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风云聚变 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恭恭敬敬地请雷少堂上车后,李局长按照雷少堂说的地址前往,心里却生起几分纳闷:雷家这么富有,怎么会需要去这种小区,富豪之家想必没有穷酸朋友或者寒酸亲戚吧?穿过纵横交错的高架桥,驶过畅通无阻的高速路,错开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当李局长的车停在目的地的时候,已是天微微亮的早晨。
  破晓时分,理应万丈光芒照耀大地,无奈那黎明前的曙光被乌云严密遮盖,乌云压顶,黑得发闷。
  站在小公寓门前,雷少堂颤抖着双手按了按门口的门铃,屋里立刻响起一阵清脆的叮铃声,打破了黎明前的这份静谧,静宜翻了个身,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模模糊糊地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才五点半,谁这么早按门铃?该不会是恶作剧吧?容不得她多想,像是催命符一样的门铃响声一阵又一阵地传入耳中,惊扰得静宜早已没有半分睡意,随手披上一件外套汲着一双拖鞋出去开门,开门前还不忘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这模样犹如慵懒的小猫,国色天香,娇俏暗生,可是下一秒,当她看清眼前的来人时,嘴巴惊讶得合拢不上,双目圆睁,良久,揉揉双眼,再慢慢地睁开:这不是梦!反应过来的静宜一脸疑惑地问道:“爷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雷少堂颤颤巍巍地挪动着蹒跚的步伐靠近静宜,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语未出泪先行,苍老的声音缓缓从他那张微微颤抖的双唇吐出:“静儿,雷家发生大火,少晨他在屋里......”哽咽的把话说完,雷少堂已经泣不成声。静宜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愣住,手心沁出密密的汗珠,眼前一片发黑,心里轰然倒塌,晚宴的时候他还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左右逢源绅士灵巧周旋在形形色色的宾客之间,怎么霎时之间就倒在火海里?这期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或许火灾的时候他不在屋里呢?对,一定是这样,打定主意,静宜着急地说:“爷爷,咱们先不要慌,自乱阵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现在先回去雷宅看看,说不定雷少晨压根就不在屋里!”
  静宜说完抬头望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李局长,心里漾出微微的尴尬,礼貌地朝他笑笑,收敛住惊慌担忧的神色,温和地向李局长道:“李局长,还有劳你载我们回去一趟。”
  李局长点点头,与静宜一起搀扶着雷少堂上车,一车的寂静,哀伤。
  再次回到火灾现场,大伙已经被扑灭,剩下几处冒着缕缕青烟,被大火烧毁过后,到处一片狼藉,原来的粉墙白柱被大火熏得黑漆一片,被水冲刷出来的衣物残杂等散落一地,废墟或许都比这里显得气派!曾经辉煌夺目的雷宅就只剩下这一片残痕断柱,满目苍凉。
  站在雷宅门前,静宜不敢相信地望着这一切,双腿不自觉地想要走近一点,好好看看这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前一秒这里还是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的宴会,下一刻,就只剩下废墟一片!雷少晨,真的在这里面吗?头脑里一闪过这念头,悲呛霎时之间迅猛升腾,驱使她想要冲进这一片狼藉里面,找到雷少晨。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门口有人把守,只出不进,要从这里走进去显然行不通,可是,如果不进去查看一番,又不甘心!正在犹豫间猛然想起这雷宅还有一个后门,打定注意,独自一人踱到后门,推开虚掩的门,一股呛鼻的焦味冲进她的鼻子、眼睛,熏得她几乎睁不开眼,刺激得眼睛盈\/满水光,等门外的风吹过一阵冲散了那股浓烟,没有那么难受之后,她便迅速一闪进入后门,沿着阶梯往三楼走去。大火虽被扑灭,浓烟依旧滚滚而来,呛得她一阵难受,逼使她加快步伐往前走,好不容易走到雷少晨的房间,推开门,屋里有几个工作人员穿着防火服带着防毒面具在进行侦查工作,看见静宜进来,慌忙拿出备用的服装让她穿上,并协助她带上防毒面具。静宜一边穿一边急切地问:“少晨,是不是在这里?”
  “我们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结果,等我们把这些灰烬拿回去化验之后,会尽快把结果告知你们。”为首的采样员回答,看了她几眼,继续说道:“这位小姐,还请我随我下去,你在这里只会阻碍我们取样的进度,而且这里也不安全,这大火虽然扑灭了,但是这里面有很多毒性物质,要是不小心吸入,恐怕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依依不舍地扫了一眼这熟悉的房间,轻轻地点点头,随着工作人员下去。她前脚刚走出门口,泰勒就眼尖地发现了她,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关切地说:“静宜,你是孕妇,不能进入这种地方,否则会对胎儿不利的,你马上跟随我离开这里。”
  静宜回过头望了一眼这幢别墅,摇摇头,坚定地说:“不,我要在这里等少晨。”
  “你在哪里等都一样的,请不要任性,你不要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你走吧,我自有分寸。”她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和泰勒讨论这个问题。
  说完不再理睬身边的泰勒,独自站在门前怔怔地望着屋里,往日的时光一点一滴地清晰起来,在张欣梦没有出现前,他们曾经幸福地生活在这栋小洋楼里面,一起吃饭,看书,散步,坐在庭院的秋千上看月光,那么美那么浪漫的场景,想想都心动。可是,你却先走一步,撇下我和孩子,前几天你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我们还没有真正离婚,我们要永永远远在一起,可是这一刻,你却撇下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叫我如何相信这就是真实?少晨,你回来吧,只要你活着就好,你不爱我,不疼我,对我粗言冷语我都不在乎,我只要你活着,你听到没有,我只要你活着......
  静宜在心里一阵又一阵地呐喊,眼泪悄无声息地滑落,盈漫双眼,尽显哀伤。
  时间流转,光阴静默。
  转眼之间一个星期过去,雷家的所有产业由龙翼监管着,郝逸东几个全力追寻雷少晨的下落,只要一天没有见到他的尸体,他们都不会相信他挂掉。雷宅重建,张欣梦被迫搬回家里,雷少堂和悲戚赶回的雷氏夫妇住在雷少晨原先的公寓那里,静宜三天两头奔跑在医院、雷家公寓之间,日渐消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