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拨开迷雾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个人没有直接搭车回家,让司机掉转车头,朝着市内有名的私家侦探所在之地驶过去,她们就不相信,通过国内最有名的私家侦探,都不能把她隐藏的秘密挖出来!站在A市赫赫有名的通天大厦门前,气定神闲地朝着里面走,忽略掉众多的会议室办公室,直接向着装潢最华美的房间走过去,微微地向守在前台的美女打过招呼,得到前台许云的点头示意之后,继续前进。
  小言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紧张地问道:“静宜,你什么时候认识这里面的人了?”
  静宜莞尔一笑:“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提过的电脑高手轩辕凡?这里整栋大厦就是他的,毕业后他被迫接手祖辈产业,经营这一家国内颇负盛名的侦探公司,这几年风生水起,一举跃为国内排名第一的侦探公司,在通天,没有颇不了的谜团,只要他们接手,真相定会水落石出。”
  “你该不会是指那个高你两届和你一起上品茶选修课的轩辕凡吧?”小言一脸惊叹,想不到那个妖货竟然这么有背景!当时小言陪着静宜去上过一节那个课,看到坐在静宜旁边的轩辕凡一脸严肃不苟言笑,小言却按耐不住总要和静宜叽里呱啦的说话,旁边的他总要冷冽地盯她看,三番几次之后愣是让小言不得已在心里把他列为不可深交的人类之一,对着这样一张冰冷的脸,感觉夏天不用空调都可以瞬间冷却下来,想到这她的身子就止不住地颤抖,课上到一半,再也憋不住这种沉闷的气氛,再也提不起对这门课的兴趣,偷偷溜之大吉,本来她不过是听静宜吹捧这课有多好多好,才过来凑凑热闹的,现在身边坐着这样一尊冰冷大神,想想还是算了,她宁愿不听这什么破品茶课,反正她又不爱喝茶,她又不是喜欢舞文弄墨的文人,何必装出这种温文尔雅的行为来,还是来去自由如风,活蹦乱跳的耍酷玩闹的东西适合她。
  自此之后,静宜时不时就会和她提起这号人物,小言仅仅是从静宜的口中听听他的故事,仅此而已,想不到时隔几年,他们还会再有机会相见,实属难得,当年避之不及的人,不知道现在变成何样?该不会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妖货吧?真心那句,冷是冷了点,长得实在是魅惑众生,单眼皮、丹凤眼、挺直的鹰钩鼻、凉薄的嘴唇,这一切分开看,似乎毫无特色,可是组合在一起,要多勾人有多勾人,要多帅气有多帅气,小言事后曾多次在静宜面前感叹:这样的美人儿要是多一点表情,那勾人的丹凤眼该有多么流光溢彩,整个一勾人的主儿,可惜了,空有一副好皮囊,内心冰寒,通透逼人,不可近之啊!
  回首往事,小言颇不淡定地看到静宜重重地点点头,带着几分好奇又带着几分惶恐跟随着静宜往前走着。
  或许当年的她不懂,那一抹其实不是冰冷,是敌意。不过如今的轩辕凡早已心有所属,所以他们再次相见,气氛融洽,他举手投足之间全是大将之风,商场的觥筹交错、尔虞我诈早就让他练就了一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姿态,淡淡的笑意长挂嘴角,让人亲切如沐春风、放下成见放下防备,和任何人都可凯凯而谈,这通天的生意与日俱增全凭他这一张八面玲珑的利嘴,方可屹立于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巍然不倒,一日决胜千里凭借的正是内心的强大与缜密!
  所以再次见到静宜,当年内心的碧波暗涌早已被他压得一丝不动、只剩下嘴角那一弯浅浅的温和的笑意,眼神内敛深沉得不见丝毫波动,彷佛她不过是他的一个客人,友好谦让、听她们把故事娓娓道来。末了眉毛往上一挑,自信狂妄地应下来:一个月内必定给她一个满意的结果,还请敬候佳音!
  从通天大厦出来,静宜随着小言转往宠物医院,刚刚在雷家只顾着和张欣梦斗气,竟然忘了帮彤彤把药物带回来。去到医院,众人皆以一种仇视甚至是心寒的眼神看着静宜,彷佛她是一个不负责任、甚至残暴成性的主人,把怀里的猫咪虐成这样,有一个带着贵妇犬的大妈还愤愤不平地嘀咕:“既然没有心要养小动物,为什么还要作出这样的决定,动不动就对那么小的小猫咪动粗,一个小小的生命奈何承受得了这种折磨,这要搁在国外,就是虐待罪,一辈子不得再饲养动物!”
  静宜抱着彤彤朝里面径直走去,这些人的冷言冷语如何能伤得了她,只是这怀里的彤彤伤成这样,所见之人皆抱以同情,战战兢兢地看过第一眼,这第二眼要再看下去,心里还真得掂量几分,自己有没有这种勇气!
  医生很快就开好药,静宜拿过药物迅速离开宠物医院,怀里的彤彤再也经不起折腾,要好好休息,说不定脚伤会快点痊愈,这么想着不禁又加快步伐。
  回到家里,静宜和小言还来不及进门,就看到门口围了一大圈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像足了古代街头看艺的场景,她们完全不知情地朝着里面挤过去,想要一探究竟,忽然一个举着摄像头的男人大喊一声:“陈静宜在那里。”大家纷纷向她举起镜头,霎时之间闪光灯汇成一片,闪得静宜和小言眼睛都睁不开,静宜心里一沉:这是发生什么事?怎么镜头都朝着她和小言?难不成又有什么八卦流传出去?不过清者自清,她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迅速地恢复自己的表情,凌厉地盯着一群记者,大声质问:“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们不懂小区是个人空间,不得私闯吗?”
  为首的记者露出鄙夷的冷笑,尖锐地问:“陈小姐,听说你偷窃雷家的财物,被雷家赶了出来,对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静宜心里一阵冷哼,这件事情雷家绝对不会公开,更何况情况未明,看来又是张欣梦那个女人从中作梗,暗生事端!静宜猜测至此,心里一分通透,莞尔一笑:“这位记者,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是很遗憾的告诉你,这纯粹是无中生有的事情,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找雷家求证,不要在这里散布谣言,雷家,不是你们惹得起的角色。”
  为首的记者一愣,显然没有想到陈静宜会搬出雷家,并且句句直抵他们的痛处,在A市谁不知道雷少晨雷厉风行招惹不得,想要在老虎头上捉虱子那简直就是玩命的行为,稍不留神即可命悬一线,不要说在A市立足,哪怕是生活下去都成问题,招到雷少晨封杀的人试问哪家单位敢请?谁会和钱过不去傻到冒犯雷少晨?心里一掂量,还是胆怯噤声,持观望态度。
  其它的同行见陈静宜并不如小道消息所传软弱善良,易欺负无主见,瞬间也冷静下来,一阵沉默过后,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记者推了推镜框,举起手中的麦克风,凌厉地问:“我们得到消息,雷少晨的初恋女友已经回国,现在还住在雷家,请问陈小姐,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他们旧情复炽,你梗在中间有何意图?”
  在一片沉默声中,这清亮的女高音显然把大家的注意力都提了上来,虽然这只是小道消息,但是涉及面极广,他们都不敢轻易问出口,只是针对这次的事件提问,没有想到这个女记者这么勇猛这么尖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果不小心触及雷少晨的底线想必又是一场血雨风腥。不过大家显然低估了这位女记者的背景,她不隶属于国内任何一家媒体,她是鲜为人知的国际恐怖分子,乔装于此不过是答应好友张欣梦的请求,为她演一场戏当一回记者,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到时候随便找个网站发布出去,她就不相信轰动效应会比大型网络差!
  陈静宜静静地盯着问这个问题的女记者,略微沉默了几秒,压过内心的波涛汹涌,用严厉的神情掩饰过眸子里的惊慌,是的,她惊慌不安,只要是涉及到雷少晨,她就没有办法平静。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才不紧不慢地说:“她确实回来了,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的是,我和雷少晨是合法的夫妻,受到法律的保护,一切违背法律的行为,即是违背道德的行为,都会受到人们的唾弃和鄙夷,我们应该端正自己的行为,端正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做一个合法守纪的好公民,我的回答就这么多,如果没有其它问题我想先行退下,谢谢大家。”静宜说完也不理个别记者的堵拦,抱着彤彤大跨步朝小公寓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记者。
  大家见主人公已走,纷纷收起自己的工具,赶着回去写稿,这第一手资料要被别人占了先锋,这个月的奖金又泡汤了!才一瞬间,小公寓的门口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彷佛这一切不过是浮云,风走云散,万里晴空皎洁无云,洁白的天际彷佛透彻得犹如明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