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万恶的狐狸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男人诡异的一笑,优雅地抿了一口茶,这才缓缓开口:“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你清清楚楚知道它在哪里,乖乖地拿回来,交到我的手上,否则。”说到这里男人停顿了一下,黑宝石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否则,你所爱的人,会像这个茶杯一样!”男人说完把茶杯狠狠地摔到地上。
  杯子的碎片与茶水溅射开来,还有几颗碎片停留在她的脚旁。
  静宜并不害怕他,可是,他害怕自己所爱的人会被他伤害。
  这是她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是不是我把东西交给你,你从此就不再过来纠缠我?”
  “那当然,对于没有价值的人和物,我丝毫不敢兴趣!”
  “东西我可以给你找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男人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实在诧异她竟然敢跟自己提条件!
  “你说说看。”男子显得很懒散,似乎心里认定她不会提什么苛刻的条件。
  不过,静宜确实没有提苛刻的条件,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想要这条血钻?
  “我想知道你要血钻的目的。”
  男子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锋芒,不过很快就恢复先前的阴柔温婉:“你最好不要知道,这件事情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明白吗?”
  静宜陡然握紧双手,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说:“如果说我一定要知道呢?”
  “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男人的语气虽然轻狂,可脸色分明非常的郑重其事。
  可越不能知道的事情,人就越有好奇心。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想帮你了。”
  “难道你不怕我伤害你的父亲?”
  静宜的心头为之一震,心跳漏了一拍,她不害怕吗?不,她当然害怕,爸爸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一定会好好保护爸爸,让他清醒过来,她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爸爸说。
  “我非常害怕你伤害我的亲人,不过,那又怎么样?我不能因为害怕失去而拒绝知道我认为很重要的事情。有时候,真理超越任何东西的价值。”
  男人扬起手,响亮的拍了几下,道:“说得不错!就凭你诚实这一点,我打算告诉你一点:拥有血钻,就相当于拥有了统治世界的力量。”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认为血钻里面有什么秘密武器的制备方法!”静宜之前倒也是听过这血钻的故事的,不过她不会相信,那么小的一颗钻石,能藏得住什么东西?莫不是以讹传讹传来的吧?
  看到静宜不相信的眼神,男人爽朗地笑了:“你看,我说了你又不相信,又何必问呢?有些时候,事情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么简单,要知道,一粒米可以刻上一卷经文,更何况是一颗钻石,那可以包罗摧毁世界的能量又何足为奇!”
  静宜看出对方想要离开,急忙追问:“那如果我找到了血钻,怎么联系你?”
  “你不用联系我,我自然会出现!对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血钻的秘密,或许可以找一下你前夫的爷爷,他会知道得比我更多!”
  说完之后,男人迅速离开了这个房子,彷佛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踪无影,如果不是这满地的碎片证明他曾出现,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收拾好碎片后,静宜沐浴更衣完毕,拿起手机打给小言,电话那边还是关机,她想要打给张以墨,可是她知道对方不一定会待见她,想了想,还是先睡觉,明天过去张家看看,能否见见小言。
  可是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总是隐隐觉得不安,家里的门换过锁,对方还是能轻易进入,并且没有破坏家里的任何一把锁一扇窗!这说明对方的力量肯定很强大,不仅仅是武力强大,想必他会的绝活很多!
  这样无所不能的男人,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轻而易举,可为什么偏偏对这一块血钻感兴趣?难道血钻里面真的有秘密武器的制备方法?静宜在床上烦躁地转了一个身,看到彤彤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上了床,睡在她的旁边,她把彤彤抱到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它光滑的毛发,慢慢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和赵一廷他们打过招呼后,便直接出门去找小言。到了张家,静宜说明来意,张家的管家倒是没有为难她,让她进入了张宅,这是她第一次来张家,虽然来之前已经很清楚意识到,像张家这样的有钱人家,房子一定是富丽堂皇,极尽奢华的,可当她真的身临其境时,还是被眼前的奢侈布置震惊到!宽敞的大厅顶上挂着光彩夺目的水晶灯,黝黑的真皮沙发上低调的色泽展现优雅,透明的大片玻璃墙将外面精心布置的景色尽收眼底。
  这是世外桃源般的住宅!静宜心里一阵感叹,尾随着管家往前走。
  管家热情地把她领进会客厅,马上有女佣上来为她倒茶,献上可口的点心。
  静宜的目光倒是没有留意那些精致的点心,时不时地抬起手腕上的表来看时间,总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大约过了20多分钟,小言终于出现在她的跟前,只是,看到小言的那一刹那,她几乎不敢相信,才几日不见,竟然瘦得跟竹竿似的,领口的锁骨十分的突兀。再仔细看,脖子上密密麻麻地布满淤痕。
  “小言,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言吸了吸鼻子,压抑住心里的那抹心酸,一把抱住静宜.
  “是不是张以墨欺负你了?”
  “没......没。”小言的回答有点唯唯诺诺。
  “傻瓜!跟我回去吧?好不好?”
  “不,我不能跟你走?”小言似乎很害怕离开。
  这让静宜不得不加深了怀疑。
  “是不是他不准你走?我去找他理论。”
  “静宜,没用的!而且,我也不想走。”
  “你疯了吗?留在这里干什么?不行,你一定要和我回去!我不放心你留在这里!”
  “静宜,我求求你,不要管我了,你回去吧。”小言的眼泪哗哗地从眼睛里涌出。
  “诶呀,真是姐妹情深啊!”冷不丁一个女声出现在会客厅里,静宜和小言同时回过头来。
  看到杨一丹,静宜愤怒得几乎想要将她撕碎!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竟然还敢留在张家!
  “杨一丹,我们姐妹情深与你何关!没事不要来招惹我们,惹火了我别怪我不客气!”一看到杨一丹,静宜就怒火中烧!
  “哎呀,原来是静宜姐啊?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之前被林晓楠那个贱人陷害,连雷家的孩子都整没了!我就说嘛,长得一脸的尖酸样,哪来的福分给雷家生孩子!”
  当杨一丹说出这样的话时,静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真的是她们认识的杨一丹吗?
  “杨一丹,你够了没有?不允许你侮辱静宜!有什么你就冲我来!”小言不希望静宜受到杨一丹的欺负,那些难听的话她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哎呀,小言妹妹,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怎么敢冲你来呢!你现在是墨的暖床奴,我可不敢得罪,更何况我现在刚生完孩子,还不能侍候墨,所以说,我还要谢谢你在这段时间帮我照顾他呢!”
  “你说什么?”静宜瞪着杨一丹质问。
  “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啊?我说,她现在只是张以墨的暖床工具,你没有看到她那低贱的身子,日日给墨糟蹋吗?她也真不廉耻,还叫得那么大声,吵到我的宝贝儿子!”
  “求求你不要说了......”小言哭着祈求杨一丹。
  “小言!”静宜非常震惊杨一丹的说辞!摆明小言被张以墨欺负,她竟然还不愿意离开这里!怎么会这么傻呢!
  “静宜,你别听她胡说,我没事的,墨很爱我的!你回去吧,你回去吧。”
  杨一丹冷笑一声:“墨很爱你?你别自欺欺人了!要说爱你,那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可就难说了,跟一个陌生男人相处了一天一夜,这样不清不白的女人,墨才不会喜欢。还有,伯母已经为我和墨筹划婚礼了,你识相的,就偷偷离开,不要让大家自讨没趣!”
  小言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一半的身子无力地靠在静宜的身上。
  她觉得浑身软弱无力,似乎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脸色渐渐地变得苍白!
  静宜一看小言这么不对劲,心里大呼不妙。
  “小言你没事吧?”
  小言艰难地张了张口,一口气没有顺上来,整个人晕了过去!
  静宜一下子慌了,朝着杨一丹大喊:“快去叫人,打120。”
  “来人哪,来人哪。”
  杨一丹扯开喉咙大喊,静宜以为她在帮忙叫人,可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马上扶我上去休息,还有,没有我的命令不要管这两个女人!”
  “是,少夫人。”
  “诶,你们还有没有人性?”静宜朝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大骂!
  她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把小言背上来,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效果。
  最后还是决定打急救电话,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
  静宜一路小跑跟着急救人员上车,紧张地坐在车子里看着医生给小言进行检查,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与不安。
  幸好,经过初步的检查,小言只是血糖太低,加上遇到刺激才晕倒的,到医院注射点营养剂再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到了医院,静宜一直陪在小言的跟前,一步都不敢离开,生怕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
  没多久,小言就醒过来了,看到身旁的静宜,她有些慌地要挣扎起来:“静宜,我要回去,快送我回去!”
  “小言,你刚刚晕倒了,再不好好配合配合医生的治疗,你会把自己弄垮的,知不知道!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果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怎么让别人爱你!”
  “静宜,不会有人爱我了,他不相信我!”
  静宜当然明白他指的是张以墨。
  “没事的,我相信你!”
  “我......”小言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眼睛看到病房门口站着的人,霎时之间害怕得不敢出声。
  静宜察觉到小言的异样,转头看身后。看到张以墨和雷少晨站在那里,心里一时之间有些堵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