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可悲的替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静宜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一刻,才发现他的话听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她很想大声地笑,放肆地笑,可是,却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口口声声说会保护她,但是却把自己当成他的一颗棋子。哼,保护棋子的安全,那只不过是为了利用罢了,归根结底,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与她何关呢?哪怕不是她陈静宜,是随便的一个路人甲,在某个时刻有幸成为他的筹码,也能得到他的周全保护。
  道理是如此的简单,她却偏偏拐了那么多的弯。看着自己沉沦在他的虚情假意之中,他一定觉得自己可笑,可悲,甚至可怜。所以看着她的眼神里会带着悲悯。那是悲悯啊,怎么可能是喜欢或者爱呢?哪怕这里面参杂了些许的感情,也只是因为她长得像贝拉罢了......
  叶黎昕看着她那么冷淡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保持着抗拒的姿态,他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烦闷。他多想伸出手去抚平她眉上的褶皱,多想在她的面容上刻上天真烂漫的微笑,再描上浅浅的绯红。
  他轻轻地抬起手,只是未达她的眉梢,便被她惊恐地躲过。
  “请你不要再碰我!我恨你,讨厌你!”静宜朝着他怒吼,声音接近歇斯底里。
  “对不起。”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收回你的虚情假意。我不需要!”
  “静宜,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听我说,事情始终会发生,这已经不是由我控制的局面,但是,在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是真心对待你,我相信你能感受得到。在完成这件事情之前,我希望我们能友好相处,而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们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好不好?”
  “哼,我以为天真的人就只有我一个,那万一你要完成的事情失败了呢?你是不是就会把我扔掉?又或许你发现,其实我比贝拉更让你觉得耻辱,你就一脚把我踢开?在你的世界,容不下玷污。我早就不是清清白白的人,我不会天真地以为,你会为了我改变你的世界观,或许,在这之前,我很傻,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会一直傻下去......叶黎昕,我不会任你摆布,哪怕被迫成为你的布偶,我也要做一个不听话的布偶,我会让你后悔,选择我当你的棋子,是最错误的决定!”她绝情地看向他,情绪十分激动。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但是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请你记住,我们是夫妻。”他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厅。听着关门的响声,她终于嚎啕大哭。
  叶黎昕站在门口,拿出一包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直到整整一包烟全部变成灰迹。那脚下的一地烟头凌乱地散落,只是每一根的旁边都有黑色的痕迹,证明它们曾经被人狠狠地踩过。
  当他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静宜已经睡着了,模模糊糊之中,彷佛听到开门声,她知道有人进来,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可是眼皮似乎变得很沉重,压得她连睁开的力气都没有,她低低地呢喃着,叶黎昕却是没有办法听清楚一句。手掌轻轻地覆上她的额头,热得发烫。翻箱倒柜找来温度计一量,三十八点四度,果然是发烧了。
  他把伯恩找来,仔仔细细地给她作了检查,开了一些对胎儿没有影响的退烧药,又命令伯恩根据她的体质配制合理的营养品,把伯恩折磨得叫苦连天。
  “老大,她只是发烧而已,不需要这么大阵仗!”
  “你照做就是了!那么多废话!”叶黎昕有些恼怒他的多嘴。
  伯恩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心里划过另一张熟悉的脸孔。其实,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想起了那个女人,那些封尘的记忆就铺天盖地地向他涌来。或许,那个时候,自己不应该迁就泰勒,把那些迷幻药用在她的身上,幸好后来自己研制出解药,不然,他该后悔一辈子。
  只是,现在,叶黎昕这样又是怎么回事?看他的神情和他对她的着紧程度,不像是简单的利用,莫非?想到这,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但仅仅一瞬,他就恢复了常态。
  “药等会我派人送过来,最近事情已经陷入白热化,你该回去主持大局。”伯恩把医药箱挂上肩膀,对着叶黎昕说道。
  “我知道,你回去吧。用最好的药,把泰勒治好。”他朝着伯恩扔下一句,目光一直落在静宜的脸上,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知道。”
  她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睡着,浑浑噩噩中一直在作梦,在梦中,她看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像是在一个黑暗的隧道里,她的身边围着一圈人,每个人都拿着枪支指着她,要她把东西交出来,可是她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她一无所有,要交什么呢?她哭着对他们说:“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忽然他们的眼睛齐齐地望向她的肚子,她惊恐地大叫:“不要!”
  “没事,没事,我在这。”叶黎昕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做梦而已,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她的意识渐渐清晰,发现自己正紧紧地窝在他的怀中,身子瑟瑟发抖。
  想起之前的事情,她很想用力将他推开,无奈他似乎抱得十分紧,任凭她使尽力气也无济于事。最后她虚弱地放弃了挣扎,静静地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清晰而有力的心跳,眼睛无意识地望向一边。
  桌子上放着他的手提电脑,想必他刚刚一直守在床边,才会在她做噩梦的时候第一时间抱着她。依赖在他的怀里,她的心渐渐安定下来,那些在心里涌动的浪潮渐渐平息。
  那个梦让她明白,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肚子里的孩子。而他,曾经答应过这一点。哪怕是被利用,为了孩子,她也只能屈服,这是和他结婚的初衷,后来渐渐地就被他迷惑,产生了可笑的幻想,现在是时候回归现实了。
  “我饿了,想吃小米粥。”她低低地呢喃。
  听到她终于平静下来,主动要求吃东西,他轻轻舒了一口气。在她生病的时候,他多担心她会就这样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他甚至在想,如果病的是他,该多好。
  这一刻,他渐渐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对她,他终究是动了情。无可否认,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贝拉的身影,但是,她却比贝拉更乖巧,更温柔,身上没有贝拉的那种刁蛮任性,反而增添了一份可爱与甜美。
  他最喜欢她的大眼睛,灵动而活泼,看一眼,就陷进去。自己对她的情大抵就是从看向她眼睛的时候开始。当他们四眼相对的时候,他总是想要靠近她,亲吻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
  她是那么的单纯,骨子里却偏偏又生着一股倔强,让他想要好好疼惜却又想要征服。
  就像现在这样,她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对着他祈求,他永远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煮粥。”他轻柔地放下她,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她随意地看了看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又看了看他的笔记本电脑。犹豫几秒,轻轻地点开ENTER键,看到屏幕上的视频,她顿住,但最后还是果断地按了下去。
  视频上面那张熟悉的脸孔赫然映入她的眼帘,那眉,那眼,还有那薄薄的唇,多么熟悉的组合啊,她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还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呢,可是,一看到他的脸,心跳忽然加快,那些记忆铺天盖地卷来,像是要把她吞没。
  雷少晨,她曾经的丈夫,现在却是属于张芯瑜的男人!
  可是她毕竟是他的前妻啊!他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难道那一段感情就这么脆弱吗?难道至始至终她在他的心里都不占据任何分量吗?
  或许自己不该点开这一段视频的,如果不看,就会一直保留幻想,一直记着最美好的时光,一切都会是记忆中的样子。
  如果不看,她就不会听见他说出那么无情无义的话。
  他说,安排人员把张芯瑜带到美国,派几个身手敏捷的保镖沿途保护她的安全。
  龙翼问,那需不要知会静宜一下?或者直接派几个人......
  雷少晨阴沉着脸,质问,你是觉得我们黑豹现在人手很充足吗?她早已和我无关,以后不准再在我面前提起,否则,格杀勿论!
  她的大脑里一直回荡着他的话,她早已和我无关,以后不准再提起.......
  叶黎昕端着小米粥出来的时候,看着她盯着笔记本的屏幕一动不动。才猛然想起,他刚刚正在看昨天偷拍雷少晨的视频,而那里面的内容......
  “小米粥好了,快点趁热喝了,这样发烧很快就好了。”
  “恩,我真的好饿.....”她有些急切地想要将他手里的小米粥拿过来:“啊,好烫!”她吃痛地尖叫了一声。
  叶黎昕看到她疼痛的表情,马上放下小米粥,抓起她的手察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