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当年的阴谋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以墨和郝逸东马上朝着关闭雷少晨的那栋房子跑过去,躲过小道上巡逻的人员,两个人闪闪躲躲总算来到了目的地。两个人望着不高的房子,眉眼之间却不由自主地皱起来:房子非常大,一共三层。但是视线所见之处竟然不见任何的窗户,这么密闭的空间,恐怕苍蝇都飞不进去!
  但是,事已至此,没有退路!郝逸东沿着房子走了一圈,发现房子只有一个进出口,门口设有两个保镖守卫,除此之外,就只有顶楼的天台有第二个出入口。房子的四周有几颗较粗壮的大树,在房子的东侧设置有排水管道。
  “逸东,看来我们只能施展爬管功夫,攀岩上去了。”张以墨看着房子的管道若有所思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郝逸东摇摇头,盯着管道看了良久,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怎么说?”张以墨向郝逸东问道。
  “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这些管道全部是采用纳米材料,外表非常的光滑,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攀附在上面。”
  “天啊,真是无处不在的纳米技术!看来我们只能爬树了。”张以墨指着旁边的一颗大树沉思道。
  “可是,如果整栋房子都是密闭的,那里面的人不都憋死?”张以墨忽然又发话,他觉得这栋占地面积如此宽广的房子不可能没有其他的通风口!
  “说得对,这房子或许不像我们外表看的那样,说不定内有乾坤!”
  “哼,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调查清楚这个房子的秘密,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张以墨看着房子,拽紧拳头,眼神坚定地说。
  “说得对!我们现在就过去探一下这房子的虚实!”郝逸东边说边再次朝着房子走过去。
  张以墨紧随其后。
  两个人仔仔细细地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又一圈。
  忽然,张以默在一颗大树的前面停了下来。
  “逸东,你看!”张以墨指着某处说道。
  “怎么啦?”郝逸东不解地问张以墨。
  “你沿着我指的这个方向看过去,看到了吗?”
  郝逸东半眯起眼睛沿着张以墨指的方向望过去,良久,两人相识一笑。
  “原来,他们是采用了与墙体一样颜色的材料作为窗户,而整栋楼的窗户都设计在一侧,可是窗户在遇到光线的照耀时会发出反射的光线,而刚巧不远处的微弱亮光落在这玻璃窗上!”郝逸东自信地分析,接着从腰间掏出绳索。他们先是以大树作为一个契机,攀爬上大树之后,更加清楚地看到窗户的形状和大小分布,借助窗户微小的边缘凸起,一步步往上攀爬,两个人分工合作,将三楼的窗户轻而易举地撬开,然后像是小蛇般滑入到屋子里。
  随着眼睛渐渐适应这股黑暗,他们慢慢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房子的走廊……
  不过,很快他们就被这条长长的走廊迷惑了。这条长走廊,两边各有无数的门,扭动门把,门都上了锁。整个过道一片漆黑,看样子并不像有人烟,很快他们便找到下去的楼梯,到达二楼,这二楼的景象与三楼的布置无异,他们尝试扭动了其中一个门把,还是拧不开,所以他们干脆直接到达一楼,可让他们诧异的是,一楼竟然也是相同的情形,唯一不同的便是在走廊的尽头有一盏非常明亮的大灯!他们估计那应该就是门卫把守的门口。
  “要不,直接过去把那两个卫门干掉?”张以墨朝着郝逸东作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郝逸东朝着张以墨作了一个“嘘”的动作,并且指了指楼梯,暗示两个人上楼。
  就像来时一样,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朝着楼上走过去,并且尽量避开摄像头的方位。
  一直到达三楼的窗户旁。郝逸东从身上拿出一根细细的钢丝插进最边上的一个房间门孔里,试图把门打开。无奈折腾了一番未果。张以墨在一旁看得干着急,最后一把抢过郝逸东手上的钢丝,熟练地插进锁孔,几番捣鼓,门竟然神奇般地开了,他得意洋洋地朝着郝逸东摊摊手,然后对着郝逸东作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房子。一进入房子他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整个屋子都被一叠又一叠的资料占据着,郝逸东和张以墨各随手拿起一份资料,借助手机的光线仔细地看了起来,都是些棉纺织品或者是日用品的进出口记录,两个人把资料放回原处,便退出了房间。
  两个人同时回到窗户旁,往下一看,才发现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巡逻的守卫!两个人同时暗呼不妙!这下子他们想要下去恐怕真的是需要考验了!就在两个人不知所措之时,走廊的灯全部亮了起来,一下子整个走廊亮如白昼!
  刺眼的亮光射向他们两个人的眼睛,晃得他们睁不开眼睛,直到好一会才慢慢适应这样刺眼的光线。
  待他们慢慢睁开双眼,便看到眼前站着的泰勒,两个人的神色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原状。
  泰勒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拍了两下手掌,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两位,果然聪明!竟然进得了暗楼,不过这暗楼,从来都是只进不出!”
  “你到底想怎么样?”郝逸东盯着泰勒,愤怒地问。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们才对!私闯民宅,你们有何居心!”
  “要不是你把雷少晨捉起来,我们又怎么会在这里!”
  “哎呀呀,你们在说什么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捉人?哈哈哈,你们听到没有,他们说我捉人了!!!”泰勒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笑得极其夸张,那略带张狂的笑声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回荡在屋子里,显得异常刺耳。
  “哼,你最好别太嚣张!”张以墨怒斥。
  “废话少说,把他们绑起来!”泰勒一声令下,跟随他一起过来的手下纷纷涌向郝逸东和张以墨,将他们擒服!同样,他们被关进了和雷少晨类似的密室里。
  泰勒心情大好地离开暗楼,这仇,总算报了大半,现在就差龙翼,他,逃不掉的……
  分割线……
  郝逸东和张以墨离开后,龙翼目不转睛地守卫在原处,暗中观察房子的情况。大约半个小时后,守卫在门口的守卫随着泰勒离开了房子,龙翼四下仔细地观察了房子附近的情况,又非常着急地看了看时间,最后决定独自到房子里面看看,他知道,静宜一定在里面。
  没有守卫把守的房子他很快就进去了,并且顺利找到了静宜所处的位置,正当他想走过去和静宜说话的时候,楼梯间里忽然响起了上楼的脚步声,龙翼马上一个闪躲藏到卧室的床底。
  透过床底往外看,他看到一双穿着棉拖鞋的男人脚出现在静宜的旁边,他心里猜想那大概就是泰勒。
  果然,空气中传来了泰勒的说话声:“静宜,咱们下楼去吃点东西吧,从傍晚到现在,你什么食物都没有吃,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
  “可我不饿,你什么时候放了雷少晨?”静宜的着急地抓起泰勒的手问道。
  “就快了,这几天刚好有才船只出去,到时候把雷少晨一并带上。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希望你也一样……”泰勒说完这句话,含情脉脉地盯着静宜看,那炙热的眼神似是要把她灼烧一样。
  静宜别扭地转过头,淡淡地回应:“只要你放了雷少晨,我,我会遵守约定的。”
  “不过,安妮怎么办?”静宜话锋一转,直指核心。
  “这些事情不用你担心,我会解决好的。”泰勒边说边顺势揽她入怀。
  静宜不动声色地挪开步子,避开他的拥抱,说:“我们不是要去吃饭吗?走吧。”
  待静宜和泰勒离开房间后,龙翼不敢多加逗留,马上从窗户那里离开,回到原来的地方,寻找郝逸东他们的踪影,可任凭他把附近可以藏身的地方都找了个遍,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他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难道他们因为找不到自己而先离开了?可是这个可能性不大,按照郝逸东和张以墨的处事规则,不可能一点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掉,龙翼忧虑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种可能性,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他们被泰勒的人发现并且囚禁起来了。
  这下,事情更加棘手了。
  龙翼忧心忡忡地拿起手机,拨给老头子,电话响了没几声就被接了起来。
  “臭小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龙翼皱起眉头把手机移开耳朵,良久才靠近听筒,讨好地对着电话那边说:“爸,我有正事和你商量。”
  “哦,正事?怎么个正事法?”龙哲翔在电话那头挑挑眉,一脸地不相信,自从龙翼宣言不继承家族企业,要自己打拼之后,他们之间就没有任何事情是有商量余地的。
  “我们落入别人的陷阱了,你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伯恩叔叔,让他出手搭救一下,事情有些棘手。”龙翼在电话那头说得唯唯诺诺。
  “臭小子,你到底招惹了什么麻烦?还需要伯恩叔叔出手?”龙哲翔在电话那头火冒三丈!
  “爸,事情是这样的……”龙翼简单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龙哲翔讲了个大概,末了,他已经作好了万全的准备要接受老爸的批评,结果老爸那边的反应切非常出乎意料。
  传到他耳朵的声音竟然那般的冷静严肃:“你先离开刚刚讲电话的那个地方,找个安全的位置躲起来,然后等候我的通知,切勿轻举妄动!”
  “哦~”龙翼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随着那边电话的挂断,已到口边的话硬是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