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最后的幸福时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爷爷,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就爬窗进来啦!”门外是安以文越来越大的叫嚷声。
  静宜心里是又急又无奈,这安以文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过来找叶弘文,正巧他刚说到关键的地方,她敏锐地察觉,前面的那么一大堆说辞不过是铺垫,叶弘文真正想要说的话还在后头。
  “静宜,我先给安以文那小子开门,等会他问起我们聊天内容,你就说拉家常就好,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算是我们俩的秘密。记住了。”叶弘文开门前还不忘再叮嘱一遍。
  这叶弘文果然料事如神,打开门之后,安以文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追问他们刚刚聊什么,静宜只好打着马虎眼,随便编了些内容蒙混过关,安以文听了她的解释之后倒也没有再追问,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
  直到吃完晚饭回到姜园,安以文才从她身边离开,她总算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可是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现在再过去兰园找叶弘文只怕不大适合,还是等明天吧。
  打定主意之后心里安定不少,哼着小调洗了个凉爽的澡。
  却哪里料到,当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会撞上一堵人墙,她惊讶地抬起头,惊慌失措的眸子全数落入叶黎昕的眼睛里。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忽然出现,心里竟然有如小鹿乱撞的感觉,她灿灿地笑了声:“你回来啦?”
  “恩。”他怔怔地看着她脂粉未施的脸蛋,清纯得像小女孩。
  “过来。”他出其不意地叫了她一下。
  “啊?”她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那圆润的眼睛轻轻地眨了眨,透露出一种纯白无辜的讯息。
  看着她发呆的囧样,他干脆直接走到她的跟前,拿过她手上的毛巾,认真地擦拭着那些还湿漉漉的发丝,力道略微有些大,却让她满心喜欢,像小时候洗头发时,爸爸的动作。
  她心满意足地低下头,任由他仔仔细细地擦拭头发的水份。
  “好了。以后洗完头发要马上擦干,知道吗?”
  “恩,谢谢你!”她嘴角微微弯起,藏不住那一抹笑意。
  自从上次在他怀里哭到睡着那一天开始,他们就一直睡在一起,两个人和衣而眠,各自占据床的一边,从不逾越那一道防线。有时候半夜醒来,只要看到他躺在身边,她的心就会安定下来,脑海里所有的纷纷扰扰彷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有他相陪,不用再害怕,不用再担忧,有人守护着,有人疼惜着,或许,相处得足够久,足够长,她会爱上躺在身边的这个男人。
  接下来的几天,叶黎昕寸步不出呆在姜园,每一天做精致的料理,各式的点心给她品尝,吃饱了两个人躲在影视厅看各种经典的电影。今天,他兴致来了,偏要和她跳上一曲,当献给爱丽丝的乐曲响起,她轻轻地惦起脚尖,身姿曼妙地随着他轻盈地旋转,荡漾,整个屋子都是他们跳跃的身影,从大厅的这一边到那一边,再从那一边跳回原处,跳到筋疲力尽,两个人一起倒在宽敞的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两颗脑袋相向,相视一笑,像相处多年的夫妻那般甜美。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生活,该多好!”叶黎昕微微转了转头,望向屋顶上垂下来的那盏精美的水晶吊灯。
  “很幸福的感觉!”她由衷地感叹:“但是,幸福不会是人生的常态,它总会伴随着一些悲伤,疼痛,让我们刻骨铭心,然后学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
  “你后悔嫁给我吗?”他话锋陡然一转,让静宜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愣在那里,忘了接话。
  “或许你不必告诉我答案,中午想吃什么?我去做。”他有些落寞地起身,朝着她问道。
  “我想吃花非的那一道“幸福泡菜”还有“伤心欲绝杂酱面”。”她歪着脖子,非常认真地思考过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好。”他淡淡地回应。
  看着他忽然转身的背影,她的心有一种莫名的荒凉,总感觉,这会是他们最后的幸福时光。他就这样无所事事地整天陪着她,讨她欢心,逗她开心,给她做精致可口的饭菜,陪她看经典的电影,一起在草地上玩高尔夫,带她去庄园里的小湖钓鱼,过着一种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就是这样,才让她慌乱。一个平时神出鬼没的男人,把身世隐藏得滴水不漏,却忽然变得温柔浪漫,陪着你过简单的小日子。她在想,要么这个男人得了癌症,要么,是把这段生活当作最后的奢侈。他要去做一件事情,不成功便成仁。
  待叶黎昕进入厨房后,她笑嘻嘻地拿着一台摄像机,跑进厨房拍摄。
  “来,看镜头,叶大厨,秀一下你的刀功!”
  叶黎昕朝着镜头优雅地笑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镜头,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下来。
  “诶,你小心点,别切到手了!”她好心地提醒。
  “是你叫我看镜头的啊!”他的强词夺理让她无语应对。
  败下阵来的她只好示弱:“好吧,我错了,大厨,你还是看好刀下的手吧。”
  “是吗?”他玩味地一笑,手忽然一动,手中的刀猛然离开手,向空中飞出去,静宜一下子震惊得愣在哪里,微微张开的嘴巴竟忘记合上。
  他长臂迅速一伸,待她再仔细看时,刀已经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上,他像转铅笔一样拿着刀柄连续转了两圈,最后手起刀落,快速地将手下的肉片切成大小均一的丝状!
  静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只见他接着随手拿起砧板边上的红萝卜,削皮如飞,一眨眼的工夫,一只栩栩如生的鸟儿呈现在他的手上。
  “怎么样?录下来了吗?珍藏版的!好好保存!”
  “啊!”经过他的提醒,她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镜头已经偏了,最后竟什么都没有录到!
  “笨蛋!”
  “都是你!不提前告诉人家!”
  “你不是说让我秀刀功的吗?”他状似吃惊地反问她。
  她可怜兮兮地嘟着嘴,一副吃瘪的样子。下一秒,她的眼睛又亮了起来:“要不,你再来一次?”
  “没有再来一次!赶紧收好摄像机,摆好餐具,准备吃饭。”
  “诶,你都还没有煮。”她不满地抗议。
  叶黎昕一记白眼投过来,她乖乖地噤声。离开之后还在懊恼,刚刚那么精彩的画面竟然没有拍下来,心里暗暗下决定,等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再让他表演一次。
  可是,她却没有能够等到下一次的来临。吃完午饭,他就带着她离开了姜园回到了A市。她一直想找个机会单独见见叶弘文,想了解清楚极致一号事件的始末,却没有想到这一走竟然没有了机会。更糟糕的是,她几乎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想要联系上他也是个大难题。
  回到A市之后,叶黎昕并没有直接送她回家,而是把她带到了一处隐秘的仓库,当仓库的门打开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一个男人被绑住双手吊在半空中,他的嘴巴被黑色的胶布捂着,让她看不清楚模样。
  叶黎昕进去之后,命人把绳子放下来,被绑的男子接触到地面之后,有那么一瞬间的疲软,差点连站都站不稳,要不是有绳子的牵连,他几乎要跌倒在地。
  “把他的胶布撕下来。”叶黎昕朝着手下命令。
  当贴在男子嘴上的胶布慢慢被撕下来后,她渐渐看清了那一张脸。几乎同时,她紧张地躲到他的背后,手不由自主地拉着他的衣角。
  “把绳子放下来一点。”叶黎昕有条不紊地下命令。
  “我想你应该知道该做什么!”他冷冷地看向泰勒,冰冷的眼睛里不带丝毫的感情,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我呸!”泰勒粗鲁地朝着地面吐着口水,一脸地无所畏惧,视死如归。
  “给我打断他的腿,看他如何逞强!”
  “你就这么急着在她的面前表现吗?可是,她不过是一个我玩腻的女人,早就被我糟蹋过了,视频你不是也看了吗?怎么样,过不过瘾?叶黎昕,我劝你还是别玩这套把戏,这么些年都是我在替你管理组织,那些弟兄们早就把我当成老大,要是让他们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对待我,你觉得,他们还会乖乖听命于你吗?”泰勒处变不惊,说话的态度干脆利落,他像是看死了叶黎昕不敢拿他怎么样?
  叶黎昕听了他这番话,没有狂怒,也没有展现一分一毫的狰狞,只是悄悄转身,将双手捂在她的耳朵上。
  “砰,砰。”空气中响起两次枪声。子弹精准地进入泰勒的膝盖,失去支撑的他双膝跪地,只是姿势虽然谦卑,他的眼里丝毫不见害怕。
  “叶黎昕,没有我,你一定会失败!”
  叶黎昕眉一挑,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我失不失败就不用劳烦你操心了,你还是抓紧机会,做你该做的事情,或许我会考虑放你那两个儿子一马。”
  “叶黎昕,你真要把事情做绝?你就那么笃定我没有给自己留有后路?”听到叶黎昕的威胁,泰勒不紧没有惊慌,反而显得更加咄咄逼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