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尴尬的亲密接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进到房间,静宜就开始脱衣服,喊着要睡觉。雷少晨怕自己把持不住,赶紧抱住她不让她把衣服脱完。可是这回雷少晨是彻底想错了,喝得半醉的静宜哪里会乖乖地任由他抱住,在他的怀里不断地乱动,惹得他心里一阵痒痒,这么久都没有开荤的他,此刻怀里正抱着一只娇媚的小猫咪,让他如何把持?
  不过他心里清楚明白自己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她,那样,自己和禽兽有什么区别?拼命压抑住身体的燥热,把这个浑身软绵绵的女人抱到浴室,给她调好水温,仔细地帮她冲洗着身子,看着她洁白光滑的身体在灯光和水珠的交映下,泛出柔美的光辉,手指不经意地滑过她身上凹凸有致的曲线,他的心经受一次又一次的痉挛与触动。
  不过幸好,这项艰难的任务总算是安全完成了。把她抱到床上盖好薄薄的被子,雷少晨几乎是以飞奔的速度到达花洒下,把水温调到最冷的温度,让冰冷的水花洒落在他滚烫的身子里,硬是把那满腔的欲\/火浇灭得无影无踪,他才满意地从浴室出来。
  和衣躺在她的身侧,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他的心里涌起一抹温暖的心安。他轻轻地握着她的小手,没有多久也进入了梦乡。
  两个人一夜都睡得很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清醒过来。静宜模模糊糊间似乎想起来,昨晚有人替她洗过澡,一看躺到身边的雷少晨,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一双慵懒的眼睛此刻娇羞地半眯着。过了一会,感觉口里很干,便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嘴巴。
  这一个微妙的动作犹如一条导火线,把雷少晨压抑的情\/欲全部挑了起来,他一把按过她的肩头,火热地吻上她的娇唇。
  酒意并没有全醒的静宜,被雷少晨吻得晕头转向,只好顺从地接受他的侵略与夺取,在他的带领之下,彷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飘飘欲仙般美妙......
  可是就在她以为他们会像以往一样亲密地进行接下来的动作时,雷少晨却嘎然而止!一开始静宜还以为是他们太久没有这么亲密所以有些生疏,可后来看到他的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豆大的汗珠,才发现,他那里似乎一直都是软绵绵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嫌弃自己了吗?可是刚刚他分明很主动地挑逗自己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经过了多次的尝试无果后,雷少晨愤怒地重重击了一拳床,然后拿着衣服进入了浴室,留下静宜尴尬地愣在那里,心里的滋味非常的难受。
  后来他们谁都没有再提这件事,再后来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有好几次动情地到了最后一步,都是只能刹车,久而久之,两个人都对这件事情提不起兴趣。
  经过仔细的分析,雷少晨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自己还这么年轻,按照道理不可能出现这种不\/举的情况,最后没辙的他来到了张氏综合医院,经过检查才发现他体内的雌\/性激\/素严重偏高,而导致这种结果是因为他摄入的食物里面含有大量的雌\/性激\/素!这个结果让雷少晨恨得咬牙切齿!这个泰勒,竟然在囚禁期间,给他服用了超大量的雌\/性激素!现在连医生都觉得棘手!不过现在知道问题的所在,要解决就会有方法。\/
  可是,事情还没有解决,就被张以墨他们几个知道了。
  这下丢脸丢到家了!
  “雷少,你那个玩意真的不行了吗?”郝逸东盯着他的下半身似笑非笑地问。
  “医生说有没有得医治?”龙翼看着雷少晨阴沉的脸,惊呼一声:“天啊,不会治不好了吧?兄弟,我真的很同情你!以后,你要是想要体验父亲的感觉了,我不介意把小孩借你抚养几天的......”龙翼边说着还边露出非常同情的目光。
  看得雷少晨火冒三丈:“非常抱歉,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医生说我百分百可以治得好!你们的幸灾乐祸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哎,医生虽然说治得好,可也很明确地表示需要一段时间。当然,这些他是不会告诉他们这些没良心的兄弟的!
  “雷少,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清心寡欲的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最起码静宜还愿意陪在你的身边,可是我就没有你那么幸运了,现在小言连见我都不愿意......哎,家里还有一个心机孕妇,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张以墨完全没有心情取笑雷少晨,反而感叹起自己的身世......
  他这么一说,几个男人同时沉默了,碰到这么有心机的女人,只能自认倒霉了。哎,这酒后乱性啊,可把男人害惨了。
  两个月后。
  静宜忽然收到张以墨的短信:“医生说杨小丹羊水过少,要马上进行剖腹产,这段时间你帮我看好小言,千万不要让她知道这个消息。”
  静宜一收到短信,就看到季小言凑过来,笑嘻嘻地问她在看什么,吓得静宜惊出一身冷汗,生怕被她看到那条短信。她慌忙地收起手机,满脸堆笑地对着季小言说:“没什么啦,就雷少晨发来的短信,说今天没有空陪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好好吃饭呢。”
  “哦。”听到这样的话语,季小言的神情显得有点落寞,静宜估摸着她肯定是想起了张以墨,便不动声色地拉起小言的手,假装不知道地问道:“怎么啦?我看你好像不开心,是谁招惹我们可爱美丽的季小姐了?告诉我,让我和彤彤一起帮你去消灭他!”
  季小言努努嘴:“没有啦,只是最近心情不好。”
  “那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看电影吧?好不好嘛?”静宜摇着她的手臂撒娇。
  “好啊,有好几部新上映的电影我都想要看呢,等我换套衣服就走。”季小言一听出去看电影也来了兴致。
  回到房间里关好房门,季小言望着满柜子的衣服,却陷入了沉思。直到门外响起敲门声,她才回过神来,喊了句:“就快好了。”才开始慌乱地把衣服往身上套。
  待季小言打开房门,静宜紧张地问:“你没事吧?怎么换个衣服这么久?”
  “哪有久了啦?”季小言眼神闪烁地没有看静宜:“我们快点出门吧,太晚了怕赶不上好电影播放啦。”
  静宜出门前还不忘跟可爱的彤彤道别:“小彤彤乖乖在家呆着,我们很快回来和你玩儿,拜拜咯!”
  “诶,陈静宜,如果以后你和儿子出门,也像现在这么磨叽,跟彤彤这么依依不舍,我想他会直接秒杀了这只小猫!”看到静宜连去看个电影都要和彤彤道别半天,她真的看不下去!
  “季小言,你干嘛没事诅咒我未来的孩子!他是我的孩子,怎么会那么不听话!还有,他要真敢招惹我们家彤彤,看我怎么收拾他!”静宜这话说得一点不假,自己的孩子又怎么样,彤彤也是他们家庭的一员,理应受到平等的待遇才对。
  季小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沉痛表情,摇了摇头:“我看啊,你还是别生小孩算了,反正现在你宠溺彤彤跟自己的小孩没两样!”
  “我有那么夸张吗?”静宜不满地瞪了小言一眼:“这是两种不同的爱,好不好!”
  “哪里有不同,我看就差不多!你连给小猫买个猫粮都要多加多比,还要仔细分析每款猫粮的营养成分,这和妈妈给小孩买奶粉有什么区别?”季小言搬出这个理由把静宜呛得无话可说。
  幸好电影院也不远,两个人吵吵闹闹没有多久就走到了电影院,买好了票,离电影开场还有20分钟,两个人便买了一大堆的零食坐在等候的位置继续闲聊。
  看完电影再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两个人也不敢在外面多加停留,便要往家里走回去。
  却没有想到,电影院所在的商场外面的大屏幕上,正在播报今天的新闻,画面上正是一大堆记者围着张以墨询问杨一丹生产的事情。
  “张先生,我们接到消息说,你的未婚妻已经进入了产房剖腹产,请问孩子是千金还是公子?”
  “张先生,请问你们会奉子成婚吗?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呢?”
  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可张以墨只是冷着脸,越过这些记者,朝着自己的小车走过去。
  如果不是爷爷硬要他出现,打死他都不会来这里,本来这小孩又不是他准许要生的,要不是老爷子一直护着,他早就使计弄掉了,哼,别说他残忍,是这个女人算计在先。现在孩子生下来,她最好是拿钱走人,要是继续纠缠在张家,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记者看从张以墨口中问不出什么,只好继续守在医院的门口,等待下一个机会。
  这个时候画面一闪,又转播到另外的新闻去了。静宜回过头看身边的季小言,发现她木然地盯着屏幕,一声不吭。
  这下可把静宜吓坏了,她扶着季小言的肩膀用力地摇着:“小言,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
  “我没事,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她回过神来,喃喃地对静宜说。
  静静心疼地点点头:“好,我们回家。”说完拉过她的手,朝着家里走回去。
  回到家,把季小言送进房间休息,她也不敢走远,就在房门口给张以墨发短信:“小言知道了。你怎么不把消息封锁起来?”
  发完短信,静宜放心不下小言,继续回到房间里陪伴着她。
  季小言只是伤心,但是并没有失去理智,她马上就看出了静宜的心思,从床上坐起来,朝着静宜说:“静宜,你回房间休息吧,这么晚你也该累了,我没事的,他在婚礼上把我抛下我都挺过来的,这点小事算什么!”
  静宜想了想,或许她需要空间自己冷静一下,便说:“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记得告诉我,不要一个人闷着,知道吗?”
  “恩。”小言低低地应了一声。
  静宜出去后,季小言一个人低低地哭泣起来......明明知道这一刻始终会来临,可是没有想到身临其境的时候,心会像被刀子切割般疼痛!那一刻,整个人彷佛被抽空了一般,灵魂彷佛被凝固住,时空静止,世界只剩下他的冷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