参杂着各式各样的悲伤疼痛。
  只是今天自己向他提出离婚,他为什么不答应,她甚至都退步到可以为他们雷家生下小孩,为什么他还要拒绝?他不是很爱张欣梦吗?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和她日夜相守,为什么还要让她夹杂在他们的中间,这样有什么意义?是害怕自己不把小孩生下来吗?难道在他的眼里,除了小孩,再也看不到其它的吗?雷少晨,你真的好可恶,好可恶,可是为什么我还会喜欢上你,为什么还会对你留恋对你不舍,你知道吗?连我自己都开始厌恶自己,厌恶自己沉迷于你的世界无法抽身,厌恶自己眼中只有你俊挺的身影宠溺的情语,如果有一天离开你,我还能幸福的生活吗?
  直到眼前的视线模糊起来,才发现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滑落......
  轻轻地转过头,望向外面,偷偷地把眼泪擦干,打算起身出去外面走走,平复一下内心,自己的这番模样不能被他们看到,特别是张欣梦,如果自己示弱了,那就意味着自己输了,不能输的,爷爷说得对,幸福是需要争取的,哪怕有一线的曙光,我都要相信黎明会出现!
  茫然地走到门口,忽然被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拦住:“少夫人,雷先生嘱咐我们,不能让你跨出别墅一步!”
  “雷先生?雷少晨吗?”
  两个男人点点头,默认。
  静宜气冲冲地朝里屋走进去,冲到雷少晨的跟前,生气地怒喝:“雷少晨,你什么意思!”
  坐在沙发上陪着欣梦看画册的他抬起头来,平静地问:“什么事?”
  “门外的那两个男人怎么回事?”静宜指着门外说。
  “他们不是告诉你了吗?还问我作什么!”
  “你竟然派人监控我!你还是人吗?”静宜怒斥。
  “如果不是你今天离家出走,我也不会这么做,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我咎由自取?雷少晨,你好好问问自己的良心,你让我滚,难不成我还要继续站在你的面前由你羞辱?你这么做,终有一天会遭到报应,不,或许报应已经发生了!”静宜冷冷地笑道。
  “你好好回房休息,不要在这里大吵大闹,像个没教养的疯女人!”
  “教养?我的教养是很珍贵的,一般它都锁在保险箱里,只有遇到值得我用教养对待的人,,我才会把它们拿出来,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你不配!”
  “你再说一次!”
  “不说!你难道不仅瞎了,连耳朵也聋了吗?以后你休想控制我的生活,我要去哪就去哪,如果你真的把我惹急了,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事!你要知道狗被逼急了都会跳墙。”静宜生气地说。
  “陈静宜,你最好聪明点,不要忘记,你还有父亲。”雷少晨说完撇下欣梦和她,径直地上楼,临走时,对站在一旁的薛好银吩咐道:“照顾好梦儿。”
  薛好银唯唯诺诺,恭维地低着头,连连说“是。”
  看到少晨走远了,欣梦冷冷地嘲笑:“我劝你还是不要惹怒少晨为妙,好好地住下来,当一个高级的生子机器,或许,生出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雷家一感动会赏赐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静宜疲惫地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地转身上楼,躲进房间里。
  少晨在书房,她在卧室。
  静宜一个人在卧室里伤心难过了一会,忽然像是想通了似的,打开电脑,折腾设计稿,既然爱情已无望,那就做一个独立的女子,努力赚钱赚名誉地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终究落得被人欺负抛弃的命运,自强自立自尊的女人方能获得他人的尊敬与爱!
  认真地投入工作中,时间一晃而过,等她完成设计稿的初步修改,时间已经来到十点半,吐吐舌头自嘲自己太专注,马上拿来睡衣进浴室洗澡,工作的成就感与充实感让她的心里满满的,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想那些复杂的感情纠葛,果然,让自己忙碌是最好的疗伤方式!
  一边洗澡一边想着设计稿,不知不觉中竟然晃神把洗发水当成了沐浴露,真是够糟糕的,拿水冲了好多遍还是滑滑的,彷佛还残留着洗发水的感觉,心里一阵阵懊恼,早知道就专心地洗澡,这会闹出这么大的笑话,搞到真个浴室都飘满了泡泡,等会还要毁尸灭迹,不然被他发现还是很糗的。
  这么想着,迅速地擦干身子,穿好衣服,费劲地拿着花洒朝着泡泡丰富的地方喷去,努力地把泡泡毁灭,经过一番战斗,终于取得了卓越的成效,浴室又恢复了原先的干净,静宜满意地伸伸腰,开心地走出浴室。
  与刚刚回房的雷少晨迎面相遇,静宜的开心瞬间冷却下来,恢复冷淡的样子,径直越过他去柜子里拿出吹风机吹头发,视他于透明人一样。
  少晨冷着脸拿着睡衣进入浴室,静宜松了一口气,继续心情愉悦地吹着头发,吹好头发也不见他出来,静宜继续打开电脑整理设计稿,可是心思却无法集中,颓然地叹了口气,点开网页浏览八卦。
  雷少晨洗好澡出来,看到她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偷偷地走到她的背后,看到她正在看“蜡笔小新”,心里一阵无奈,都已是人妻,还看这种小孩子的漫画,真够幼稚的。
  “好看吗?”
  “啊!”静宜被他冷不丁的声音吓一大跳。惊恐地转过身害怕地盯着他。
  “吓到了?”
  “恩。”静宜轻轻地点点头。
  “不早了,睡觉吧。”雷少晨建议。
  “你先睡吧,我还有事情。”
  “看蜡笔小新?”雷少晨不悦地挑挑眉。
  “那又怎样?”
  “你先上床,我有话说。”雷少晨退步。
  静宜一脸不相信地盯着他看了几秒,看他的眼神平静内敛,不像是骗她。
  她才放下心来把笔记本关掉,他们之间确实需要好好谈谈。
  爬到床上靠着床头坐好,平静地问:“你要说什么?”
  “你恨我吗?”雷少晨忽然问道。静宜没有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一下子愣住,慌乱地看着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可以直接说,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静宜如实回到。
  “你还记得我们签订的契约吗?”雷少晨又问。
  静宜点点头,说:“记得,不过我觉得你早已违背了契约。”
  “或许是吧,不过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直到孩子生下来之前,不要离开雷家。”
  “雷少晨,你这样的要求真的很自私,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也会有自己的情绪,会难过伤心。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静宜说着说着泪水止不住地滑落。
  “别哭,乖。”雷少晨伸手把她的泪水擦干,静宜尴尬地别过头:“不要管我,哭,或者不哭,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喜欢你哭。”
  “如果你不想我哭,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囚禁我!不要让别人耻笑我是生子机器,好不好?”静宜颤抖着双唇哀求他。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不囚禁你。”雷少晨柔声哄着。
  “真的吗?”
  雷少晨点点头。
  “这段时间欣梦住在这里,你尽量让着她,不要和她起争执,等她病情好转些,我会安排她住进医院,或者让她搬回张家。”
  “那你不和她结婚吗?”
  “结婚以后再说,现在我的妻子只有你一个,在没有和你分开之前,我不会和她有亲密的关系,你可以放心。”
  “真的吗?不是骗我的?”静宜心里一阵激动。
  “恩。”雷少晨点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