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极致一号的真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爷爷,你怎么找到我这里的?”看见叶弘文来访,她的心里十分诧异,神色充满了疑惑。
  “对了,爷爷,黎昕刚刚出去了呢。”她一手接过叶爷爷手上的简易行李,带着叶弘文往前走。
  “爷爷这次是来找你的。”叶弘文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次来访的目的。
  “哦?”
  这叶弘文冒着这么大的风暴找到这里,想必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是关于极致一号的文件吗?还是关于她肚子里的婴儿?想到婴儿,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如果叶弘文真的要强迫自己打掉孩子,那么她只能离开叶黎昕,跟他一刀两断,斩断跟叶家的唯一关联。
  她打定主意之后,心里反而没有那么慌张,将叶弘文的行李放好之后,她亲切地笑着对叶弘文说:“爷爷,你在这里坐会,我去给您泡茶,爷爷想要喝什么茶?”
  “就由你帮爷爷做决定!哎呀,我这是几世修来的福份啊,在有生之年,还能喝到孙媳妇泡的茶,我这老头子该满足了……”
  静宜一边跑着茶,一边微微地笑着,轻轻地摇摇头:“爷爷,你真的很容易满足,所谓知足常乐,爷爷一定每天都过得非常开心。”
  “那倒不是,黎昕他父母去世得早,我光是操心黎昕这小子,就身心俱疲。”
  静宜嘴上虽然笑着听叶弘文在念叨,但是心里却满认同他的话,叶黎昕那家伙生性冷清,跟他相处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爷爷,我看他跟你关系挺好的,您不知道,我刚认识他那会,他整个人像一座冰雕,不近人情,冷若冰霜呢。”静宜就事论事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
  “我们的关系就像冰与火!这小子从来就不听我的话,我说往西,他偏偏要往东,这也是我这次来找你的最大原因。”
  “此话怎讲?”
  “你还记得我上次和你提过的极致一号文件吗?”
  看到静宜轻轻地点了点头,叶弘文这才慢慢地往下说下去:“建立在A市的军阀基地所生产的大量生化武器,并没有被摧毁,一直储存在秘密基地。当年,这个基地建好,打造了一扇非常精密的门,门上有五个孔,需要五把特殊打造的钥匙同时启动才能把门打开。而这五把钥匙分别被当时掌权和出资的五个人所有。其中某个富豪出钱最多,拥有最大的一把钥匙,也是最特别的一把,它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光明之星。”
  “爷爷,您的意思是,这五把钥匙之中,只有这光明之星是最重要的一把?”
  “你说的非常正确,只有这一把的造型最独特,根本没有办法仿制,其余的四把虽然均是由血钻打造,但是它们的造型相对简单,可以依照锁孔重新打造出来。”
  静宜听到这里,心里面的迷雾渐渐拨开,但是这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军阀基地建好之后,有人不甘心如此强悍的武器仅仅是用于防御。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当年的A市并不太平,由于这里的海域濒临国境,其它国家的海盗或是某些恐怖分子常常会在这附近惹是生非,生起事端。自从A市的这个基地建成之后,这样的情况慢慢变少直至消失……此时,威力庞大的生化武器成了一堆无用的垃圾,堆放在秘密基地形同废物。所以这五个管理者中有人提出利用强大的武器作为筹码,通过海域到邻近的国家谋权获利,但是这五人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赞成这样的做法,最后,五人分成了两个派别,大家明争暗斗,想要抢夺对方手上那一把钥匙,将军阀基地占为己有。”
  “在这个过程之中,有一个家族忽然醒悟过来,觉得这军阀基地的存在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意义,他通过买通世界各个顶尖的情报组织,来偷取剩下四个人手上的钥匙,最后他成功地获得了其余三个人的钥匙,并把他们集中到了一起,运输到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藏起来。当时负责运输的船只隶属于世界恐怖组织,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在船只运输到百慕大的时候,他们遇到了袭击,再加上当时的天气十分恶劣,船上的大量人员遇难,最后血钻竟然也不知所踪。但是,让我觉得悲痛的是,我的儿子,叶黎昕的父亲也在那一搜船上,那一次的事件,他未能幸免于难,就这样去世了。他父亲的去世这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很长一段时间,他把自己一个人困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整天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任凭我怎么劝导都没有用,可是忽然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不知道跟叶黎昕说了些什么话,叶黎昕从此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始疯狂地调查当年的那个案子,他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他要为父亲报仇。这么多年来,他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在寻找光明之星上面,我不知道他最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几乎惜字如金,一句实话都不肯告诉我,连安以文也一样,跟他站在同一个战线上和我敌对。”
  “但是,他不说,并不意味着我一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清楚地被他蒙在鼓里。这些年,他进行他的计划,我作我的调查。”
  “那,爷爷,你调查出什么?”
  “你知道当年拥有钥匙的那五个人是谁吗?”
  静宜如实地摇摇头。
  “其中一人是雷少堂。”
  叶弘文点到即止的这个回答让她心里十分的震惊,当年的这个事情,想不到竟然和雷家扯上关系,难怪,雷少堂有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雷厉风行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简单的老人,只是他隐藏得真是够深,跟他相处的大多数,她感觉他只是一个慈祥的,盼望儿孙满堂的老爷爷,跟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两样。却哪曾料到,他有如此辉煌的过去。
  只是不知道当年的事件中,他是什么立场?支持掠夺还是坚持正义?又或者是那个中途醒悟的人?
  只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雷少堂恐怕不会是那个中途醒悟的人!自己亲眼看到他跟胡玲珑会晤,而胡玲珑曾经持有光明之星,只是,为什么叶黎昕会说这光明之星是他交由胡玲珑保管?当年的光明之星怎么会落到叶黎昕的手上?
  “爷爷,有一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奇怪,叶黎昕曾经告诉我,这光明之星是属于他的,这么说来,当年他也在那艘船上?”
  “确实在,当年他的父亲执行任务的时候,他非要跟过去看个究竟,他父亲想着他身手不错,带上他也不是一件坏事,就让他跟着上了船。他父亲正式的工作是国家的军事情报员,但实际上,他跟国际恐怖组织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那一趟运输,上面派了他随行主要是跟进事情的进展。”
  “可是,爷爷,当年中途退出的那个人,他既然想要把钥匙运输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藏起来,为什么偏偏会是国际恐怖组织的人员来负责运输呢?”这一点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国际恐怖组织的宗旨是什么?不就是干非法的勾当来抢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吗?像血钻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他们的手上,整个世界必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这也是我这些年来一直想不通的原因!按照道理,国际恐怖组织虽然接手各种棘手的案件,包括运输非法物品,走私枪支和毒品等等,从这个层面来说,他们具备非常优秀的运输的能力,可是血钻这种东西,想要偷渡运输到某个地方并不需要费力气,首先它们的体积非常小,其次,血钻作为一种宝石,并不是违禁品。为什么需要选择国际恐怖组织来运输呢?这其中是不是还有我们想不到的某些事情呢?”
  “或许说,那个中途醒悟的人,并不是想要将血钻钥匙隐藏,而是想要将这些血钻占为己有,或者是把这些血钻钥匙藏起来,重新打造?”静宜顺着叶弘文的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所在。
  “铃铃,铃铃,铃铃。”门外响起的门铃,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听到门铃声之后,叶弘文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的神色。
  “静宜,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我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去阻止叶黎昕进行关于光明之星的一切活动,当年,因为这光明之星,我失去了一个宝贝的儿子,现在,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孙子,所以,我拜托你,好好抓住叶黎昕的心,让他安定地生活下去,不要再想着报仇,也不要去觊觎生化武器所带来的权力和威力!当年的这件事情,不管谁对谁错,谁是善良的,谁是邪恶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一家人幸福地生活下去,无惊无险,这样就足够了,那些权力相争,争霸世界的欲望,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水中花镜中月,极尽力气去追寻的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又何必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