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美女救英雄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忽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静宜朝着门口问了一句:“谁?”
  “我是罗顺,主人叫你下去。”
  知道是罗顺,静宜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朝着门外喊了句:“我知道了,马上就下去。”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到镜子前轻轻地理了理头发,朝着镜子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这才不紧不慢地下楼。看到等在客厅的泰勒,静宜故作轻松地走过去,问道:“罗顺阿姨说你找我?”
  “恩。”泰勒淡淡地应了一句,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他坐过去。
  心里虽有百般的不情愿,可是这个关键的时刻上,她知道不能忤逆他,否则他一动怒,事情不知道又该往那个方向发展了。
  她一坐下来,泰勒就亲昵地搂住了她的颈脖,那姿势极度的暧昧,他鼻子里呼出的气息几乎全部都洒在她的颈脖间,让她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抗拒与反感。她几乎保持僵硬地的姿态,连头都不敢转一下,怕微微一动,会惹来他更多的侵犯。
  可就算她不动,看到她微微变红的脸,还有那洁白的颈脖,以及及其粉嫩的耳垂,他最原始的冲动就被轻轻地撩拨起来了,情不自禁地转过她的脸,将那温润的气息如数洒落在她的脸颊,接着是红润的唇,轻轻地,温柔地品尝着她这两片柔软,那么地小心翼翼,那么的饱含深情,彷佛那是一块璞玉,只是轻轻拂过它的表面,便让人感受到它的温润与微凉。
  炽热的感情一旦点燃,边会迅速地蔓延,他,越来越不满足于这种蜻蜓点水似的轻吻,他想要索取更多,理智在他的头脑跳跃,提醒着他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可炙热的情感却鼓舞他更深地进入,他,顺从了这让他莫名兴奋的情感,用力地撬开她的贝齿,夺取她口里的芬芳,她的舌头是如此般的柔软,口腔里的味道如此的甜美,彷佛刚刚才吃过蛋糕一样甜蜜鲜美,让人眷恋其中不可自拔。
  他第一次尝到这种温柔的美。心情莫名变好,眼神甚至都开始迷离起来。
  “先生,我们已经搬完所有的货物了。”忽然出现在大厅里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暧昧,静宜如释重负,有些感激地望向进来的小伙子。
  小伙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带着怯怯的眼神望了泰勒一眼,他刚刚不识好歹闯进来,好像破坏了老板的好戏,他不会责怪自己吧?
  可心情大好的泰勒,在听见他的声音之后,只是从容地移开美人的唇,朝着小伙子说了句:“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有些腼腆的小伙子松了一口气,高高兴兴地应了句:“是。”就火速地离开。
  静宜怕他再次亲吻自己,慌忙问道:“货物都搬运好了,你是不是要过去看看?”
  “恩,是应该要过去看看,你也陪着我一起过去吧。”泰勒若无其事地吩咐。
  没有提到雷少晨,静宜想要确认一下,可又不知道怎么问出口,只好乖乖地应承下来,反正现在是走一步看一步,一切以雷少晨安全离开为终极目标。
  泰勒起身离开,静宜亦步亦趋地跟着,泰勒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情似的,忽然转身对静宜说:“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过去伯恩那边一趟。”
  “恩,好啊,那你快去快回。”
  泰勒似乎对她最后说的这句话很满意,竟然破天荒地对着她笑了一个。
  静宜只好像模像样地对他甜笑一个,算是回应。
  泰勒走后,静宜不想一个人那么忐忑地坐在客厅里,慢悠悠地走出客厅,来到了门外面,假装散步,其实是在打量周围的情况,可没有想到走到房子的拐角处,冷不丁被人捂住了嘴巴,静宜用力地反抗着,嘴巴“咿咿呀呀”地发出抗议的声音。
  “别喊,是我。”听到熟悉而纯正的中国话。静宜立马安静下来。
  对方看到静宜不再反抗,轻轻地对她说:“我松开你的嘴巴,你要答应我不喊。”静宜果断地点头,对方果然松开了她。重新获得自由的她先是低着头拼命地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的空气,接着才看所来何人。
  当她看清楚面前的人时,激动得差点跳起来,龙翼赶紧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静宜这才从激动的见面中醒悟过来,压低声音问:“你怎么在这里?郝逸东他们呢?”
  “他们全部被泰勒囚禁起来了。”
  静宜一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露出疑问的神色。
  “这些以后再和你说,我看到他们把雷少晨和郝逸东他们几个人押送过来了,估计是让他们随着这船一起走。”
  “恩,我知道。”
  “你知道?”这回换龙翼惊讶。
  静宜犹豫了一下,最后打算不告诉龙翼真相。
  正在这时,背后响起了脚步声,静宜推了龙翼一把,让他自己快走,然后快速地朝着门口的方位走过去。
  泰勒看见静宜,警惕地往了一眼她的身后,问道:“你怎么跑到外面来了?”
  “恩,呆在家里有点闷,出来到处走走。”
  “刚刚碰到谁了吗?我似乎听到说话声?”
  静宜心里一惊,莫不是被泰勒发现了?可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只好继续把戏演下去:“没有,在这里大家都把我当成少夫人,谁敢过来招惹我!我是感觉这春风吹着挺凉爽的,不由自主地感叹了一句啦。”
  “恩,是啊,这春风吹得人挺舒服的。”泰勒像是附和她的话,可眼神却像旁边的两个人使了使,两个属下马上心领神会。
  泰勒带着静宜朝前面的船只走过去,两个属下马上朝着刚刚静宜走出来的地方去查看。
  静宜边走边故作轻松地和泰勒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紧张。
  等他们走到船只的前面时,刚巧被押送上船的几个人也走到这里,静宜和雷少晨碰了个正面。雷少晨紧紧地盯着静宜,看到她神色自若地站在泰勒的身边,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
  他暗下决心,只要活着离开这里,他一定会回来,把静宜带走......
  这个时候,他们的眼神那么专注地看着对方,彷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看到这里,泰勒的心里嗖地腾起一股愤怒!
  抓起静宜的手,可却用极其温柔地语调对静宜说道:“亲爱的,你不是说有话要对这位先生说吗?”
  静宜心里一惊,抬头望向泰勒,看见他眼眸里的警告,立马收回自己柔软的目光,眸子变得冷漠起来。
  可接着,她便对着泰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顺势靠在他的怀里。
  “宝贝,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有些事情我想跟雷先生当面说清楚,你不会介意吧?”
  泰勒低下头轻轻地亲吻她的脸颊一下,算是默许了她的举动。
  这样亲昵的动作落在雷少晨和郝逸东几个人的眼里,简直就快气炸了!他们不惜性命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救人,这会发现他们要救的人竟然和坏人惺惺相惜!
  静宜不是没有看到他们愤怒的目光,可是她却妖娆地对着他们笑了,笑得风情万种,犹如春天绽放的花朵,鲜美夺人,勾人心魄。
  “雷先生,非常感谢你过去对我的照顾,不过,以后你可以不用再为我操心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一辈子的所爱,我现在生活的很幸福,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幸福一百倍。不,应该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根本就不幸福,你不爱我,处处为难我,嫌弃我,甚至还将羞辱我的离婚协议书送到我的跟前,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记忆。我想,这不是爱,或许这些只是讨厌的另外一个名字。可是,泰勒先生对我一见钟情,处处疼爱我,保护我,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刻骨铭心的时刻,这些弥足珍贵的经历是我一辈子最美好的记忆,它们在我的记忆里闪闪发光,照耀着我的人生。所以,我恳求你,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更不要企图报复我们!因为,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和我们作对,你会死得很惨!明白吗?”
  “陈静宜,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早知道你是这样忘恩负义的女人!雷少晨当初就不应该救你!”张以墨愤怒地朝着静宜喊道。
  静宜的心,有那么一刻,被这些话狠狠地伤害着,可是,她不能心软,如果心软,那么一切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她装作不在意地嫣然一笑,双手环胸,露出趾高气扬的气势:“他救我?你别搞错了!我又没有求着他去救我,而且如果不是你们把我劫走,我根本就不用遭受那些痛苦!说到这些,我还得找你算账呢!来人,给我赏他两巴掌!”
  “够了!”
  “你敢!”
  雷少晨和张以墨同时说话。
  看着雷少晨受伤的神色,静宜知道她表演的很成功,可是她的心却疼痛无比,彷佛万箭穿心那般,连呼吸都快要缺氧。可是坚强的信念不允许她倒下!她一定要雷少晨安全离开!
  泰勒见目的已经达到。这才缓缓地开口:“亲爱的,别生气了,船该要开走了,让他们上去吧,我们回去继续刚才的亲密游戏,好不好?”
  “恩,好啊。”静宜有点气若游丝。
  雷少晨被押上船的那一刻,最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只见静宜淡然地靠在泰勒的胸膛里,那安静的眼神里似乎满满地写着幸福的味道。
  如果这是她幸福的归宿,他会选择成全。
  他最后落寞的一瞥,静宜深深地印在心底,却无可奈何。想爱不能爱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这是谁唱的歌呢?真是该死的契合现在的场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