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风云聚变 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擦干眼泪,朝着妇人尴尬地笑笑:“对不起,让您见笑了。”
  妇人收敛起惊讶的表情,温和地说:“没关系,你在这里好好陪着爸爸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咱俩挺投缘的,改天咱们约个时间一起逛街怎么样?”
  静宜没有想到对方会约自己见面,有几分受宠若惊,马上应道:“好啊,那阿姨您慢走。”
  望着妇人离开的身影,静宜陷入沉思,想不到爸爸还有这么漂亮的朋友呢,吐吐舌头以示自嘲,转过身子坐到爸爸的病床旁边,轻轻地握起爸爸的手,温柔地说:“爸,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刚刚有一个漂亮阿姨来看您了,她是你的朋友吗?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她,不过感觉她很温柔很亲切,还有,今天我和小言设计的服饰获得了一等奖,接下来有机会去美国的设计院学习半年,半年内有效,我们都还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启程,好想等爸爸你醒过来我再出发。爸,你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现在你的外孙已经四个月大了,再过几个月就会出来跟你见面了,如果你还不醒过来,就不能第一时间看到他了,陈晴阿姨现在每天都要抽空过来陪着你过夜,白天还要忙工作,消瘦了好多。陈阿姨那么温柔漂亮,美丽贤惠,你要早日醒过来把她娶回家,不然她可被人给抢走了。”
  “傻孩子,陈阿姨不会被别人抢走的,陈阿姨的心早就被你和义唐占满了,哪里还容得下别人!”刚刚进门的陈晴听到静宜的话心里一阵感动,不由自主地抱住陈静宜说道,两个人双双地看着床上那张熟悉祥和的面孔,心里一阵感伤.....
  和陈阿姨又聊了一会,静宜才打道回府,站在路边等车的瞬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眉头不禁疑惑地拧在一起:又是陌生号码?今天怎么这么多陌生号码?怀着犹豫的心情接起来,说道:“你好,请问您找谁?”
  “请问您是陈静宜吗?请来一趟警察局。”
  “警察局?警察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
  “你认识一位叫林晓楠的女子吗?”
  “认识,她,怎么了?”心里的疑问越来越深。
  “雷宅的大火就是她放的,请您过来配合我们调查。”
  “恩,好,我这就来。”挂完电话后匆匆忙忙朝着警局奔去,心里疑惑重生却又似乎忐忑不安,听刚刚那位警察的语气,事情似乎有点复杂,林晓楠怎么会放火烧掉雷宅?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带着疑惑到达警察局,静宜直奔警局大厅,向值班人员转述刚才的对话,谁知道对方二话不说,一把抢过她的包包,迅速扣住她的身子,直接给她带上铐撩,让她震惊得霎时之间忘记了反抗,直到警察大力推着她往前走,她才回过神来,定定地站住,双眼紧紧地盯着给他带上手铐的警员,厉声问道:“警察先生,你们这是所为何事?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什么要把我铐起来?我可以随时告你们非法禁锢!”
  那位警员也不生气,反而大胆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末了冷冷地说:“我看你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想不到骨子里那么贪婪,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偷鸡不成蚀把米!”冷冽的语气,眉眼之间是深深的厌恶与鄙夷。
  “警察先生,你有话不妨直说,我自认为行得正站得直,从来不曾做过违法的事情,你们凭什么抓我?要知道我可是雷家的人!”
  “雷家的人?雷家现在还会认你吗?他们恨不得把你撕扯成碎片,要不是你贪图雷家的钱财,一把火烧了雷宅,把他们唯一的儿子烧成灰烬,他们根本就不会经历这种悲痛,现在你还好意思提雷家?”
  “什么?我没有放火,你们不要随意含血喷人!说话要证据!”
  “证据?林晓楠就是证据,她把一切都招供了,你还想抵赖?还是乖乖认罪,免得遭受牢狱之苦。”警员看了看她皮嫩柔滑的模样,心里着实替她可惜,这么漂亮的皮肤,要是挨上一身毒打,恐怕都不能看了,光是想想,都觉得恐怖。哎,这么美的女人,到时候变得皮开肉绽的真是可惜......
  静宜听到这里心里才明白几分,她不知道林晓楠说了什么,不过肯定是对她不利的话,可是为什么林晓楠会这么做?不过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快和其它人取得联系,不然她死在这里都没有人知道。咽了咽口水,收回刚才的咄咄逼人,娇媚地向着那位警员抛了个媚眼,眼角一勾,霎那间风情万种绽放,娇柔的声音从她的樱桃小口缓缓呼出:“警察先生,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你看,我这样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也没有和家里人说一声,警察大哥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先打个电话告诉家里人一声?”
  “这.....”警员先生一下子为难起来,按照警局的规定,监审待判的人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免得他们告密或者泄露重要的信息,但是眼前的美女出声求饶,眼神勾魂摄魄,语气柔弱娇媚,他也不想拒绝这位美女的请求,小心翼翼地靠到静宜的身旁,低声说道:“你先随我进去,到了拐弯处我拿手机给你打,记得不可以讲太久。”
  静宜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重重地点点头,继续维持这么娇美的神态,还不望睁大眼睛,露出水盈盈的娇俏模样向警员道谢:“警察大哥,非常感谢你,如果不是在警察局,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请你吃个饭什么的......”
  警员的眼里霎时间明亮起来,那一闪而过的欲望逃不过静宜精锐的眼睛,跟随着警员走到拐弯处,警员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了一会,果然拿出手机递给静宜,并在一旁催促她,静宜立马按下轩辕凡的手机号,可是对方的手机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静宜不死心地又按了一次,结果还是没有人接,静宜还想按第三次,却被警员一把抢夺过手机,恶狠狠地逼着她进去一个狭窄的拘留所关起来。
  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入狱了,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蜷缩在拘留所的角落里,这潮湿而又狭窄的拘留所不比外面干爽,到处黏糊糊的,还发出一股霉骚\/味,熏得她直想吐。虽然恶劣的环境让她很不舒服,但是她可没有忘记自己身处何方,一抹深深的忧虑布满的她的眉眼,黝黑的眸子此刻似是失去焦点,暗淡无光。A市的拘留所是怎么样,她早就有所耳闻,进入这里,屈打成招是常有的事情,打死了最多弄个什么疾病暴毙,借口诸多,平民百姓怎么斗得过这些整天吃饱了饭就想着怎么折磨犯人的警员?她没有办法知道林晓楠究竟和警察局述说了什么,但是放火烧掉雷宅肯定不是林晓楠会做的事情,雷少晨和她无冤无仇,之前她把雷少晨刺伤,雷少晨都没有通知警察局备案,她不可能因此恩将仇报诋毁造谣于她?但是从刚刚警员的口述中,又确实指出林晓楠是纵火犯,她是共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困在这里,又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系,小言看到她这么晚都还没回来,一定着急得不得了吧?早知道刚刚那个电话就打给小言了,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偏偏自己竟然鬼迷心窍打给那个轩辕凡,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竟然打了两次都不接电话。刚刚还觉得他教给自己的东西挺有用的,比如色诱那位警员,心里想着他那么神通广大,要救自己出去易于反掌!可是天不从人愿,哎,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想想办法吧。
  刚刚合上眼睛进入梦乡,忽然被一大盆冰水倾泻淋下,秋天的夜晚本来就有些凉意,这冷冽的冰水泼洒下来,马上有一股彻骨的凉意传遍全身,让她忍不住打了好几个个冷颤,颤抖着身子睁开眼睛,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她的跟前坐着一位威严沉着的警长,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位跟他一样凶神恶煞的警员。
  看到陈静宜醒了过来,警长冷冷一笑:“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也睡得着?”就是这样一句不着头尾的话,却把他心里的那种嘲讽显露得淋漓尽致。
  静宜同样冷冷地看着他们,倔强地把头扭向一边,不搭话。
  “在这里,傲气和倔强只会为你带来更多的灾难,你最好三思而后行。”
  “说吧,到底我犯了什么罪?”
  “纵火、杀人,光是这两条罪,就可以判你死刑。”
  静宜的心里一惊,眼神却丝毫不示弱:“杀人放火,理当受罪偿命,但是我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凭什么定我的罪!!!”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辞,杀人犯是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杀人的,但是你的同伙显然比你要诚实得多!”
  “同伙?你们是指林晓楠?”
  “没错,你看,你都承认她是你的同伙,还有什么需要狡辩的?”警长狡猾一笑,果然没有错,他们终于找到烧掉雷宅的凶手了,这升官发财似是在向他招手,脸色不如先前那般紧绷,那嘴角的弯度似乎压抑不住,可是又不能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极力的隐忍着,似笑非笑的这种表情让人啼笑皆非。
  “我不是她的同伙,你们不要咬文嚼字,她只是我前段时间聘请的一个员工,后来她发生了一些事情就自动离职,我们都好久不碰面了。”静宜如实回答。
  “不碰面不代表你们没有非法的勾当,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要保持联络有的是方式,说,你为什么要蓄意谋杀雷少晨,在放火之前,你对他做了什么导致他失去逃跑的能力?”警员乘胜追击。
  “我根本就没有放火,你们为什么不相信!!!”静宜的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有点声嘶力竭。
  “你不招是吧,我们有的是办法,左斯,去拿根木棍过来!”
  “是。”旁边的警员恭敬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