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酒后的疯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宜的抗议得不到雷少晨的重视,渐渐的,她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看前方,心里安慰自己,就当坐过山车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打开车门的声音,她慢慢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雷少晨把车开到了山顶。
  静宜跟着他下了车,站在这个城市的制高点,望着这座城市的灯光,心里忽然间有些感慨,灯光还是那些灯光,人还是那些人,可是大家的心境都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她张了张嘴唇,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终究只是把目光望向他,选择了沉默。
  “我们离婚吧......”雷少晨望着山底下忽明忽暗的景色,目光始终没有看向静宜,他知道,自己没有勇气看着她说出这样的话,可是,一个女人把意思表达得那么清晰,他还有什么理由挽留?
  静宜倒抽一口冷气,她设想了千百种结局,却偏偏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时刻,他选择退出,其实,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忘却内心的恐惧,克服泰勒带给她的那些伤害......可是他终究是失去耐心了,或许,是自己太过于自信,又或许是,其实他并没有多爱自己。一个张欣梦,他爱了那么多年,都可以放下,更何况是自己!从相遇到现在也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他们能爱的多深?
  虽然她曾经为他挡过子弹,为他怀过孩子,为他落过无数的泪......现在这一切都要成为过眼云烟了,那些精致的瞬间,美妙的相处,刻骨的承诺,不过是场梦。
  是一场闪耀的梦,它们灼烧了自己的眼睛,所以它们在这样静谧的夜晚默默流泪。
  为什么会哭呢?为什么会心痛,为什么会感觉到这一刻是那么漫长?
  夜风轻轻的吹来,把眼角的泪吹滑,眼睛涩涩生疼。
  “你为什么要哭?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流泪,他的心就软绵绵的,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想要把她的泪拭去:“乖,别哭了。”
  “没事,我没事,一时之间有些感慨罢了。”没等他的手抵达眼角,她就自己拭去了那些晶莹,抬起红红的双眼,道:“送我回去吧,有些冷了。”
  雷少晨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好。”便随着她的脚步移动,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到她的肩膀上:“披着吧,别着凉了。”
  静宜顿住脚步,看着他穿着一件单衣站在风中,心里一阵悲凉,既然要离婚,又何必再这么温情,心已经被他伤了,可她还希望它有机会复原,毕竟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别再这样啦,她在心里呐喊,嘴上却只是轻轻一句:“谢谢。”礼貌而疏远的字眼。
  在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大抵有些倔强的两个人,爱都不是能长久的,没有人愿意卑微,爱情又怎么能开花结果。
  第二天,静宜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给彤彤喂食的时候,明明小盘子已经满了,她还继续手里的动作,搞到猫粮都倒到地上去了,她也浑然不知。傍晚,胖妞打电话过来找她出去吃饭,她几乎没有思考就答应了!两个人呆着总比一个人闷着好,再这样下去非得闷出病不可。跟胖妞约在大东商场一家非常有名的日本料理店。
  在经过一家西餐厅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胡玲珑和雷少堂,还有一名年纪跟雷少堂相仿的陌生男子,心里觉得有些诧异,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怎么会聚在一起?到底所为何事?
  还没来得及细想胖妞就到了,两个人便嘻嘻哈哈地朝着料理店走过去。
  晚餐期间,胖妞给她说了很多上班遇到的趣事,在胖妞的带动下,静宜的心情慢慢好转了一些,吃完饭,胖妞追问静宜待会是否还有其他事情,看到静宜摇头,胖妞高兴得几乎跳起来,抱住静宜高喊:“太好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超好玩的!”
  被胖妞拖着往前走的静宜追问道:“什么地方啊,值得你这么高兴!”
  “到了你就知道啦!跟我走吧!”
  当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她们正站在野玫瑰俱乐部的跟前,弯眉无奈地皱了皱:怎么是这个地方?她和雷少晨第一次见面就是这里,没有想到啊,自己还会来这里......
  “别犹豫了,进去吧!”胖妞看到静宜呆立在那里,以为她不想进去,一把拉过她的手就往前走,静宜不得不在后面小跑跟上!
  胖妞拉着她到了俱乐部的大厅,在一张巨大的圆形桌子前面停了下来,当看清眼前的人时,静宜心里说不出的惊喜!
  “学长,雯雯,吴丹,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过来给你庆祝生日啊!傻瓜,竟然又忘记了!”说话的是雯雯,她是轮滑协会的成员之一。雯雯才刚说完,大厅里竟然响起了生日歌,灯光闪耀的舞台上,车恩俊帅气地站在灯光的中心跟着音乐的节奏轻快地演绎这首经典的生日歌。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静宜感动得无以复加,她轻轻地捂着嘴巴,带着感动的神色望向每一个朋友,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如果不是他们,她都已经忘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从这一刻起,她,陈静宜,正式迈进人生的23岁!
  蛋糕,美酒,鲜花,朋友们精心准备的礼物,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时刻,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感动,今晚的她频频拿起酒杯喝酒,一杯又一杯的啤酒,微凉的触感滑过喉咙,进入肠胃,最后,让她不得不光顾厕所。
  咧咧趄趄地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过去,这弯弯曲曲的过道让她有些晕头转向,她有点莽撞地推开一扇扇的门,惹得里面的客人一阵谩骂,幸好最后找到了洗手间,在里面洗了一把脸,人总算是清醒不少。估摸着方向往回走,却没有想到走反了方向,反而越走越深入,大概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进入了私人的会所。
  野玫瑰俱乐部的前半部分是俱乐部,后半部分则是私人会所,这样的布置是为了方便那些达官贵人的需求,在前面喝醉或者玩累了,可以到后面的会所休息或者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客人具体要做什么就不是他们可以管的。
  静宜感觉自己走了挺长一段时间,怎么还没有找到他们?现在头部又开始晕晕沉沉起来,她觉得晕乎乎的,便靠在一扇门上休息,却没有想到一靠过去门竟然自动地开了。
  她傻乎乎地笑了笑:“原来这门是自动的啊!嗝......”还大大地打了个酒嗝。
  “拿进来!”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声。
  “拿进来,拿什么啦?”静宜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拿酒来,给我拿酒来,我还要喝,我没醉......”
  听到声音,静宜不自主地往里走,模模糊糊中看到有一个男人歪歪斜斜地躺在床上,他的身边扔了好几个空瓶。
  “你喝醉啦......”静宜看到他身边扔了那么多空瓶,傻傻地笑道。
  “我没醉!你是谁?”雷少晨眯起眼睛试图认清楚身边的人,看了一会,终于笑起来:“你是静宜,亲爱的,过来身边陪我。”
  “哦,亲爱的,你是雷少晨那个混蛋,你说,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
  “因为你介意我......我那个不行!”雷少晨有点结巴。
  “那你行不行嘛?”静宜傻傻地笑着,眼神迷离地向雷少晨靠过去,把手竖在他的嘴唇中央:“你说,你到底行不行嘛!”
  雷少晨眼睛直直地看着这张离他不到五厘米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泛着娇艳的绯红,他有些冲动地咽了咽口水,一把抱住她反身而上把她压到自己的身下,火热的唇覆上她的柔软,用力地撬开她的贝齿,强势进入。强烈的允\/吸,挑逗,牵引身下的人儿。
  在酒精的作用下,本来就有几分燥热的静宜,哪里经得住他这么强势的进攻,全身开始变得软绵绵,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又或许在她的潜意识下,心里是渴望这样的亲热的。
  在雷少晨的带领下,她渐渐地放松身体,努力地迎合他的每一次抚摸,每一次挑逗,当他的手指触摸到她最敏感的地带时,她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可是,身体的反应超出了意识的控制,最后,两个人在意识不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完完全全地把自己交给了对方。迷离的气息充满整个空间,旖旎的春光在夜色里氤氲开来......
  第二天,静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躺着这张熟悉的脸孔,看着他像一个孩子般熟睡的脸孔,心里觉得柔柔的,想起昨晚那些情\/色的场面,脸悄悄的红了......
  可是,现实让她又开始头痛起来,他们不是马上就要离婚了吗?又这样纠缠不清到底算什么?
  都怪昨晚自己喝太多了,啊,糟糕,昨晚自己说去洗手间,还没有和胖妞他们告别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失踪了?想到这里,她心里又一阵懊恼。
  看了看身边还在睡觉的男人,她不动声色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地穿上之后,有些不舍地看了看床上的人,轻轻滴关上了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