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以牙还牙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名警察的死,这只是一个开始,绝对不会是终点。
  睚眦必报,那才是他雷少晨的作风!
  雷氏公馆内,寂静的会议室,弥漫着一股压抑紧张的氛围,这是关乎生与死,存与亡的部署,稍有不慎,全盘皆输,这是一场只以实力论英雄、不以浮夸来炫耀的搏杀!
  满室的静,个个人面色凝重,思考,沉思,斟酌!
  忽然,张以默大力拍着桌子,沉声大喝:“攻!我们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任由他们牵着鼻子走,只能助长他们的涙气!我们黑豹也不是好惹的,四大家族联盟,看他们如何掀风作浪!为非作歹!”
  “我赞成!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在静观其变,可是结果呢?他们贪得无厌,得寸进尺!抢夺港口权也就罢了,如今还操控市长要夺回我们先前定好的项目,不就一个市长,我郝逸东压根就不放在眼里!”郝逸东细长的单凤眼半眯成一条细小的缝,一抹锋利的光投射出来,凌厉阴狠。
  “大家分析得都很有道理,目前最棘手的一点就是,如果我们奋起追击,万一国际恐怖组织与JM佣兵界联手,我们恐怕会略输一筹。”梁浩杰若有所思道。
  “我们先铲除虎头帮。”良久没有出声的雷少晨道,“虎头帮是我们本地的帮派,我们之间的争斗名正言顺,国际恐怖组织和JM佣兵界不敢贸然出手,只会一旁观战,到时候我们再来个峰回路转矛头直指JM佣兵界,杀他个措手不及!JM佣兵界他们不是想要得到血钻吗?我们就拿血钻作为诱饵,引狼入室!”
  “根据我目前的调查,有一个问题浮出水面,我们都知道JM佣兵界的领导者是王师长,至于他的真名我们无从得知,不过好歹我们可以查到这号人物的相关资料,可是国际恐怖组织的主宰者却一直隐藏在后,我们尚不知道他是谁,会否与JM佣兵界有关联,说不定这两个组织其实是由一个人在暗中操控。”龙翼的话一出,在几个人里引起轩然大波。
  如果真的如龙翼所说,那这一场战争就险恶丛生,危机四伏。
  “龙翼你这么说可有什么根据?”张以默问道。
  “雷少晨爷爷举办宴会的那一晚,我们通过视频监控查看到朱诗诗和张欣梦之间的对话,她们分别隶属于两个不同的组织,可是从她们的对话来看,她们曾经有诸多的合作,先前我也调查到几宗大型的走私案,是由国际恐怖组织和JM佣兵界共同合作的。怕就怕他们并不只是单纯的合作,而是由一个人操控的两个分支!”
  “.…..”众人陷入一阵沉思。
  良久,郝逸东颇有深意地望向雷少晨,缓缓地出声:“雷少,我觉得要弄清楚他们两个组织的关系,可以从张欣梦入手,她不是爱慕你倾心于你吗?你何不来个顺水推舟?利用她来调查出他们的关系?”
  众人皆为郝逸东的建议擦一把冷汗,从最近的行为来看,雷少晨显然已经决定要和张欣梦划清关系,和陈静宜在一起,此刻嫂子还在医院里,雷少晨就去招惹张欣梦,这让静宜会怎么想?试问天下间有哪一个女人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打情骂俏而冷静自持?话说,男人之间的战争是刀光剑影,血腥残暴,可是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阴谋诡计那也是很有杀伤力和摧毁力的,有时候一个女人可以成就一个男人,也可以毁掉一个男人,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到时候一个掌控不好,很有可能会因小失大。
  “要不你先和嫂子沟通一下,看看她赞不赞成?”郝逸东退一步建议道。
  “不必了,男人的事情,何必通过女人解决!龙翼,你加大力度查,如果是狼狈为奸,总会露出破绽!”
  “OK。”龙翼应下。
  “对了,上次让你调查放我走的那个女人查到了吗?”
  “这是我追查到与静宜有关系的女人,你逐个看看是否有相像的。”龙翼边说边调开电脑里的资料,一一呈现给众人看。
  “这第一个,是她的亲生母亲胡玲珑,不过资料显示她在陈静宜三到四岁左右就因病去世了,这第二个,是她现在的继母名叫陈晴,与他们生活了十多年,亲如一家人,虽然从来没有举办过婚礼以及迎娶的事宜,不过他们在一年前已经悄悄把证给领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第三个,是她的大姑妈陈美丽,目前任职于美国一家大型跨国企业,每年回国一到两次,与陈家往来较密切,这第四个,是陈美丽的双胞胎妹妹陈米琪,据资料显示她在大学毕业后和陈家闹了矛盾,一气之下离开陈家,自此基本和陈家划清界限,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回来参加,可见她与陈家矛盾的深切。第五位,梁兰英,是她的邻居,童年玩伴王宇轩的母亲,也已经去世,这余下的都是她的同学朋友,年纪都跟静宜相仿,不大符合雷少说的中年妇女之说。”
  雷少晨凌厉地眯起眼睛,一一仔细地打量,良久说道:“把她们全部设计为蒙上面纱。”当时救他的那个女人用纱布蒙着下半张脸。
  龙翼按照要求一一给每个图片上的人都蒙上纱布,然后再一一放给众人看。先是快速地一闪而过,接着再一张一张慢慢地放,刚刚移到第一张的时候,雷少晨眼睛遽然眯起,脑海里迅速地回想当天的情形,记忆中的那张脸慢慢地与眼前的模样重合起来,“就是她!”
  这轻轻的一指,惊起一片震惊!
  郝逸东着急地出声:“雷少,你看仔细点,她可是陈静宜的母亲,去世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出现在国际恐怖组织?你别吓我们了,这大白天的,我这鸡皮疙瘩都起一地了!”
  “就是她,胡玲珑!”肯定的语气,不容置疑。难怪当时他觉得这个女人眉眼之间有几分眼熟,那是因为陈静宜长的有几分神似她。
  此话一出,众人暗呼一口气:死去二十多年的人,又复活了?怎么听着如此诡异?如果不是他们都是无神论者,此刻早就匍匐在地马上腿软软地找寺庙求神拜佛去了!
  “郝逸东,你协助龙翼调查一下胡玲珑,看看有什么突破。我们接下来部署计划,准备对抗虎头帮!”雷少晨说道。
  严密的部署,详尽的计划,一切水到渠成,就等明天夜晚的来临,明天晚上一过,虎头帮应该见不到后天的太阳!
  暗夜来临,一切风平浪静,时光流过,第二天的晨光照耀大地,金光闪闪。那刺眼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淡淡地洒在病床上,照耀在她的身上,她缓缓地眨了眨眼,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病床前的男人,脸色先是温和甜蜜,转而脑海里的记忆悄悄回笼,他们的孩子没有了,悲痛,心里那种锥心的疼隐盖不住,遮拦不及,汹涌而来,那可是他们的结晶,唯一的结晶…..抚着平了不少的肚子,眼泪悄然滑落,犹如断线的珠子,源源不断…..
  被抽泣声惊醒的少晨,看到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心里一阵心疼,轻轻地俯身抱住她,温声细语地说道:“不要哭,孩子以后还会再有的,乖啊。”
  “不会再有了,不会再有了。”静宜由轻轻抽泣转为大哭,摇晃着头眼神涣散地低喃。
  “会有的,会有的,只要你乖乖养好身子,就一定会再怀上的!”
  “你骗我,医生说…..”那些残忍的话她实在没有力量再一次说出口,医生说她这是非正常流产,以后可能会患上不孕症,所以她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不要想那么多,好好养好身子,医生的话也不全对,只要我们努力就一定可以的!乖啊,别哭了,等一下爷爷他们会来看你,陈阿姨还给你煲了鸡汤,你最喜欢喝的鸡汤。”
  听到爷爷要来看她,心情慢慢地沉静下来,再怎么伤心,都不能让爷爷看到,失去孙子,他一定也很难过…..
  “咚咚,咚咚…..”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他们以为是爷爷来了,静宜手忙脚乱地擦拭着眼里的眼泪,可是那擦眼泪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放下,静宜的神色就愣在那里:推门而进的是张欣梦,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连衣裙,抱着一束洁白芳香的百合,翩翩而来,犹如娇媚的仙子,那挂在嘴角淡淡的笑意,很淡很淡,可是还是深深滴刺进了静宜的眼膜,疼痛不已。
  “听闻静宜妹妹病倒了,我立马着急地赶过来看望妹妹,妹妹现在身子好些了没?”
  “嗯,好些了,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先请回吧,我身子不大舒服,想要休息了。”
  “嗯,我不会打扰妹妹休息的,我现在也不能过于操劳奔波,医生说我现在是怀孕初期,要多躺着休息,如果不是为了要来看妹妹,我都不敢出门,这作为孕妇吧,就是没有自由,妹妹一定深有体会,不是?”柔柔的话语,却像是一把利刀刺进静宜的心脏!被子里的双手止不住地颤抖,不受控制。
  她竟然怀上了雷少晨的孩子!亏她还一直蒙在鼓里,以为雷少晨真的要回心转意,原来一切都是谎言!她才是这世界上最傻的傻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