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离开雷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宜步伐沉重地向前走着,其实她很想回头,很想扑到他的怀里痛哭一场,可是她还有这样的资格吗?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她不过是一个有心计的盗贼,步步为营地进入雷家获取自己的利益,甚至作出盗窃之事,这事要传出去恐怕会让全市的人看雷家的笑话,可是自始至终她都是受害者,被人冤枉被人唾弃难道她就这样任人欺负任人误解?不,她陈静宜不能这么懦弱,一定要找出证据,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既然是有人故意要冤枉她,肯定会露出破绽的,她不能这样伤心下去,她要反抗查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她陈静宜没有做过的事情,凭什么把罪名安到她的身上!
  静宜走到小公寓的门口,不想被大家看到她这个样子,偷偷地绕到房子的背后,把行李箱放到地上,自己一屁股坐到上面去,现在的她很累很累,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形象,只想好好地坐着把事情好好地理一理,从昨天晚上到今早,雷少晨先是陪着欣梦和薛好银上楼,当时陈阿姨正在收拾碗筷、杜叔昨晚整晚陪着爷爷在黎叔家参加晚宴、家里的保镖不住在雷家,貌似有四个人轮流站岗看守着雷宅,基本上不进入屋子,排除他们作案的可能,剩下张欣梦和薛好银,十点多的时候她上楼,看到雷少晨在房间内,那就证明雷少晨不和张欣梦她们在一起,再反观今天早上搜查的时候,张欣梦提醒李局长搜查一楼,最后查到行李箱的时候,薛好银竟然知道她这个行李箱有一个暗格,这是最奇怪的地方,难不成是薛好银偷了房产证放到她的行李箱里?可是如果放到她的行李箱,那肯定就会被她带走,薛好银不就拿不回来了?难道是她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拿回来?放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冤枉她?可是薛好银和她没冤没仇为什么要冤枉她?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是张欣梦意图冤枉她,好把她赶出雷家。
  想起张欣梦,静宜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早上的那一幕,看来她这是深思熟虑、谋划已久,说不定和雷少晨上床也是她设的局,想想之前雷少晨既然都向她作出保证不染指张欣梦,他肯定会遵守诺言,不然当时也没有必要说出那样的保证,雷少晨的人品她还是很相信的,只是今天早上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说,或许现在先不想这件事吧,静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算先把这件事情放下,等自己心情恢复过来的时候再好好地想一个计划。
  起身提起行李拉着回到小公寓,小言正抱着笔记本在客厅里玩,看到静宜显然非常惊喜,可再一看她手上的行李箱,又有几分纳闷,问道:“静宜,你怎么过来啦?行李箱里装的是什么?”
  “当然是衣服啦,我要过来小住一段,好好专心工作。”静宜尽量控制自己的语调保持平静。
  “哇塞,太好啦,我终于有伴了,今晚我要和你睡哦。”小言笑嘻嘻地跑过来拉过静宜的行李,手舞足蹈得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女孩。
  看到小言这么开心,自己的心情似乎放松不少,闺蜜的作用果然就是分担忧愁分享喜悦的,她这一生,最大的运气就是遇见小言这个好女孩,在一个城市、拥有共同的品味和价值观、无论何时何地、心情好坏,她们都会相依相伴。
  静宜故意板起脸孔,不悦地嘟喃:“人家不要和你睡了,想要占我便宜,不让。”
  “陈小姐,你的第一夜早就给我了,何必在乎多睡一次。”小言也配合着她说起暧昧的话。
  “你们两个.....原来有奸情啊!”林晓楠恍然大悟的样子。
  小言狡猾地笑着,放下行李走过去把静宜揽在怀里,甜蜜地笑着:“怎么,羡慕嫉妒恨呀?有本事你也找一个!现在这个社会流行的就是暧昧,男女暧昧算什么,女女暧昧那才叫境界呢。”
  林晓楠抖了抖身子,摸摸浑身泛起的鸡皮疙瘩,嫌弃地说:“你们要暧昧赶紧进房间里去,不要污染我们这些纯洁的心灵。”
  “楠楠,你的心灵早就不纯洁了好不好!”季小言抗议道。
  “哼,反正比你纯!”林晓楠反击。
  “好啦,半斤八两,有什么好争的!”莫子琪偷偷笑道。
  “臭丫头,你竟然敢诋毁你老板,不想干了是不是!”季小言佯装生气。
  “老板大人,饶命啊,小人是冤枉的,小人鞠躬尽瘁地为老板的事业前仆后继,绝对没有二心,请老板明察秋毫还小人一个公道。”莫子琪压低声线说道,逗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臭丫头,你也承认自己是小人,难怪古人有言,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哎,你又是小人又是女人,真是辛苦你们家的王宇轩了。”季小言嬉皮笑脸地挪揄道。
  “喂喂,季小言,不带你这样人身攻击的啊,小心我跑到张以墨跟前揭露你的真面目,看他还娶不娶你!”莫子琪威胁道。
  一听这话,季小言哈哈大笑起来,双手叉着腰,指着莫子琪说道:“琪琪,你太伟大了,我求求你一定要去他跟前说哦,反正我又不想嫁给他!”
  莫子琪听到这话不禁愣住,眼睛大大地睁着,露出惊讶的神色,良久,才问:“季小言,你说这话也太霸气了吧?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人会不愿意嫁给张以墨这样的男人,高大、帅气、多金、年轻有为!这样的男人你都不爱,难道你真的是同性?”
  “你自己想吧。”季小言笑嘻嘻地落下一句,拉着静宜进房,留下一脸诧异的莫子琪。
  莫子琪凑到赵一廷旁边,小声地问:“你说小言姐不会真的喜欢女人吧?”
  赵一廷挑挑眉,想了一下,才说:“我看不像,你的思想太复杂,想太多了。”
  莫子琪小声地嘀咕了一下:“看来自己真的想太多了。”吐吐舌头,继续投入工作去。
  回到房间后,静宜急忙地问小言:“你最近联系到制作商了吗?”
  小言摇摇头,苦恼地说:“制作商真的不好找啊,小一点的根本无法提供精良的材料,大一点的又不屑于接我们这种小单,真是狗眼看人低。”想起自己这几天遭受的冷遇,小言不禁爆了一句粗口。
  “那我们找一个中小型的厂家,自己提供材料,你看这样行不行得通?”静宜建议。
  “这样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是精良的材料不好找啊,我们目前又没有经验,我的想法还是希望有一个厂家可以全包,那样最好。”
  “这样吧,明天我和你挑几个稍微合适点的,去拜访一下他们,看看能否有转机。”静宜沉思了一会说道。
  “恩,那就这样定下吧。”小言妥协,顿了一下,又说:“难得你回来,今晚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你看怎么样?”
  “好啊,好久没有和你们一起吃饭啦,要不吃完饭我们一起去桃色乌托邦看王宇轩的表演?”静宜征询小言的意见。
  “好啊,我要泡吧,我要泡帅哥。”小言大呼。
  静宜无奈地笑笑,这小妞,整天呼天抢地地要帅哥帅哥,真不知道张以墨怎么受得了这女人!她在心里不禁替张以墨感到无奈,遇上小言这样的女孩子,张以墨肯定吃了不少闭门羹吧?可惜,她没有小言这样的运气,碰到一个高富帅的男人,指名道姓要娶你为妻,在他们甚至还懵懂不知情为何物的时候,总觉得这样的相遇是很浪漫很温馨的,青梅竹马的感情,让多少人为之销魂,让多少人为之感叹羡慕,悲戚地笑笑,自己遇到的男人,刚巧也有一个青梅竹马,只能感叹天意弄人,不过,这一切就要结束了吧?
  看到静宜在那里发愣,小言好奇地问:“静静,在想什么呢?”
  静宜摇摇头,淡然道:“没有想什么啦,等一下我们去桃色乌托邦要不要叫上张以墨呀?”静宜故意引开话题。
  季小言一听要邀请张以墨,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要,你请他我就不去!”
  “哈哈,逗你的啦,你干嘛像躲避瘟疫一样躲着人家,他对你多好啊!才11岁就爱上你了,人家追着你跑了这么多年,你竟然都不为所动,季小言,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啊?”
  “静宜,你不懂的啦,我对他真的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和H市的网友丁浩然先生和好了,他打算过段时间和他老婆离婚,所以我先向你报备,可能忙完这一段我要去H市一段时间。”
  “季小言,你没发烧吧?”静宜愣住,“他怎么说你就怎么信,到时候被人骗了你别找我哭!而且到时候张以墨怎么办?你们的婚事怎么办?能由你做主吗?”
  “我才不管,反正我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家族式的婚姻,我爸妈不就是看中了张家雄厚的家业吗,可是那也不能拿我的幸福作为筹码,我虽然是他们的女儿,可我没有义务为了他们的企业牺牲我人生的幸福!”季小言愤愤地说。
  “撇开这些家族利益,张以墨有什么不好的,你非得要抗拒人家?”静宜咄咄逼人进一步追问。
  “静宜,你不懂的啦,我是爱情至上的人,没有爱情的感觉,我就没有办法和他一起共同生活,那样会把我逼疯的,”季小言顿了一下,直直地看着静宜,狡猾地问:“说,张以墨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帮着他说话?”
  静宜怔住,张以墨给她好处了吗?她这是就事论事!“季小言,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他能给我什么好处,我这是为了你的幸福好言相劝,如果有一天,你错过了张以墨,肯定会后悔!”
  “好啦,不说他了,咱们讨论一下去哪里吃饭吧。”季小言烦躁地转移话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