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风云聚变 1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一会,离开的警员回来,手里多了几根大小不一的木棍,说是木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藤条棒,每一条藤棒是由粗细不同的藤条编织而成,细长的藤条经过缠绕交错,组成一条厚实的藤棒,那一棒下去,身体不仅要承受厚重的藤棒,还要忍受藤棒上那锋利棱角的割划,让人瞬间产生剧烈的疼痛,莫说是女人,就算是粗壮的大汉都忍受不了几棒。
  警长光滑细嫩的手轻轻地划过呈现在他跟前的五根粗厚不一的藤棒,眼里闪过一抹阴险的猥琐:“你说,我是挑哪一条好呢?哎哟哟,瞧这细皮嫩肉的,都不知道承不承受得住呀?”边说着边腾出那只白嫩得不自然的手轻轻地拂过静宜的下巴,静宜恼怒地蜷缩着身子,怒喝:“请放开你这只肮脏的手!”
  “肮脏?它再肮脏也比不上你!你到底认不认罪?你要是再这么倔强就别怪我们不客气。”阴寒的声音传入静宜的耳里,要多尖锐有多尖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静宜冷哼一声,说:“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认?你们这是违法监禁,我非得告你们不可!”
  “是吗?你觉得你有机会逃出这里?左斯,给她说说我们这里的规矩。”
  “是。我们拘留所每年进来大大小小的犯人不下千个,从来没有误抓一个犯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后他们全部都被遣送至A市青鱼山的监狱接受法律的惩罚。”
  听闻青鱼山,静宜的脸色瞬间煞白,只剩下一片死灰,身子也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青鱼山,A市最恐怖的监狱,进入那里的犯人基本上都是罪大恶极,凶煞残忍,里面的环境潮湿、恶劣,里面的人员分帮结派,不定期的举行拳斗比赛,暴力血腥之极,让人惨不忍睹,在那里的生命都不值钱,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这不过是自然法则!每隔一段日子还会发生大暴乱,犯人之间互相厮杀,殴打,头破血流那是常有的事情,据传,稍微有点姿色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进去都会被轮流凌辱,这是人间的地狱,在这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比这个社会还要惨烈百倍,千倍!
  这种令人闻之丧胆的地方,人人避之不及。
  看到她害怕的神色,警长心里暗笑: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就不信你不屈服。
  可是警长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静宜虽然惧怕犹如地狱的青鱼山,可是这罪是万万不能认的,无缘无故就认了这罪,到时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这点认识她还是有的。用手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硬是把那一股恐惧压下去,冷冽地出声:“警长,在我认罪之前,我想见见林晓楠可以吗?”尽量的拖延时间,或许会有转机,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小言了,小言发现她没有回来一定会去查找的,到时候顺藤摸瓜会找到这里来吧?
  “可以,左斯,去押林晓楠过来。”
  “是。”
  静宜没有想到警长会答应得这么爽快,等会见到林晓楠一定要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没过多久,被唤作左斯的人就出现在他们面前,双手像她一样,带着手铐,由左斯紧紧禁锢着。静宜抬起头怔怔地看着林晓楠,话还没有来得及说,眼眶就红了一圈。
  “我是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般对我?”疑惑的神色,冷清的话语,泛着泪光的眸子染满心寒的绝望与不解。
  “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就可以冤枉我吗?亏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事事为你着想,你失踪的那段时间我还四处打听你的消息,生怕你一时想不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体恤你爸爸生病,你又没有正式的工作,怕你爸爸生病受苦,还通过关系联系到你爸,给他汇了一笔钱,谎称是你的工资!我对你不够好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对不起。”林晓楠显然还不知道静宜说的这些事情,她曾有一度,心灰意冷对全世界都失去信心,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充满欺骗与利用,她失去感情,丢掉工作,学业停顿,最让她难过的是贫困潦倒的家里还有一个身患癌症晚期的父亲,这一切都让她失去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直到有一个女人找到她,承诺只要她答应承认自己是纵火犯,并且一口咬定陈静宜是帮凶,她就可以得到一笔巨款,这笔巨款不多不少五十万,正好够她父亲的治疗费啊!犹豫再三她还是应了下来,只是没有想到真相会是这样,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鬼迷心窍祸害静宜,可是钱她已经收下,父亲的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不能反悔,静宜,对不起。除了对不起,她什么都做不了......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的良心,以及养育你的爸爸妈妈!他们辛辛苦苦养育你,栽培你,供你上大学,是想你成为一个有学识有修养的孩子,可是,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够了,我给你们见面不是让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琐碎的!林晓楠,你就给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策划纵火的,详细点!”警长恼怒插话,凌厉的眸子冷冷地盯着林晓楠!看着她们俩说的话越来越不对劲,再说下去,说不定林晓楠反悔指证,那他的升官发财可就不翼而飞了。朱诗诗那只妖精承诺,只要他把这一件事情办妥,她承诺会向督察推荐他,保证可以再升个两级,事成之后,还会给他一笔好处。一想到这里他就止不住要欣喜若狂,连那稀稀疏疏的眉毛似乎都在显示着这股欣喜劲儿。
  “是。”软弱无力的一声应答之后,林晓楠一一道来,连策划的日期、地点、准备工作、分工的各个细节都不疏漏,完美的就像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一样,静宜冷冷地听着林晓楠平静的叙述,心里一阵荒凉悲痛,曾经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儿,现在怎么会变成一个被人利用的走狗,漠视生命,淡薄恩情,甚至恩将仇报!失望、绝望,是对自己,也是对她,她曾经视为朋友的林晓楠。
  听到她的叙述,静宜冷笑两声,淡然道:“林晓楠,我真后悔把你当朋友。”说完这一句再也不出声,悲伤地靠在墙角,静候发落。
  “这下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警长得意地望着静宜,那张丑恶的脸凑近问道。
  “我是不会认罪的。”眩晕重重袭来,头似是被地心强力吸着那般沉重,摇摇欲坠,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的心冷了,身体也就跟着失去支撑。
  “困了吗?你不认罪就休想睡觉,田边,警棍伺候。”到手的肥肉是不能让它丢掉的,怎么着都得咽下去!怕什么,后面有朱诗诗撑腰呢!警长阴险地半眯着眼,示意右边的田边警员拿出随身携带的警棍,朝着静宜重重地挥下去,一股强大的电流通过她的身体,一股针刺样的疼痛很快传遍全身,整个身子止不住地颤抖,像是麻风病人抽蓄的模样,电流过后,静宜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一边,几近晕厥。警长朝着田边又作了一个手势,田边含首点头,从地上拿起一条足足有四厘米粗的藤棒,狠厉地往软弱无力的静宜身上抽过去,那种锥心的疼痛立马让她清醒过来,抬起头目光狠狠地盯着警长,丝毫不退却,那黝黑里面似乎燃烧着两股怒火,至冷至热,两股势力碰撞在一起,迸撞出嗜血的火花!警长的心里忽然加速一跳,一股阴寒的气息传至他的身子,让他气弱了几分,嘴里却依然不依不饶,吆喝道:“田边,大力点!”
  “是!”犹如士兵的响亮回答,田边得到指示狠狠地甩出藤条,毫不怜香惜玉地打在静宜的身上,静宜紧牙关默默地忍受着,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少晨,直到最后失去意识.
  林晓楠紧紧皱着眉头看着,到最后实在看不下去,才转过头撇向别处.
  失去意识之后,又是一盆冰水淋下来,醒了打,打到晕又淋醒,反反复复几次之后,静宜彻底陷入昏迷,口里几乎只剩下一丝气,挂在哪里,似乎随时都会断。
  天微微亮,警长带着一身的疲惫离去,吩咐两位警员好好守着。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倔强,打得遍体鳞伤都不屈服,那血水流淌一身的样子哪里还看得出她是个女人?要不是背后的朱诗诗给他们下了死令,吩咐他尽力折磨,不必考虑生死,他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样折腾,得罪朱诗诗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是她自己运气不好啊!
  轻轻一声感叹,警长离开了警局。
  他前脚刚走,轩辕凡后脚即到,怒气冲冲地带着一伙人冲进警局,直奔李局长的办公室,态度极度恶劣地朝着李局长怒吼:“陈静宜在哪里?立马给我放人!”
  “轩辕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并没有抓过一位叫陈静宜的人。”李局长恭敬地哈着腰,谄媚的脸色掩盖得恰如其分。
  “我什么时候有过错误的信报?赶紧放人,再晚一刻,我要你乌纱不保!”狠决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是。”李局长连说两个是,轩辕凡他得罪不起。
  “那请您在这里稍等,我找下属问问。”
  “不用了,我陪你一起去。”
  “恩,好,那轩辕先生,这边请。”说完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毕恭毕敬。
  来到警局办公大厅,招呼彬彬过来,问道:“我们警局最近是不是抓了一位叫陈静宜的人?”
  “我记忆中是没有,要不我先去查看一下登记表。”彬彬转身拿起桌子上的登记表仔细地浏览一遍,回道:“登记表上并没有登记。”
  李局长沉思了一会,微笑地朝着轩辕凡说:“轩辕先生,你看,我们的警员说没有呢。”
  轩辕凡看也不看李局长,厉声问道:“谁是裴江警员?”
  看到轩辕凡进来的时候就一直颤颤巍巍躲在一旁的裴江,这会听到轩辕凡叫自己的名字,心里立马凉了半截,都怪自己昨晚一时鬼迷心窍把手机借给那个女人,让这个轩辕凡三更半夜闯入他家,逼他说出事情的真相,如果被高峰警长知道是自己泄的密,自己也不用混,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哎,都怪自己多管闲事。微微抖着身子,慢吞吞地站起来,胆怯地说:“我是。”
  “过来。”命令的语气,绝对的意味。
  裴江小心翼翼地踱到轩辕凡跟前,站得直直的,等候发落。
  “给你们局长说说具体的情况。”
  “是。”服从地应声,然后一五一十地将昨晚的情形娓娓道来。
  每说一句,局长的眉头就皱紧一分,直到裴江说完,李局长已经完全没有先前的轻松,一张俊美的挤到一起,尽是紧张不安的神色。唯唯诺诺地向轩辕凡说:“轩辕先生,这期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的警员也是按规矩办事,这这就带你进去放人。”说完厉声一喝:“裴江,还不带路!”
  被换作裴江的警员马上反应过来大步跨过去领先一步朝着拘留所走去。
  当他们几人来到静宜被关的地方时,都惊讶得合不上嘴巴,尤以李局长最严重,他万万没有想到,才一个晚上的时间,高峰竟然给他捅出这个大个篓子!看他怎么收拾他,为今之计还是先解决眼前的危机!李局长眼珠子一转,命令道:“裴江,马上打电话给120,火速赶来。”
  “是。”裴江一声应下,马上转身打电话,握着电话的手还微微抖着,昨晚送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哪里还看得出姿色?一身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不用了。”轩辕凡沉声回道,迅速走过去,把静宜小心翼翼地移到他的背上,刚放到背上,忽然感觉到腰部一阵炙热,一股鲜血从她的腿间喷流而下,众人一愣,心里一片戚然:她是一个孕妇。
  轩辕凡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冷冽地扫过他们,头也不回大跨步朝外面走去,把她放上车子,火速朝着最近的医院奔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