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拍卖会前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擦觉到身边男人似乎有些烦躁,静宜有些不解地望向他,问道:“诶,你今天过来找我什么事情啊?”这个男人总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每一次他出现,都没有好事,不过现在的她,反倒看透不少,既然不能逃避,那么就勇敢面对,最近她的人生,到处都充满了意外,如果还是像以往那般温婉相对,下场肯定惨不忍堵,今天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或许,从现在开始,她的人生应该主动出击,不能一味忍让,任人鱼肉!
  男人抬起略带凝重的脸,淡淡地说:“明天陪我出席一个拍卖会。”
  静宜有些不满对方的提议:“为什么要让我陪你出席?我对拍卖会没有兴趣!”
  男人有些冰冷地瞪着她,彷佛她再多说一个字,就会用非常手段使她闭嘴!静宜很识相地不再说话。
  嘴巴扁扁的,有些委屈。刚刚还打算跟这种无耻之徒抵抗到底,现在人家一个凌厉的眼神,就把自己吓得不敢吭声,她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暗骂,可是每当她稍微鼓起勇气迎向冰山男时,却不得不折服于男人身上那股锋利的气势,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暗藏的力量,这种力量带着危险,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这个男人不能招惹。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还是再忍一次好了。
  她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问出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听到她的问题,男人的剑眉拧了拧,道:“知道我名字的人都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冰冷的声音,说着略带黑色幽默的话,她自然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笑话,可是不管这话怎么琢磨,又不像是真话,人类起名字,为的就是让别人认识自己,记住自己,如果你的名字从来不被人识破,那么干嘛还起名字!
  “你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既然你的名字不被人所知,那你怎么生活?还有,你总要看病,交水费,电费,购物吧?这不都要刷卡签名啊?难不成你可以白吃白喝?”
  这个女人,思想真是太单纯!他也懒得解释。
  “你给我起一个吧?”
  “真的吗?”静宜对这个倒是满感兴趣的,她没有想到,这只是男子捉弄她的一个陷阱而已。他的真实姓名确实无人得知,要是说他的身份倒是有很多的称呼!
  所以,谁愿意叫他什么,他倒是无所谓,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
  看到静宜在那边很认真地想,他反倒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女人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才没一会,就对自己不排斥,甚至还那么认真考虑自己的提议。
  其实静宜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盘算,难得这个男人愿意和自己聊天,她想着借此机会和他混熟一些,他不是在追查血钻的下落吗?如果当初\/血钻真是他交由胡玲珑保管的话,那么他一定更清楚血钻的事情,所以目前她得见机行事,先把这个坏脾气的男人搞定,说不定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
  所以,伪装,那是非常必要的!
  适当的时候,用适当的表情,适当的白痴,这些大概会是以后的生存规则,轩辕凡说得非常对,女人,有时候应该利用自己的优势,特别是年轻的女人,天真烂漫是最好的掩饰,但凡男人,很难拒绝女人的清纯,他们很少有人会在美丽的女人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只要他们被你的表象迷惑,那么接下来事情就会变成由女人主导!
  “要不叫你修吧!”静宜高兴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男子不悦地皱眉:“单字修?”
  “恩,单字修,感觉你就像是地狱来的使者,是修罗,具有黑暗的力量,但是不能叫你修罗,所以把后面的罗字省略,变成修!”
  “你这么说,不怕我灭了你?”
  “你舍得吗?真是口是心非的男人!你忘记刚刚还赞我漂亮了吗?漂亮的东西,人人都应该爱之疼之,哪里有毁灭的道理!”
  男人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女人躺在床上仔仔细细地分析,心里多了些复杂的想法,这个女人未必如她所表现的那般单纯,不过这正合他的意,太单纯的女人,他也不屑接近,更不配担任他的棋子。
  明天的拍卖会,将是一场很精彩的游戏!
  分割线......
  昨天晚上的失眠,搞到她今天早上一直醒不来,一觉睡到中午,有时候不禁感叹自己的懒惰!幸好现在网店的事情大部分已经转交给赵一廷和莫子琪,这方面她倒是不用担心太多,而且赵一廷和莫子琪都是那种敦厚老实的人,把事情交给他们,是既放心又安心。
  现在他们工资的收入也由原来的死工资,变成了现在的分红式,只要销售额高,他们的收入也很可观,工资大大超出白领的收入,这也使得今年七月份就毕业的莫子琪放弃找工作,直接接手现在的工作。
  新来的两个员工,一男一女,由赵一廷他们带着,倒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最近赵一廷向她建议再招几个新员工,毕竟现在的销售越来越好,他们几乎忙不过来。
  先前她设计的部分服饰,在右景天的帮忙搭线之下,已经联系好厂家大量生产,由于是原创的服饰,受欢迎的程度大大超出她的预期。
  所以,选择走这一条路算是选对了!只是有些遗憾,先前参加慕色服装设计大赛,获得去美国设计院参加培训的机会,由于泰勒的囚禁,错过了最佳入学时间,就这样黄掉了!可惜!
  “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打破了她的思绪。她随手从衣柜里拿出一套休闲装套上,汲着一双卡通拖鞋走出去开门,才发现赵一廷已经把门打开,而那位“客人”已经进来了。
  这算他第一次通过正常的途径进来的吧?静宜忽然对他这种光明正大的方式有些不习惯!
  不过在众人面前,她也不好说什么,免得吓坏这些乖孩子,露出十分甜美的笑容,得体地走到他的跟前,热情地招呼:“修,你来了,要不要喝点什么?”
  “修?”男人听到这个称呼,心里划过一丝异样,她在大家的面前叫得这么亲热,估计这些孩子早就想歪了......
  难道她就不怕别人误会吗?
  “不用了,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换衣服,十分钟后准时出门。”
  “怎么这么赶?十分钟?”静宜看了看自己随手套上的休闲服?眉头皱了皱?应该没有人会穿这种衣服去参加拍卖会吧?她有些为难地扶着额头,别说是进去参加拍卖会,估计连门口都进不去!!!
  修看到她在那里发呆,冷静地提醒她:“你还剩下九分钟的时间。”
  “啊,不是吧,你!!!”静宜有些不满地瞪着他,看到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迹象,她这才慌忙朝着里屋跑过去,哼,就知道,这个冰山男很黑心,反正他又不给时间自己打扮,自己就随便穿好了,反正呢,只要能混进去拍卖会就好了!
  混进去就随便看看到底拍卖会是怎么样的?反正自己长这么大都没有参加过什么拍卖会,去长长见识倒也不错!!!
  这么想着,心里倒是开心不少。
  当十分钟过后,静宜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心里还是很诧异,这个女人对服装的时尚感和搭配感非常强大,才短短的几分钟,就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优雅大方,这恐怕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可以做到的,看来,她做服装这一行是选对了!有些人天生就对某种东西具有异常的天赋,大概她的天赋就是服饰!
  “走吧。”静宜款款地向他走来,踩着七寸黑色高跟鞋,身着白色包臀宽肩带紧身连衣裙,配着一条细珍珠项链,一个银色带钻的晚宴包,耳垂上荡漾着一双小小的白珍珠耳环,与珍珠项链形成辉映,益发显得美丽大方。
  出门前,她披上手里拿着的黑色风衣外套,把性感的味道遮掩得滴水不漏,剩下的就只有优雅的感觉。
  当她跟在他的身后,看清楚他开过来的酷炫跑车时,心里冒出来的不仅仅是惊讶!这个男人一定很有钱!这是迪奥的跑车,虽然不清楚具体的价格,不过迪奥的跑车价位在哪里,她还是有所耳闻的!
  “上车吧!”修勾起一抹暗笑,女人,都是物质动物,天生爱财!
  跟她谈精神,必须要有物质作为支撑,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她爱你的程度。
  当然不同的女人对这个经济基础的定义不一样。
  她条件一般,那么你的经济基础可以一般;
  如果,她是漂亮性感的尤物,你的经济基础还是一般,这显然是不符合经济规律的,所谓等价交换的原理可不是纸上谈兵!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绝对的。
  那些自命清高的女人,哪怕不是天鹅,也会希望癞蛤蟆对她趋之若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