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风云聚变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黑硬是抹成白,他的脸色由阴沉变得铁青,大跨步过去一把抓过她的手,拖着她向前走去,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们就已进入电梯,留下一句:“会议明天再开,今天到此为止。”众人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电梯门一关上,陈静宜就甩开他的手,嗔怒道:“你我非亲非故,下次请雷先生不要这么随便!”
  雷少晨也不说话,直直地看着她,良久才蹦出一句:“你瘦了。”
  静宜一阵错愕,这是什么跟什么!他现在是在关心她吗?这婚都离了,现在的关心是否有点多余?那一份签有两个人名字的离婚协议书早就公诸于众了,虽然刚刚自己把话说得那么暧昧不清,但是那只是演戏,为了凯图,为了爸爸,她咬牙切齿忍声吞气才能把那一番话说得婉转悠扬,其实,她的心,早已零落一片。天知道,她鼓起多大的勇气与毅力,才练落这一身的故作坚强,才散发这几分的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天知道,为了这一刻的淡定安然,她对着镜子练习了多少次的微笑,那恰到好处的一笑一颦,都是经过雕磨与演练,一遍又一遍,直到她睡觉的时候,嘴角竟然都可以不自觉地弯成那完美的弧度。
  冷然地转过头,淡淡出声:“现在流行骨感美,让雷先生见笑了。”不卑不亢的语气,一下子把他们之间的关系隔出一道鸿沟。
  “你恨我是应该的,但是请不要折磨自己,”雷少晨说到这,望了一眼她的肚子,目光深沉继续道:“吃多点,宝宝才健康。”
  “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没什么其它的事情,我先回去了。“抬头望了一眼电梯闪动的数字,马上就到一楼,与其这样不痛不痒地聊着,不如乘早分开,免得惹祸上身,张欣梦她还不想招惹,为情痴狂的女人,又拥有绝对的本事,是号危险人物,之前多次的出言恐吓恐怕不是空穴来风,她是真的想要对她不利。
  “静宜,记住我们在云海之端的对话,好好疼爱我们的宝宝,明天见。”雷少晨说完的那一刻电梯刚好打开,他大踏步地走出电梯,留下一脸诧异的陈静宜,呆呆地站在电梯里,连电梯的门再次合上都浑然不知,直到门再次在50层打开,周力学悦耳的那一声“董事长”才把她拉回现实,摇摇头,甩掉大脑里的胡思乱想,暂且放下心中的不解,恢复原先的冷静,朝众人灿烂一笑,说:“今天大家辛苦了,明天咱们再过来,现在大家就先下班吧。”
  “好的,董事长,那我们先走了。”周力学带着雀跃的心情朝陈静宜点点头,然后带着大家进入了另一部电梯,离开。静宜看到大家离开了,也关好电梯打算回去。
  回家换下一套运动装,带好手机和钱包转身出门,又到了每天的必修课:找轩辕凡练习防身技巧,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她已经掌握了普通枪支的使用以及一些基本的反守,接着就该学习如何进攻了,现在怀有接近四个月身孕的她,肚子稍微有一点见长,虽然骨架瘦小的她穿着衣服完全看不出来,但是身体的细微变化自己是最清楚的,估计再过些日子肚子再长大些想要继续跟着轩辕凡练习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最近得抓紧时间把一些基本的技巧学到手,等过段时间再学习暗器的使用和困境求生技巧,这些是轩辕凡硬逼着她学的内容,还口口声声说既然师承于他就要按照他的规则来,不到可以过关的那一天都不能半途而废!
  两个小时的练习结束后,轩辕凡并没有向往常一样让静宜回家,遣散了所有的员工和其他的部下,让助手端上两杯果汁,一叠小点心,示意静宜坐下来。静宜微微笑笑,擦了擦刚刚训练冒出的汗珠,豪爽地坐了下来,开门见山问道:“看你一脸凝重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该不会是要我出去执行什么任务吧?”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调,轻松干脆。
  轩辕凡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我打探到血钻的下落了。”
  陈静宜皱了皱眉,血钻?“这是一个好消息啊!”
  “但是它现在很有可能在雷家。”轩辕凡一边说一边看陈静宜的表情,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知道了静宜和雷家的一些事情,所以要让他说出接下来的一番话显得有点为难。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去偷?”陈静宜不确定地问出口。
  “要进入雷宅并没有那么容易,而你现在怀有他们家的骨肉,想必和他们家还有些情分,能否借口回去看看那位老爷子顺便查探一下?或者找家里的下人帮忙留意?”轩辕凡说出自己的想法。
  听完轩辕凡的话,陈静宜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轩辕学长,并不是我不肯帮你,你也知道,我前段时间就是因为盗窃才被赶了出来,现在回去,恐怕不适合查找所谓的血钻,万一被人看到我东翻西查的,只怕会加深误会,更加让人认为我就是贪财的小人。现在我和他连离婚协议书都签好公布于众了,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雷家呢?更何况雷家还有张欣梦,只要我一出现,恐怕她又要对我冷嘲热讽一番吧!”
  轩辕凡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叹了口气,说道:“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但是如果血钻被张欣梦找到,交给佣兵界,那么佣兵界必定会在A市称雄称霸,到时候恐怕你我都逃脱不了关系!”
  “这么严重?血钻里到底有什么?”陈静宜被轩辕凡的话吓了一大跳,据她了解,这血钻不过就是一条举世无双艳丽奢华的项链而已,怎么会有如此的威力,难道另有隐情?
  轩辕凡像是看穿了她的疑惑,解释道:“这血钻不仅是一条独一无二的宝石项链,那切割独特的钻石里面还藏有一种新型的武器方案,据说这武器的威力巨大无比,连现在国防的所有武器加起来都不够它的十分之一,它在1982年一出现就遭到大家的争相抢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销声匿迹了,直到最近整个黑道又掀起了一阵抢夺血钻之风,吹得大家人心惶惶又惊恐不安,可血钻万一落在像佣兵界这样的组织手里,世界必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没有人研制出其它类似的武器?”静宜一阵诧异。
  “没有,研制出这个武器的人叫费罗蒙,他是武器天才,五岁的时候就手动打造了第一把手枪,他在读博士期间又疯狂迷上了化学这一门学科,并且发了好几篇影响力超高的论文,所以世人都在猜测,一个机械天才,又颇懂化学结构的高手,他研制出来的武器必定是强悍无可匹敌的!”轩辕凡解释完了之后,停顿一下,说“不管传闻是真是假,我们都要与佣兵界一起进行这场角逐,不能掉以轻心。”
  静宜点点头,忽然又想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你们是怎么知道这条血钻在雷家?”
  轩辕凡也不直接回答她的问话,直接打开电脑,点开一个图片,看着图片上清丽的面孔,眉眼之间那抹熟悉的气息,静宜惊讶不已:“这不是雷乐乐?血钻怎么会戴在她身上?”
  “你认识雷乐乐?”这回换轩辕凡吃惊。
  “我在照片上看过她,不过雷少晨说她十年前已经失踪了,至今下落未明。”
  “哦,原来如此!”轩辕凡一副我明白的模样。
  “可是怎么血钻会戴在她的身上?”
  “按我的了解,有两种可能,第一,这是一条假的血钻,只是形似而已;第二,这血钻是真的,或许她和这血钻之间有某种联系。”
  “某种联系?”静宜诧异地嘀咕。
  “恩,按照目前获得的消息,费罗蒙夫妇一生无子无女,或许收养雷乐乐作为他们的女儿也不足为怪!”轩辕凡推测。
  “收养?可是雷乐乐本身就是孤儿,她是被雷少晨的大伯收养的女孩。”
  “什么?”轩辕凡显然被这样的消息吓一大跳,雷家一直把这一条消息隐藏得滴水不漏,外界无从得知,却也从不怀疑!如果说雷乐乐是雷家收养的孩子,那雷乐乐的生父生母是谁?会不会是费罗蒙夫妇的孩子?可是光从照片看,雷乐乐长得一点都不像费罗蒙!至于费罗蒙的妻子,谁都没有见过,这些都是未知的信息......
  “你该不会觉得雷乐乐就是费罗蒙的女儿,然后他们把传家之宝给了女儿,所以雷乐乐会有这条血钻吧?”看着轩辕凡发愣的表情,静宜挪揄道。
  可是轩辕凡没有一点嬉闹的表情,严肃地回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啊你,什么时候都不忘发挥你侦探家的本性,我倒觉得他们不会有什么血缘关系,你试想想,血钻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人们争相厮杀抢夺,天下间有哪个父母会把这么危险的东西交给女儿,让她陷入危险之中?”
  “对了,这张照片的场景是在哪里?看起来似是很眼熟!”静宜扫了一眼电脑里面的照片继续问道。
  “这是雷家的院子,你当然觉得眼熟,这也是我们觉得血钻会在雷家的原因,你真的不打算回雷家找找?”轩辕凡不死心地追问。
  “我也不知道,容我好好想想,明天再答复你吧。”事关重大,她岂能一口应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