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争雄 1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张邪魅的脸,洁净的小脸有那么一瞬间出现失神的模样,可是很快她就开心起来,这个睡在她旁边的男人长得真是好看,特别是他的鼻子异常的俊挺,显得非常有男人的味道,男人?她忽然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怎么会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意识到这一点的她马上检查自己的衣着,看到身上的衣服依然好好地穿在她的身上,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个男人是谁呀?她好奇地弓起身子,用双手支撑起下巴,好奇地盯着床上的男人看,每看一眼,小脸就微微地酡红几分,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荡漾着娇羞又对异性充满了原始的好奇与冲动。
  泰勒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看到她睁着一双莹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那纯净的眼神不沾染一丝人间的气息,彷佛像是经过擦拭一般,明亮得发光,再往里看,里面却像安放着一块磁铁,要把人吸进那一抹纯净而幽深的黝黑里。
  “叔叔,你是谁?”女孩一脸的单纯,长长的眼睫毛自然地垂下来,像是有点害怕。
  “你不认识我吗?”泰勒试探地问道。
  女孩无辜地摇摇头:“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泰勒的眼神遽然眯紧。女孩茫然地摇摇头,像是在很努力地回想着什么,可是头脑里却一片空白,这种空洞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害怕,也很紧张,总感觉好像失去了很多东西,可是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的身体像是有一头野兽在拉扯着她,让她心里无端地慌乱却找不到惊慌的理由,抬起大眼无辜地望向泰勒,那受惊的眼神里充满了求助、孤单的意味。
  泰勒的心里忽然抽紧,这样无辜单纯的眼神,简单纯净,让他的心有那么一瞬的闪神,心里似乎升腾起几丝内疚,不过很快他就把这股内疚抛诸脑后,转而代替的是一股兴奋、期待。
  “你叫贝拉,是我的妻子。”平静无波的语调,只有他自己清楚此刻内心是被什么充\/盈着。
  “我叫贝拉,贝拉,贝拉,原来我叫贝拉。”她轻轻的低喃,一开始是低低的声音,说到最后一次声音陡然升高,显露欣喜的意味。
  “恩,你是贝拉,我最爱的贝拉。”
  “可是我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难道我发生了什么意外?”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基本的常识却还是保留下来。
  “你开车的时候出了车祸,撞到了脑部,医生说你的脑部受到撞击之后会出现短暂的失忆,慢慢会好起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结的婚?”问完这一句,她娇羞地低下头,不敢看泰勒。
  泰勒看到她透露出小女人的样子,心里忽然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打开了一个缺口,可爱的少女,娇羞的神态,那恰到好处的低眉,那若有若无的暗送秋波,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又多么地令他心痛。贝拉,他心中的最爱,你终于回来了!
  “前段时间。你肚子饿不饿?我们下楼去吃点东西吧?”
  “恩,好啊。”
  “早餐想吃什么东西呢?”
  “我要吃热汤面。”她脱口而出,泰勒微微地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的表情,柔柔地笑道:“好,我们就吃热汤面。”
  说完自然而亲昵地牵起她的手朝楼下走去......
  国际恐怖组织总部,圣约翰教堂。
  郝逸东带着几个手下在这附近潜伏着,仔细地观察周边的环境,为今晚的行动作最后的视察与准备,经过一天的部署,一切都已就绪,现在他们就只需等待暗夜的来临。在暗夜中,一切都是模糊朦胧的状态,可那是属于夜行者的保护色,夜越黑,那些属于黑暗的动物就越猖狂,在暗夜里叫嚣,张牙舞爪,惊悚刺激。
  郝逸东一边假装看着手里的报纸,一边暗中观察着周边的环境,一个年轻的女人抱着小孩匆匆忙忙地边回头边往前走,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好像她在被什么怪兽追逐一样,结果一不小心竟然撞到了郝逸东的身上,女人马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第一时间拽了拽怀里的小孩,发现孩子平安无事之后,才低着头道歉向他道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郝逸东收回观察的视线,把眸子落在这位抱着小孩的女人身上,心里似是有些不悦,可是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温和地笑笑,说:“没有关系,下次小心点。”
  “先生,谢谢你这么大方,不计较。”女人恭恭敬敬地朝着他点头哈腰道谢之后,抱着孩子落荒而逃,在走出几步路后,匆匆回头看了他一眼,就是那一眼,忽然让郝逸东生出一丝寒意,这女人的眼神很冷,完全不像刚才的那般惊慌与匆忙,还有那涂着浅粉色口红的唇边好像扬起一抹浅浅的嘲笑?就在郝逸东想要追上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女人忽然迅速奔跑起来,那速度竟然与受过训练的他不相上下!郝逸东的心里顿时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把追溯她身影的目光收回来,仔细地查看潜伏在周边的几个手下,他们依然专职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像是什么没有发生一样淡定自如。如果他们没有收到惊扰,那么那个女人刚刚肯定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随着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他发现口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封信,急忙把信封拿出来,大力地扯开信封口,娟秀的笔迹映入眼前:
  郝逸东先生,别招惹国际恐怖组织,否则后果自负。一个曾经对你感兴趣的女人,梦。
  郝逸东怔怔地盯着短短的一行字,心里绞尽脑汁都想不到这个叫做梦的女人究竟是谁?还有,她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计划,这是否证明他们的计划已经透露出去了?正如他们在国际恐怖组织里面安插了眼线一样,他们也有卧底潜伏在他们的组织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今晚的行动就凶多吉少!
  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犹豫了几分钟,最后决定先收回队伍,回去与雷少晨他们重新商定,毕竟现在一切都要小心谨慎,否则,很有可能会一步走错,全盘皆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