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拔开迷雾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初秋的夜晚,云散风清,月色银辉笼罩大地,这寂静的夜,有人深眠有人愁,有人美梦有人忧。
  陈氏公寓。一夜无眠的陈义唐,望着天花板连连哀叹,因为他,现在静宜深陷是非之中,前有豺狼后有恶虎,自己一大把年纪了,想要照顾她也是有心无力,万一自己有个三长两短,留下静宜一个孩子该怎么面对这个险恶的社会?原先以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找到了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原来一切不过镜花水月一场空。如今媒体大事渲染矛头直指静宜,盗窃贪财横刀夺爱,不择手段。或许自己是该好好找雷少晨谈一谈,毕竟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应承过自己要好好照顾静宜一生一世,现在闹成这样,他作为一个商场霸主怎能如此言而无信!打定主意,陈义唐的心才宽了宽,阵阵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第二天中午,陈晴还不见陈义唐起床,轻轻地叹了口气,想起昨夜他那么晚才睡着,实在不忍心吵醒他,便轻手轻脚地去厨房做午饭。
  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陈义唐之前也曾有过失眠的情形,可他是睡不了懒觉的人,最多晚个一时半会的,那能睡到中午?心里一慌,急忙地朝着卧室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一看,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反而泛出一片铁青之色,陈晴慌乱地摇着他的手臂,一边大声地说:“义唐,你醒醒,不要吓我啊。”声音几乎要哭出来。
  几番推拉床上的人毫无反应,陈晴慌乱地拿起手机打给陈静宜,声音几近颤抖:“静宜,你爸爸他......”
  “爸爸怎么啦?陈阿姨,有事慢慢说,不要急。”静宜那边心里也如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在心里比陈晴冷静几分,越是重要的事情越不能乱了阵脚。
  “你爸爸他昨夜失眠,现在我怎么叫他都不醒。”陈晴好不容易一口气说出重点。
  陈静宜心里一惊,似是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着她的心,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紧紧地握住手机,手心里沁出密密的汗丝,缓过内心的震惊,迅速地朝着电话那边吩咐道:“陈阿姨,你马上打120急救,我随后就到。”静宜说完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套好衣服,一把抓起床沿的包包,来不及和小言说就冲了出去,直奔爸爸的小公寓,一路上静宜不断地看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焦急的神色将她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面色凝重地不断催促着司机,心里想着她或许有必要学开车,这关键时刻司机可不会按你的心情行事!
  赶到家里的时候,医院的救护车刚到,静宜火急火燎地领着医生护士直奔家里,迅速地打开房门,焦虑地问:“陈阿姨,我爸爸怎么样?”说完也不等陈晴回答,直接朝着卧室走进去,紧跟其后的医生跟着进去。
  陈晴看到她慌乱的神情,默默地跟着进去,医生对陈义唐作了简单的检查,确认是高血压引起的中风,陈静宜和陈晴一听,脸色瞬间苍白,站都差点站不稳,医生一边迅速指挥护士把病人抬上担架,一边吩咐家属马上过去办理相关的手续。静宜和陈晴一点都不敢怠慢,连连点头,跟着救护车一起去医院。到了医院,医生就把病人推进了急救室,静宜去办理住院手续,陈阿姨在急救室门前担忧等候,不断地在门前走来走去,口里念念有词,静宜办完手续回来,看到陈晴这番模样,轻轻地走到她的身旁,把她抱住,安慰道:“陈阿姨,不要担心,爸爸会没事的,他怎么舍得丢下我们,是不是。我们先过去那边坐着等,啊。”说完扶着陈晴到等候室的凳子上坐下,可是陈晴哪里放心得下,和他生活了10多年,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爱情,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任何一个人病倒,另外一个人都不能宽心!历经十余载,他就像是她心里的一根支柱,是她心里的安全港湾,习惯了依赖,习惯了互相扶持互相携手,忽然间,他倒下了,留下她一个人,叫她如何是好?这没有他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焦虑地等待一个小时后,医生终于面无表情地从急救室出来,摇了摇头,平静地问:“谁是陈义唐的家属。”静宜和陈晴闻言,不约而同地说:“我是。”两个人紧张地朝着医生走过去,每走一步,心里的紧张就加重一分,有时候你越害怕一个结果,越接近它,反而会忽然间怕知道最后的结果。
  “医生,我爸爸怎么样?”静宜先问出口,一脸焦急担忧。
  “病人中风,暂时没有清醒的迹象,我们只能先观察一段时间,至于什么时候清醒以及清醒后的情形我们还不能确定,结果很可能并不乐观,请你们作好心理准备。”医生平淡地说。
  陈晴一听这个结果,直接晕了过去,幸好静宜就站在她旁边,及时一把拉住,在医生的帮助下扶着向病床走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一个外来人搅得天翻地覆,家不成家,那些静宜来不及和爸爸说的话都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说出口!
  安顿好陈晴,静宜回家里拿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就在爸爸的小病房里住了下来,这一晃就是半个月,半个月来爸爸依旧处于昏迷中,丝毫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所幸也没有变得更糟糕,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有机会,静宜时不时地这样安慰自己和陈晴阿姨。陈晴一开始打击很大,整天哀愁忧心,后来渐渐也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干脆把静宜赶回家,爸爸的公司也需要个人打理,家里就她一个孩子,所以毫无悬念地由她来负责,她只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学习,她一边忙着服装设计的事情,一边处理凯图房地产公司的事务,可谓焦头烂额,身心疲惫,面对公司里咄咄逼人,倚老卖老,年轻气盛各式各样的质问,鄙视甚至不服,静宜收起平时的嘻哈,故意板起脸孔露出威严,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成长,虽然没有办法压过所有的人,收服所有的心,倒也让爸爸的公司一步步平稳起来,而她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步成长,益见成熟。
  这一天她正在爸爸公司处理文件,爸爸的助手周力学一脸担忧地进来,静宜示意他坐下来。周力学知道静宜的脾气也不计较一屁股坐下来,才慢慢地把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虎班公司与胖子赵立年的威尔设计公司合作的圆山度假村开发案,由于赵立年的公司负责设计的两主力遭遇意外深受重伤无法继续工作辞职还乡了,目前威尔设计公司暂时没有办法拿出合适的设计方案,所以虎班有意与凯图合作,只要凯图能够在短短一个月内拿出合理的初步方案,原先和威尔公司签订的合同待遇完全可以再提升个5%利润给凯图做下去。
  这是很大的一个诱惑,再加5%的利润!原来的甜头就不少,再加上一个5%,叫人如何不心动,公司高层都知道陈静宜是虎班掌权者雷少晨的妻子,这样的合作简直是天作之合!凯图肯定只有赚的份!雷少晨再怎么厉害,再怎么精明,也不至于把赚钱的主意打到岳父这里来吧?所以公司高层的意见就是签!
  静宜深思熟虑了一番,转而问周力学:“你觉得该不该签?一个月拿出初步的方案貌似很紧张?”
  周力学点点头,说:“时间确实很紧迫,但这是你上任以来最好的一次机会,把握好了,便可在公司树立威信!不然恐怕你要继续管理公司,会有人不服,不服则反,到时候内乱外忧,这对公司的发展十分不利。”
  静宜认真听着周力学的话,轻轻地点点头,他分析的甚是有理,可是有一点她就是很奇怪,雷少晨怎么会想到要跟凯图合作呢?以他的个性,该不会选择凯图才是,虽然凯图有很深厚的根基,但是目前的凯图在静宜的管理下,并不稳定,甚至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目前主要是依靠陈义唐之前接下的单子在支撑着,如果这些项目稍有不慎,她可能一步走错全盘皆输。选择这个时候,把这么重要的设计任务交给凯图来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抑或这里面有什么阴谋?静宜不自觉地想多了,皆因现在她和雷少晨就像两条平行线无相交无联系,彷佛他们是陌生人一样,如果不是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她都快怀疑他们是否有过交集,提到肚子的孩子,静宜不得不感到欣慰,怀孕这么久,除了那一次吐得很厉害,她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不适,每天该吃吃,该睡睡,该干嘛干嘛,丝毫不受影响,看来这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宝宝呢。
  想着想着竟然跑题了,静宜微微无奈地扯扯嘴角,恢复刚才的精神,说:“对方给我们多少时间考虑?”
  “两天。”
  “好,我知道了,容我仔细想想,明天再答复你。”
  虎班公司内。
  “怎么样?他们回复了吗?”雷少晨着急地问着助手苏妍。
  “还没有呢。”
  “华声从新加坡回来了吗?”雷少晨随口问道。
  华声是他的男助手,本来之前应该由他去新加坡坐镇视察的,后来有点事情没有走开,便委派了他过去,谁知道那边临时出了点问题,这一趟足足去了半年之久,A市这边的工作还让苏妍多担待了,所幸她的办事能力很出色,一个人照样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这也是雷少晨一直赞许苏妍的地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