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迷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生小孩?”静宜不确定地重复着泰勒的话。“是的,生小孩,给我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小孩,五官长得像你,脾气也像你,就像是一个小小贝拉。”
  “可是如果是男生,什么都像我,会不会被人嘲笑他长得娘呀?”静宜若有所思地想象着那个场景。
  “当然不会啦,像你才帅气!”泰勒高兴地捏捏她的鼻子,心情异常地好,她这么问是不是已经答应了他的请求?
  “是吗?”静宜不确定地反问。
  “你这个小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整天想些乱七八糟、鬼灵精怪的东西!”
  “恩,让我想想,我这里应该装了很多很多的聪明才智,”她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小脑袋,转而抬起黑眸望向泰勒那一双幽深而漂亮的蓝眸:“还装着一个大大帅哥?”
  泰勒很惊讶她提到帅哥,装作不解地问道:“不知道是哪位帅哥这么荣幸,可以居住在贝拉小姐的脑海里,好羡慕他。”
  “我也好羡慕他!”静宜说完露出惊羡的表情。
  “哦,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失忆了,忘记了好多东西,现在这里面的记忆都是关于他的,他得到了专宠。”静宜认真地解释着,这也是实话,现在她的脑海里,除了泰勒还是泰勒,如果有一天泰勒不要她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办?她又不认识其他人,又没有朋友,是一个孤单的存在。
  “大叔,你会不会有一天讨厌我,然后不要我了?”静宜不安地望着泰勒,小心翼翼地问出口,那一双大眼盛满了忧虑与不安。泰勒的心一惊,心里涌起一股苦涩,如果有那么一天的到来,也该是她讨厌他,毕竟不择手段,抹去她记忆的罪魁祸首是他,在这之前他处心积虑地诱拐她、蒙骗她、强行欺辱她,虽然没有实际性的掠夺,但是对于爱恨分明的女人来说,这些罪行足以把他打入她内心的冷宫,永无翻身之地!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她恢复记忆,永远不会让那一天到来!
  “大叔,你怎么啦?”看着泰勒半眯起来的眼神,她忽然生出一种胆怯,他那种凌厉的眼神似是要把人灼烧,那幽深的蓝眸凸现一种狰狞、像吸血鬼的暗红一样,透露出嗜血的恐怖。
  “没事,吓到我的贝拉啦?”
  “恩。”她顺从地点点头,乖巧听话的样子像足了小女孩。
  “贝拉不要怕,我会永远爱你,疼你!直到死去。”
  “不要说那个字。”静宜慌忙伸出小手捂住他的嘴巴,在她的潜意识里,“死”字是一个忌讳,不能随便拿出来说,那是不吉利的表现。
  “好,好,不说。咱们下去吃蛋糕吧?”
  静宜一听可以吃蛋糕,高兴地拍着手,欢呼道:“太好啦,可以吃蛋糕了!”
  “贝拉,你这个样子好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虽然是有点嘲笑的话语,可他的内心却在想,如果你可以一直像现在这样天真浪漫,他宁愿拿他的所有来换。
  “我本来就比你年轻好多嘛,不要拿你那种老男人的思想来衡量我!”静宜赌气地反驳。
  “歪理!”泰勒宠溺地笑笑。
  说完这些话,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这些对话就像是她曾经说过无数次一样熟悉,可是后来想想,她和泰勒在一起那么久,这种话肯定经常说,这也不足为奇,这么想着,心里便安定下来,主动地牵过泰勒的手下楼去吃她最爱的蛋糕。
  泰勒回头看了看被她牵着的手,心里有如一股暖流流淌而过,温暖如春,这是自真正的贝拉离开之后,他觉得最幸福最美好的一天。
  “等一下吃完蛋糕,我带你去游船,好不好?”既然她对自己这么依赖,或许自己也该放任她自由,而不是把她禁锢在身边,犹如一只囚鸟,霸道地独占着、监控着。
  “真的吗?大叔真好!”自从她清醒过来之后,这是第一次,他说要带她出去游玩,那种喜悦的心情一览无遗地展现在她的脸上,雀跃得犹如一只困鸟重新获得自由一般!轻轻地放开泰勒的手,三步并作两步地跳跃着蹦下楼梯,让跟在她身后的泰勒一惊一乍的,“贝拉,你小心点,不要这样子闹腾,等一下扭伤脚就不能去游船了!”
  “不会的!”静宜回头朝着他明媚一笑,那一排洁白的牙齿熠熠发光,像镀上了一层亮漆一般闪亮。
  “那你别蹦那么快。”泰勒最后只好向她妥协,不过还是不忘叮嘱她。
  没一会,她就到楼下了,还不忘得意洋洋地朝着楼上喊道:“大叔,快点下来,罗顺阿姨给我们买了蓝莓蛋糕,很香甜可口哦,你再不下来我就吃光光啦!”
  听到她充满活力的喊叫声,泰勒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下楼梯,来到她的跟前,宠溺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温声细语地说:“贪吃鬼,蛋糕不要吃那么多,等一下该吃午饭了。”
  “可是它非常美味,来,你尝尝。”静宜提起勺子舀起一大勺送进他的口中,急切地问:“怎么样,好不好吃?”
  “到底好不好吃嘛?”看到泰勒不回答,静宜又追问了一次。
  “还没有尝出来,再给我舀一勺。”
  静宜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乖乖地再舀了一勺送进他的口中。其实,甜甜腻腻的蛋糕并不讨他的欢心,要搁在平时他压根就不会碰触这些甜腻的东西,不过刚刚她喂食的动作却让他很享受,感觉很温馨浪漫,所以他就贪心地要求她再喂一口,好再享受一番那个美妙的过程。
  这回泰勒重重地点点头,道:“蓝莓蛋糕真好吃!”忽然他又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凑到她的耳边厮磨:“不过,你更可口!”暧昧而挑逗的话语吹入静宜的耳中,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酥软,这或许是一种本能,无关其它。
  “大叔!”静宜提高声音以示抗议。
  “好啦,快点吃完蛋糕,准备吃午饭,然后去游船!”
  “好,遵命,大叔!”静宜边说还边蹩脚地敬了个礼,歪歪斜斜的动作,落入泰勒的眼里反而别有一番风味,这个女人,越来越容易勾起他的欲望!他真想就地把她给就地正\/法,不过在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顾忌,或许再等等吧,等过段时间一切都安定下来,他就让她真正变成他的女人,只专属于他的女人!!!
  两个人吃完午饭,带上一些零食与防风衣便出发了,当他们站在豪华的游艇上时,静宜雀跃得手舞足蹈,像个获得无数糖果的小孩一样高兴,从游艇的露天望台这端跑到那一端,没有一刻停下来。
  “大叔,你是不是好有钱?竟然有这么漂亮的游艇!”
  “恩,是挺有钱的,起码把你养活完全没有问题。”
  海风迎面吹来,她长长的直发被风吹得妖娆飘舞,泰勒怔怔地看着她,双目陡然炙热,轻轻地伸出手帮她把发丝拨顺,别到耳后,顺势把手放在她的腰部,极尽暧昧亲昵。
  雀跃的她瞬间安静下来,微微地垂下绯红的脸,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充满活力与跳跃感,她的心彷佛也热烈地跳起来:“扑通、扑通......”一下、两下、三下......
  “贝拉,你好美!”泰勒动情地呓语。
  “......”听到他热烈的赞美,她的心跳动得更加厉害,脸颊像是火烧一般滚烫,像极了夕阳西下时的火烧云,通透的绯红,不那么刺目却又足以引人遐思。
  看到她害羞得低下头,泰勒低下头遽取她的柔软的芬芳。
  忽然,天空飘洒起细细的小雨,船长跑到甲板上大声朝着上面喊着:“泰勒先生,要下雨了,你们赶紧进来躲一躲。”
  “好的,我们知道了。”泰勒抬头望了望天空,拥着怀里的美人朝露天望台下面走下去。
  经过驾驶舱的时候,船长迎向泰勒的目光,有几分犹豫,最后还是说道:“泰勒先生,天气忽然有变,等一下可能会刮大风,不适合出海,我建议现在转向回去。”
  “好可惜哦。”静宜一听要回去不禁露出惋惜的表情。
  泰勒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目光遽然眯紧,命令道:“再开一会再往回转。”
  “这.....”船长显得有点为难,可是作为泰勒众多游艇的其中一名船长,他还没有大胆到顶撞主人,所以最后还是压下了想要说的话,认命地朝着前面开去,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为博佳人笑宁可粉身碎骨浑不怕!船长望了一眼这霎时之间暗淡下来的天色,心里祈祷这忽然兴起的大风不要太大才好。
  泰勒拥着静宜进入游艇下层的室内主人房,静宜放开泰勒的手,跑到窗户边上趴着往外看,只见延绵不断的海面升起一股浓浓的大雾,阴霾的天空霎时之间电闪雷鸣,那巨大的响声吓得静宜哇哇大叫起来,惊恐地起身退到泰勒的怀中,惊魂未定之时船身似是受到什么撞击重重地摇晃了一下,泰勒一不留意重心不稳朝着身后的大床退了一步,怀中的静宜也跟着趔趄向前一步,重重地朝着泰勒身上压去,两个人双双倒在柔软宽大的床上,静宜害怕地紧紧抱住身下的泰勒,一动都不敢动。泰勒见状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贝拉,别怕,有我在。”
  “我不怕,我不怕。”静宜颤抖着嘴唇喃喃道,双手却依旧紧紧地攀附着泰勒,丝毫不敢放松。
  船长慌慌张张地跑进他们的卧室,也顾不上礼仪主仆,战战兢兢地说:“泰勒先生,我们遭遇到海啸,大约在前方100公里以内,目前有向我们这边移动的趋势。”
  “离这里最近的着陆点在哪里?”泰勒问道。
  “大概是夏威夷。”
  “朝那边驶去,加快速度。”
  “是。”船长也丝毫不含糊,得到指示后马上行动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