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短兵相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静宜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看雷少晨,小言马上扶住静宜,说:“你刚刚清醒过来,小心点,不要动了胎气。”
  静宜也顾不得那么多,着急地问:“少晨他怎么样?”
  小言轻轻地笑笑:“看你着急的,他没事,失血过多,暂时昏迷过去,伤口包扎好了,缝了5针,现在就等着他醒过来。”
  听到他没事,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下,转而想起林晓楠,低声问道:“林晓楠,她没事吧?”
  “目前警方正在寻找她,本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谁都没有料想到,我们忙于照顾你和少晨,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报警,但是据赵一廷说,后来杨一丹不顾关一洋的阻拦,还是报了警,目前警察正在逮捕林晓楠,至于要怎么处理要看少晨的意思,如果他要追究的话,估计晓楠逃脱不了,哎,我都不明白,怎么会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瞬间,当时大家都吓傻了,反应不过来,你知道我看到她冲过去拿那把刀的时候,我有多震惊吗?不过没有想到刀子会刺进雷少晨的身体,意外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幸好雷少没事,不然林晓楠要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小言说起昨晚的事情,一阵后怕。
  静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至此。“你说,如果当初我们把那些情况告诉林晓楠,事情会不会不至于变成这样?”静宜目光空洞地望着窗外淡然地问。
  小言茫然地摇摇头,说:“或许这都是命吧。”两个曾经相爱的人,到了刀光剑影、你死我活,针锋相害,口不择言,甚至不惜说出对方的致命伤,这是何苦呢?哪怕现在不爱,哪怕曾经的甜蜜幸福早就被生活磨平、激情退却剩下冷淡剩下忍耐,可是至少为对方保留一丝尊严,践踏曾经相爱的人,其实就是在变相打自己的嘴巴,把自己的丑陋卑劣展现给众人看罢了,丑陋卑贱的心才会吐出诋毁揭露他人伤疤的话。
  如此肮脏的嘴脸,或许挨上一刀,众人应该鼓掌叫好!
  只是法治社会,杀人偿命,伤人法惩,林晓楠这样的小女孩如何与强大的法律对抗?或许,一开始,她就输给了这场爱情,赔了青春、输了幸福。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静宜起身说道:“你还是陪着我去看看少晨吧。”心里始终放心不下,那么长的一把西瓜刀插进去,就算不死必有大伤,虽然目前雷家人避她不及,但名义上她还是雷少晨的妻子,少晨受伤她不闻不问,只会让大家对她的误会更深而已。
  小言尴尬地愣了一会,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静宜,现在张欣梦在照顾雷少,要不你还是等晚一点再过去吧。”她昨晚过去看雷少晨的时候,多多少少从张欣梦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静宜被他们赶了出来,难怪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亏她还蒙在鼓里,以为静宜只是挂念少晨才闷闷不乐,她这个姐妹当的实在有愧。
  静宜动作一顿,艰难地开口:“你都知道了?”
  小言无奈地点点头,默认。一时之间两人相顾无言,这豪门的婚姻,想必只有当事人明白这个中的滋味,静宜嫁过去短短几个月,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够多了,有时候,她真的很内疚当初的决定,如果不是她从中推波助澜,或许现在的静宜还是那个单纯开心的小女孩,可是正因为自己的天真,把好朋友推入了这个是非的火坑,三天两头的灾难、受伤、诋毁、现在又赶出家门,如果换作是她早就受不了这种待遇离开了,只有善良的静宜还在傻傻地希翼着、憧憬着,甚至善良到要为他们雷家生下孩子,可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没有母爱的孩子生下来能健康地成长吗?而且还有一个仇视静宜的张欣梦!她就不信那个虚伪的女人可以伟大到把静宜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
  良久,静宜淡淡地说:“那我们晚点再过去吧。”
  时间一点一点地熬着,好不容易到了傍晚时分,静宜再也坐不住,怒气冲冲地说:“走,不等了,现在就过去,他们在又怎么样?难不成我看自己的老公还得他们恩准?”说完气冲冲地走出去,末了问小言:“少晨在哪个病房?”
  “302.”小言回应道。
  静宜走出门口看了眼自己的病房门牌,她在201,那少晨应该在楼上,这么想着急切地朝楼上走去,小言紧跟其后。很快就到了雷少晨的房间,房门虚掩着,静宜敲了敲门,见没有人应声,便推开房门大方地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雷少晨,腹部上缠着白白的纱布,静宜大步跨过去,走到他的床沿边上,看着他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惨白的脸,心里一阵疼痛,平日里威严霸气的他何曾出现过这样的脸色,双眼紧紧地闭着,整个人似乎温和不少,但是这样毫无生气的他,却让她无由来的担忧,她宁愿他幽深的黑眸透射出凶狠、霸气、凌厉狠涙,也不愿意他血色惨白双眼紧闭地躺在这里,看到他受伤,她的心止不住地跳,带着不规律的频率,反映出她内心深深的忧虑和忐忑不安。
  正在静宜沉溺在深情的凝视当中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女声,打破她的思绪:“你来这里干什么?你这个扫把星,如果不是因为你,少晨他就不会受伤,他就不会躺在这里,你滚!”张欣梦鄙夷地怒斥。
  静宜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张欣梦,此刻她实在没有心力和她争辩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冷傲淡然,似乎洞穿一切又似乎茫然不知所以。
  张欣梦被静宜看得忽然一阵发颤,轻轻地抖了抖身子,气势明显弱了一些,但是出口依然锋利:“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吗?本来你做出那种盗窃之事,就应该有先见之明离少晨远一点,品德低劣的人站在他的身边不觉得羞耻吗?要我是你,早就找跟绳子自我了断了!”
  静宜冷笑一声,问道:“请问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番话?现在我才是雷少晨的妻子,你,不过是世人眼中的第三者!”
  “你....”
  “你什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盗窃之事不过是你一手安排的好戏,还有那场床\/戏,不也是你精心设计的场景吗?你骗得了雷少晨,可骗不过我的火眼金睛,等着吧,等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时候,看雷少晨会怎么收拾你!”静宜冷静地说出自己先前推测的话,等着看张欣梦的反应。果然张欣梦挑着眉,身子不自觉地向后倾了倾,似是要掩饰她的慌张,眼睛往上撇着,倨傲地扬起头,冷笑:“这只不过是你的猜测罢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
  “贼喊捉贼,你知道最后真正的贼会怎么样吗?只会死得更惨!”静宜说完轻蔑一笑,目不斜视地经过张欣梦走出去,反正雷少晨已经看过了,看样子并无大碍,再在这里呆下去显然并无意义。
  “陈静宜,你站住!”张欣梦大声地喊着。
  “我只听得懂人话。”静宜得意地落下一句,心里对于盗窃之事有了个谱,果然如她所料,是张欣梦布的局。
  “我看你和家里的那只废猫一个样,装模作样罢了,仗势欺人,可是它搞错了,它只不过是一只畜生,竟然还敢偷吃我的燕窝,难道它不知道畜生吃不得人的东西吗?”张欣梦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尖锐狂傲,眉眼大张,盆口大开,像一个失心疯的泼妇。
  静宜一听这话,心里一沉:糟糕,她怎么把彤彤给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