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拨开云雾 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同一天,静宜接到右景天和轩辕凡的电话,两个人同时约她见面,听着右景天愉悦的声音和轩辕凡沉重的语调,她不用想也知道,一边是好消息,一边是坏消息,问题是她要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静宜的心里七上八下地周转着,还是先去见右景天吧,好消息总是更容易让人接受不是。打定主意便出门,在路边拦了一辆车直接朝右景天的公司慕色服装设计奔去,静宜怀着兴奋的心情愉悦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心里正在琢磨着等一下右景天会说的话,忽然视线落在大街上派传单的女孩身上,一身牛仔装扮,及肩的头发高高的挽起来,比之前更清爽宜人,只是脸色比以前憔悴多了。静宜心里一急,大叫一声:“司机,在这里停!”司机听到她的要求猛然一刹车,静宜直直地朝前撞去,看到街上的女孩朝着前方走过去,静宜也来不及犹豫,摸了摸被撞的头,拿出一百块扔给司机,来了句不用找了就着急地朝前方走去,上前一把拽住那女孩的手,一脸兴奋:“林晓楠。”
  正在派传单的林晓楠错愕地回过头,一看到身后的陈静宜,脸色瞬间难堪起来,咧了咧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所有的话像是卡在喉咙里一样,一个字都吐不出!发生那样的事情,她还有什么脸再见大家?所以她悄悄地向学校申请了休学,躲到茫茫人海之中,做着最辛苦的工作,赚取微薄的工资养活自己,整个人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样,整天恍恍惚惚的,有时候连自己正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还经常作噩梦,梦到自己拿着刀到处砍人,看着那些鲜血蔓延流淌,那抹鲜艳的红刺伤了她的眼膜,也染红了她的世界,渲染出一种荒凉绝望、萧杀戚戚。
  静宜看着林晓楠的样子,心里泛过一阵同情,她比林晓楠大一岁,可是林晓楠的内心承受的东西比她还要多得多,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个女孩子,父母在某省某市的偏僻山村,日晒雨淋早出晚归地伺候着田地里的农作物,盼望有个好收成可以顺利地供林晓楠读完大学,可是如果日子是这么顺当地过下去,等晓楠毕业总有盼出头的那一天,但是天不从人愿,据说前不久她才得知父亲干农活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这一到乡镇上的医院检查,才发现她的父亲常年干粗重活,三餐不定,积劳成疾,胃癌晚期,光是手术费就要好几十万,而且治好的机会渺茫,这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简直就是晴天霹雳。这是林晓楠有一次偷偷和她说的,那个时候刚刚得知父亲得病,她下定决心要为父亲凑医药费,悄悄地找她借钱,她一口应承下来,正打算去银行取钱的当下,才得知她的父亲拒绝治疗,只说顺其自然,坚决不肯要林晓楠一分一毫。林晓楠渐渐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巨大的款项面前,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凑得到!就算凑得到又如何,以后这巨大的还钱压力将把他们这个穷困的家庭压得直不起腰来,恐怕他们辛苦一辈子都无法还清这样庞大的一笔医药费!在这么的压力之下,林晓楠依然保持这么乐观的心态,积极的生活,她简直就是陈静宜的榜样,在这一点上她就像是一面旗帜,支持着陈静宜迎难而上。
  可是上天真的很喜欢和人类开玩笑,家庭的惨剧未解决,又发生男友劈腿、闺蜜背叛,这么多重的打击都落在这么一个形单影只的女孩肩上,再强再厉害的人也会有伤心难过的瞬间,静宜想都没想,一把抱住她,说:“原来你在这里,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林晓楠听到这话,身子一哆嗦,惊恐地推开陈静宜,拔腿就跑,陈静宜没有想到林晓楠会来这一招,双脚一咧趄差点向后倒去,看着林晓楠落荒而逃的身影,静宜无奈地摇摇头,她是真心想要帮她的,虽然不知道雷少晨的态度怎么样,会不会追究,但是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会保护她,保护这一个外表坚强内心实则比谁都要脆弱的女孩。
  望着她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静宜回过神来,收回了飘远的思绪,拦了一辆车朝着慕色奔过去。第一次进入这么精美绝伦的设计公司,她的内心充满了惊喜与兴奋,彷佛踏进这里就踏进了她的梦想,时装设计,这是一个美好而让她着迷的职业,终于她和小言做到了!自信地一笑,步伐坚定地朝着右景天的办公室走去。轻轻地敲着门,里面传来右景天轻柔的男声:“请进。”
  静宜轻轻推开门,笑容可掬地走进他的办公室,朝着坐在偌大办公室中间的右景天礼貌地打过招呼,双方一阵寒暄过后,右景天才把最新的消息告诉她:她们的作品获得初试第三名,目前公司已经开始着手帮他们制作板衣,现在邀请她过来是想了解她们对制作的要求,包括面料、裁剪、装饰等等各个方面的细节问题。静宜莞尔一笑一一道来。就在双方把一切问题都谈妥的时候,静宜想着时间差不多也是时候过去通天找轩辕凡,右景天忽然一脸急切地问出口:“静宜,你能给季小言的号码我吗?”
  “什么?”静宜愣住,重复问道。
  “就是那天在桃色乌托邦一起喝酒的女孩。”右景天解释。
  静宜淡淡地笑了笑,道完好便拿出手机把小言的号码报给了右景天。
  坐在开往通天公司的车上,静宜心里还在琢磨右景天刚刚的那一番要求,竟然问她要小言的号码,所谓何事?应该不是设计方面的问题,难不成是他对季小言一见钟情?静宜不禁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大跳,惊讶地捂着嘴巴,猛然发现自己还在出租车里,又乖乖地把嘴巴合上,心思回到服装设计第三名这个事情上!这只是初试的成绩,不知道最后会花落谁家?不过现在有第三名这样的成绩也很让人高兴,不是吗?想到这里兴奋地拿起手机打给季小言,可是手机一直响着,没有人接听,这么美好的消息无人分享,多少有点遗憾。
  撇撇嘴,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车流人流,陷入沉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