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八章 峰回路转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雷氏公馆门口。
  “让我进去!”轩辕凡站在雷氏公馆的门口,急切地想要冲进去,无奈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了下来。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不过是一条看门的狗,竟然也敢如此嚣张,要嚣张也要看清楚他的身份和地位!他阴冷着脸,犀利的目光落在眼前这条看门狗的身上,丝毫不掩饰自己想要把他毁灭的眼神,严厉地道:“现在我只说两点,一,你马上进去通报,二,我自己清理障碍进去。”
  看门狗蔑视瞟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道:“其一,雷少吩咐了,谁来都不用通报,拿主子的俸禄,我只听主子的话,这其二,我劝你还是另辟蹊径,别铤而走险,不值得。”
  自始至终,这看门狗都没有把轩辕凡放在眼里!若是在平时,轩辕凡早就动手了,那里需要费劲唇舌跟他讲这么多话,但是现在形势紧急,他不想闹出无谓的事端,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或许他该放轻松一点才是,想到这里,他冷冷地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跟前固若金汤的雷氏公馆,扭头就走!
  “怎么?都到这里了,没有见到人就打算走了?”背后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望过去,看到陈美丽优雅地从一辆法拉利跑车上下来,他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这女人,这么多年靠着非凡的视觉和敏锐的经济头脑,炒股和买基金赚得不少?前几天开的还是奥迪,这一眨眼的工夫,就换成了法拉利。
  待陈美丽走到他的跟前,他才懒散地回答:“这世界狗眼看人低的人太多,没有办法,见不到就见不到咯,我倒没有太在意,反正这件事就算见到了雷少,结果也不一定会有扭转的可能,顺其自然吧。”
  “既然这样,不如陪我去喝杯咖啡,有没有兴趣?”陈美丽不待他回答,就径直往车子走过去。轩辕凡看着她美丽的背影,犹豫了几秒,终是跟上她的步伐。
  车子缓缓地向着闹市开去,轩辕凡本以为陈美丽会带他去咖啡馆,一路上还在想着措辞,该怎么样向她打听陈米奇的消息,没料到,在开进二环路段,陈美丽手一甩,方向盘一转,车子直接驶离市区。
  轩辕凡朝着车窗外看了一眼:“我对喝咖啡的环境要求不高。”
  陈美丽嘴角弯起一抹淡笑,那嫣红的嘴唇绽放开最美的弧度,迪奥贴紧唇色的枚红色口红泛出淡淡的光彩,让她的美更加熠熠生辉。轩辕凡不自觉地吸了吸鼻子,出其不意地道:“想不到你也偏好香奈儿五号。”
  陈美丽状似无意地看了看右边,视线扫过轩辕凡漫不不经心的脸:“好东西,欣赏的人自然多,何足为奇!只是看你说话的意思,我偏好香奈儿五号是一件让你很费解的事情?”
  轩辕凡并不直接回答她的话,不动声色地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轻柔的音乐从里面缓缓流淌而出,悠扬而飘渺,似乎跟车里的氛围不那么对应。
  轩辕凡微微半眯着眼,身子轻轻地朝着椅背靠过去,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
  下一秒,他那张犀利的嘴巴吐出来的话冷而冰:“如若我没有记错,梁氏管家邓礼死的时候,尸体旁边似乎放着一瓶香奈儿五号,你说,一个大男人,年纪也不小,是基于什么情调会喷这种女士的香水,还是说,这一款香水的魅力太强悍?”
  陈美丽的脸微微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被一抹妖娆的笑掩盖住:“或许,这是他送给情人的礼物,我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轩辕凡双手相握,互相搓揉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似乎在算计着什么,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果然,这世界,还是女人最懂男人。”玩味地一笑,自然地闭上了双眼,似乎在享受收音机里洋洋洒洒飘荡出来的因为,稍长的睫毛盖在他的眼睛上,呈现出安详的姿态。
  一时之间车内的氛围沉默起来。
  轩辕凡心里在反复地想,刚刚提到香奈儿五号的时候,陈美丽眼里闪过的诧异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当然不会以为,陈美丽是杀死邓礼的凶手,不管怎么样,她都没有动机和理由,但是陈米奇呢?不是说双胞胎具有心灵感应,喜欢和偏好都及其接近吗?
  “我们到了。下车吧。”忽然,一阵声音把轩辕凡从臆想中拉回了现实。拉开车门走下车,往四周看了看,心里已经猜到陈美丽带他到这里的意图。
  果然,当佣人将他们领进别墅,看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喝红酒的乐佳时,轩辕凡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当乐佳看到陈美丽和轩辕凡进来,优雅地把双脚放下,一下子坐得端端正正,像一个优雅的淑女一样,白色的裙裾垂落在脚踝处,上身套着一件稍微宽松的棉麻短袖,胸口处垂落的两条衣带子绑着整齐的蝴蝶结,配上她白皙透红的皮肤,整个人洋溢着一股淳朴的少女气质。
  轩辕凡还是微微被她身上这股清纯的气息所折服,跟上次晚宴时的性感夺目相比,素颜的她别有一番风情,或许可以这么说,性感的她耀眼得像是巨星,让男人仰视;素颜清纯的她像是邻家女孩,让男人呵护。如此气质独特的女孩,怎叫男人不动心?
  乐佳看到轩辕凡直直地打量自己,丝毫不掩饰眼里的晶亮,她轻轻地掩嘴一笑,长长地睫毛微微弯下,那一低头的可爱闪的轩辕凡几乎乱了眼。
  他微微地朝她一笑,坐在她的对面。
  陈美丽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心里冷冷地笑着,误以为轩辕凡也不过是此般货色,心里替赵安感到不爽,不过,她只是这些心思放在心里,嘴边挤出热情的笑容,眉眼间呈现一派慈祥,温软的手里拉过乐佳的小手,柔柔地说:“佳佳,最近怎么不过来阿姨家里吃饭了?是不是和安安闹矛盾了?”
  乐佳撇了撇嘴:“哪有,阿姨老是取笑佳儿!我最近在忙着考珠宝设计的牌照,才没有时间过去而已!阿姨家里的菜,色香味俱全,我哪里舍得放弃呢?”说完轻轻地掩着嘴巴呵呵地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目光转向轩辕凡,眼里充满疑惑不解地望向陈美丽:“阿姨,你身边的这位是?”
  陈美丽见乐佳提到轩辕凡,马上笑眯眯地说:“你看看我,只顾着和你唠叨,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位是我的挚友轩辕凡,这位,是乐佳,想必你们之前都听过彼此的名字,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虽是没有真正打个招呼,想必都是有所耳闻的!”
  “阿姨说的极是,我在国外的时候,就常常听到朋友们提到轩辕凡这个名字,据说是私家侦探里面的老大,没有他破不了的案件,更没有他解不开的谜底,今日一见,人长得风度翩翩,英俊帅气,真是一表人才!不怕你笑话,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认识你呢”乐佳倒是不认生,顺着陈美丽的话就让下说。
  轩辕凡听到乐佳如此大方的赞扬,反倒觉着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唯有那一双犀利的眼睛黑沉一片深不见底,那一抹红晕再怎么蔓延,却是不达眼底,陈美丽敏锐地逮着他的异样,明白他的内心不会轻易动情,心里压着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
  这厢,轩辕凡谦虚地说:“哪里哪里,乐小姐才是才女名媛,知书识礼,又颇懂珠宝设计,简直是现在女孩子学习的楷模!我轩辕凡何德何能,乐小姐过奖了,瞧你说的,我都快成柯南级的人物了!”
  陈美丽一看时机差不多,马上插话:“你们俩就别赞来赞去了,我有一件要紧的事情要找你们商量呢。”
  陈美丽话一出,两双眼睛齐齐地望向她,静待下文。
  “我这次找你们来,是想让你们俩帮我一个忙。”
  “我们俩?”轩辕凡和乐佳不解地互望一眼,眼里尽是藏不住的迷惑。
  陈美丽也不马虎,压低声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他们说了个清楚,两个人倒是爽快,当下就应承她的要求。
  “铃铃,铃铃,铃铃......”
  静宜拿起手机一看:轩辕凡?眉头不自觉地皱紧,按下接听键。
  “凡,是我。”
  “你现在方便出来一下吗?我在你家楼下。”
  “好,等我几分钟。”挂掉电话之后的静宜迅速换下家居服,就朝着楼下走去。
  走出楼层,远远就看见轩辕凡的小车停在路边。她捋了捋头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加快步伐朝着他走过去。
  在离他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充满歉意地淡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过来是想通知你一件事,杨志成已经将生化武器运走了,他很有可能会独自将东西交给东欧那边,让叶黎昕小心点,如果他想跟我们合作,请让他联系我,对了,最近没有什么事情,最好别出门。”
  静宜一脸凝重地听着轩辕凡的叙述,神色渐渐苍白,身子似乎微微地晃动,步伐不稳地朝着后面退了一小步,轩辕凡心里一惊,想要伸手去扶住,她本能地伸出手阻挡:“我没事,忽然有点头晕,我......”
  “恩,我明白,你照顾好自己,保重。”轩辕凡说完转身离去,完全没有给她时间道别。
  轩辕凡离开后,她颤抖着双手拨下了叶黎昕的电话,只是电话铃声一直响着,却是没有人接听,她的心里益加的七上八下,感觉非常不安,心里闷闷的,乱得慌。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是中午,她干脆从楼上拿了手提包,打车去找胡玲珑。
  她哪里曾料到,见不到胡玲珑,却在她的家里遇上了陈米奇。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那一句“二姑妈”一直卡在静宜的喉咙里,愣是没有办法飘出来。
  她们的身上都流淌着陈家的血液,骨子里有相同的血脉相连着,只是这些年的生疏与远离,让她们之间的情分比陌生人还要冷漠几分。
  陈米奇轻轻地叹了一口,道:“喝茶吧,再不喝茶该凉了。”
  人走茶凉,静宜脑海里忽然想到这么一句伤感的话,心里益加的悲凉。
  “谢谢,二姑妈。”她有些尴尬地回道,声音显得有些苍白。
  “这些年,你们还好吗?”
  “还可以,姑妈您呢?”
  “也还好,就是有一件事情一直放不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或许应该告诉你,你也长大了,是个小大人了,呵,真是一眨眼的时间呐,想当初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娃儿......我想,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当年姑妈会义无反顾地离开陈家?”
  静宜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陈米奇的叙述......
  她从来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会是这个样子。原来当年的陈米奇和胡志强陷入热恋,胡志强做很多事情也不瞒着她,甚至包括那个极致一号文件,却哪里能料到他的这种态度激怒了军阀基地建设的其他人,他们联合起来污蔑胡志强,给他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他锒铛入狱,当时她孤单一人四处求救,却没有人愿意对她伸出援手,甚至她的家人,包括她平时最要好的双胞胎姐姐陈美丽,大家都对她的这种低头祈求视而不见,本来她以为,只要一直努力就一定有办法把胡志强救出来的,可谁能想到,就在杨志成答应帮忙的时候,就传出了胡志强猝死狱中的消息,当时悲痛欲绝的她什么都来不及想,背负着对亲人的切骨的恨远离家乡,这一离开,就是十多年的光阴。
  听完陈米奇的叙说,静宜的心里渐渐明白她这些年的苦与累。
  如果不是悲凉之极,又何苦会这样别井离乡;如果不是失望之极,又怎会舍弃至亲?
  她轻轻地抱着陈米奇,柔声道:“姑妈,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当年的事情,或许并不是陈家不想援救,而是他们根本就有心无力。胡志强的惨死,或许并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依我看,杨志成现在能将生化武器运走卖给东欧,你又怎么能确定当时的他不是假心假意,表面上满口仁义道德背后却插,你一刀?说不定,幕后的主使就是他!”
  “不可能是他!还有这一次,如若不是我的帮忙,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将东西运走卖给黑门。”
  静宜一听到黑门,瞬间睁大了眼睛,里面盛满了惊讶:“姑妈,你说杨志成要将东西卖给黑门?难道你不知道黑门现在到处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吗?你这样助纣为虐对自己有什么好处?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样做是泯灭良知的行为吗?你让我太失望了......如果志强叔叔还活着,也一定会对你失望透顶,当年,他那么善良正值......你真的爱过他吗?可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都成了什么样的人?”
  静宜的措辞让陈米奇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不料,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钥匙钻孔的声音,胡玲珑回来了,这个想法让陈米奇莫名的慌乱,她慌忙将静宜拉到卧室里面,迅速把她拉进衣柜里:“呆在里面别出来,等我进来找你!”
  陈米奇一走,她就听到门外响起了胡玲珑的声音:“米奇,我回来了,今天累死我了!”
  “怎么啦?”陈米奇假装慵懒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扬起手放在嘴上打了个哈欠。
  胡玲珑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你睡到现在?”
  “恩。”
  “我真佩服你,这个时候还睡得着,货物那边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吧?”
  “没有。”
  “那就好,你也知道杨志成有多在乎这批货,如果不是东欧那边答应用最新的阻击枪和追踪系统来交换,他哪里舍得将他的心血交出去。”
  “杨志成这是借花献佛,再说,这生化武器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成果,现在,好处全都让他一个人占了。”
  胡玲珑有些诧异地望向陈米奇:“这种话你在家里说说就好,千万别传出去,不然小心小命不保。还有,杨志成有恩于你,当年如若不是他,胡志强的尸体你还得不到呢!”
  “哼!”陈米奇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转身闪进了洗漱间。
  胡玲珑望着陈米奇的背影,心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感觉,总感觉她似乎变了一个人,看来她得留个心眼,在这节骨眼上,她可不想出什么差错。
  静宜一个人闷在衣柜里面,一开始还能保持清醒的状态,到最后阵阵困意袭来,她干脆就在衣柜里面弯着身子打起盹来,待她一觉醒来,透过衣柜的小缝往外看,只觉得门外漆黑一片,她在里面窝了一个下午都没有上洗手间,这会内急,她有些左右为难地捂着肚子,忍,忍,忍,可是,好像忍不下去了......最后她一狠心,牙一咬,轻轻地推开了衣柜的门,靠在卧室的门旁仔仔细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门外没有任何的声响!她猜想,陈米奇和胡玲珑会不会一起出去了?
  如果是这样,那她岂不是可以偷偷开门离开?想到这里,她慢慢地伸出手拧动门把,忽然,客厅发出一阵声响,是开门的声音,她马上慌乱地将门关上,将门反锁,然后大气不敢出地靠在门旁,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哐啷,哐啷,砰砰,咔嚓......”门外不断传来各种奇怪的声响,像是打斗的声音,她轻轻地把门打开了一条小缝,然后透过小缝往门外看过去,刹那间,她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
  手不自觉地伸到眼前,揉揉眼睛再看,还是他们!
  胡玲珑和杨志成?那杨志成健步如飞,紧紧地揽着胡玲珑婀娜的腰身,浑厚的嘴唇紧紧吸在胡玲珑柔美的唇上,两个人一路亲一路脱衣服,如在无人之境那般疯狂!把静宜惊得精神差点崩溃!一双孱弱的肩膀抖啊抖的,大牙都差点掉了一地......
  当他们赤裸地躺在地毯上时,静宜悄悄地关起了房门,将室外的场景隔绝,只是,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浪荡,叫声,不绝于耳,让她无处可逃......
  她的嘴角挂起冷冷的笑意,几不可见,可是,她却那么清晰地听到心碎裂的声音。这就是她的生母,抛夫弃女,却浪荡地跟外面的男人苟且,这让她这个当女儿的如何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就这样木然地坐了一夜,直到天亮他们离开,那沉重的关门声把她拉回了现实,她才麻木地站起身,拧开门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
  “轩辕凡。”静宜轻轻地低唤了一声轩辕凡,慢慢地朝着他靠过去,“杨志成和胡玲珑的关系......”后面的话硬生生地卡在喉咙里,艰涩一片。
  “你是想说他们有奸情?”轩辕凡追问,其实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现在静宜说出来他一点都不意外,只是看她的神色,似乎不大对劲?
  “你怎么啦?没事吧?黑眼圈怎么这么重?”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听到轩辕凡的话,她的眼里霎时之间冒出满眶的晶莹,在眸子里的打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