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人生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交易。有人用感情换来感情,有人用金钱换来物质,有人用肉体换来欢愉。有一些交换善良朴实,有一些交易暗藏危机,有一些交易肮脏不堪。
  静宜不清楚自己是基于什么缘由答应了叶弘文的请求,她甚至不清楚到最后叶弘文的意料是否会成真,一切都是那么模糊,那么朦胧。就像透过贴着窗花的玻璃看外面的世界,一切都是模糊的影像,让人看不清晰捉摸不透。
  跟叶弘文道过晚安之后,她便匆匆忙忙地回到自己的卧室,迫不及待地翻出叶黎昕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
  感觉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她的心竟那样欣喜,脸上尽是眉飞色舞,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嘴角的弧度有多么灿烂。
  “你现在在哪里?”她激动地第一时间问出口。
  第一句话,她不是问小言怎么样?她关心的是自己,叶黎昕的心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感动,这女人,自己总算没有白疼。
  “我在张家。”他如实地汇报,嘴角微微上扬抑制不住的好心情。
  “那小言怎么样了?”她迫不及待地追问,满脸的担忧。
  “现在没事了,你不用那么担心,这么晚还没有睡觉吗?不乖!”
  “怎么睡得着,心里一直担心你们俩个!对了,爷爷到家里做客呢,你等台风停了赶紧回家吧。”
  “让我赶紧回家,是不是想我了?”他压低声音问道。
  “不是说了嘛,爷爷过来了嘛!”她娇羞地低着头,彷佛他是站在跟前说着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话。
  “好啦,我知道了,只许想我,等会乖乖睡觉,晚上记得盖好被子。”
  “恩,知道了,那你在张家好好照顾小言,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
  挂掉电话之后,她的心安定不少,只是,刚刚她极想追问小言的具体情况,不过听叶黎昕的语气,似乎不打算跟她详细谈,大概是不大方便吧?她也是想到这一点,才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只是,这一次她却是猜错了,直到现在张家的主人公一个都没有出现。当叶黎昕赶到张家的时候,门窗全部锁紧,他情急之下,费劲地撞破了窗户上的玻璃越窗而入。
  当他看到一名年青女子,握着一把水果刀对准着另外一名半倒在地,瑟瑟发抖的女子时,脸上划过一丝阴霾,一双锐利的鹰眼闪过疑惑:到底哪一个才是小言?
  他的意外出现,让两个女人同时朝着他望了过来。他朝着她们喊了声:“小言。”
  结果持刀的那名女子脸色霎时变得狰狞:“你别过来,你要敢再往前一步,我就将她的脸划伤!”
  听到持刀女子的话语,他的脸色连变都没有变,持刀女子还没有看清楚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握着刀把的手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撞击了一下,握着刀具的手一抖,刀具就落到了地上,发出尖锐的声响,叶黎昕趁机上前将女子制服,随手操起地上的麻花绳将她五花大绑起来。
  末了看着小言的手臂上不断冒着鲜血,他又找来药箱,给她仔仔细细地包扎。
  “你要不要紧?”他边包扎边问,看着她的嘴唇渐渐变得惨白,他的心里有些担忧。
  静宜不顾台风的危险都要过来看个究竟的女子,想必这个女人在她的心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或许是她的闺蜜或者是好朋友,既然如此,他一定不能让她出事,这是头脑里闪过的念头,虽然一闪而过,他还来不及深究其中的原因,但是这个念头却让他一刻都不敢耽误地照顾她,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小言虚弱地抬起头,淡淡地笑了笑:“谢谢,我没事,撑得住。”
  “哇,哇,哇。”忽然,楼上传来小孩的哭叫声,一浪高于一浪。
  叶黎昕面带疑惑地往向她,意思是在问怎么会有小孩的哭声。
  小言的身子孱弱地抖了抖,双手紧紧地握住,微长的指甲嵌入掌心,掐出微红的色泽。她想要开口解释,可是话没有说出来,泪水就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没事了,你到沙发上坐一会,我帮你去看看小孩。”
  小言拼命地点头,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当叶黎昕凭借声源找到小孩时,他瞬间就明白了小言刚刚的表情,莫说是她,就是他这样一个经历无数厮杀与血战的男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也不免感觉血腥和作呕!
  只见一个艳丽的女人衣衫褴褛地躺在卧室的中央,她的身上被鲜血掩盖,心口上插着一把雪亮的刀具,双手被砍断扔在一边,胸口的衣服被撕碎,上面刺裸裸地刻画着一个“贱”字。
  叶黎昕小心翼翼地跨过女人,走到床沿边,抱起床上的小孩,小孩马上止住了哭泣,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望着他,看了几秒,竟然咧着肉嘟嘟的小嘴笑了起来。
  他轻轻地捂着小孩的眼睛,绕过惨死的女人,抱着小孩回到小言的身边。
  小言眼波流转,盯着小孩的脸,眼泪却又止不住哗啦啦地往下掉!
  可是襁褓中的小孩大概不懂小言为什么哭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摇着肉嘟嘟的小手在空中乱抓,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小言,似乎想要到她的怀里去,叶黎昕将小孩抱得离她近了些,让小孩的手可以个够得着小言。
  从门外望过去,画面有点像一双恩爱的父母正在和襁褓中的小孩玩乐。
  这一幕,深深地刺伤了张以墨的心,他哪里曾料到,自己看到她的来电显示,就抵抗着强劲的狂风往家里赶,哪曾料到迎接他的竟然是这么讽刺的一幕?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背着他找男人,而且是在自己的家里?被愤怒刺激的他早已失去了正常思考的理智,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拉扯着叶黎昕的衣领,朝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幸好他稳稳地抱住孩子,否则这一拳肯定得把孩子给击落在地上。
  小言一看张以墨这架势,猜测他误会了自己,她着急地上前,挡在叶黎昕的跟前,双手张开,像是母鸡保护小鸡的造型,朝着张以墨怒喝:“张以墨,你发什么疯!那你是儿子!你不着紧我还着紧呢!”一开始是怒火冲冲的语气,可到最后她的声音渐渐哽咽:“小宝,小宝,他好可怜!”
  “季小言,你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这算什么?护着他?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陈静宜,也就是你最好朋友的老公,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被雷劈啊?”
  “够了!张以墨,我劝你在行动之前,将事情弄清楚,不要乱冤枉好人!还有,今天的事情,你欠我一个人情!可记住了!”
  叶黎昕说完将怀里的小孩递给季小言,然后抬起手潇洒地擦了擦嘴角,狂傲地越过张以墨朝着外面走去,那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嚣张帅气!
  张以墨紧紧地握住拳头,想要追上去再揍一拳,却在视线扫到沙发背后被五花大绑的林晓楠之后嘎然而止。
  “怎么回事?”他阴沉着脸望向季小言,试图从她的脸上获得答案。
  季小言的嘴唇哆哆嗦嗦,心里很想要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可是话像是卡在她的喉咙里,愣是憋不出来,她的身子忽然开始剧烈的抖动,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张以墨看着她害怕的神色,紧紧地将她抱住,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将怀中的人儿安抚之后,他直接上了二楼,当看到卧室里面那个女人的惨状之后,他心情平静地打了个电话。
  台风停息之后,警察过来将杨小丹的尸体运走,这一场风波渐渐落下帷幕。
  事情经过了很久之后,当静宜和季小言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还是隐隐觉得可惜。本来都是花季的少女,怎么就落得了这么一个结局?林晓楠千不该万不该或许就不应该找一个关一洋这样朝三暮四,花心成性的男人当男友,当杨小丹从她手中抢走关一洋之后,她或许应该彻底放下这个男人,而不是处心积虑地选择报复,到最后,杨小丹惨死在她的手下,可是她自己的下场呢?等待她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只是不知道,她的父母是否经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哎,静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想当年,她帮着朱诗诗那个女人算计自己,害得自己遭到毒打而流产,在她的心里,其实始终都有芥蒂,可是,当初的林晓楠是一个多么活泼的女孩子啊,大大咧咧的性格多么讨人喜欢,只要一想起那些朝夕相处的往昔,她的心就止不住地疼,有怜惜,有难过,也有嫉恨。
  或许,一切都是命,她微微地如是感叹。
  台风过后,A市进入了紧张的重建状态。圆山度假村案件却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消失得无声无息。她的心里却十分明白,这一切都是叶弘文插手干预的结果,如果没有他,这件事情到最后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在这件事情上面,她的心里对叶弘文是怀着感激的,虽然这感激偶尔也参杂着忧虑的成分。
  将来,这一份恩情是要还的!
  她把这一点紧紧地记住了,将来若是叶黎昕有危险,她必定奋不顾身,只因她早就答应过叶弘文,保全他的安全。
  他常常说,要保她周全,殊不知,到最后,故事竟然有了相反的结局,只是,这样的一天会存在吗?未来永远充满未知,爱恨纠缠,竞争毁灭,皆有定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