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决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现在,你还要离婚吗?”雷少晨抱着怀里的女人,轻声呢喃。
  回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她依旧伏在他的胸口那里,微微地喘气,脸上的那一抹潮红像水粉腮红一般鲜艳,与太阳穴旁的汗珠映在一起,渲染出少女的气息。
  她很美。可是跟以前的她相比,身上多了几分沉闷的气息,正是这股沉闷的气息使得他的心竟不由自主地揪紧,总感觉她与他之间有一种疏离。
  他害怕抓不住她。
  思及此,环顾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似是要把她揉进他的禁锢里,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这样,或许,她就可以完全属于他了。
  擦觉到他的收紧,她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想要和他保持距离,这样暧昧的姿势让她心里觉得不安,她或许应该向他坦白一切,可是,那些话要怎么说出口,才不会让大家觉得突兀?刚才,自己应该严厉地拒绝他才是,现在才说这些话,他应该会嫌弃自己玷污了他吧?
  或许,什么都不说,好聚好散。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等一下跟我回医院。”
  两个人同时说话,说完却又同时噤声。
  雷少晨的眼里充满愤怒,这个女人成天就只想离开他!难道她真的爱上了泰勒吗?该死的女人,才离开两个月就变心了吗?她是不是也曾像刚才那般承欢于泰勒的身下?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娇\/喘呻\/吟?
  静宜小心翼翼地抬起双眸,望进他的幽深里,眼神却不自觉地有点闪烁。
  “怎么?心虚了?”他极尽嘲讽的语调传到她的耳膜,竟然让她的耳朵里响起了“轰轰,轰轰”的巨响,这种紧张的感觉几乎让她晕厥。
  可她的沉默让他更加暴躁,他开始用手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地瞪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般。
  “还是觉得我刚才的表现比不上泰勒?”
  “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的呢?”
  “你不要这样......”静宜几乎没有办法面对他的逼问,激动地摇着头,哭喊着:“请让我离开,不要再这样,不要......”
  “那你走吧!回到他的身边,滚!”雷少晨指着门外大吼!
  “好,我走。”她颤抖着嘴唇应道,抑制着微微抖动的身体,用被子捂着身体,捡起地上的衣服离开。
  望着她倔强却又孤立的身影,他很想把她叫住,可是,心里却有另外一股声音在拼命抵\/制。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卧室外.....他握紧的拳头重重地击落在床边柜,发出一声厚重的闷响。
  慌乱地穿好衣服,她几乎落荒而逃,终于,他知道了那件事情,不是吗?自己再也不用费尽心思去想怎么和他说了,应该松口气才对,可是为什么心里却那么的痛,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一样,压抑得喘不过气来。
  走在熙熙攘攘的马路边,任凭泪水流淌......
  心,伤到最深便只剩下苦涩。
  爱一个人,情到最浓便只剩下绝望。
  得不到相同的回应,永远不在一处的感情。
  那颗无处安放的心,零落孤单。
  只因你,从此要退出我的生活。
  当肆意流淌的泪水干涸,我们,再也不相见。
  这便是她的决定。她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疲累,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爸爸所在的医院,轻轻地推开病房门,竟然意外看到了陈晴阿姨和胡玲珑。
  一时之间她怔怔地愣在那里。
  还是陈晴阿姨反应过来,过来拉住她的手走进病房,热情地指着胡玲珑说:“静宜,这位是你的生母,快叫妈妈。”
  静宜就那么淡淡地看着她的笑脸和陈晴那股期盼的眼神,最后她轻轻地笑了:“我的妈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死了。”
  本来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这个事实,甚至为了营救她而不远千里到美国,可是当这一刻终于来临,她的内心却执拗地抗拒。
  为什么在她那么小的年纪,要编织一个谎言来蒙骗她和爸爸,假装去世,这是很好玩的游戏吗?
  现在她已经长大了,再也不需要妈妈,她的存在对她来说又有何意义!
  “静宜,不要耍脾气,你失踪的这段时间,你妈妈可担心你了。”陈晴阿姨着急着想要替胡玲珑解释。
  “那又怎么样?我会失踪就是因为她!陈阿姨,你不要再说了,我以后唯一的妈妈就是你,等爸爸醒过来,等你们办好婚礼,我就叫你妈妈。”静宜有点赌气地说道。
  “静宜,她始终是你的亲生妈妈,血浓于水,这是任何事情都隔绝不了的。”陈晴说到最后眼睛湿润起来。她始终是孩子的妈妈,这个男人的女人。虽然这么多年过去,可当她看到胡玲珑出现在她跟前时,她几乎没有信心继续呆在陈义唐的身边。
  她是那么温婉气质,比任何女人都要有魅力。难怪义唐心里一直忘不了她,惦念着她。
  他一直以为她死了,自己也是这么坚信的,所以她纵容他的那些念,默许他在她每年的忌日,在她的坟前呆坐一整天。那是因为她知道,死的人,永远争不过她。
  他对她的惦念每年也只不过一天。可是当胡玲珑活生生地出现在病房里,像个妻子一样地照顾义唐时,她却忽然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多余的人,这种感觉几乎要把她击倒。可是偏偏胡玲珑却温柔得像个大家闺秀,不但柔柔地向她保证,等义唐醒过来就会离开,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们之间再无可能。
  陈晴只能苦笑。若无可能,又何必纠缠。
  所以,她把一切都看透了,既然是一家人,她又何必阻碍人家。胡玲珑和静宜相认这是迟早的事情。
  “静宜,听话。”陈晴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胡玲珑打断了:“陈晴妹妹,任由她吧,是我先对不起她,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
  “哼,你知道就好!那么,就请你离开这里,这里不需要你,有我和陈阿姨就够了。”
  “好,好,我会离开的,你不要生气。”胡玲珑一下子应承下来,接着和陈晴道别,就这样离开了病房。
  静宜没有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原来,有些感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浓烈,只需用轻轻的一句话,便解散了,分开了,就像从来不曾有过一样。
  这一刻,她心里却更痛了。
  霎时之间,她认为最美好的感情,全部分崩离析。
  “陈阿姨,我不会让她抢走爸爸的,我们才是一家人,永远的一家人。”静宜靠在陈晴的怀里,喃喃地说道。
  “傻孩子。”轻轻的一句话,两个人都已热泪盈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