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当年的阴谋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到泰勒那么悲戚的神色,静宜的心终究是软了下来,轻轻地走过去拍了拍泰勒的肩膀,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那么难过……”
  泰勒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看着静宜,良久,问道:“你不恨我吗?”
  静宜轻轻滴叹了一口气,说:“我又不是圣人。可是恨着又能怎么样?”
  “你是一个好女孩,我,还有机会吗?”泰勒问得有点犹豫。
  静宜却被泰勒问住了,正在思考着怎么回答,却被一道声音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真有意思。”
  静宜循着声音望过去,很快便认出这个女人,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女人却没有搭理静宜,径直朝着泰勒走过去。
  “亲爱的,这就是你对待我的方式?一边向我求婚,一边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女人厉声质问泰勒,双眼紧紧地盯着他,有些咄咄逼人。
  “安妮,这是我的事情,你最好别过问。”
  “哦,是吗?”安妮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泰勒,接着视线落在静宜的身上。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静宜疑惑地看着安妮,反问:“信,或不信,有什么区别吗?”
  “这么说,你是相信了?”安妮挑眉,忽然觉得好笑。
  “我没有说相信,真相就只有一个,它不会轻易让人擦觉!”
  “不错,是个聪明的女人!”
  “安妮,你到底要说什么?没事的话请回去。”
  “回去?哦?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可是怎么办呢?我今天想你了。”安妮轻轻地靠到泰勒的身上,及其暧昧地对着他耳语,可声音不大不小,却正好让静宜听的清清楚楚。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泰勒提高声调,透出恼怒的情绪。
  “那我也直话直说!一个星期后的婚礼,我希望你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不然,”安妮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朝着泰勒娇媚一笑:“你可不要后悔!”
  “你到底要干什么?”泰勒发狂地捏着安妮的下巴,怒吼。
  可安妮却丝毫不畏惧,对上他的目光,两个人的气氛十分紧张。
  静宜看到正在对恃的两人,慌忙阻拦:“你们好好谈,我先出去一下。”
  “静宜,别走!”泰勒朝着她喊道。
  “我走的掉吗?”她背对着泰勒和安妮,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她是被囚禁的人,现在不过是离开这个房间罢了。
  “这位小姐,不如留下来,我们聊聊?”安妮看着泰勒,挑衅道。
  静宜带着疑问转身,征询的眼神投射到安妮的身上。
  安妮却看向泰勒,不满地质问:“还舍不得放开我吗?那要不我们今晚……”
  泰勒一听慌忙松开对她的禁锢。
  心里觉得这个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安妮朝着泰勒富含深意地一撇,走到静宜的身旁,勾起她的手,道:“我们走吧。”
  静宜有点不自然地被安妮勾着手,两个人朝着一楼走下去。
  静宜不自觉地朝着楼上看了看。
  “不用看了,他不会下来的。我们去喝点东西。”
  到了一楼,安妮对罗顺轻轻地说了几句话,便拉着静宜到窗户旁的小桌子上坐下。
  安妮对着静宜淡淡地笑着,温柔无害的样子。静宜一颗略微紧张的心总算松了松。
  “不知道安妮小姐要和我聊什么?”
  “聊你最想知道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我最想了解什么?”静宜说话的当下警惕地看了看楼梯口。
  “放心,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你不怕他吗?”
  “我应该怕他吗?”安妮反问。
  “其实,我和他有两个小孩。”
  静宜听到这句话暗吃一惊,她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安妮告诉她,她怎么都想不到泰勒竟然已经是父亲。虽然他的年纪看起来也不小,可是看他的行为和性格,不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你们……”
  “没错,我们还没有结婚,可是我们终究会结婚的。”安妮说得笃定。
  “为什么?”静宜不由自主地问出口,顿了一下又觉得有点唐突,赶紧转移话题:
  “你们的小孩多大了?”
  “12岁了。”
  “看不出来,你还很年轻。”
  “是吗?谢谢!我怀孕很早。听了泰勒的说辞,或许你已经猜到,我就是贝拉安排和泰勒上床的女孩。没有想到,只是一次交锋,就让我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安妮说到这里,眼神渐渐地迷离起来,像是陷入回忆中。静宜没有打断她的话,认真地听着。
  安妮端起罗顺送过来的咖啡,轻轻地抿了一口,姿态十分的优雅。把咖啡放回碟子上,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当年的贝拉,十分的任性,甚至有些叛逆。那一晚的欢迎舞会,我也在场。作为贝拉最好的朋友,我们俩基本形影不离,还被人传过蕾丝边。不过,我们自己十分清楚,不是那类人。我一直暗恋贝拉的未婚夫泰勒,贝拉也十分清楚,可是她却经常在我耳边对我说泰勒对她有多好,看到我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却总会哈哈大笑地取笑我,偶尔还会说要帮我去表白,让我既难堪又期待。难堪的是,她的直爽和调皮让我有种第三者的罪恶感,可是那种想要爱却不能爱地犹豫经常让我陷入痛苦之中不能自拔。直到雷少晨的出现,贝拉无法自拔地对他一见钟情。天天在我耳边倾诉,她有多爱雷少晨!后来的某一天,她忽然兴致冲冲地跑过来对我说,她要帮助我得到泰勒,这样,她就可以拥有雷少晨了。我一开始是反对,可后来我竟然神差鬼使地被她说服,利用她的小诡计,我和泰勒有了非常亲密的关系,并且成功怀上孩子。当然这一切我都不敢告诉泰勒,但是贝拉却一直都知道我的这些秘密,她劝告我以此作为筹码逼泰勒和我结婚,我非常抗拒地拒绝她的建议,可她却像是忽然想通了似的,非常兴奋地告诉我,她也要怀上雷少晨的小孩,这样她就可以成为雷太太了!可是那个时候的雷少晨,似乎有一个女朋友,一直都对贝拉不理不睬的,根本不会碰触她,更别说让她怀上孩子了。所以贝拉又开始她的那些小诡计。她先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关系买通了雷少晨身边的几个朋友,和他们打得火热,接着让雷少晨的那些朋友把他带到某个同学的生日派对上,给雷少晨灌下渗有药物的酒精。可是雷少晨喝酒之后,却一直嚷着要去洗手间,无奈贝拉只好让几个人搀扶着他过去。贝拉朝着预先订好的酒店过去,到了酒店,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对劲,浑身燥热无比……后来,她看到房间里进来了好几个陌生的男人,她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雷少晨……再后来,她便发现自己怀孕了,在没有办法调查清楚的情形下,她一口咬定孩子就是雷少晨的,并且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泰勒。泰勒私底下找过我了解情况,我当时是站在贝拉这一边的,所以对他说了谎,声称这就是雷少晨的孩子。泰勒愤怒地想要乘着贝拉昏睡的时候将小孩打掉,可是当时她的身体出现白细胞异常的情形,暂时不能堕胎,孩子便暂时保留下来了。可泰勒虽然没有打掉她的小孩,却把贝拉囚禁起来,不准她踏出房门一步,还有,在这期间,泰勒强行占有了贝拉……没有多久,恰逢雷少晨生日,贝拉让我想办法把她带出去参加雷少晨的生日派对,我便厚着脸皮过去找贝拉,两个人和泰勒厮磨了很久,泰勒总算答应让我们出门,可是却派了两个保镖跟着我们。在繁华的大街上,我们设计偷偷地溜掉,甩掉了那两个跟着我们的保镖就直奔生日派对。在那一场生日派对上,贝拉很落寞地静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喝着烈酒,因为雷少晨的女朋友出现在派对上。看到雷少晨的女朋友,贝拉几乎崩溃,心里既妒忌又怨恨!好不容易等雷少晨的女朋友走开了,贝拉上前去黏住雷少晨,扬言如果不和她好好地谈谈,她就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的女朋友,最后雷少晨只好妥协,陪着贝拉进入了房间。可没有多久雷少晨就出来了,贝拉一个人留在房间里,直到宴会结束她都没有出来,我才发现事情的不妥,后来冲进房间才发现,她被人强\/奸了,而且看她下身的样子,不像是被一个人所为,可是,奇怪的是,自始至终那个房间的门口就只有雷少晨一个人进去过……事后我问贝拉,她却只是哭,什么都不肯说!后来,我悄悄进行了一些调查,才发现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本来想将这些事情告诉泰勒,可就在当天傍晚,我接到贝拉的电话,她说自己很不开心,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一听吓坏了,马上联系泰勒,我们经过一番寻索总算找到了贝拉的所在地。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劝,贝拉都不愿意从高楼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