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吻倾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快艇慢慢地追上那艘小船,几个人正式打了个照面。静宜看到雷少晨安然无恙地坐在小船的一角,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不再那么慌乱甚至绝望。放眼望过去,他的衣服全部都被海水浸湿了,紧紧地贴着胸口,反而让人觉得性感不已,静宜一看到这个场景,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假装看别处。
  龙翼看到静宜这个样子,心里大概猜到了几分。他悄悄地走到艇的边缘,一使劲,跳到了对方的船上,小船本来人满为患,经过龙翼这么一折腾,摇晃得更加厉害!安琪拉不禁有些责怪起他来,只见她微微地嘟起小嘴,恼怒地蹬着龙翼,龙翼耸耸肩,以示无奈。最后安琪拉只好开口对他说:“哎,你快点回去快艇上啦,这艘船容不下那么多人,会翻船的啦!”
  龙翼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似的,径直走到雷少晨他们几个跟前,问道:“你们都没事吧?刚才我还以为你们......”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一开始,我们也没有发现船只有问题,可是开到某个地方,船上的几个船员忽然穿起了救生衣,让我们觉得好生奇怪,再加上船只忽然拐弯,脱离了其它的船只队伍,我们就觉得有问题,所以他们拐弯后没有多久,我们就跳船了,这才逃过一劫,对啦,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郝逸东说完还不忘问静宜的事情。
  “其实,她在港口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她那是迫不得已,我听人说,她那么做,是和泰勒做的交易,为了让你们安全离开,她情愿留在泰勒的旁边......”龙翼怕他们继续误会,赶紧把从伯恩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说出来。
  听到这里,雷少晨的心里瞬间释然,可是一想到她竟然傻到要用自己来交换,他就气得牙痒痒的,阴沉着脸,站起身,迅速地跳到隔壁的快艇。
  众人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雷少晨就已经安稳地坐到了旁边的快艇上。
  静宜发现雷少晨坐在她的旁边,心里是既激动又紧张。可是,看到他生气地看着自己,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只好静静地看着对方。
  忽然,雷少晨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一个吻,缠绵悱恻,这不仅是唇与唇的碰触,更是心灵与灵魂的交替,心与心的交融。爱到深处,一个深情的吻,便是世间最好的证明。
  他们两颗飘零的心,在广阔无垠的海洋里,水乳\/交融。
  爱,悄无声息,却已深植两个人的心间......
  直到静宜开始微微地喘气,雷少晨这才放开她。可是那凌厉的眼神却一刻都没有离开她的脸:“你为什么要那么傻?以为自己留下来,就可以救我们吗?如果再被我发现你有第二次,绝对不轻饶你,知道不?”
  静宜委屈地点点头,眼圈泛红,扑进他的怀里,哽咽道:“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那就好!”得到她的保证,雷少晨心里松了一口气。张开臂膀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低低的嗓音传入她的耳朵:“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静宜抬起充满疑问的杏眼,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似是在问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再也不离开他?这样真的可以吗?他真的爱着她,想要和她携手一辈子吗?
  可是,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
  想到这里,她眼睛的光彩暗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落寞与失望。她也不想离开,可是这样的自己,怎么配站在他的身边,哪怕他说不介意,可是自己心里终究是有阴影的,带着这样的负担,他们还能爱得坦然吗?
  “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静宜问得小心翼翼,就生怕他会一口拒绝。可是她真的需要时间,来淡忘一些事情,重新整理好这些,她才能继续和他走在爱的路上,携手一生。
  她紧张地看着雷少晨,直到他轻轻地点头,她一颗悬着的心才算尘埃落定,安心下来。
  “但是,这个时间不能太长!”最后,雷少晨加上了他的附加条件。
  静宜很高兴地接受了这样的提议。
  回到家里和陈晴阿姨道过平安后,她搬回了小言的公寓,继续以前做的工作,现在姑妈陈美丽从国外回来帮忙管理爸爸的生意,她也不用再插手那么多,时间一下子充裕下来。
  经过这一场变故,大家都改变了许多,有些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有一些关系陷入扑朔迷离之中,还有一些关系,却比以前更加明朗。
  回不到从前的是季小言与张以墨,杨小丹的肚子日渐长大,再过三两个月就要临产了,现在她俨然成了张家半个女主人,呼风唤雨的好不得意。季小言的心里却始终都放不下张以墨,可是她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重新投入他的怀抱,在他还有一个私生子的情况下。另外一边慕色的时装设计师却开始对季小言展开猛烈的攻势,天天鲜花以及烛光晚餐,季小言不好意思每次都拒绝他,所以偶尔也会和他出去吃个饭,谈谈设计方面的事情。
  不过静宜知道,季小言绝对不可能爱上右景天,虽然那是个超级大帅哥,又有才能,可是那又怎么样,爱情讲究的是看对眼,不对眼,对方再优秀也只是白搭。
  而她自己呢,现在和雷少晨处于纠缠不清的情况。她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想清楚到底该不该接受他的提议,重新搬回雷家。
  而最让人值得祝福的就是龙翼这小子,成功博得安琪拉这个佳人的欢心,两个人已经私自订婚,等双方的家长见过之后,就把婚礼正式给办了。
  这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平时看着龙翼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可没有想到,遇到真正喜欢的对象却丝毫不含糊,两个人相处不到一个星期,就订婚了。有时候,爱情来了,阻挡都阻挡不住,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安琪拉也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女孩儿,做事情豪爽干脆利落,遇到龙翼的追求,她稍作思考就应承下来......
  也是,遇到对的人,自己喜欢,对方疼爱,又何必苦苦为难,既是成全了对方,也是成全了自己。干脆利落的爱情,两个人都欢喜。合在一块,皆大欢喜!
  今天还有一件大喜事,陈晴阿姨打电话过来,说爸爸出现了活动的迹象,静宜一听到这话,高兴得不得了,马上打了辆车赶去医院。虽然医生说病人这一瞬间的活动并不代表病人会苏醒过来,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现象,叮嘱家属继续留意这方面的情况。
  从医院出来之后,静宜一个人非常安宁地走在夜风微凉的街道,心里满满的是希冀,她相信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怀着这样的希望生活,对未来充满期待,没有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刻了。
  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雷少晨,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是静宜吗?”握着手机的雷少晨心里非常的激动,这是回来之后她第一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放下那些包袱,决定和他在一起?
  “现在你有空吗?我们要不要出去吃点夜宵?”
  “好啊,你现在在哪里?”
  静宜把自己所处的位置报给雷少晨,就那么安静地等在那里,像一个等待约会的小女孩那样,带着小小的娇羞,可是又压抑不住想要见到对方的那种激动。
  雷少晨没有多久就到了。
  两个人也没有费尽心思去找吃饭的地方,就在路边的一个大排档停了下来,当然,这是静宜的要求。想起读大学那会,一群人坐在这种热闹的地方吃饭,喝几杯啤酒,那是多么惬意!
  两个人坐下来后,静宜点了几个小菜,两份炒粉,还额外点了两瓶啤酒。
  点完之后笑眯眯地看着雷少晨。
  看着她好看的笑脸,雷少晨心里一热,忙问:“说吧,今天遇到什么高兴的事儿了?”
  “医生说我爸爸出现活动的迹象了,可能过不久就会醒过来!”
  “恩,这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雷少晨顿了一下,脸却忽然沉了沉:“可是谁允许你点啤酒的?”
  “我只点了两瓶,没事,喝不醉!”
  “你就不怕我酒后乱性?”
  静宜睁大了双眼,惊呼:“雷少晨,你的酒量没有那么差嘛!”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醉翁之意不在酒吗?”
  静宜拍了拍胸脯:“我对你的人品有信心!”
  雷少晨笑了笑,不再说话,反而专注地看着她,那眼神,暧昧却又深情,看得静宜大脑一阵空白,浑身似乎都软绵绵的,像在云端。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漂亮,看一眼就陷进去了,让他移不开目光。
  幸好,菜馆的老板端上了小菜,还开了两瓶啤酒,微凉的液体滑过喉咙,让浑身的燥热一扫而光,两个人喝着喝着,一不小心就喝了十瓶。
  到最后两个人都有点醉醺醺的,雷少晨也开不车,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在空旷的大马路上闲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像是回到了过去的时光,两个人亲昵地坐在雷氏别墅门前的小花园里,看着黝黑的天空星光点点,两人在秋千上摇来摇去,那种飘荡的感觉,那些飘零的时光,隔了这么久,是又回来了吗?
  这么想着,静宜忽然停了下来,攀上雷少晨的脖子,献上自己的热吻。
  空旷的马路,昏黄的街灯,把两具紧贴的身体紧紧地映在一起......
  后来,两个人都没有回家,雷少晨带着静宜拐进了不远处的小旅馆。进去之前旅馆的服务员还很尽职地问他们要不要计生用品,静宜喝得比雷少晨高,还大声嚷嚷问什么是计生用品,惹得旁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俩,大多是把雷少晨当成了拐卖未成年少女的坏大叔!雷少晨怕别人继续指指点点,赶紧捂住她的嘴巴,抱着她上了二楼的某个房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