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谁在说谎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拉斯维加斯。
  下了飞机,静宜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这里的热闹,这里的灯红酒绿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万花筒一样五彩缤纷,她这个看看,那个瞧瞧,那股兴奋劲儿像足了一个从乡下来的小土妞,不过是一个可爱的妞。
  最后泰勒把她带回他在拉斯维加斯的住宅,叮嘱她好好休息,便出门办事。
  静宜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和泰勒道别后,一个人打算悄悄出外面逛逛,一来是满足她对这个大都市的好奇心理,二来她想出去看看能否查到一点信息。
  可她才打开大门,双脚还没有来得及迈出去,便被两个黑衣人拦了下来。
  “贝拉小姐,主人吩咐你在家里好好休息。”
  静宜不悦地皱皱眉,有点不满地抗议:“我现在不想休息,我想出去走走。”
  “对不起,没有主人的吩咐,你不能离开这里。”黑衣人的态度一板一眼,丝毫不放松。
  “我是他的妻子,也就是说,我也是你们的主人,所以,你们要听我的话!”
  两个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静宜以为他们会放她通行,结果他们异口同声地答道:“那样也不行!”
  静宜看商量不行,便打算直接跑出去,结果才跑开两步就被拽了回来,心里的那个恨呀!要不是她一个人的弱小力量无法和两个壮汉对抗,否则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认输。
  回到屋里,她无聊地到处逛,好多房间的门都打不开,打得开的里面倒是装潢得非常漂亮,可是并没有让她感兴趣的资料,倒是那一大片透明的玻璃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景色,非常的让人心旷神怡。
  可是再美的景色看了一个下午,也早就腻了。
  泰勒派人送来了可口的晚餐,她的食欲并不是很好,随意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勺子。打算上楼去洗漱一番,今晚早点休息。
  当她在床沿边脱掉外衣,拿起床边上的棉绒睡衣时,差点被窗外吊着的人吓死!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鬼魂,她害怕得惊恐大喊:“啊!”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喊第二声的时候,对方就迅速地从窗户跃入,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拉进了房间的浴室。
  黑衣人听到她的惊叫声,马上冲上来,进入卧室,看到浴室的灯亮着,他警惕地盯着浴室,问道:“贝拉小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刚刚遇到了一只大蟑螂,它已经被我吓跑了,没事了。帮我把门关好吧,我要洗澡。”
  “好的。”黑衣信以为真,退了出去。
  直到外面再次安静下来,静宜才挣脱陌生男子的禁锢,态度冷硬地逼问:“你说你是来救我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龙翼耸耸肩,轻浮地笑着:“你刚才不就相信我了吗?”
  那倒是实话,如果她不相信他刚刚说的话,大可以在黑衣人上来的时候,告诉他实情。
  “我刚才相信你并不代表我现在还是相信你,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喊人了。”静宜说完作出一副要大喊大叫的模样。
  龙翼一看,立马捂住她的嘴巴,说:“好啦,我说就是了。”顿了一下,打量了她几眼,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不认识我是谁吗?”
  “不认识。”
  “看来你真的失忆了,不过不要紧,你看。”说话的当下龙翼从裤袋里掏出一份资料,约莫有几张纸厚,上面简略地描述了陈静宜的过去以及她所做过的事情。
  “这是真正的你,你被泰勒骗了,你真正的丈夫是雷少晨,我们不知道你怎么会失忆,不过这很有可能是泰勒的阴谋。”
  “就凭这几张纸就想让我相信你?”
  “信不信随便你。反正我只是出于同情才走这一趟,你要信我就跟随我离开,不相信我,就继续呆在这里。”
  静宜忽然间沉默下来,离开还是不离开?
  泰勒是有点问题,可是谁又能保证这个陌生男子没有阴谋?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真是苦命的雷少啊,自从你失踪之后他废寝忘食地寻找你,可没有想到他日夜想念的女人竟然连他的存在都忘记了。”
  静宜忽然想起荒岛上的那个男人,他颓废的模样,却双目灼灼地盯着她,那么专注的凝视,看到泰勒抱紧她时的落寞与愤恨,好像就在她的眼前一样,最后她牙一咬,道:“好,我跟你走。”
  “可是,楼下有黑衣人。”
  “谁说我们从下面离开,上顶楼。”龙翼说完领先一步走出房门外面,朝着楼上走去。打开顶楼的门,看到门口有两个黑衣人歪倒在一旁,静宜惊讶地询问:“请问,他们怎么了?”
  “他们是泰勒派过来监视你的,现在被我们的人搞定了。”
  “你们的人?”静宜正在疑惑间,看到屋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好几个人,旁边的楼顶甚至还停了一架小型的私人飞机。
  最后她跟随他们上了那一辆小型飞机。
  在飞机上,面对这些陌生的男人,她的心里充满了忐忑和防备,一直在担心她会不会做了错误的选择?
  直到视频的屏幕上出现那个男人,她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静宜,你总算回来了。”视频里的男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她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真的是静宜吗?
  “你说我是静宜,可有什么证明?”
  “龙翼,你们先退下。”龙翼和郝逸东等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退了出去。
  雷少晨看到龙翼他们几个离开后,才恢复原先的神情,深沉地道:“你的左边胸口有一颗小小的肉痣。”
  听到他这么说,她一下子羞红了脸,可是转而想到她和泰勒之间的亲近,心里却是凉了半载,她最后不自然地别过头,不再看他。
  “静宜,怎么啦?我说得不对吗?”
  “没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就在昨晚,她和泰勒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想起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镜头,她此刻却只想把他们统统从脑海里抹去。
  看到她一直扭着头没有回复,他紧张地继续叫着:“静宜,静宜,怎么啦。”
  最后她把视频关掉,不再回应他,颓然地靠在座椅上,目光空洞却茫然地望着外面的云层。
  如果泰勒是一个骗子,视频里的他才是爱人,那么她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现在的她,还有资格出现在他的面前吗?她已经不是一个清白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很可笑,双脚颤抖着挪动到机窗旁边,望着窗下的云朵,那么美那么洁白,她却觉得自己浑身都肮脏无比,或许,从这里跳下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她左右思量着,却想不出一个结果,脑海里一片混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