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秘密归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子文大大方方地望着静宜,心情似乎没有受到于娜娜的影响,关心地问静宜:“你最近还好吗?”静宜轻轻地点点头,面对学长的关怀,心里总是感觉有点不踏实,或许角色变换太快,让她有些不适应。前不久她还是刚刚毕业的学生,转眼之间孩子都有了,只能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催人老。
  静宜忽然想起张欣梦,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学长,你一直都知道欣梦姐还活着,是吗?”
  张子文没有想到静宜会忽然提到欣梦,心里一阵错愕,愣了几秒,抿了一口芒果汁,才平静地开口:“对不起,静宜,我本来想要告诉你,可是又怕会影响你的心情,所以一直没有说,反正我姐她,也不希望这个消息被大家知道,甚至连雷少晨都隐瞒着,你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
  “你是说,你不知道她已经回来A市?”静宜一脸的疑惑。
  “你是说我姐她回国了?不可能吧?”这下换张子文惊讶。
  “你不要告诉我,你们全家都不知道她回来了?”静宜一脸愕然。
  张子文摇摇头:“我们真不知道她回来了,前几天打电话她还说最近身体很好,让我们不用过去看望她,”顿了一下,向着泰勒说,“泰勒,你不是医生吗?她出院你怎么都不知会我们一声?”语气里带着不满与埋怨。
  泰勒耸耸肩,说:“你姐姐是一个自由的成年人,她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出院。”
  “那她身体状况怎么样?”张子文担忧地问道。
  “张先生,你不用担心,她基本完全恢复了。”
  静宜心里极度得纳闷,不是说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吗?还强调活不过半年,怎么现在成了完全恢复?到底是谁在造的谣,之前雷少晨提到是史密斯医生下的结论,她之前查过确实有史密斯这个人,也确实是任职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看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静宜暗暗压下这些疑点,说:“你姐姐现在住在雷家。”语气里透出一股淡淡的苦涩。
  张子文激动地抓住静宜的手,紧张地问:“你说我姐住在雷家?这....”张子文不相信地摇摇头,眼神飘渺地看着静宜,望见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如清澈的湖水那般清冽明净,根本没有说谎的漂移与闪烁,张子文颓然地低下头,不安地问:“那我姐和雷少?”
  静宜把视线移向别处,很明显地在回避这个问题。张子文虽然没有得到她的回答可是从她受伤的神态动作已猜出几分,放在桌子底下的拳头不禁拽紧,似是要把某件东西握在手里捏碎又似是隐忍着什么,外人无从猜测,但从他幽深的眼底还是可以看出几分不安。
  一直沉默在旁的泰勒仔细地观察两人,看到两个人都不说话似乎在想着各自的心事,他及时地开口打破这种尴尬:“张先生,你是欣梦的弟弟,那你还记得我吗?”
  张子文听到泰勒的话,把目光落在他的脸上仔细地打量着,良久,摇摇头,迷茫地说:“我不认识你。”
  “不奇怪,我遇见你的时候,你正出于叛逆的青春期,到处耍玩,记得那个时候你爸爸让你过来和我打招呼,你头都不回提着书包就走出去了。”泰勒似笑非笑地边回忆边说。
  “这么说,你是我爸爸的朋友?”
  “不,我和你姐姐是朋友,这几年她在国外的治疗基本都是我在安排。”泰勒浅笑。
  “麻烦你了,谢谢你对我姐姐的照顾。”张子文礼貌地道谢。
  “不必客气,我和欣梦是好朋友,而且我又是医生,照顾她是应该的。”
  “你是跟随我姐姐来A市的吗?”
  “不,我来是因为张氏医院聘请我过来给静宜治疗,前段时间她受伤了,有点棘手。”
  “静宜,你怎么受伤了?现在好了吗?”张子文一听静宜受伤,马上担忧地问出口,幽深的眸子掩饰不住那层淡淡的担忧。
  静宜轻轻扯扯嘴角,微笑:“一点小问题,早好啦。”
  “连泰勒都要过来,肯定不是小问题,快点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不小心中枪,不过子弹取出来了,现在完全痊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中枪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可是你怎么会中枪,是不是雷少晨他连累你的?”
  “没有啦,是意外,我运气不好啦。”静宜随便编了借口,事情都已经过去,不想再提起。顿了一下,换个话题:“你要不要找个时间去看看你姐姐?”
  “恩,好啊,要不就等一会吧,你看怎么样?”张子文迫不及待地说。
  “恩,也可以,那我们先喝东西,等傍晚再回去,今天雷少晨陪着她去郊外了。”说完静宜脸色暗淡下去,低着头,无精打采地垂着睫毛,尽量维持平静的样子。如果不提起,她有那么一瞬间试图忘记欣梦的存在,假装自己已经不疼不在乎,可是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态,一提及他们在郊游,她的心还是止不住疼痛,止不住难过,心里似乎有一群蚂蚁在撕咬着,让她又痛又无能为力。
  “我也随着你们一起过去,现在我是欣梦的主治医生。”泰勒插话。
  静宜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芒果汁慢慢地喝着,几个人不再说话,安静地想着各自的心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