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猥琐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不理会她的抗拒,抓起她的手往屋里拖,直接忽视客厅里忙碌的几人,向她的房间前进,恼怒地踹开房门,大力把她扔到床上,她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床上,床的弹性很好,她的身子随着弹簧上下弹了两下。
  “你发什么疯!这里是我家,请你出去!”她愤怒地指着门口怒喝,杏眼圆睁,冒着火花!
  “放心,说完这番话我自然会出去!”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那张狂的态度不可一世,傲慢嚣张极了,看在她的眼里,有说不出的碍眼。
  “我们之间无话可说!”
  “是吗?”他略带戏谑地打量着她,视线在她的身子上徘徊,静宜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拉过薄薄的棉被盖住身体,手不自觉地覆上平坦的肚子,带着几分警惕看向他,如果他有什么举动,她会第一时间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有话快说!”这样僵持的状态让她有些抓狂,他暧昧不清的眼神让她心里七上八下,心里猜不透他到这里的目的,不会是他发现自己怀孕的事情了吧?她知道这件事始终瞒不住,但是有冰山男在身边,她倒是不用太担心雷少晨,只是,他此刻出现在这里?莫不是李医生透露了她的信息?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敏锐如他又怎么会看不见她眸子里的慌张。
  “你,你这么猥琐地盯着我,我当然紧张了......”她大脑快速运转,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流转,应对的话语脱口而出。
  猥琐?她竟然用猥琐来形容他!他的心猛然一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一样,空空如也,什么时候,他的形象竟然等同于猥琐,而他这样的存在,竟会让她紧张。他的神色慢慢收敛,眸光暗淡,那一双英气十足的剑眉紧拧着,透露出几分煞气。
  他带着冷然慢慢地靠近她,靠近些,再近些,直到把她逼到床的边缘,无路可退。他紧紧地盯着她良久,默不作声。半响才说:“昨天,在市长家里,他们谈了些什么?”
  原来他并不知道怀孕的事情,紧绷的心渐渐松懈,蹙紧的娥眉慢慢舒展,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将盖在身上的被子移开,坐得端端正正,理直气壮起来,现在,是他有求于她,不是吗?
  她微微一笑:“你猜猜,他们会谈什么?”
  “你知道那份资料上面的内容吗?”雷少晨没有回答她的戏谑问题,直接奔向重点。
  静宜摇摇头,那天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十足的诡异。她心里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冰山男和张日成会让她进入那个通道,其实,当时他们完全可以私自进去,把她留在客厅就可以了,为什么要让她知道密道的存在?密道的终端仅仅只是一个宽敞明亮的会议室吗?她为什么会在到达后就毫无征兆地晕倒,后面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那份资料?对,那份资料,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极致一号,或者至少是跟极致一号有关的文件。轩辕凡提到极致一号文件的创立在二十年前,五年后,极致一号的部分资金被人私吞,胡志强因此被审判并冤死狱中,那么后来又发生什么事情呢?极致一号文件到底是关于什么的文件?
  “我不清楚!”她如实地回答,停顿了两秒,又说:“你知道市长家附近哪里有那种又高又直的椰子树或是棕榈树吗?”
  “怎么忽然问这个?”雷少晨是聪明人,当然不会以为她忽然转换话题只是为了敷衍他。
  “那天,你们离开之后,我们进入了市长家的书房,他按动一个按钮,带着我们进入了一条秘密通道,通道很阴暗,有小幅度的斜坡,我们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最后到达一个宽敞明亮的会议室,会议室的外面有高高直直的树。”内心虽然有所挣扎,但是最后她还是选择将这件事告诉雷少晨。
  “你是说张日成的书房有暗道?”雷少晨听到这样的说辞,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按照道理,张日成只有一双儿女,理应是疼爱到骨子里头,又怎么会允许张芯瑜与自己在一起呢?虽说他身价稳居A市第一,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可谓是黄金单身汉,但是,在A市,谁不知道他未结婚前是花花公子,荒唐结婚几个月又闪电离婚?且当张芯瑜提出要和自己订婚时,他不但不反对,反而让他们择日把婚宴办了。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奇怪就在于,他想要圆山度假村15%的股权作为聘礼。为什么偏偏是圆山度假村的股权?这一点一直让他很费解!
  静宜点点头,并没有出声应答。
  “你还知道什么?”雷少晨眼神犀利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看透一样,她轻轻地摇摇头,一双圆溜溜的眸子干净清澈,像清水一样纯净,他的疑虑慢慢消除:“你小心点,罗修并不是善类,别跟他走太近,我们全力调查这么久,竟然摸不到他的蛛丝马迹。还有,罗修应该不是他的真实姓名。”
  他说的这些,她早就清楚,罗修不过是她起的一个名字,又怎么可能会是他的真实姓名,她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这样的巧合,让她刚巧猜对了一个人的名字!只是她没有想到连黑豹都追查不出冰山男的蛛丝马迹!是他太善于隐藏了吗?还是,另有真相?
  一个热爱料理的男人,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料理?对了,料理!或许可以从这里着手,匆匆送走雷少晨后,静宜便开始上网浏览料理方面的资料,她剔除了一些无关的资料,剩下的便是与料理相关的人物。历届的料理大赛,参赛人物,获奖作品,料理店铺,能查到的资料她都不放过,一条一条仔仔细细地浏览,最后想到了料理店的营业执照,这上面一定会有他的资料!想到这里,她的精神为之一振,马上打车前往花非韩式料理店。
  到达花非韩式料理店,她兴冲冲地跑进店里寻找营业证,却很失望发现上面的登记人根本不是他,而是店里的一个伙计,这名伙计叫尚春,是韩式料理店的第一把手,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厨师,平常店里的杂沓都是他在负责,冰山男只有有空的时候才过来客串一把。她有些烦闷地从店里出来,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蔫蔫的表情。路上不断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不由自主地从皮包里掏出化妆镜,照了照自己的脸,脸上分明没有东西,他们为什么总是带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又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衣服也没有穿反啊!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她随意抓起旁边的路人甲问原由,对方虽支支吾吾,但总算让她弄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原来他们以为自己是冰山男的未婚妻,也就是他们未来的老板娘,所以心里对她有些怯意,怕不小心得罪了她......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的心里有些无奈,这算什么跟什么!该死的“艳照门”,害人不浅。
  知道了大家心里想什么,她反而不在意,走回刚刚下车的路口,发现载她过来的的士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刚刚她还特意交代司机等她,这荒山野岭,要找辆车回去并不容易,为此,她还特意应承司机给他加一百块小费......看来,有时候,钱也不是万能的啊!
  在这附近逛了一圈,她又回到花非韩式料理店,招呼服务员过来点了几份料理,有滋有味地吃起来。一是她奔波了一天,真的饿了,二是弥补上次来没有吃到美食的遗憾。待她吃完,满足地靠在临窗的位置望风景,这时候太阳刚巧西下,在粼粼的江湖里洒下淡淡的一圈金黄的余晖,微风缓缓吹来,拂动她的秀发,她百无聊赖地趴在窗户边上,望着江水发呆。
  正所谓窗台上的人在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别处看你。夕阳的余晖在她的身前洒下金黄的光辉,像是镀上了一层美丽的色彩,微风吹动她的秀发,飘逸而有温柔。他轻轻地走到她的身后,将略显粗糙的大手捂上她的眼睛,他的嘴角在笑,旁边的服务员也在笑......
  “在想什么呢?”
  “谁呀?”她知道是他,却还故意问。
  他慢慢地松开她的眼睛,她扭过头,乖巧地望向他,一双黝黑的眸子碧波流转,晶亮传神,光彩在她的黝黑里流动,像是一块磁石,他就那样静静地望着她,像是要望进她的灵魂。她轻轻地眨了眨眼,巧笑倩兮:“你怎么还在这?”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其实他早就离开了,是店里的服务员悄悄打电话通知他,他想也没想就过来了。这样的冲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那一刻,他只知道,他想要过来,看到她。
  她摇摇头,微微笑着不语。这么近的距离,她的心荡起一丝异样,想要将他推开,手里却迟迟移不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