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病重痴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医院出来,静宜的心情糟糕透了,总感觉心里堵得慌,头似乎也有点眩晕。最后她决定回到张氏综合医院询问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么让她崩溃:间歇性失忆。医生告知她的身体被一些不知名的药物控制住,随时都有失忆的危险,需要尽快住院治疗,如果放任不管,大脑里的记忆神经会遭到破坏,最后的结果连医院也无法预测。所以,医生让她尽快住院,配合治疗。
  她既伤心又生气。想不到泰勒竟然这么坏!不仅伤害张欣梦,连她也不放过!可是,自己还像个布偶一样被他操控,天真地以为他是她的白马王子,对他依赖、撒娇、甚至,还和他上\/床!想到这里,她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折磨,在医院的长廊上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这一声锐利的尖叫瞬间打破了医院的宁静,过道上的病患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她,从她身边经过时甚至躲得远远的,就好像她是一个疯子一样,随时会对周围的人造成伤害!没错,她就是疯子,她是彻底的疯子,现在的她,很想揍人!她控制不住地抓起旁边的一个老头子,忽然,那老头子的脸幻化成泰勒的模样,她开始大力地拉扯着老头子的衣服,厉声地质问:“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她伸出尖锐的指甲拼命地抓对方的脸,那股狠劲似是要把对方的脸撕破成碎片才甘心。
  被她擒制住的老头子最后在医生的帮忙下终于脱离了她的控制,最后医生在她的身体里注入镇定剂,她便软绵绵地倒在了医生的怀里,安静地睡去。
  当张以墨将这一切告知雷少晨的时候,雷少晨想都没想便开车向医院奔过来,看着她那么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他的心就止不住地紧张,原来,自己还是那么在乎她,这一刻,他清楚地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多么渴望她活着,健康地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地躺在这里,遭受病痛的折磨。
  忽然,她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雷少晨轻轻地把手伸进她的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大叔。
  他的嘴角不自然地拉扯了一下,果断地按了接听键。
  “贝拉,你在哪里?”
  “泰勒,你到底想怎么样?”
  “哦,原来是雷少,别来无恙!”泰勒在电话的那边笑得轻狂,可传到雷少晨的耳里,却分外的刺耳。
  “我可没有工夫和你闲扯,你到底给静宜服用了什么药物?”
  “我也不知道,是鬼才神医的新药,你问他去吧,哈哈。”
  “你......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折磨我身边的女人?”
  “你得罪过我吗?应该没有吧?雷少,想要救她,就把她归还我。在我身边,她会好好地活着。记住,越早越好,否则,就只能像张欣梦那样,连医生都无能为力!”
  “泰勒,你别太猖狂!”
  “我可没有猖狂,给你两天时间考虑,如果时间过了,我可不能保证对她还有兴趣,你也懂的,男人都是追求新鲜感的!”泰勒说完得意地把电话挂掉,开始悠哉悠哉地喝起咖啡。
  他相信,雷少晨会作出选择的。
  接下来的两天,医院组织了无数次的会议来讨论静宜的病情,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进展。雷少晨却依旧不死心,继续给张以墨施压,让他务必找到解决的方法。最后张以墨被逼得无计可施,只好躲起来,把事情全权交给主治医生处理。
  他自己的烦心事也够多的,去泡吧遇到杨一丹,两个人喝了几杯之后,他就醉得不醒人事,醒来的时候他和杨一丹两个人赤裸裸地躺在床上。
  一个月后,就是他和小言的婚期,忙碌起来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可是结婚的前一天,杨一丹却忽然拿着化验单出现在他家,爷爷在得知杨一丹怀有身孕后,竟然荒唐到让杨一丹将孩子生下来,而杨一丹也愿意当代孕妈妈,代价是一百万外加一套200平米的公寓。
  对于这件事,张以墨十二万分不愿意,和爷爷据理力争,最后把爷爷气到进了医院,事已至此他只好妥协。想着等婚礼结束之后找几个人把这件事情偷偷解决,可是没有想到,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行动的时候,杨一丹却理直气壮地出现在他的婚礼上,把那一场他期待已久的婚礼搞砸......无论他怎么解释,小言都不愿意相信他。
  婚礼取消,他们的感情遭遇巨大的考验。
  他就快烦透了......
  分割线......
  一个星期过去,雷少晨并没有找泰勒。静宜的病情时好时坏,坏的时候偶尔甚至把他当成泰勒。
  “大叔,我想吃蓝莓蛋糕,你让罗顺阿姨给我做好不好?”静宜一脸天真地望着雷少晨。
  雷少晨宠溺地摸着她的头,眼睛有点泛酸,轻轻地点点头:“好,让罗顺阿姨给你做蓝莓蛋糕。”
  “可是,罗顺阿姨是谁,你还记得吗?”
  “罗顺阿姨是我们伟大的厨师,她会做中餐耶!她说她有很多的小孩要供养,所以你不能辞退她哦!”
  “那她的小孩都在哪里呀?”雷少晨问道。
  “恩,让我想想,好像,好像,在唐人街。”静宜有点痛苦地皱着眉头,缓缓说出答案。
  这时,刚好护士拿着一块蓝莓蛋糕进来,静宜一看到护士小姐的蓝莓蛋糕,心情立马开心起来,跳下床去拿蓝莓蛋糕。
  看到她那么着急的动作,雷少晨担心地在后面叫道:“小心点,别摔倒了。”
  “我不会摔倒的啦!”说完还回头朝着她做了一个鬼脸。
  可是她拿着蛋糕还没有吃上几口,忽然就害怕地把蛋糕扔掉,惊恐地指着蛋糕说:“大叔,蛋糕有虫子!它们好恐怖,好恐怖!”
  雷少晨忙不迭抱住她,低声哄着:“没事了,没事了,虫子已经被护士小姐清理走了,不怕,不怕。”
  可是怀里的她却依旧在尖叫着有虫子,并且害怕得瑟瑟发抖。看着她这样疯狂的举动,雷少晨知道,他已经别无选择,安抚好静宜之后,他好不犹豫地拿出手机拨给泰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