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争雄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少晨正在美国分部部署进入国际恐怖组织总部的的模式,冷不丁眉头跳了一下,心里忽然觉得莫名的不安,不知道在酒店里的她现在在干什么?会不会到处乱跑,据说王师长和朱诗诗他们都过来美国了,这里十分的不安全,要是静宜不小心遇到他们那就惨了。
  想到这里,雷少晨再也没有办法专心部署工作,说了声暂停,便出去打电话回酒店,电话一直响着却没有人接,雷少晨心里的那种不安和焦虑越来越深,烦躁地进去吩咐布莱恩先继续和大家探讨,等一会龙翼会过来接替他的位置,说完便匆匆离开,火速往酒店里赶过去。
  赶到酒店,迅速地打开房门,空空如也的房间显示陈静宜不在这里,雷少晨霎时之间感觉天旋地转,她一个人能去哪里?不是叮嘱过她不要出门的吗?她怎么这么不听话!雷少晨低低地咒骂了一句,恼怒地往分部赶过去,在门口遇到刚刚抵达的龙翼,雷少晨也顾不得那么多,严肃地说:“陈静宜失踪了,你马上帮我定位她的手机。”
  “好。”龙翼看到雷少晨一脸严肃,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口应承下来,两人马上进去打开追踪系统定位,随着调查的深入,龙翼的眉头越拧越紧:“雷少,静宜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一处教堂,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那里就是国际恐怖组织的总部。之后,我们就追踪不到她的任何信息。”
  “shi-t!”雷少晨低低地咒骂了一句,眼神凌厉地看着电脑上的卫星定位,半眯着眼睛,国际恐怖组织竟然敢动他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
  泰勒看着倒在他怀里的美人,俯下身子,轻轻地落下一吻,深情之极,温柔之极,彷佛她是一件易碎的宝物,小心翼翼却又满脸的兴奋,连眉毛似乎都染上了情\/欲的味道,可是带着请\/欲的吻就像是毒品,越沾染越让人着迷,最后抱着她来亲吻显然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他轻轻地抱着她向卧室的方向走去,把她放置到柔软的大床上,用他那双粗壮的大手去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每解开一颗扣子,她神秘的身子就逐渐展露一分,当他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去卧室的桌子上拿出一部照相机,对着床上的美人一阵猛拍,看着照片的女人妖娆美丽,洁白嫩\/滑,泰勒透过照相机看着这一具诱人的胴\/体,并没有迫不及待地压上去,而是富有深味地转身,调好焦距,然后自己轻轻地躺下来,抱着她,慢慢地把手伸进她的胸口,暧昧之极地朝着镜头笑,“咔嚓”之后,一张他和她的合照便诞生了。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还有胸口,抬手看了看时间,动作迅速地将她身上的衣服拉好,拿出一件厚实的大衣将她紧紧裹住,将她抱起身,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当静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处陌生的环境,紧张地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幸好还在,可是头好疼,好晕,她到底在哪里?她只记得她跟着泰勒去了他家,然后喝了果汁,之后觉得浑身没有力气,水晶杯掉落在地上,之后的事情她就没有任何记忆了。承受住头晕的感觉挣扎着爬起床,拉开厚重的窗帘,望向外面,是一处沙滩,视线沿着沙滩往外面延伸,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杳无人烟,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她是怎么到达这里的?忍受住内心的恐慌,颤颤巍巍地朝着门外走出去,楼梯,她每下一层,都觉得摇摇欲坠,双脚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样软弱无力,“有人吗?”静宜大喊出声,可是回答她的除了她空荡荡的回声,别无其它,最后实在走不动,浑身软弱无力的感觉使她颓然地坐在楼梯上,忽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泰勒微笑着出现在楼梯的下方,问道:“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这是在哪里?”
  “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静宜不自觉地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紧张地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与不安。
  “我的意思是,昨晚我们已经洞房了,还有这是我刚刚办理的结婚证!”
  “你.....强\/奸\/我?”静宜颤抖着双唇不安地问道。
  “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何来的强\/奸?”
  “你,你快放了我!”
  “亲爱的,别这样子。”泰勒边说边向静宜靠过来,静宜圆睁双眼惊恐地望着他,大喊着:“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泰勒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步步向她逼近,然后像恶狼一样靠过去把静宜压到楼梯上,饥渴地亲吻着她,静宜不断地反抗,可是浑身都软弱无力的她根本就不是泰勒的对手,没一会泰勒就完全把她禁锢住,粗鲁的吻渐渐变得温柔,极富挑逗性,静宜忽然感觉一阵又一阵的恶心,一阵眩晕感袭来,浑身虚脱地晕了过去。
  泰勒不悦地皱着眉头,轻轻地把她抱了起来,心里想着,或许该换一种药物,这种药物的副作用太大了,心里打定注意,脑海里忽然想到一种东西,心里得意地一笑,看来这小美人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了!把她安置好后,马上着手配制药物,然后用针筒注射进去她的血液里,大约半个小时过后,静宜从一阵燥热中清醒过来,只是感觉浑身像是着了火一般,烫得吓人,她不断地拉扯着身上的衣服,痛苦地呻吟着,扭动着燥热的身体,眼神忽然扫到坐在一旁的泰勒,浑身霎时之间冷却下来,“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我这么难受?”
  “没有什么,我的小美人,你太冷淡了,我只是给你注射了一点点兴奋剂还有催情剂罢了,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想要我的亲吻和抚摸?”猥琐而好色的样子,哪里还有先前的友好与亲切?
  静宜冷冷地看着他,忍受住内心的煎熬,轻蔑地说:“就算死我都不会让你得逞!”
  “我又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雷少晨欠我的。”
  “既然是他欠...欠....你的,你应该找他还。”浑身越来越燥热,几乎都说一句话都泛着呻吟的尾音。
  “不,不,由你来还,才更适合。”泰勒说完,逐步地靠近她,伸出双手就要解开她的扣子,静宜拼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死死地护着身前的衣服,不让他得逞。可没有一会,燥热的气息涌上脑门,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和泰勒相抗,浑身变得软绵绵的,泰勒轻轻地把手放到她胸前的柔软,惹得她一阵又一阵地痉挛,她知道,药物起作用了,而且她自己已然没有办法抵抗这么强烈的药性,现在脑海里一阵慌乱,可是身子却越来越热,越来越渴望他的抚摸,希望深入一点,再深入一点。泰勒像是非常了解她的想法似的,慢慢地把手伸进她的胸口,轻轻地搓揉着她的俩颗饱满,接着轻轻地解开一颗扣子,把她的丰盈掌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慢慢地往下移,直抵她大腿的内侧,轻轻柔柔的碰触,若有若无,惹得她轻轻的娇\/喘出声。
  “亲爱的,还要不要。”听到泰勒的声音,静宜猛然醒悟过来,她,竟然着了他的道!!!霎时之间羞辱感和愤怒占据了她的心,拼尽全身的力气朝着他的重要部位踢去,泰勒马上疼痛地跳下床,捂着那个地方大口大口地踹着气,疼痛过去了一阵,然后匆匆忙忙地落荒而逃。
  看到他离开,静宜松了一口气,可是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那股难耐的炙热又涌了上来,浑身像是着了火般难受,着火?对,要灭火就要浇水,想到这里,挣扎着起床朝着卧室内的浴室奔去,打开水龙头对着身子一阵地猛冲,直到浑身冷得发颤,她才停止,擦干身子回到床上,刚躺下来又一股燥热浮上来,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一夜,直到天亮才疲惫地睡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