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争雄 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阴霾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路上到处湿漉漉一片。睡梦中的静宜并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大概是作噩梦了。泰勒站在床前,若有所思地看着床上睡得并不安稳的人儿,思绪似是有所飘远,那弯弯的眉,小巧的嘴巴,跃然挺立的鼻子,每一处都是那么相象,可是他却清楚地知道,他的贝拉,他永远的最爱,已经香消玉殒再也不会出现在人间,而这一切都是雷少晨的错,如果不是他,他的贝拉就不会死,是他的绝情他的残忍夺去了他挚爱的贝拉,这一切,他都要他血债血偿!
  可是,望着这几近相似的人儿,他却退却了,有好几次他都可以毁掉这个女人,让雷少晨再一次陷入绝望的痛苦之中,一如他当年失去贝拉那样的彻骨锥心之痛,可是为什么,他却没有办法下手,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她周旋,攀谈,甚至表白?还把她从毒蛇的险境中挽救回来,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并不是贝拉,并不是他的挚爱,为什么他却下不了手?或许,游戏还没有玩够吧?这是自己唯一可以接受的解释。
  轻轻地移步她的床沿,把拿过来的被子轻轻地盖上她蜷缩着的身子,伸出右手轻轻地拂过她的脸颊,把散落在她额头的发丝拨开,那动作轻柔得让人误会甚至怀疑她是他的情人,不,或许比情人更亲密,爱人?睡梦中的静宜感觉到脸颊似是痒痒的,轻轻地嘟起嘴巴,不满地呓语:“大叔,不要亲亲,讨厌。”泰勒抚摸的动作刹那间僵硬在那里,她口里的大叔应该就是雷少晨吧?双眼忽地眯起来,露出一条缝,所有的光似乎都从那条细缝里蹦出来,折射出一股阴狠的阴霾。
  你是属于我的,雷少晨夺走了贝拉,我要夺走你!这才是公平的世界!嘴角轻蔑地扯开,静宜,我的静宜,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双手紧紧地拽着,最后富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悄悄地离开房间,房间霎时之间又恢复了寂静,彷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直都只有她一个人,像天使一样安然地睡着,长长的眼睫毛耷拉在洁净的小脸上,清丽纯美。
  一觉醒过来的静宜,有些茫然地望着这个房间,不知何时,身上竟然多了一床被子,她可没有忘记昨晚自己干过什么事情,整个屋子里所有的被子床单都被她用来逃生了,昨晚她是蜷缩着身子入睡的,可是睡着之后却浑然没有感觉到预想之中的寒冷,想必是那位大妈帮她把被子给盖上的吧?想不到这大妈看起来凶凶恶恶的,人倒还挺好。
  现在逃跑过一次,被抓了回来,想要再逃跑应该是难上加难的事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那个时候乘机逃跑,说不定她现在已经获得自由了吧?都怪自己自作孽,作茧自缚,活该!自嘲地撇撇嘴,朝着卧室的洗漱间走过去。
  今天注定是无聊苦闷的一天,阶下囚的日子最郁闷。等她洗刷完毕,那位大妈就把早餐送了上来,静宜想起被子的事情,柔柔地朝着大妈咧嘴笑了笑,那略带羞涩的笑容里沾染了几分感激。大妈皱着眉头,满脸的不解,心里却也无由来地被她的笑感染几分,心里稍微松懈了下来,其实这女孩子娇娇俏俏挺可爱的,也看得出来主人很喜欢她,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主人要把她囚禁起来,把她供养着,像是一只金丝雀一样,限制她的自由,却对她百般宠溺,昨晚深更半夜还跑过来让她准备一床新被子给她呢。不过这种复杂的事情她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只要她好好按照主人的要求干活就好,她领的薪水可不低,够她一家几口人过上舒适的生活呢,只是要和丈夫以及孩子分开这是她最郁闷的事情,想起家里的那几个小鬼,她的心就填满了幸福,那浓眉大眼似乎都能笑出来似的。
  静宜看到那大妈心情似乎很好,样子也不像先前那样凶狠,猛然地吞了吞口水,唯唯诺诺地说道:“阿姨,你做的饭菜很好吃呢。”
  得到赞美的大妈显然有点受宠若惊,咧着嘴巴朝着静宜不好意思地笑了。
  “可是你怎么会煮中餐呀?”静宜好奇地问道。
  “我的丈夫是中国人,所以他教我怎么煮好吃的中餐。”大妈解释。
  静宜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轻轻地点点头。
  “你的丈夫也在这里工作吗?”
  “哦,不,他们在唐人街那边。”
  静宜眼珠子一转,接着问:“那你岂不是离你丈夫很远,好可怜哦。”
  “没事,主人对我们很好,给了我很高的工资,如果不是主人,我们的几个孩子可要饿肚子了。”
  “你有几个孩子呀?他们一定很可爱吧?”
  “我们一共生了五个小孩,我们最大的孩子马上就要上高中,我们正在想办法让他进入贵族学校念书呢。”
  “哦,那他一定很聪明!”静宜由衷地感叹。
  “是啊,我过几天还想向主人请假回去一趟,想和孩子的父亲一起送送孩子。”
  “那,唐人街离这里有多远的距离?乘船之后估计还得转其它的交通工具吧?”
  “恩,不过主人很好,他会用私人飞机接送我们离开。”
  “飞机?我都没有看到机场。”
  “你没有看到吗?它就建在......”
  静宜伸长脖子静静地等着大妈说下去,忽然大妈的手机响了起来,大妈慌忙接起来:“主人。”
  “......”泰勒不知道讲了一堆什么东西,只听见大妈唯唯诺诺地连连称是,接着就挂掉了电话,朝着静宜点点头,说:“不好意思,主人找我有点事情,我先下去了。你吃完早餐后把餐具放一边就可以了。”
  “哦,好的。”静宜无奈地应了一句。
  本来她打算先和大妈熟稔起来,再向她打听一些资料,说不定能从中想到办法逃出去。可刚刚说到关键的地方,就被泰勒那该死的电话给打断了,静宜有点生气地端起那碗小米粥咕噜噜地喝下去,彷佛那样子可以解恨似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