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逃生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宜看到祭祀师笑得那么灿烂,心里反而不安起来:“你,为什么笑?”
  “想-笑。”
  “哦。”静宜轻轻地嘀咕了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没多久她的晚餐也吃得差不多,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满足地感觉全然写在脸上。
  “你们在这里生活不觉得枯燥吗?”静宜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她感觉在这里生活挺无聊的,没有都市的繁华、没有电脑、手机、甚至连电视也没有,那他们平常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不-枯燥。”
  “那你们平常除了干活,都做些什么事情?”她不禁好奇地问出口。
  “唱歌-跳舞。”
  “唱歌和跳舞?”静宜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挺好玩的。
  “一定很好玩。”她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你-喜-欢-吗?”祭祀师看着她眼睛里迸发出来的光彩与渴望,问道。
  静宜摇摇头,说:“不知道,或许以前的我很喜欢吧。”说完这一句,她的神色忽然暗淡下去,那一抹黝黑里似是盛着不知名的忧伤。
  “你-”
  静宜回过神来,淡淡地笑着:“我失忆了。”说着指了指大脑,“这里受伤了,所以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祭祀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后来两个人又聊了些什么她就没有印象了,只记得自己越来越困,后来祭祀师似乎离开了,她便倒在木床上休息,一开始有些害怕,努力地睁着眼睛,警惕防备着,再后来,上眼皮和下眼皮非常厉害地打起架来,最终她还是敌不过周公的呼唤,呼呼大睡起来。只是睡得并不安稳,半夜被一阵低低的呜咽吵醒。她还没来得及清醒过来,祭祀师便让她赶紧起床:“我们遇到狼群袭击,快起床,躲起来。”
  一听是狼群袭击她也没有什么概念,后来想了想,狼?这里竟然有狼!便开始慌乱起来,从床上惊起,躲到祭祀师的背后。祭祀师从小木屋里扒开那些藤条,露出一条缝看着外面的情形,只见十来只狼紧紧地盯着树上,静宜沿着狼群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好几个土著人,他们手持木箭,蓄势待发。
  狼群仰望着树上的土著人,悄悄地分成好几队,分别散开包围着土著人所在的树木,竟然有两只狼还朝着他们所在的小木屋走过来,静宜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紧张地紧紧靠着祭祀师。祭祀师没有反对她的作法,只是拢了拢眉头,不动声色地从旁边的石凳下拿出一把锋利的短刀。看着银光闪闪的短刀,静宜一阵咂舌:原来他们也有这么现代的武器!看来她是误会他们了,还以为他们就只有木箭之类的。到达门口的当下,那两只狼非常有默契地停了下来,低沉地吼了一声,静宜是越发的紧张,现在他们离这两只狼的距离最多只有两米,她害怕得几乎就要晕厥过去了!祭祀师回头看了看有点发抖的静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暗示她别害怕,她轻轻地点点头,可是那微微颤抖的嘴唇还是把她内心的惊恐显露无疑。祭祀师微微蹙着眉,目光紧紧地盯着狼,静宜几乎都不敢再往那两只狼的方向看去,他们那一双炯炯有神泛着绿光的眼睛,像是可以洞穿一切万物一样,透着霸气,狠涙,让人不战而栗!那一双幽幽的眼睛虎视眈眈,看得人发寒,颤抖。
  一只狼先是试探性地顶了顶那一扇没有关紧的木门,接着打开了一条缝隙,另外一条狼一直站在它的身后,不动声色。幸好他们躲的位置是门的背后,不然刚刚的那些动作足以把他们尽收眼底。就在他们还没有来的及庆幸时,站在前面的那一只狼破门而进,快速地扫了一圈屋子,最后视线落在他们的身上。
  站在门口的那只狼一直没有动静,守在门口,祭祀师不悦地皱了皱眉,该死的狼群,它们真是聪明绝顶的动物,每次都这么配合彼此的行动,让他们捉摸不透!如果现在是他一个人还好办,可问题是身边还有这个女人,恐怕要脱身并不容易,目光一边盯着狼,一边朝着外面大喊:“巴莫,进来帮忙。”
  被唤为巴莫的男子随口应了一句:“尽量。”他们现在的处境也并不乐观,虽说他们在树上,狼扑不上来,问题是他们也没有机会下去,再这么耗下去,等他们疲乏了,狼群再来攻击恐怕他们也疲于迎战。而且现在有几只壮实凶猛的狼一直在撞击他们所在的树,本来并不是十分粗壮的大树,经过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撞击,树木开始出现一定的摇晃,可是面对这十多头狼,如果他们不幸掉到树底下,恐怕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祭祀师一刻都不放松地盯着与他对视的狼,双方似乎在进行着一场较量,彷佛只要谁一松懈下来,便是输家!静宜拼命地在脑海里搜索对付狼群的办法,无奈搜遍了整个大脑都得不到任何信息,看来要么她是忘记了要么她根本就没有学过这些知识。
  与祭祀师对视的那匹狼前脚轻轻地向前迈了一步,祭祀师半眯起眼睛,更加锋利地迎向它,前脚也向前迈了一步!可谓针锋相对!一直靠在他身上的静宜没有想到他会忽然移动,身子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向前一个趔趄,猛烈地撞到祭祀师身上,祭祀师被他撞得差点向前倒去,幸好他有非常稳扎的站姿!
  吓出一身冷汗的静宜惊悚地大喊:“啊!”尖锐而清脆!这一声尖锐的女声喊叫久久地回荡在这空灵的林间,传播得很远很远。听到这一声尖锐的呼喊小木屋里的狼似是有些触动,不自觉地退了两步!祭祀师看到这里,眼珠一转,向身后的静宜说道:“你再喊!”
  “什么?”静宜一头雾水。
  “像刚才那样大喊,似乎有用!”
  “哦。”静宜呆呆地应了一句。这才扯开喉咙大喊起来:“啊!!!”这回的喊叫声比先前凄厉好几倍。小木屋的狼向着屋里退去,祭祀师不得已只好向着门口退去,可是门口还有一只狼,他们似乎忘记了。一直专注于喊叫的静宜也没有留意。只是把视线紧紧地放在屋里的那只狼。忽然两只狼一个眼神交\/合,同时向他们俩扑来,祭祀师只顾着前面的那只狼,等他抽出尖刀划过扑面而来的那只狼的皮肉时,才猛然发现后面也遭受到了狼只的攻击,眼看那尖锐的狼牙就要刺进静宜的身体,祭祀师伸手大力地朝着静宜一推,把她推到一边,受到惊吓的静宜惊恐地圆睁双目看着狼牙深深地刺进祭祀师的手臂,静宜简直是吓坏了,发出了绝望的尖叫:“不要!不要!”这一声不要悲恸绝望!彷佛世界在这一刻停止,只剩下这一声动情的呼喊。
  静宜看到狼只还是紧紧咬住祭祀师不放,视线迷茫地看着屋子,忽然看到祭祀师手里拽着的那把锋利的尖刀,她像疯了一样,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尖刀,狠狠地朝着那匹狼刺去,受到刺痛的狼这才不情愿地放开祭祀师,夺门而去。静宜也顾不得外面的情形,马上蹲到他的身边,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你的胳膊流血了,流血了。”惊慌失措的声音,害怕而又紧张。
  祭祀师虚弱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咧着嘴笑了:“没事。”可他刚刚说完没事就晕了过去。
  静宜脆弱地抱着他,双手胡乱却紧紧地按住他流血的部位,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你一定不要有事,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外面的土著人冲进来,巴莫一把抱过不断流血的祭祀师,朝着外面走去,静宜想要跟过去,其它的土著人却把她给拉住,暗示她留下来。最后静宜只好呆了下来,只是那一颗悬着的心却始终放不下!他是因为救她,才受的伤!那寮长的狼牙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足足有一根小手指那么长,尖锐锋利,刺得那么深,还流了那么多的血.......
  经过这么一阵折腾,静宜一夜无眠到天亮,心里是满满的愧疚与感动。或许土著人并不坏,这是她经过一夜思考得出的结论。
  天亮之后有一个陌生的土著人给她送来了食物,她想要向对方打听一下祭祀师的下落与伤势,可是对方却什么也没有说,把食物放下之后就离开了。静宜只好一个人无聊地吃着东西,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一天就在各种胡思乱想中度过了。
  第四天来临,早上当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无比的高兴,跳起床,拽着他的手臂惊呼:“你没事了?!”
  “恩。”依旧是淡淡的神色。
  “谢谢你救了我!”静宜落落大方地道谢。
  “不客气。”
  “啊,你说话变快了!”静宜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
  “快点吃东西,吃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啊。”静宜愉悦地回应,只要他没死,那就好。此刻,她的心情非常的愉悦,彷佛比喝了蜜糖还要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