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风云聚变 1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躲在床底下的静宜心里一惊,手指颤抖地把裙子捋上来,慢慢地移向大腿的位置,那里潜藏着一把女式手枪,这是轩辕凡给她配置的装备,以防万一,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派上用场了。
  不过敌不动,我不动,这是轩辕凡教她的准则,目前那两个女人只是察觉到房间有异样,并不一定会发现她,所以在敌方未有行动之前,要等。房间刹那间安静下来,那种死静的感觉,连一只蚊子飞动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这种沉静的异样又岂能逃得过一度出生入死的张欣梦和朱诗诗的眼中?两个人相视对看了一眼,也不揪出响声的来源,迅速地打开门逃了出去,彷佛房间里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房间里诡异的气息、以及在她们头顶到处乱窜的红外线显示,这个房间被密切监控着!而他们刚才的对话很有可能已经落入了别人的耳中!
  静宜看到那两双脚飞奔似地逃出外面,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舒展手脚打算爬出床外,无奈过低的床沿似是比先前还要低上几分,在逃命的本能驱动下迅速钻进来的床底,这会要出去似乎要困难许多,拼命地压低自己的身子,几乎贴到地上,头部还是不小心撞上了床背面,一阵麻痹的疼痛立马从脑后勺传来,同时,从撞击的地方掉下来一个方形盒子,静宜犹豫了几秒,打开这意外落下的盒子,借着床底漏进来的微弱光线,仔细地端详着这个盒子:桃木盒子,具有古典的气息,盒子边缘采用的是磁条的结合方式,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打开,静宜尝试地用力扒了扒,盒子果然被打开,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精美绝伦的项链:细细的长链搭配了一颗淡粉色的心型钻石,璀璨的光辉折射出来,闪亮晶莹。难道这就是血钻?静宜来不及多想,匆忙把项链塞到大腿内侧的暗扣上,迅速爬出床底,拍拍身上的灰尘,照了照镜子整理好自己的头发以及着装,若无其事地拉开门把出去。
  在走廊上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一下,四处无人!内心松了一口气,泰若自然地下楼,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与陈俪阿姨打了个招呼,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雷家。那躲在暗处的那一抹身影,颇有深意地看着陈静宜的一举一动,嘴角朝上弯起,似笑非笑,那暗红的眼眸凌厉地半眯到一块,嗜血残阳的颜色,潜藏着危险的气息。望着陈静宜走远,朱诗诗重新整理好自己的装备,执行今晚的任务,杀死雷少晨!
  雷少晨一死,这整个的A市就易于控制多了,到时候再一举占据A市的港口,建立一个完善的军事机构,大量的武器、枪支弹药、生化武器、毒品走私、钻石交易都可在这里进行,财力丰厚,武力强大,完美的据点,拿下山口组的总部不在话下,这世界的黑道势力便可操控于股掌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国际恐怖组织的神秘领导者目光并不短浅,相反,相当得睿智精明,或许他们唯一估计错误的就是,这A市并不是那么容易拿下,人人都在争的香饽饽,鹿死谁手,各凭本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雷氏公馆内。
  龙翼一脸诧异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视频接收器,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都落入了他的眼中,在他的设定下,这些视频又直接与雷少晨的手机相连,所以,想必刚刚发生的那一切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不知道当他看到前妻潜入房间偷血钻的那一幕,会作何感想?一想到雷少晨那一张因此而阴沉铁青的脸,龙翼的心情就愉悦起来,被迫坚守在这里不能参加晚宴把妹的郁闷心情总算舒展几分。
  果然,宴会一结束雷少晨就往雷氏公馆赶过来,直奔他的办公室,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龙翼:“这是怎么回事?”
  龙翼无奈地耸耸肩,回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就你看到的那个样子呗!”
  “她怎么可能会潜进去偷那颗血钻?”
  “反正又不是真的血钻,你急什么?”龙翼一脸的无所谓。
  “她要那条血钻作什么?难道是轩辕凡授意她这么做?”
  “聪明!”
  “该死的女人!”雷少晨低低地诅咒了一句,要不是他预先安排龙翼看守着,在危急之时调出红外线吓走那两个女人,恐怕她早就被朱诗诗和张欣梦干掉了!
  “轩辕凡拿血钻的动机肯定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朱诗诗的暗杀,国际恐怖分子都掺合进来了,事情越来越棘手。”龙翼一针见血地指出。
  “想要暗杀我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锋利的目光充满怒气,似是可以喷出火来那般炙热,那聚集在中间的黝黑,熠熠发光,闪射出居高临下的绝傲!
  稍微的停顿,寂静的力量,蓄势待发。
  “上次暗杀静宜的杀手查出来了吗?”雷少晨挑挑眉,问道。
  “通过你给我的子弹,顺藤摸瓜,结果显示是买凶杀人,不是佣兵界、也不是国际恐怖组织,据我推测,应该是你或者陈静宜得罪的人蓄意为之,但是你可以稍微放心的是,会用这种子弹的人强不到哪里去,凭借现在静宜的本事,他们还动不了她。”
  “看来轩辕凡有点本事!”由衷地感叹,能把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调教成堂而皇之进屋盗窃的高手,看来这轩辕凡私底下成立的训练机构有点能耐!
  “现在你的前妻是越来越有魅力了!有意思。”龙翼嬉皮笑脸地望着电脑屏幕的人说道、
  雷少晨恼怒地瞪了他一眼,龙翼乖乖地收回那一抹探究的目光,正色道:“这一次被嫂子拿走了假的血钻,真的血钻到底在哪里我们却无从得知,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致盯着雷乐乐脖子上的那一条项链,认定那就是血钻,想必是有原因的,顺着这方向调查下去,说不定会找到雷乐乐的下落。”
  听到龙翼提起雷乐乐,雷少晨一时之间百感交集,童年的记忆涌上心头,不知道当年那个活泼可爱,俏丽粉嫩的小女孩如今在哪?如果活着该多好,怎么说那都算是大伯父的孩子,他们,是因为雷乐乐,他们唯一最疼爱的孩子才丢掉了性命,如果连他们宠爱的孩子也不幸遇难,他们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吧?渐渐地将双眼汇聚成一点,淡淡地说:“查!”语气里透露着坚定与不容置疑!
  夜,寂静无声。三更天,却被熊熊燃烧的大火映出一片火红,犹如残阳的鲜艳,刺目耀眼。
  尖锐的警报声响彻天际,惊扰起一片沉睡的梦中人。消防车、警车迅猛而至,将雷家别墅围得水泄不通!宴会结束,宾客皆走,主人也已酣睡,可是悄无声息的雷宅,却忽现冲天大火,越烧越旺,似是要把这一切都吞噬在这大火中。
  收拾好宴会的零零碎碎,刚刚睡下不久的下人们也顾不得穿好衣服,直奔门外,陈俪惊慌之中直奔她隔壁的主房摇醒雷少堂,两个人也逃出一片生天,张欣梦和薛好银两个人飞奔至一楼,慌乱中的张欣梦不忘跳上薛好银的背部,维持原貌出现在众人之间。消防车忙活着灭火,警察忙着清点人数,一再确认是否有人在屋里。猛然之间,雷少堂嚎啕出声:“雷少晨,我的孙子,他还在里面!”此话一出,众人马上炸开!
  雷少堂不顾众人的阻拦,想要冲进去救人,被身边的陈俪紧紧拦住,这熊熊燃烧的大火势如破竹,任何生命体进入都不会有生还的可能!
  “陈俪,马上打雷少晨的手机,快!”雷少堂紧急地命令道。
  陈俪无奈回道:“雷叔,我们的手机都在里面,警察先生,麻烦你拨打一下少晨的手机。”
  张欣梦着急地抢过李局长手上的手机,迅速按下那一串熟记于心的号码,电话那边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张欣梦的手一抖,手机砰然落地,溅起一片惊慌,雷少堂趔趄过来,抓住张欣梦的上臂,颤抖着双唇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已关机。”说完这三个字张欣梦忍不住哭泣,颓然地倒坐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按照道理少晨应该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才是,哦,不对,昨晚他很晚才回来,一定是太累太困了,所以来不及逃跑,少晨,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没有你,我活着也没有了意义!哭泣了一阵,她忽然想起朱诗诗,是她,放火杀死了雷少晨,她绝对不会放过朱诗诗那个贱女人!不会放过国际恐怖组织!杀人偿命,她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雷少堂被陈俪搀扶着,似乎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这白发人送黑头人的伤心欲绝谁人能够体会?少晨,我的孙子,你一定要活着,上天保佑,我宁愿以我这老头子的命换你的命,你还年轻,还有那么多美好的生活等着你呢!老天爷,我求求你,让我代替少晨死去吧,该死的是我这个老头子,是我啊!雷少堂悲呛的低喃声传入众人的耳里,一阵凄凉。
  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雷少堂忽然精神为之一振,压抑住悲伤的情愫,吩咐李局长道:“李局长,麻烦你带我去个地方。”
  “是,雷叔这边请。”李局长恭敬地回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