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争雄 1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厨房内。
  “大叔,这是不是面粉?”静宜从冰箱里拎出一袋白色的粉末问道。
  “恩,是面粉,怎么又想吃面条?”
  “不是啦,我想做蛋糕,好不好?”
  “可以啊,只要我们的贝拉喜欢做什么都可以!”泰勒宠溺地回应。
  “大叔真好!那我们先做蛋糕,然后把蛋糕放进烘箱后再接着做我们的意大利拌面。”
  “好主意!”泰勒由衷地赞美。
  可是静宜拿着那袋面粉却面露愁苦模样。“怎么啦?”泰勒见状问道。
  “可是我好像不会做蛋糕耶!”静宜有点郁闷地低声说道,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像足了被欺负的小媳妇样。
  还以为是什么事情那么愁苦,原来是这小妮子不会做蛋糕!
  “我还以为是什么问题呢?我们可以请教罗顺阿姨啊。”泰勒提醒这迷糊的女人。
  静宜欣喜地拍着脑袋,说:“是哦,我怎么没有想到!大叔好厉害!”说完露出一脸崇拜的神态,泰勒温柔地笑笑,“我的贝拉是笨蛋。”
  静宜一听,不满地嘟起嘴巴,抗议道:“大叔才是笨蛋!贝拉是聪明的女人!”
  “哈哈,你才不是女人,你是我的女孩!”泰勒爽朗地大笑。
  “那个,恩,我们.......”静宜低着头,后面的话语声音越来越小,几乎细如蚊子,泰勒看着她绯红的双颊,心情大好地追问:“我们怎么啦?”
  “我们有没有.......那个?”
  “那个是哪个?”泰勒故意捉弄她。
  “你讨厌啦!那个就是那个嘛!”静宜走过去轻轻地捶着他壮实的胸膛,娇嗔道。
  “亲爱的,难道你连这个都忘记了吗?”泰勒故意露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静宜皱着眉头,轻轻地摇摇头:“人家真的记不起来了嘛。”
  看着她难过受伤的样子,他忽然心生不忍,走过去轻轻地把她抱住,安慰道:“好啦,不记得就不记得,我们是夫妻,当然会行使夫妻的权利啦!更何况我们的贝拉是那么可爱娇俏,身为老公的我又怎么可能忍受住不侵犯她呢?”
  “哦,你坏坏,竟然侵犯我!”静宜佯装生气道,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问泰勒这些问题,好像是出于一种本能又好像是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她问出口。
  泰勒笑而不语,忽然俯身攫取她的柔软,轻轻地吻了一下,狡猾地笑道:“你不是也喜欢坏坏嘛!”
  静宜的脸“唰”地红了起来,像足了案板上那一刻熟透了的西红柿,她轻轻地抬起头,迎向他越来越炙热的目光,小心翼翼地吞了吞口水,说:“那个,大叔,我饿啦。”说完又不好意思低下头去。
  泰勒一怔,转而笑道:“对哦,饿着我们的贝拉就不好了,咱们先做蛋糕,我先把面粉倒出来,你去叫一下罗顺进来。”
  “你去叫阿姨,我来倒面粉嘛。”
  “好,那你小心点哦。”
  “好啦,你快去。”静宜催促道。
  泰勒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才缓缓转身出去叫罗顺,结果当他领着罗顺进厨房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了:整整一大袋的面粉散落在地上,那细小的粉末飘散一地,她的身上、脸上都被白色的粉末盖住,整个成了一个雪人!
  “你没事吧?”他紧张地冲进厨房,慌声问道。
  “没事,大叔,我不是故意的,我把它的塑料袋撕开后放在那里,然后弯身去找盛放的容器,结果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它,它就掉地上了,我们没有蛋糕吃了......”说到最后她几乎要哭起来。
  “贝拉,乖,不要哭,等一下让罗顺阿姨帮我们煮就好,蛋糕一定会有的,我答应你好不好?”
  “真的吗?”静宜抬起眼眸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好吧。”
  “我们先出去,让罗顺阿姨收拾,好不好?”
  静宜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大妈,又看了看泰勒,像足了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看到这里,罗顺心里一阵心痛,她又何尝不知道主人在她身上用了药,只是没有想到那一杯牛奶里的药物,竟然让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变成一个空白记忆的人,在她小小单纯的世界里,除了主人,还是主人,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哎。
  “贝拉,乖乖和大叔出去,由阿姨来整理这些蛋糕粉就好。”罗顺轻轻地安抚着犹豫不安的小女人。
  “谢谢罗顺阿姨!”静宜说完躲进泰勒的怀里,泰勒轻轻地拥着她走出去,接着一把抱起她,朝着房间的浴室走去,宠溺地说道:“我们的贝拉脏兮兮的,要去洗澡澡咯。”
  “我可不可以自己洗呀?”她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答案是不-可-以!”
  “为什么嘛?那还是让罗顺阿姨过来帮我洗好了。”
  “贝拉,你难道忘记了,罗顺阿姨在帮你清理面粉呢。”泰勒玩味地提醒她。
  静宜不满地嘟起嘴,一张小脸尽是受伤不悦的神态,第一次洗澡的时候,她不小心把洗发水和沐浴露混淆了,结果洗完之后被他嗅了出来,从那次之后只要是洗澡就要由他监督,她当然不答应了,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被一个大男人监控着洗澡,所以在她坚持的抗议之下,就改为由罗顺阿姨监控着,反正罗顺阿姨那么亲切和蔼,她也没有所谓,所以渐渐也接受了这种模式,而且罗顺阿姨还会按摩,手法非常的熟练,每次洗澡她都舒服得想要进入梦乡......
  可眼下,要把罗顺阿姨换成他,她本能地抗拒:“反正我不答应!”静宜的脾气也上来了,大声地喊道。
  “贝拉,你这样做可是会惹我生气的!”
  静宜一听到他会生气,气势忽然弱了下去,最后只剩下吸鼻子的动作。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泰勒的心忽然有点不忍,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凶了?她不过是想要自己洗澡而已,自己又何必多心想那么多?或许这是女孩子的天性,思及此,泰勒压住自己的那一股怒气,轻轻地说:“好啦,不要嘟嘴生气,等一下我帮你调好水温就出来,让你自己洗澡,我在浴室外面等你,如果你有什么不懂或者需要我帮忙的就大声喊,我会在外面告诉你的。”
  “大叔真好。”听到泰勒这么说,静宜马上破涕为笑,还轻轻地在泰勒的脸上亲了一下,以示感谢。
  “等会记得要小心,知道不?”
  静宜重重地点点头,开心地环上泰勒的脖子,调皮地说:“遵命,大叔!”说完转身去衣柜拿睡衣,然后一脸兴奋地尾随着泰勒进浴室。
  帮她把温水放好后,把所有的洗漱用品都一一摆好,一再确定她不会弄错后才出去,待他走出去后,静宜确定自己把门关上之后,才开始把那套沾满面粉的衣服退卸下来,露出洁白的身子,光子脚丫子跨进浴缸,舒适地泡在那里,这水很好闻,香喷喷的,因为泰勒还细心地帮她在里面倒了牛奶。静宜满足地慢慢搓揉着身子,身子慢慢地滑入水里,有那么一瞬,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个男人的脸孔,紧紧地盯住她,含情脉脉,深情几许,静宜一慌,立马把头抬起来,拼命地甩着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里却益发的不安,她的脑海里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是谁?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她的心里有好多的疑问,被疑问纠缠的她再也没有心思继续泡澡,匆匆忙忙地洗好,擦干身子慌乱地离开浴室,一开门,却一头撞进泰勒的怀里,静宜惊慌地抬起眸子,望向泰勒,忽然不自觉的地朝后面退了两步,泰勒把她的这种惊慌尽收眼底,敛住气问道:“贝拉,怎么啦?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没事,没事.......”静宜边说,边心虚地垂下眸子。
  泰勒一看她这个表情,心里忽然觉得不妙,难道她想起了什么?紧张地抓过她的手,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没.......”
  “不许说谎,我最讨厌说谎的女人!”泰勒面露凶光,眼眸里盛满怒意。
  “我的脑海里出现一张男人的脸,他紧紧地盯着我,像你看我那个样子,可是,可是我想不起他是谁!”静宜捂着头痛苦地说。
  泰勒的眼睛遽然凌厉起来,动作却依然轻柔地把她揽入怀中,软声细语地安抚:“贝拉,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其实,我知道他是谁。”
  “你知道他是谁?”
  “恩。”泰勒点点头,继续说道:“他是你的前男友,可是他......”
  “他怎么啦?”静宜紧张地追问。
  “他背叛了你,背着你和别的女人有染,还怀上了孩子,所以你们分手了。”
  “是这样吗?”
  “恩,是这样。”
  “那我们是怎么样认识的?”静宜继续追问。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傻瓜。”
  “可是你比我大好多!”静宜不由自主地说出重点。
  “难道比你大就不能是青梅竹马啦?”
  “可是我们好像不是一个国家的人!”
  “你是三岁的时候随着母亲移民到这里,后来你母亲因病去世,你就寄居在我家,再长大些我们就订了婚,可是你读大学的时候,叛逆地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说到这里,泰勒的眸子暗淡下去,那深深的蓝眸似是刻画着伤痕,痛苦的神色。
  “大叔,对不起!你对我这么好,我还怀疑你,还喜欢别的人。”静宜内疚地抱住泰勒,轻轻地道歉。
  “没有关系,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还是属于我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大叔,我们一定会幸福的。”静宜望着远方迷茫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
  “贝拉,给我生个小孩好不好?”或许禁锢住她唯一的办法是拥有一个小孩,这样,她就是他永远的贝拉,雷少晨才会永远失去陈静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