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当年的阴谋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泰勒和我当时紧张坏了。我们小心翼翼地靠近贝拉,企图把她从高楼的边缘拉下来。可贝拉擦觉到我们的意图之后,开始茫然地朝着后面退去,我们只能在距离她一米多的地方停下来。贝拉神色忧伤地望着我们,扬起头来喝了一口酒,有点神志不清地嚷着要见雷少晨,泰勒只好打电话让雷少晨过来,可是那边的雷少晨却严正地拒绝,贝拉看到泰勒的神情大概猜到雷少晨的答案,开始疯癫地笑起来,这期间泰勒想乘机把她抱下来,却都被贝拉擦觉到,最后,她望着我,哭得肝肠寸断,一直说着对不起,最后,她神情严肃起来,要求泰勒娶我,如果泰勒不答应她就马上跳下去,在那样的情况下,泰勒只好答应下来……那一刻,我的心都揪紧了,没有想到,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挂念着我的事情……可更没有想到,泰勒点头的那一刹那她就朝着楼下跳了下去,泰勒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奔过去抓住她,所幸,泰勒抓住了她的脚……我紧张地看着这一幕,巨大的精神压力让怀着身孕的我晕了过去,可那一刻,我的嘴角是挂着笑的,心里惦念着贝拉终于没事了……可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却被告知贝拉已经坠楼身亡……我始终想不明白,我当时明明看到泰勒已经抓住贝拉的脚了,怎么还会坠楼身亡。身体还没有康复,我就出院赶过去质问泰勒,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抓住贝拉……后来我找了现场的人调查,却意外发现现场的所有人都遭遇了意外身亡……
  可真相是隐藏不住的。虽然现场的人都被清理了,但是对面的大楼却有人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那个录下来的人,把视频发给了我,十多年以来,我一直看这段视频,总算明白了一些事情。”
  讲到这里,安妮停了下来,嘴角淡淡扬起一抹微笑。
  “真相是什么?”静宜紧张地追问。
  “发给我视频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想杀贝拉的人……”
  “那你查出来他是谁吗?”
  安妮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贝拉知道他是谁,而且贝拉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所以他才要杀贝拉灭口。而在雷少晨生日那天晚上的事件,很有可能是另外的人做的……”
  “泰勒本来已经抓住了贝拉的脚,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将贝拉拉上来时,他的手臂忽然被一颗子弹射入,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把贝拉拉上来,可是却显得力不从心,贝拉淡淡地笑着说了一段话,话的大概意思是,生日派对那天,她在房间被雷少晨……强\/奸,替她报仇……”中间的那一段,由于角度的扭转,我看不到她的口型,但是我揣测,那件事情应该跟雷少晨脱不了关系!我想泰勒一定比我更清楚事实的真相……”
  “那想要杀贝拉的人,有什么线索吗?”
  “查不到……”
  “但是,我会帮助你离开这里。”
  “谢谢你!”
  “不用谢,我只是在守卫自己的幸福而已!你和贝拉长得很像!”
  “嗯,上次也有一个女人这么说,不过奇怪的是,她也说快和泰勒结婚了……”
  “你说那个芭比狂安娜?她是我的妹妹……”
  “啊?”静宜惊讶的吐吐舌头,这关系会不会太复杂?
  “怎么啦?”安妮追问。静宜摇摇头,道:“没什么,你们长得不太像。
  “我们是同父异母,她长得像母亲。”
  “哦,原来如此。”静宜点点头,一副我懂了的样子。
  安妮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转向静宜说:“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去接孩子们,这是我的号码,你记一下,有需要的时候联系我。”
  “恩,好的,谢谢你,再见。”静宜朝着安妮淡淡地笑着。
  送走安妮后,静宜站在门廊前,看着她熟练地打开车门,扬长而去,静宜陷入沉思。
  同样的一个故事,两个版本。安妮的说辞比泰勒多了许多的细节,也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真相到底是什么?这里面,雷少晨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最后的那一场事故真的和他相关吗?
  还有,安妮和泰勒究竟又是什么关系?
  最后,贝拉死的时候,究竟说了什么话?
  那个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哎,好复杂啊,静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揉揉大太阳,那里似乎疼痛不已。
  她迈进房门的那一刹那,泰勒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安妮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聊聊。”
  “你说谎。”
  “我没有。”
  “......”泰勒这回不说话,只是盯着静宜看,瞧得她心里一阵慌乱。
  “咳咳,那个你有两个儿子,怎么不告诉我?”
  “怕你介意。”
  “不会。”我又不打算成为你的谁,又怎么会介意呢,静宜心里如是地想着。
  可是泰勒以为她不介意这件事的意思是,她会和他在一起。
  “静宜,我们在一起吧。我觉得好累。”泰勒走到她的身旁,轻轻地抱着她。
  静宜有点不情愿地闪了闪身子,无奈还是被他环住身子。
  “那你的儿子怎么办?和安妮的婚礼怎么办?”
  “我们离开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好生活。”
  “不可能的,我并不爱你。你应该知道,我的心里一直只有雷少晨。”
  “他比我好在哪里?”泰勒问得轻柔,可谁知道他的心里却揪紧着,她的答案,举足轻重。
  “他哪里都比不上你,脾气暴躁,为人霸道不讲理。和他在一起,我受过很多次伤,经常要往医院跑.......可是,爱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多好,而是看见他的那一刹那,心里觉得安稳,想要依赖他,陪伴他,经历生活的柴米油盐。曾经,你也一定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因为种种的原因,她离你而去,这种离去是永恒的分别,无可寻获也无从代替。请你,好好守护住她在心底的位置,千万,千万,不要试图找一个人代替她。”
  “不,静宜,我知道,你不是她,现在我清清楚楚地明白,你不是她,可是,却让我重新找到心动的感觉,或许,我爱你胜过她!”
  “那又怎么样?我不爱你。”
  泰勒的墨蓝渐渐暗淡下去,消失了流动的光彩,剩下淡淡的失落。
  可是,瞬间,它又重新绽放光泽。
  “你跟我来。”泰勒边说边牵起静宜的手,向楼上走去,步入了他的书房。
  泰勒轻轻地点开电脑,打开一个视频接收器。
  映入眼帘的便是雷少晨双眼无神坐在床上的样子。
  静宜的心像是漏了一拍,浑身觉得冰凉透顶,这是怎么回事?
  她哆嗦着张开嘴唇,指着画面问道:“你把雷少晨抓起来了?”
  “没有,他自愿进来的。”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为了救你,他说我可以把他关起来。”
  “放了他!”
  “凭什么?”
  静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只是默默地盯着电脑上的视频接收器,看到他那样颓败地坐在那里,那些黑暗似乎已经把他的光彩都吞噬,昔日光彩流动不可一世的眼眸此刻深深地凹陷下去,他,彷佛只剩下一个空壳。
  “交换条件是什么?”静宜咬咬牙,冷静地问泰勒。
  “永远不要离开我。”
  “如果这样,你就可以放他走吗?”
  “我保证。”
  “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没有选择。”
  “好。我答应你......”
  “铃铃......铃铃......”一串清脆的手机铃声在窗外适时的响起,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张以墨,你找死啊?”郝逸东朝着张以墨作出揍人的姿势,末了,几个人迅速离开。
  泰勒听到声响马上打开窗户查看,不过那几个人已经隐匿起来。
  静宜心里有一股隐隐的不安,也跟着泰勒挪动脚步到窗户,伸出半个头往外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时间不早了,你吃过药物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
  静宜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轻轻地点点了头。
  泰勒离开后,马上张罗人马加强房子的防护与巡逻。
  躲在远处的龙翼等几个人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守卫森严的房子唉声叹气。
  “哎,张以墨,这下都怪你,如果不是你的手机铃声,我们现在也不必坐在这里无所事事。”
  “我出发前分明记得已经把手机调到无声状态的,可是......对不起。”
  “哼,对不起有屁用!”龙翼生气地冷哼。
  “好了,你们别在这里吵架,赶紧想出解决的方案才是。”郝逸东保持着理智劝说。
  他这一说,张以墨和龙翼纷纷围过来,借着微弱的光线打量起郝逸东手上的那份地图。
  “我们现在已经确定了静宜呆在这里。之前的信号显示,雷少晨应该是在那边。”郝逸东边说边指着地图分析。
  “这么说,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挺远的。我们该怎么办?再调些人手过来吗?”张以墨插话。
  “不,这个港口守卫森严,过多的人员反而容易暴露我们的行踪。”龙翼盯着地图露出沉思状。
  “龙翼说得对,我看目前我们先留一个人守在这里,另外两个人再过去确认一下雷少晨的位置。”郝逸东分析,顿了一下,继续说:“要不,我和以墨先过去打探雷少晨的情况,龙翼你留下来监控这里的情况,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一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
  “好。”
  几个人说完便分头行动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