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不是想要我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客房休息的冰山男听到隔壁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在深夜里显得十分的刺耳,习惯浅眠的他马上清醒过来,动作迅速地穿上运动鞋跑到隔壁的房间查看,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他眼睛锐利地扫了一圈房间内的事物,看到墙角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他的眉头不由自主地拧成一团,走过去将手机拿起来,拼凑完整,重新开机。没有想到手机竟然还能运行,他点开最近的通话记录,她刚刚并没有和任何人通电话,接着,他将手指移向短信的文件夹,看到一条陌生的视频信息,心里有几分犹豫,这毕竟是她的隐私,自己就这样偷看会不会太不够道德,可问题是,他什么时候是好人了?一狠劲,手指按了下去。
  看着视频上的画面,他的心止不住地抽紧,隐隐生疼。泰勒,这个禽兽!!!
  直到看完最后一个片段,他将手机紧紧地拽在手里,布满阴霾的眼睛望向门口,瞳孔在不断地收缩直到汇成一点,放射出凌厉的光芒,发出暴戾阴狠的信息,让人看了心里发寒。
  将手机放回床边的桌子上,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针织外套就朝卧室外面走去。现在虽然已是夏天,但这林中不比市区,夜晚依然有些寒气,他刚刚注意到床边摆放整齐的拖鞋,这个女人跑出去的时候连鞋子都没有穿!他的一双剑眉皱得益发紧,几乎拧成一个川字。
  步伐冲冲地往外走出去,却没有注意到那个小小的身影缩在客厅的一角,维持着双手抱膝的姿势,眼睛通红,有晶莹的泪光挂在脸颊。
  等他在外面找了一圈回来,那个笨女人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鼻子和眼眶通红一片,脸色苍白得吓人。
  他轻轻地走过去,想要把她扶起来,却没有想到她倔强地蹲在那里,双眼无神,完全没有回应。他使劲把她一把抱起来,她就那么安静地窝在他的怀里,不说话,神情麻木,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受伤的表情,他的心也会跟着疼痛。或许,自己是动了恻隐之心,泰勒那个男人太变态了,看来,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是不会知道害怕的!
  回到卧室里,他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薄薄的棉被,怔怔地看着床上了无声息的女人。他半蹲下身子将她眼角的泪拭去,温声细语地道:“乖,别哭了,好好睡一觉吧,明天将是新的一天。”
  再帮她把棉被往身上拉了拉,打算转身离开。
  或许她需要些时间好好安静地呆着,把事情想清楚想透彻,这种事情,任谁碰到都会难免伤心,泰勒那个男人卑鄙无耻,他早就有所见识。如果那个时候不是他逼迫贝拉,或许事情不会发展至此!或许,他那个时候就不该放过他,应该狠狠地教训他!如果那个时候他狠心一点,这后面的事情或许就不会发生......
  忽然,他感觉到手上有冰凉的触感,低下头看到她用自己的小手拉着他的大手。
  他转身问道:“怎么啦?”
  “别走。”她哽咽着祈求道。
  听闻她的要求,他便转过身来。可是,当看清楚她的动作时,他的眼里霎时盛满了惊讶,慌乱之中他迅速地伸出手去制止她。
  “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脱衣服,我们上床吧,男人不都是这样吗?哈哈,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现在就给你,我现在就给你......”她眼神涣散地哭喊着,整个人的灵魂像是被抽走了一样,只有手里的动作不肯停歇下来,一直在拉扯自己身上的睡衣。
  “别闹了!”
  冰山男的厉喝让她顿住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眼神茫然地看着他,似乎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么喊,怔怔地看着他,没一会,癫狂地笑了起来,那苍凉的笑声散布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诡异,却让人听着不免心酸。
  他有些难过地伸出手将她紧紧抱住,生怕一松手就会丢失什么。这样的她,是他第一次看到,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的脆弱,他记得,只看她哭过一次,那是和雷少晨争执不休之后,他独坐在黑暗之中,看着她默默地流泪,可是那个时候,她的身上带着倔强,带着自尊与自强,可是现在呢?似乎什么都没有,眼神空洞得犹如没有灵魂的芭比娃娃,虽然我见犹怜,哭得梨花带泪,但是却会让人止不住地为她担忧,为她心疼。
  或许,她这一生,最不应该的就是和雷少晨牵扯上关系,可是,他心里却也不能够确定,就算没有雷少晨,她能躲得过泰勒吗?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哪怕之前再无关联,但是总会有机会碰到的,不是吗?
  连他都知道她的存在,泰勒又怎么可能不知晓?而他一旦发现她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放得下那段让他颜面尽失的丑闻,虽然那一段丑闻知晓的人不多,因为知情的人都被他处理掉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能力大于他,恐怕早就死于非命!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渐渐地,怀里的女人停止了抽吸,他慢慢地松开了对她的禁锢,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轻轻地将她脸颊上的泪光擦去,然后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自己褪去鞋子,和衣在她的旁边躺下。
  担心她醒过来又做傻事,他一夜无眠,直到天濛濛亮才合上眼。
  等他睁开眼睛,第一时间便是转身看旁边的女人。却发现她不经不在床上了,心里有些失落,夹杂着几分担忧,他起身跑到各个房间查看,终于在厨房找到了她的身影。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T恤,汲着他的拖鞋,正提着勺子在尝什么东西,微微提起的手将T恤拉高,刚好裸露出白皙纤细的大腿。这副画面非常让他血脉喷张,不过经历了昨晚的那件事情,他不敢再轻举妄动,悄悄地退了出去,回到卧室洗漱,顺带冲了个冷水澡,冰冷的水流冲过他火热的身体,那些莫名的欲,火慢慢被浇灭。
  当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穿了条五分裤,上身什么都没有穿,头发洗过之后湿漉漉地往下面滴着水,落在他壮实的胸膛上,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性感魅惑。
  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外面走。完全没有注意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哎,你赶紧穿衣服,流氓!”她微微恼怒地冲着他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
  听到她再次大呼小叫,又张牙舞爪的模样,他的心却有说不出的开心。
  “笨蛋,多少女人想要看我这的身体,你是得了个大便宜!”
  “我呸!就你这样的身材,谁想看啊?”说完还不忘露出一脸嫌弃的神情。
  “嘴硬!”冰山男说了她一句,便走到衣柜,拿起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衬衫披上身。
  静宜在旁边看着,发出啧啧的声音。
  他回头,瞪了她一眼。他又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她今天似乎老看他不顺眼呢?
  他玩味地走到她的身边,脸上透着股邪气,问道:“是不是昨晚我禽兽不如了,让你很失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有些闪躲地转过头。
  看来昨晚的视频事件她还没有真正放下。
  “放心吧,视频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的,你不用再担心。”
  “他说,如果我不顺从他,会将视频公诸于众......”说到最后,他明显看到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没事的,我可以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静宜抬起莹润的双眼望向他,那眸子里带着疑惑不解的神色,大抵是在问,我该相信你吗?可是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是吗?
  从泰勒那里逃开后,她已经通知姑妈陈美丽要把爸爸转移到美国养病,陈晴阿姨会随着一起过去,爸爸这边她是不用担心了。而姑妈一家人,她就更不用担心了,她完全相信姑妈的能力和手腕,一时之间没有人动得了她。而且隐隐之中,她觉得姑妈也知道一些事情,只是之前她多方打听,她愣是不肯透露半点,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泰勒出现在A市,应该不是机缘巧合,或者只是过来绑架她。
  还有,更让她不解的是,如果她的二姑妈陈米奇跟这件事情有关,而她上次车祸的时候又和胡玲珑在一起,这是不是说明她们是一伙的?而曾经,她还看到胡玲珑与雷少堂在一起,这件事情到底牵涉了多少的关系,到底谁和谁是一伙的?他们又有什么样的目的与阴谋?
  而身边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角色?他跟市长之间似乎有某种联系,不像是陌生人......
  看来这A市不会太平,只是她要选择离开吗?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不相信我?”
  “恩。”她无意识地应了一句。
  “啊?这么怀疑你夫君的能力啊?”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慌忙摆着手,神情着急得不得了。
  “走吧,去吃早餐......”
  “咦,你怎么知道我已经煮好了早餐?”
  “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你又糊弄我啊!!!”静宜追着他往前跑,一时之间,房子热闹起来......
  两个打闹中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