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心中的悸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台风过去一个星期之后,这A市的市区基本恢复了原先的热闹与繁华,那些被风刮倒的树木、以及各种杂物垃圾已经被环卫工人清理干净了,街道又恢复了往昔的洁净。
  趁着今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她预约了医生去做产检。
  本来这叶黎昕是要陪着她过去的,她没有答应他的请求,心里大抵是有些抗拒和抵触,这毕竟不是他的孩子,让他陪着自己去,对叶黎昕来说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自从台风过后,他整个人变得比之前更加忙碌,每天下班回到家她都已经入睡,偶尔会察觉到他的归来,但大多数的时候,她睡得像一头猪一样,连他什么时候回来,什么离开都毫不知觉。只是,每一天早上起来,走到餐桌上,会看到他亲手写的留言,叮嘱她冰箱里有煮好的面条或者是粥,又或者是她喜欢吃的点心料理,让她热一热再吃。
  她并非铁石心肠,有人如此体贴地照顾自己,心里就算有再多的隔阂也会因为这些琐碎的关怀慢慢消除。只是,她的心越来越乱,她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心,看不清这些慢慢滋生的情愫是爱还是感动。
  看到那些字体漂亮的留言,有那么一瞬间,她好想打电话跟他说,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安心地过这种平凡的日子吧。可是,手指却停在号码的上方,迟迟按不下去,或许,在感情上,她始终还是缺少了一份勇气与激情。
  从小到大,她从来就不曾主动向别人表达过自己的感情,她只是在等着,等合适的人出现,可是等到最后,她等来了一个不合适的人。在和雷少晨分开的这些日子里,她仔仔细细地想,当初如果没有和雷少堂签下那一纸合约,没有天真地用自己的感情当做人生的筹码来换取利益,她的人生会不会因此不一样呢?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走下了计程车。正午的阳光很毒辣,直直地照射在她的头顶,闷热得像是一个大烤炉,她有些急切地从挎包里拿出遮阳伞,开伞的动作却那么硬生生地僵住。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的一群人。
  张子文在,雷少晨也在。
  这两个男人分别守在医院推车的两旁,不用说,那上面躺着的应该是张欣梦,整个人被一张白布盖着,是去世了吗?
  这个想法让她的心脏小小地悸动了一下。心里竟然流淌过一丝悲凉。
  最后的一程,有她爱着的人相送,或许,对于张欣梦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完美的落幕。
  如果是她,中途就这样走了,他还不一定会出现吧?
  她嘲讽地笑了笑,待他们走远之后,才一个人静悄悄地进入医院,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孕妇一样,没有惊动任何人,没有惊动任何光影。
  从医院出来,她直接打车到了一家布置优雅的咖啡厅。
  走到咖啡厅门口,远远就看到轩辕凡已经在那等候。
  她优雅地落座,带着歉意地笑着:“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还好。”轩辕凡凉薄的唇微微抿了一下,柔声道。
  “今天怎么想起约我喝咖啡了?”她似笑非笑地望向他,心里一直在揣测他约她见面的意图。
  “上次你让我调查的那个案件,有了结果。”
  “哦?”她轻轻地回应了一句,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设计部的赵天瑞,他跟虎班公司质量检测部经理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我怀疑这起事故是他们一手策划的,现在这件事情虽然被人压了下去,但是,雷少晨不会就此罢休,他们那边的人也在调查这件案件,我相信以雷少晨的手腕,这件事应该已经查得非常清楚了,但是让我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虎班质量检测部经理没有受到任何的制裁,我在猜想,这件事情应该还有幕后主使,他大概是想将幕后主使揪出来,来个一网打尽!”
  轩辕凡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了静宜一眼,接着继续说:“赵天瑞方面,你最好找人盯着,免得再出什么乱子。圆山度假村开发案这个项目要进行下去可谓困难重重,凯图一定要做好准备。”
  静宜眉头一皱,心里闪过一阵纳闷:轩辕凡说这些话是在暗示什么?
  “圆山度假村开发案是政府批准并且注资的项目,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这个项目是A市的所有项目中最没有阻力的一个了,何来的困难重重?”
  轩辕凡的眼里闪过一丝闪躲:“或许你可以回去问问叶黎昕。他是叫叶黎昕没错吧?”
  “恩。”她轻轻地点点头,算是默认。
  “只是,这件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我不记得他跟圆山度假村开发案有什么瓜葛?”静宜眼里的疑问越来越深,那黑亮的眼睛里弥漫着一层阴霾,似是被什么困扰着。
  轩辕凡无由来地咳了几咳,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她大概明白轩辕凡并不想往下说下去,她淡淡地笑了笑,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去准备晚餐,我看咱们下次再聊吧。”
  轩辕凡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可看到静宜已经站起了身,那到口的话就这样咽了回去。
  准备晚餐只是一个借口,不过今天她倒真的像模像样地做了简单的四菜一汤,有番茄炒蛋,茄子蒸肉,素炒青菜,红烧土豆,玉米排骨汤。
  邀请了季小言来家里吃晚饭。
  却没有料到叶黎昕今天竟然提前到了家。
  她、季小言、小宝、叶黎昕,四个人吃了一顿温馨的晚餐。小宝似乎特别喜欢叶黎昕,看着他就会咧着小嘴笑呵呵的,季小言干脆就把小宝扔给叶黎昕,她跟静宜两个人窝在一起讲悄悄话。
  到底有多久,她们没像现在这样头靠头地粘在一起,像亲姐妹,好闺蜜一样吐槽讲八卦了?这样的时光难得出现,却也让她们重温过去的快乐时光,那么无忧无虑无所顾忌。
  直到季小言带着小宝回家,她还沉浸在和小言相处的快乐时光当中。看到现在小言如此幸福,她感觉比自己获得幸福更加开心。杨一丹去世之后,小言把小宝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现在的她,俨然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态度,之前大大咧咧的性格收敛起来,现在言谈之间展现出来更多的是女性的柔和与优雅,身上散发的是母性的光辉。
  看到可爱的小宝,她的心里也充满了期待,她肚子里的宝宝应该也是像小宝这么可爱的吧?肉嘟嘟的脸,胖嘟嘟的小手,咧着嘴巴笑,天真无邪。
  送走小言之后,她便和叶黎昕靠在沙发上看新闻。
  “叶老头怎么会帮你摆平圆山度假村那个案子?”叶黎昕盯着电视新闻,状似无意地问她,语气散漫得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她的心里猛然一抽,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他怎么知道了?心里划过一丝惊讶。
  “想不到你还会关注我的事情。”她并没有打算隐藏自己脸上的惊诧,只是说出来的话也是云淡风轻。
  “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吗?”他还是那样淡淡的语气,只是,静宜心里明白,当他重复地说一个事情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盯上了这个事情,如果不得到答案,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该跟他说实话吗?她的眼波流转,心里顿时冒出一个主意。
  “要不,我们交换一个秘密。你告诉我,你来A市的目的,我告诉你想知道的。”
  叶黎昕转过头来,面上闪过一抹讶异:“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谈条件!”
  “我刚刚不是和你谈了吗?”她用着无辜的眼神望向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她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而且还要逮着那老虎来拔它的虎须。
  她以为他会生气,或者发怒,又或者摆出冷若冰霜的表情来表达不满。
  却没有想到,他会迅速地吻上她的唇,她一时之间来不及推开他,瞪着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任由他肆意地撬开她柔软的贝唇,霸道狂热地纠缠她的舌头,那么强烈的攫取,她的心剧烈地跳动,双手不自觉地攀上他的脖子,两个人在室内深深地拥吻,这个吻到底了进行了多久呢?她躺在床上久久地回味,似乎还能感觉到脸红心跳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
  如果叶黎昕的手机没有适时的响起,他们会一直继续下去吗?她似乎没有办法给出明确的答案。
  而在A市的某幢豪宅内,也有人正因为摇摆不定的答案而吵得热火朝天!
  “哐啷!”陶瓷花瓶被摔碎在地上,四分五裂,碎片溅射一地。
  张芯瑜哭红着眼眶呆立在原地,等着他来关心自己一句。可是他没有,他依然若无其事地坐在那一张柔软的沙发上,专注地盯着笔记本上的股票走向,把她当成一个透明人一样!
  看着他的无动于衷,她的眼睛渐渐变得猩红,歇斯底里地朝着他大喊:“雷少晨,你不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