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邓礼之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少晨等几个人面色凝重地围坐在一起,视线落在屏幕上的一张图片上面,死者是名男子,年纪大约五十岁上下,一张青紫的脸被胡茬子遮住了大半,上身裸露,青白的肉体上赫然写着四个鲜红的大字:我是凶手!从画面上来看,这字是用刀子或某种尖锐的工具勾画上去的,勾破了皮肤,血迹沿着死者的身体流淌下来,既血肉模糊又触目惊心,让人惨不忍睹。
  死者名叫邓礼,正是梁家的管家。梁家宴会惨案发生之后,邓礼离奇失踪。他们遣派人手四处追查,可这邓礼却像凭空消失一样,任凭他们怎么追寻都一无所获,没有想到,今早一打开电视,翻开报纸,报道铺天盖地,大家纷纷在猜测前段时间的梁家惨案实为邓礼所为,他现在这是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梁浩杰愤怒地将报纸扔到前面的桌子上,双手环胸,眼睛斜视着大屏幕上的照片,嘴角泛起冷意。
  “皓杰,黑豹的事情,邓礼知道多少?”龙翼眯起双眼,状似无意地问。
  梁浩杰略带沉思,似是在回忆,忽然,神色一变:“遭了。”
  “怎么回事?”其余四人同时追问,担心的神色齐齐绽露。
  “在宴会之前,邓礼曾经帮我整理过书房,恰巧那天我把黑豹的一些资料放在书房的桌子上,当时我进去的时候,刚巧看到他拿起那些资料,将它们叠放整齐,我想那些资料可能已经泄密了,马上让布莱恩他们调整计划。”梁浩杰面色凝重地说道。
  雷少晨紧紧地盯着照片,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沉重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郝逸东看了雷少晨一眼,皱着眉,坦率地问出心里的疑问:“少晨,怎么?发现什么疑点了吗?”
  “你们看,邓礼所在的房子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出租屋,房间里的家具以及摆设相当的简单,可是,桌子的下方却有一瓶香水,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香奈儿?邓礼一个老男人怎么会用女士香水?”张以墨一针见血地指出诡异之处。
  几个男人相视一笑,心里有了几分了然。香奈儿五号香水,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线索。A市的香奈儿专卖店不下十家,但慢慢追查下去,肯定能查到一些眉目。
  分割线……
  夏日的太阳高挂上空,阳光直射到地面上,散发出闷热的气息,好在A市的道路两旁种满了绿油油的樟树,枝繁叶茂,形成一把天然的遮阳伞。最热闹繁华的东风一路路段,沿路是风格独特的各种品牌旗舰店,间或穿插一些颇有异域情调的咖啡厅或者是休憩的饮品店。走在凉爽的樟树下面,可以透过布置得精致唯美的橱窗一览店内的摆设,或者一窥咖啡厅里面悠闲地喝着下午茶的各色人们。
  静宜此刻正陪着赵安以及他的女友在东风路段逛街,赵安和女孩乐佳亲密地走在前面,她这盏电灯泡有些不适时宜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好几次她都想借口离开,可每当她刚要开口时,乐佳总会不经意回过头来拉着她拐进旁边的精品时装店,时不时问她意见,每当她眨巴着那一双微漾秋水的眼睛望向静宜时,她好不容易筑起来的防御城墙瞬间倒塌,只能对她缴械投降。舍不得拒绝一个女孩的要求,这还是第一次呢。好不容易女孩拎着一堆衣服进去了试衣间,她和赵安这才有闲工夫坐下来休息一会。
  静宜推了推赵安的肩膀,眼神朝着试衣间瞄了一眼,略带戏谑地调戏:“安安,你这女友真是年轻无极限啊!该不是未成年少女吧?”
  赵安白了她一眼,伸出长长的手臂敲了敲她的头:“笨蛋,我像是那种会调戏未成年少女的人吗?虽然吧,我确实有那个魅力和实力。”说完还不忘自恋地用手支撑起下巴耍帅,惹得旁边的服务员都禁不住捂着嘴巴偷着乐。
  长得帅就已经羡煞旁人了,还经常不知廉耻地把这种得天独厚的气质展示出来,真让人羡慕嫉妒恨!注意到旁边的服务员望着他,他还非常迷人地朝着对方抛出好几记媚眼,有些脸皮稍薄的,脸上立马飞上两抹红晕,娇羞地低头绕手指,有些大胆的,干脆直接来到他们的跟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等他们从店里出来,手上莫名其妙多了一堆赠品,乐佳对于赵安的这种行为并不反感,甚至还非常感激地扑到他的怀里情意绵绵地撒娇:“亲爱的,对于你牺牲色相换来的赠品,我会好好珍惜的,下次继续好好加油哦!爱你!”
  趁着赵安不注意,她还踮起脚尖顺势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一吻,响亮而又坦然。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意外,她会一直认为乐佳这样的女孩子简单,肤浅,漂亮的脑袋里只装着物质,不懂人情世故。世事大抵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许多面,有些人对于这些世故娴熟于心,什么样的场面,见着什么样的人,该说什么话,作什么表情,那一颦一笑,一动一静,皆是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演练才表现出来的,或傻,或精,或痴,或傲,那不过都是剧情所需。
  事后她回忆起那件意外,心里一直惊讶于她的淡然与熟练,该经过什么样的生活,才会让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女孩生出那般的历练与手腕?又是怎样了然于心才会在瞬间即可把人看得透透彻彻?只是,那天的事情,发生的确实很突然,谁又会料到他们在回程时竟然会与一辆商务车相撞?更让人意外的是,车主竟然是陈米奇,与她同行的还有胡玲珑。
  安安开车向来有些疯,是他突然插道才导致悲剧的发生,对方的车子颇有损毁。当两个女人摇下车窗时,他们能清楚地看到她们身体上的血迹斑斑,鲜血汹涌流淌......她和安安被这伸出车窗的脸吓坏了,愣在当场,甚至于身子微微颤抖......连急救电话都忘记按,是乐佳,她不惊不慌地拿出手机拨给急救,接着拨给交警,然后上去询问两人的伤情,指导她们移动自己的身体,发觉并无大碍她又急忙跑到附近的药店买纱布绷带,在众人的帮助下给她们包扎止血。等急救医生过来,场面已然控制。直到陈美丽赶到医院交完手术费用,他们俩的心才微微安定下来,但整个人像是经过了一场大病,虚弱无力地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眼神茫然,任凭心激烈无措地跳动。
  有的人生而不同,注定不能成为亲密的关系,命运却有双巨大的手,让他们有交集。也许,彼此想要远离的人,命运会换一种方式来成全他们之间微妙的感情。如果不是这一场意外,不是这一场车祸,她又怎么会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洗手作羹,作出味道极佳的鸡汤,看着面前的女子端着那一碗冒着温热香浓的鸡汤,虚弱却依然坚持小口小口地喝着,脸色勉强却又淡淡之中有着幸福的安然。
  “喝不下就别喝了。”她始终不忍心看着胡玲珑那般讨好的姿态,憋在肚子里的话在还没有发霉前,从她柔软的唇揉了出来,语气虽然有些淡,却也温煦。
  胡玲珑淡淡地笑了笑:“鸡汤很好喝,我想把它喝完。”简单的几句话,眼角已是微微湿润。
  她就那样坐在床沿看着她静静地喝着鸡汤,嘴边的那番话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看着胡玲珑那受宠若惊的神色,她的心里却是百转千回,里面糅杂了许许多多复杂的感情。以前不知道她还活着,一切都只是深深的念想,在她的思想里,妈妈,是一个神圣的词语,是疼爱,是付出,是温柔,是包容,是天地间所有关系中最让她渴望的感情;有多少个受了委屈的夜晚,她对着夜空默默流泪,口里无意识,却又一遍遍地呼喊着那通俗而有独一无二的词语:妈妈。可是,当她意识到真相不过是另外的模样,心里那根紧绷的弦刹那崩断,委屈,难过,背叛,许多负面的情绪一下子在心间汹涌澎湃,原来那个她想念了二十多年的人,并不是她记忆中的样子,生育她,给予她生命,却没有养育她,陪伴她,教导她。该是多狠心的人,才会这样绝情绝义?只是心里还是抱了一些小小的希翼,所以,心里有所不甘,才会想要知道,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她和父亲?
  胡玲珑又何曾看不出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把鸡汤喝完,将碗递给她,在静宜接的那一瞬间,她缓缓地开口:“谢谢你,静宜,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这一切都是义唐的功劳......当年,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希望你会原谅,但是,要选择好好地生活,不要带着仇恨,也不要带着埋怨,陈晴阿姨,她人很好。”
  她惊讶地望着胡玲珑,口里觉得艰涩无比,脑海里嗡嗡地响着,她很想扑到她的怀里,大声喊一声妈妈,很想像别的母女一样轻松地撒娇贫嘴,想要求她回到他们的身边,开始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可是胡玲珑那样煽情的话语,却也是带着利刃的锋利,一言一语之间,已表达得很清楚,让她想要作的那些举动就像小孩子那般幼稚。而她已然不是小孩子,不会一哭闹,就会有父母对她百般呵护,给她七彩斑斓的糖果,或是精致漂亮的洋娃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