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惊险逃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个人吃完早餐,冰山男将餐具收拾好拿回厨房清洗,静宜在一旁负责帮忙摆放。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有餐具之间的碰撞声。
  冰山男朝着静宜使了个眼色,她马上明白他的意思。借着摆放餐具的空挡,她装作不经意地将墙壁上的橱柜打开,当看清楚那些摆放整齐的枪支与子弹时,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但是很快就镇定地隐藏起来,还略带调凯地朝着冰山男说了句:“真想不到,你一个男人家,竟把餐具摆放得如此整齐,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
  “是谁规定,男人就不能拥有这种能力?”冰山男嘴角泛起轻笑。
  静宜瞄准时机,故意手一滑,将手上的白瓷碟子摔落至地,清脆的破碎声响亮刺耳,她弯下身子去捡那些碎片,冰山男慌张地弯下腰问:“你没事吧?”
  两个人相视一笑,打开底部的橱柜,将里面的枪支配上子弹,上好膛,两个人左右手各一把隐藏至身体里,接着,两个人若无其事地转移到客厅。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回到卧室,门口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响,面对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他们只好躲在沙发的背后,静待时机。
  “不行,火力越来越猛了,我掩护你,你赶紧跑回卧室。”他以为对方未必敢公然挑战他的地位,却不曾料到,连火力威猛无比的冲锋枪都派上了用场!再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这些沙发就会这威力强,爆的冲锋枪击成碎片,到那个时候他们将无所遁形。
  “那你怎么办?”静宜娥眉一蹙,神色却是全所未有的坚定:“我们一起配合,同时跑怎么样?”
  冰山男大脑迅速地转了一圈,精明的眸子在烟火之中散发出干脆利落的魄力,趁对方停歇休整之际,利落抓起她的手腕,紧紧扣住,拼命地往卧室的方向跑去,静宜还没有来得及明白这些动作是怎么发生的,只能本能地跟在他的身后,使尽全身的力气往前奔跑,这一定是她有史以来最快的百米冲刺速度了!想她初中升学考试那会,跑的是全班第一,也赶不上现在这速度......
  他们一股作气跑到卧室,冰山男动作麻利地按动床边的按钮,拉着一脸惊讶的她进入一条暗道,接着启动一系列的程序,看得她眼花缭乱......
  “你刚刚启动的是什么程序?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响?”静宜好奇地问道。
  “隐藏按钮程序,你想想,如果我们不把外面的按钮隐藏起来,他们找到之后,跟着我们进来,我们还不是要继续拼命逃命,对不对?”
  恩,他说得挺有道理,好像就那么回事儿......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算是赞成他的说法,只是,现在不是已经把敌人隔绝在外面了吗?怎么他们还要往前赶?
  “那个,不是追不到我们了吗?”她气喘吁吁地说着,脚步有些踉跄,似乎跟不上他的节奏。
  “我们要马上赶到另外一个出口,离开这里。”他几乎没有回头,依旧专注地往前走,她只好尽力跟上他,他没有说出口的那番话,她自然是明白的,若是晚一步,谁能知道会有什么危险?对方并不是一般的小罗罗,武器装备强大得让他们望而生畏,如果不是对手,那应该使用三十六计中的逃为上计。
  大约快速地走了二十多分钟,他们才停了下来,冰山男动作熟练地按下一个红色按钮,暗道前方忽然缓缓亮出一条光柱,前后不过才几十秒的时间,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此刻,他们立于一处隐蔽的山洞出口,探出头往脚下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她霎时惊出一身冷汗!正在她错愕之际,一辆容纳两个人的缆车停靠在他们的跟前,冰山男拉着她的手上去之后,缆车以极快的速度沿着山顶移去。
  “我们还上山?”她实在不明白这缆车怎么会带着她们上山?
  “下山更危险!”他波澜不惊地回答她,脸上展现出运筹帷幄的英雄气魄。
  她哪里料到,到达山顶,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停了一架直升飞机,两个人迅速跳上去之后,人还没有坐稳,飞机就马上启动升空,她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地倒在他的怀里,他乘机将她紧紧抱住,待好一会,直到飞机平稳飞行之后,才慢慢松开手上的力道。
  “你不要紧吧?”他温热的气息如数洒在她的脸颊,有些痒痒的感觉。
  她赶紧逃开他的怀抱,有些慌乱地系安全带。
  看着她怎么拉都拉不动那安全带,他轻轻地笑了一下,一手拿过她手上的安全带,俯下身体,靠过她的腿部,将安全带顺利地插入接口,最后还不忘拉了拉是否牢靠。
  她的脸颊微微地泛着红潮,热得发烫。
  待他坐好之后,她礼貌地道谢:“谢谢你。”试图掩饰内心的慌乱。
  “不客气。”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老大,嫂子害羞了!”忽然,他们中间冒出一颗脑袋,把静宜吓得一声尖叫。
  冰山男用力地将那颗忽然冒出来的脑袋往后播,阴冷地瞪了他一眼,安以文马上识趣地躲回后面,但脸上依旧不改嬉皮笑脸的邪气品性。
  “老大,那我就不打扰你和嫂子的二人世界了,当我是透明人就好!”
  透明人?知道自己是透明人还一直在那里叽里呱啦的!静宜心里偷偷地暗笑。
  看到她嘴角的弧度,安以文马上来了调凯的兴趣:“嫂子,你可不要被我的魅力吸引了,那样的话,老大不会放过我的!”
  “是吗?他会怎么样?”静宜打趣地追问。
  安以文一下子蹭到她旁边的座位,还斜着身子向她靠过来,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静宜以为他会说出更惊为天人的话,却没有料到,他双手在嘴上拼凑出一个叉,然后腾出一只手移至脖子,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做完之后双手又恢复原来的叉叉。
  静宜被他的搞笑动作逗得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起来,不像刚才逃命那般惊慌失措。
  “老大,嫂子笑得这么灿烂,你要怎么奖励我?”
  “奖励?把你调去新区域开荒怎么样?”
  “老大,你太没有人情味了,还是嫂子好,嫂子,你以后得跟我站在统一战线,坚决抵抗他的腹黑兼无情!你不知道,他......”安以文还想往下说,忽然扫到冰山男投过来的警告,他一下子噤若寒蝉,神情委屈地闭上了那张滔滔不绝的小嘴。
  “呵呵,聊了这么久,还未请教你的名字。”静宜擦觉到他的不悦,换了一个话题,免得他们两个起战火,波及她这坐在中间的“池鱼”。
  “安以文。”他绅士地向她伸出手,静宜正打算腾出手去握一下,这毕竟是一种礼节,却冷不丁被冰山男一把握住。脸色阴沉地出口:“不必和他握手!”
  “老大,我对你这种歧视表示严重的不满,我要抗议!”
  “好啊,你打算怎么抗议,要不给你支个招,跳机吧!”
  静宜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禁不止笑出了声,充满欢乐的神色望向冰山男,像是布伦哥发现了新大陆!
  打从她认识他这么久,从来没有见到他说这种冷笑话。一副冰冷的脸孔威严冷淡,却硬是说出这种腹黑的话语,在这样的场景下,她的笑点一下子低到极点!这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安以文能让这个男人如此吧?由此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必定非同一般,安以文一直喊他老大呢?怎么听起来像是黑社会似的?
  不过呀,这货要是黑社会,也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不是吗?
  后来安以文又缠着她说了一会话,这一场紧急飞行,因为安以文的存在,竟然变得非常轻松愉悦。
  等飞机停下来之后,她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离开了A市,接下来的几天她都被安顿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冰山男和安以文自从下飞机之后,就无影无踪,她一个人无聊地住在一处超级奢华的别墅里,除了下人和严密的保安,再无他人。
  这天,她有些无聊,便打算到别墅外面逛逛,等走出别墅才发现,这一大片园林里面并不仅仅只有她居住的这一栋房子,不远处还散落着好几处呢,只是布局和外观都差不多,察觉前面的房子有人的踪迹,她想了想,便迈开步子朝着对方走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进,她渐渐看清对方原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爷爷,坐在轮椅上,由一位稍微年轻些的佣人在旁照料,而他手里提着花洒在浇花,非常细心地照护那些花花草草。
  “这琴叶珊瑚花开得可真好!”静宜走近后,心里由忠地感叹。
  老爷爷停下手里浇花的动作,望向说话的人,神色波澜不惊,淡淡一笑,和蔼慈祥:“这位小姑娘也知道琴叶珊瑚?”
  “琴叶珊瑚,也叫日日樱,由于花期长,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它开花,而且长得像樱花,所以叫做日日樱,也叫做南洋樱、琴叶樱,是庭园常见的观赏花卉。”静宜信手拈来,一一道尽。
  老爷爷的眼中折射出赞赏的态度:“这年头,年轻的女子很少有能叫出这花的名字。想必小姑娘是爱花之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