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以牙还牙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轻轻了冷笑两声,淡淡地一句:“恭喜你们。”已耗尽她所有的力气。
  雷少晨看着静宜受伤的眸子,转过身来狠狠地盯着张欣梦,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晨,你难道忘记了吗?那一晚你喝醉了酒……醉醺醺地走进我的房间,不顾人家的反对,把人家压到身下……”娇滴滴的话语,欲说还休。
  雷少晨瞬间石化!那一晚…..
  他只记得那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回来的时候跑到家里的厨房找水喝,结果碰见薛好银在那里给张欣梦泡牛奶,然后薛好银给他递过来一杯温水,他咕噜咕噜吞下去之后,就咧咧趄趄上楼去,之后的记忆就想不起来,他根本就不记得推开的哪一扇门,不过就算他进的是张欣梦的房间,他那么醉头晕晕沉沉的,根本不可能再干其他事情?如果做过,他一定会有印象,可是很奇怪他脑海里完全没有那一段的记忆!
  雷少晨阴沉着脸话也不说,直接拉过张欣梦的手把她拖出去,关上门后,厉声问道:“你来这里作什么?孩子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张欣梦大力地甩开他的手,恼怒地喝道:“我来这里作什么与你何关?孩子是你的,认不认随便你!我一个人也可以把他抚养长大!”
  “你以为我会允许你这么做吗?”
  “允不允许不是由你说了算!陈静宜如今流产了,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们雷家唯一的骨肉,我想你不会看着爷爷失望!他老人家一大把年纪,承不承受得了痛失孙子的事情,你得好好掂量掂量!”
  “我们不会有未来的!”
  “为什么不会有未来,我们以前那么相爱,十年之后,我还是我,你也还是你,我们为什么不能继续在一起?我不明白,难道你在短短的半年内,真的爱上了里面的那个狐狸精?”张欣梦恼怒地指着病房生气地质问。
  “十年,你已经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可爱的女孩,现在的你,工于心计,凌厉精明,变幻莫测,JM佣兵界危机丛丛,进入里面你根本就没有机会离开,而我,恨不得把佣兵界碎尸万段!你说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还会有什么未来可言?!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也谱写不了未来!所以这个孩子不能要!”
  “我已经征得爷爷的允许!由不得你反对!”一丝狡猾滑过她的眼眸,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要达到目的必须要不择手段!
  “你…..”雷少晨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愤愤地一甩衣袖,“你好自为之!”擅自离开。
  张欣梦颓然地靠在墙上,他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爱情,不是超越年龄、时间、距离、职业吗?为什么雷少晨变了?凌厉的眸子一闪,狠狠地盯着病房里的门:哼,都是你这个贱女人勾引雷少晨!她绝对不会任由雷少晨变心!属于她的东西,十年之后,也还是她的,谁要想抢走,得问问她答不答应!!!
  暗夜来临,A市一片阴霾,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圆满的月亮,天地之间霎时变得透黑压顶。
  A市的两大赌场,此时一片血雨风腥,厮杀,搏命,长刀短枪,阻击枪,火力十足地猛射,喊叫声,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一个小时之后,一切恢复风平浪静,仿佛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一场电影,曲终人散,留下一地的寂静,只有那遍地的伤残真真切切地显示着刚刚的一切都是真枪实弹的战争,虎头帮的主力被歼灭了,被JM佣兵界放出的大虎已死,二虎已残,剩下三虎乘乱潜逃,不成气候!
  横行霸道的虎头帮被歼灭,A市人人拍手称快!多少企业从此可以松一口气:那昂贵的保护费再也不用交;码头出海捕鱼的渔民从此可以自主定价,不必由虎头帮压榨他们的血汗钱;小商铺大排档可以按价交易,不必夜深不打烊伺候那帮吃霸王餐的恶人!!
  此事过去大半个月,A市的繁华生活转回正轨,这一场风波渐渐退出人们的话题,只有那么零星几个人时不时说起,也似是很久远的事情。静宜卧床休息了大半个月身子基本已恢复,明天就是圆山度假村发布的日子,这段时间凯图加班赶点的总算是赶出了两份设计案,一份正式的一份备用的,她在医院闲来无事,也重操旧业粗糙地勾略了一下,想不到才毕业半年不到,好多东西都忘得七七八八,如果不是这次设计案,她都快忘记她的专业是建筑设计。
  “陈总,明天发布会您就别过去了吧?”周力学看着正在病房里收拾东西的陈静宜,问道。
  “我还是得过去看一下,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一个案子,要确保万无一失。”
  “我们是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
  “没事,不用担心我,今晚组织大家再加最后一晚班,再仔细检查一下设计稿,对了,明天的展示是设计部的谁负责?”
  “赵天瑞。”
  “设计部副组长?”静宜蹙了一下眉头,问道。
  “恩,按照规则应该由组长孔明杰担当,但是大家一致认为赵天瑞更适合,而且孔明杰自己本身也不愿意上台讲解,每回他都把这项工作推给赵天瑞或者别人。”
  静宜顿了一下,想了想,道:“那就按照以往的规则办,你先回去吧,等一会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恩,好的,陈总,那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明天见。”周力学说完欠了欠身离开。
  望着周力学走远的身影,静宜回过头来继续收拾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心里却莫名的有点慌乱,自从上次张欣梦出现之后,雷少晨就没有再现身,只是每天都派遣陈俪阿姨或者是龙翼送一些补品过来,叮嘱她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旁敲侧击才知道自从张欣梦宣布有孩子之后就离开了A市,任凭雷家怎么找都了无踪影。
  或许,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却也得坚强地生活下去。
  利落地收拾好行李,打包好电话,步伐轻盈地走出医院,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夜深人静,凯图设计部的员工核对好最后一次设计稿后,逐渐关上灯离开,只有一个人还在办公桌前似乎是在赶着什么工作,他就是明天展示设计成果的赵天瑞。只见他盯着电脑屏幕上的QQ聊天窗口,深深地沉思着,眉头拧在一起,似乎遇到了什么烦恼的事情,让他一下子卡在那里,进展不得,良久都没有回应,QQ聊天窗口不断地闪烁,对方似乎有点不耐烦,还弹出语音聊天窗口,赵天瑞慌忙关掉语音链接,急切地把双手放在键盘上,回复对方。
  “你若答应将那两份设计案都交给我,我保证你下半辈子拥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你不需要犹豫,任凭你打一辈子的工,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的钱。你上个星期不是陪着女朋友去看房子了吗?要结婚了吧?这买房、结婚、生子哪一样不需要花钱,以其省吃俭用地活着,不如答应了我,从此你要什么没有?别说是在郊区买房,就算在市区买房那也是小意思。你试想一下,现在房价那么高,为什么那么多的年轻人房子照样买得起,那是因为他们懂得走捷径,你要是不答应,我只好找别人了,你们部门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保证不要让公司查到是我泄的密。”
  “这当然。你可以先把资料交给我,又或者等你回家再发也可以,钱我已经放在你们家的信箱里,你一回到家就可以拿到。”
  “那我回家后发给你。”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第二天,天微微亮,静宜就起来整理资料,八点半就到了虎班的会议室,等待九点会议的召开。八点四十分周力学脸色着急地冲进会议室,硬是拉着陈静宜到外面,慌张地说:“陈总,不好了,今天我起来打开电脑浏览新闻,发现我们的设计案在今天凌晨时分被人发布到网络上去了,连细节一分一毫不差。”
  “怎么会这样?”静宜的脸色瞬间紧绷起来,那可是他们辛辛苦苦忙活了一个月的成果,就这样被不法之徒盗窃发布到网络上,可是既然一旦公开,那他们凯图公司就没有办法再利用这些资料,怎么办?会议马上就要开了?静宜紧张得手心一直冒汗,在会议室门前踱来踱去,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周力学吩咐道:“周力学,你等一下让赵天瑞按部就班地讲解,我出去一趟,不管中途发生什么,你只要尽量推延时间等我回来就行,记住,暗中观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设计案泄露很有可能是我们内部人员下的手。我先走了,一切交给你了。”静宜也不等周力学应答急匆匆地冲进电梯,这边电梯门刚关上,那边雷少晨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大跨步进入会议室后,目光扫过整个会议室,在寻找那一抹身影,他得到消息:她昨天晚上就出院了。眉头不悦地皱了皱:她怎么还没有来?
  展示会准时开始,赵天瑞浑厚的声音,专业的技巧把他们凯图一个月来的成果展示得淋漓尽致,天衣无缝,可是不知道谁忽然间说了一句:“这份设计稿网络上就有啊,拿来蒙谁呢?”
  众人一愣,凯图竟然拿了网络的设计稿过来糊弄他们!!!怒气,霎时之间铺满整个会议室,接近演说结尾的赵天瑞当场愣在那里,周力学不断地看手表,希望陈静宜能快点出现,并且带过来有利的东西,不然他们凯图这一次就完了。
  雷少晨阴沉着脸,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雷总,这是我们公司的疏忽,不小心让内部人员泄了密,把设计图稿发布到网络上去了,我们的陈总马上就赶过来,请你们给一点时间,她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满意的答复?网络上发布的是两份设计图稿,并且这两份图稿很明显一份是正版,一份是备用,难不成你们还有第三份?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凯图必须要承担后果,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人手准备开工,就等你们这设计稿呢,现在你让我们怎么进行下面的工作?当初给你们的利润有多高,相信你们应该还记得很清楚!”华声义愤填膺地怒喝。
  雷少晨罢罢手,暗示华声安静下来,轻蔑地弯起嘴角:“我们可以等你们陈总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她还不出现,我们就只能算你们毁约,这两份设计稿我可以当你们从来都没有向我展示过。”再增加半个小时,其实是他想要看到她而已。
  满室的寂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会议室里有人等着看戏,有人急如蚂蚁,慌成一团,有人抱着无所谓的心态,刹那之间,利益的紧密显露无疑。
  终于时间正正当当地指到了十点,这半个小时也就过去了,雷少晨抬手看了看手表,抱歉地向着周力学一笑:“周先生,不好意思,半个小时已经到了,我等会还有一笔生意要谈,具体的事情你和我们凯图的助手洽谈吧。”说完径直地站起身离开,正要转身的当下,静宜满头大汗地推开会议室的门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也顾不得擦汗,把刚刚拿过来的电脑往会议桌前面一摆,周力学连忙上去帮她把幻灯机的线路连接好,然后悄悄地退到一旁,心里不断地祈祷,希望他们的陈总能够挽救这一次的危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