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诡异的对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宜有些疲惫地打开家门,进去之后马上反锁,生怕他会追上来,靠在门的反面,手放在左胸口的位置,心口依然在剧烈地跳动着,说不清是因为刚才跑得太快,还是刚刚的那番话耗费她太多的力气,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如此果断地说这样的话,他们,终究只剩下冷漠了吗?从一开始的争锋相对到后来的相惜,再到现在的仇视。人们总是说,不能相爱了起码可以当朋友,可是,他们不仅没有当成朋友,甚至,还成为了恶言相向的仇人。
  在宴会上,他那么着急地要把她送到警察的跟前,不顾她的脚伤,拼命地拖着她往前行,犹如拖着一具毫无生命的尸体,那种狠绝的姿态深深地刺伤了她,也让自己更加坚定地断了对他最后的一分念想,既然不能保持友好,那么就敌对到底。爱有多深,恨将会有多切!
  她狠绝地咬着下唇,任凭眼角的晶莹滑落,这,或许是最后一滴泪,流吧,流吧,流完这最后的眼泪,便要开始勇敢面对这一段不堪的过去。
  黑暗之中,她伸出手把眼角的最后一滴晶莹擦去,打开客厅的灯。
  看到冰山男安然坐在客厅沙发上,静宜并没有显示出过多的意外之色,用一种淡得不能再淡的语气说道:“你来了。”
  “怎么,不欢迎?”其实在刚才,他早已将她的所有动作尽收眼底,这个女人终究是放不下那个男人,他嘴角轻轻地上扬,他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说吧,什么事情?”可静宜没精打采的态度又让他觉得不满:“你这是什么语气?经过那场拍卖会,我们至少算得上朋友。”
  “我们不会成为朋友的,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静宜开始觉得不耐烦,加上本来心情就不好。
  “没事,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冰山男犹豫了一会,换了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看到他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静宜反而觉得更加自在些。
  慢慢地走过去,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任由身体缓缓地陷进柔软里,整个身体慢慢地放松,紧绷的神经渐渐松懈下来。
  冰山男静静地看着她,双手不自觉地移到她的眉头,温柔地抚摸着这两条拧在一起的眉毛,似乎要把它们抚平。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会过去,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嗯。”她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句,接着便不醒人事。冰山男看着她熟睡的脸孔,双手缓缓地沿着她的轮廓移动,她的眉眼间,像极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他始终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她怀有那么大的仇恨,要不辞万里回到这座不起眼的城市,致那么多人于死地。
  只是,他不关心这些,他想要的只有血钻,以及血钻所带来的无上利益。
  传说,并不止于传说,他在十多岁的时候就非常清楚地知道到这一点。父亲因为血钻光荣地牺牲了,但是他一定会继承父亲的夙愿,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业!
  目光再次回到这个女人身上,心里却是动了恻隐之心,这个女人,会是他的一颗棋子,他知道,只要雷少晨愿意为她奋不顾身,他手里的那颗血钻终归会属于他。淡黄色的光泽,属于王者的颜色,如太阳般耀眼,无人能够驾驭,除了他!血钻,本来就是属于他的!
  要不是胡玲珑那个女人,两面三刀,把血钻私吞,骗他说血钻落入了百慕大海域,或许,称霸的伟业早就已经完成了!
  想到这里,冰山男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危险的气息。
  那个时候,因为父亲的去世,胡玲珑假惺惺地安慰他,骗他血钻丢失了。其实,他一眼就看穿了那个女人说谎的嘴脸,如果不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够强大,又怎么会等到如今才重新找上她?狡猾的女人,连女儿都不要,抛夫弃子,一面讨好国际恐怖组织,一面假装对轩辕那老头子忠心耿耿,这么多年,她没有把血钻交给轩辕宇爵就可证明她并不是站在他那一边。可怜的轩辕宇爵还把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三番两次找她会晤,只怕他们会被这个奸诈的女人耍得团团转!谁知道她到最后会背叛谁呢?
  他最后看了沙发上的静宜一眼,把手上的方巾放好,最后意味深长地看着那张熟睡的脸,目光在精致的五官上流连,嘴角微微翘起:好好睡吧,明天醒过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第二天早上,静宜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睁开惺忪的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现在赵一廷他们已经过来上班了,静宜有些尴尬地坐起身,有些纳闷自己怎么会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明明记得昨晚冰山男过来了,然后?想到这里,她有些慌乱地看自己的衣服,看到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
  仔细地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心里有几分了然:这个冰山男,竟然敢给他下药,下次要见到他,绝对不轻饶。
  洗漱完毕,手机铃声响起,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胖妞给她发短信:亲爱的,今天陪我逛街吧,老板明天要带我出差,今天想买几套漂亮的衣服......
  静宜移动手指,快速地回复:没问题,几点,哪里集合?
  没有想到胖妞回复倒挺快:我在你们家楼下,速速下来,嘿嘿。
  静宜一看短信,差点没晕倒,这个女人原来早有准备!又不早点给她电话!她既惊又喜地穿着休闲服汲着拖鞋跑出去,迎接这个娇媚的女人。
  “亲爱的,你总算出来了!”
  “你还说,过来前不给我打电话,万一我不在家你就惨了,看你找谁哭去!”静宜有些生气她这么莽撞。
  胖妞倒不在意,双手自然地攀上她的肩膀,一副嬉皮笑脸的痞样:“你这不是在家嘛!好啦,快去换衣服,我等你就是了。”胖妞边说边推着她往前走。
  “对啦,你老板出差怎么带上你,该不是对你有所不轨吧?”静宜打趣道。
  胖妞神气地一甩头:“有可能,我这么貌美如花,哪个男人不喜欢我呢!亲爱的,你说是不是?”
  静宜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作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你还可以更自恋点的!”
  两个人打打闹闹地走进屋子,所过之处,洒下一片欢声笑语。
  给赵一廷他们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胖妞,静宜就进去换衣服了,等她出来,胖妞已经和他们几个人打成一片,这个小妮子,真是一个开心果,到那里都可以把人哄得那么开心。
  胖妞看到静宜出来,笑嘻嘻地走到她跟前:“亲爱的,咱们出发吧。”
  “各位,我们出去啦,改天一起出去玩哦,拜拜!”临出门之前,胖妞还不忘热情地跟他们几位告别,直到走出门口,她还一直回头跟屋里的几个人摇着手臂。
  “诶,你的这几位员工人挺好的,不错!”
  静宜眉一挑,学着胖妞拽拽的样子,道:“哼,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眼光!”
  “还说我自恋,依我看哪,咱们是一类人!”胖妞边说边过来挽起她的手臂:“正所谓,不是一类人不聚在一起!”
  “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静宜有些没好气地白她一眼,真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考上大学的,语文水平烂成这样!
  “嘻嘻,人家忘记了嘛。”
  “你这个脑袋记得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静宜没好气地指了指她的头,语气神态里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沮丧。
  两个人上了的士后没多久就到了大东商场,逛了大半天,两个人的战利品颇丰富,每人手里都是大袋小袋的提着。
  “亲爱的,我实在走不动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顺便休整一下吧。”胖妞拎着两大袋衣物,像垂头丧气的败家犬,拖着疲惫的双腿有气无力地往前走着。
  静宜看到她这个样子,再看看自己手上的东西,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们喝下午茶吧,刚好肚子有点饿。”
  “走吧,走吧。”一提起吃的,她倒活蹦乱跳的,像打了鸡血那般亢奋。
  静宜跟在她的后面快速跟上。
  胖妞挑了一家颇有情调的咖啡厅,这间咖啡厅布置得非常温馨淡雅,每一个卡座间用一米多高的白色木板隔开,相互之间形成较为独立的小空间,特别适合三五朋友或者情侣之间的聚会,聊聊天,喝点茶或者咖啡,静宜和胖妞挑了靠近靠窗的角落位置,最主要是考虑到两人的东西较多,到角落的位置不需要绕过其它桌子,从过道就可以直接过去,非常的方便。
  放下东西之后,胖妞起身去了洗手间,留下静宜一个人,坐在那里无聊地翻着餐牌,隔壁桌的说话声若有若无地传来,静宜干脆坐到靠木板的那一边,专注地偷听。
  “她回来了,对不对?”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你不是知道了吗?”
  “昨晚的事情是不是她做的?”中年男人的语气显得有些愤怒。
  “这个我倒不清楚,或许你可以找她谈一谈。不过,这是十五年前那些人欠她的,现在只不过讨回来罢了。”
  “你疯了吗?这是杀人,是违反法律的行为,你懂不懂!”
  “我只知道杀人偿命。”
  “杀人偿命?难道清荷的死还不足以抵消她的恨吗?你知道这十五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她分明很清楚,清荷对我很重要,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她?作为她的姐姐,难道你要看着她席卷而来,把A市闹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吗?我们不能让历史的悲剧再次重演,到此为止吧,就让那些过往,包括那些秘密,一同埋藏吧。”说到最后,中年男人的声音明显低落下去,静宜在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这两个人这么纠结?他们提到昨晚的事情?该不会是指枪杀案吧?
  “所有的一切就像覆水难收,对于过去我们无能为力,现在,你觉得我们能改变什么吗?她恨着我们所有人,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哎,或许这一切都是命!我们终究逃不过上天的惩罚。”男子有些认命的感叹。
  “当年的那个秘密基地,她知道吗?”
  “知道。”中年男人忧心忡忡地点点头。
  “前段时间杨志成将他的血钻拍卖了,如果光明之星还存在的话......”
  接着,陷入一阵沉默,在旁边仔细听着的静宜有些着急,怎么说到这就停止了?他们怎么会提到血钻?事情越来越诡异......彷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这一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