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妥协与诱惑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的身体越来越热,浑身像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蚂蚁在撕咬一样,又热又痒,几乎难以忍受这样的折磨。他知道,只要走过去,跨出那一步就可以解决这种折磨,可是心里残存的一丝理智在不断地敲打着他的心,让他不至于作出越轨的行为。
  泰勒不是想要看他出糗的样子吗?他偏偏不让他得逞!忍耐,忍耐,歇斯底里的忍耐,到最后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去的,只感觉最后大脑一片混沌,渐渐进入黑暗。
  美女望着因为压抑而晕倒在地上的雷少晨,无奈地撇撇嘴,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朝着晕倒的雷少晨狠狠蹬一脚,然后踩着她的黑色高跟鞋气愤地离去。
  她做女\/优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男人对她这般漠视,还是被一个吃了催\/情\/药的男人漠视,这简直是对她魅力的一种侮辱!这男人不是性\/无能,就是同性恋!
  监控器后面的泰勒看到这里,嘴角淡淡地牵起一抹淡笑,可是那深深的眼眸里却呈现冰冷妖邪的恨意,那握在手里的玻璃杯被他大力一扔,砸落在墙角里,溅落一地的碎片,在灯光的折射下,泛出锋利的冷光。
  他拿起桌面的手机,打给鬼才神医伯恩。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所以泰勒决定直接到实验室基地找他。
  到达实验室基地,伯恩正在全神贯注地为静宜注射药物。
  泰勒看到这里,眼里的怒气散了一些,目光也柔和起来。
  “伯恩,她现在怎么样?”
  “我正在为她注射二期的解药,一期的解药已经很好地起了作用,把她身体里残留的那些迷幻药成分络合起来,现在注射进去的化合物会起到一个载体的作用,将一期络合起来的成分随着人体排泄出来。”
  “那就是说实验完全成功了?”泰勒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现在还不能这么说,要等这一步完成检测后才能下定论。”
  “这几步完成之后,她会有什么反应?”
  “如无意外,她会慢慢康复,记起所有的事情。”
  “恩。”泰勒听到这里,忽然有些烦躁地看了手术台上的静宜一眼。
  “你,为什么愿意让她恢复记忆?”停顿了一下,伯恩还是将心里的疑问问出口。
  泰勒听到问话,并没有直接回答,似是在沉思,良久,才轻轻地说:“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情,把她治好就行了。有什么进展给我打电话......”说完,他便打算离开实验室,朝外面走去。
  心里却开始思考伯恩的话,他为什么愿意让她恢复记忆?让她遭受迷幻药的折磨精神错乱下去,不是更能泄恨吗?折磨雷少晨最爱的人,看着他痛苦却又无能为力的沮丧,不是更有报复的快感吗?可为什么,看到她神志不清的样子,他的心会不忍,会心疼?
  他不是清楚地知道,她只是贝拉的替身吗?替身,就意味着只能像个替身演员一般遭受最凄惨的待遇,为什么要考虑她的感受考虑她的心情甚至她的生命?!
  或许,是因为她太像贝拉了,不仅样貌像,连骨子里的气质也像:一样的倔强,一样的故作坚强,却又那么死心眼。
  如果,当年的她,不是那么倔强,
  如果,当年的她,不是那么死心眼,
  如果,当年的她,不是那么故作聪明,
  如果,当年的她,没有设计那一场荒唐的小诡计,
  再如果,当年的她,多在乎他的感受一点,
  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没有如果。
  小诡计,小阴谋,却酿造了一场大悲剧。
  一切都是因为雷少晨的无情!他才是罪魁祸首!
  哼,他不是发情的种马吗?怎么刚刚却抵抗了美女的诱惑!
  泰勒紧紧地拽起拳头,额头上的青筋暴现,可他的眼睛却益发的深沉起来......
  分割线......
  “龙翼,雷少晨被带到那个孤岛已经两天了,我们还等什么!”张以墨略带烦躁的说着。
  “雷少晨临走之前不是千叮万嘱我们,如果没有收到他发出的消息,绝对不要轻举妄动!”龙翼的脸色少有的严肃。经过这两天的调查,他们多少掌握了一些泰勒的资料。虽然不能确证,但是这些资料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泰勒,可能是一直存在于黑道里,人人闻风丧胆的鬼影杀手,世界恐怖组织与佣兵界的唯一联系人,也可能是这两个组织的幕后掌权者。
  如此庞大的背景,他们岂敢轻举妄动?
  唯有,等。
  可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以来,张以墨、郝逸东、龙翼几个人严阵以待,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在这期间,几个人偷偷地将一些营救的工具安排妥当,急切地等待着雷少晨的信号。
  而雷少晨在遭遇了那天晚上的事件之后,对于泰勒派人送过来的饭菜都抱有警惕性,每顿饭吃得都不多,而且尽量挑干净的主食吃,那些调配了汤汁的菜都被他剩了下来。一个星期过后,由于营养缺乏,他的脸颊深深地凹了进去,逐渐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只有一双眼睛,闪烁着锐利的光芒,还可以窥出他的几分锋利。
  现在,经过治疗的静宜,记忆慢慢回笼,那些对泰勒的憎恨也逐渐上升,甚至超出了失忆前!现在泰勒企图靠近她,却被静宜愤怒地挣扎推开:“泰勒,你这个魔鬼,不要靠近我!”
  “贝拉!”泰勒提高音贝喊了她一声。
  静宜厌恶地抗拒:“我不是贝拉,我叫陈静宜,你到底想怎样?快放我离开!”
  “离开?你已经是我的女人,还想去哪里?难道你还想回到雷少晨的怀抱?你觉得他还会接纳你吗?”泰勒冷嘲热讽道。
  听到这里,静宜慢慢地安静下来,脸上的愤怒逐渐被悲伤代替。
  没错,她已经没有资格回到雷少晨的身边,她清楚地记得,当雷少晨猜测到她和泰勒的事情之后有多愤怒,那双幽深的眸子分明盛满了嫌弃与鄙夷,不是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静宜的气势一下子低下来,声音柔弱得像是气若游丝般。
  “这是雷少晨欠我的。”
  “他欠你的你就应该找他讨要,为什么要责怪报复到我身上!为什么!为什么!哈哈,你真可笑,你报复不了他,所以才找我这么一个女流之辈吗?你真懦弱!我看不起你,看不起你!”
  “你再说一句试试?”泰勒抿紧双唇,咄咄逼人的看着静宜。
  哼,再说一句又怎么样?!
  “我看不起你!看不起你!!!”静宜愤怒地朝着泰勒大声说着。
  被激怒的泰勒,迅速地向她靠近,一手掐住她的脖子,非常用力地压制住,静宜呼吸立马急促起来,脸色被憋得通红,眼看就要喘不过气来,泰勒却适时地松开她,环手抱住她的腰,疯狂地吻她的唇,蹂躏着,粗暴狂野,毫不怜香惜玉!
  静宜被他掐得缺氧,浑身软弱无力地任由他欺负。
  待她恢复了力气之后,便开始拼命地挣扎......未果,便乘着泰勒亲啃她的时候,大力地咬住他的嘴唇,这行为彻底激怒了泰勒,他开始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丝毫不在乎嘴唇已经被她咬破,任由鲜血从伤口上流出,淡淡地渗进彼此的嘴里,血腥的味道布满两个人的味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