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一十一章 与全世界为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金秀花园出来,静宜轻轻地呼了口气,心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卸了下来,如释重负。在回来的路上,手机响了起来。
  竟然是叶黎昕。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奇异,叶黎昕甚少给她打电话,特别是在白天这个时候,到底所谓何事?
  “喂。”她轻问出声,那温软的声音传入叶黎昕的耳里,温温润润的,似是要把他内心里的什么东西融化,他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收紧,眸光渐冷,眉宇间惨淡忧愁。
  “喂?是黎昕吗?”那边的沉默,让静宜下意识地又问了一句。
  “恩,是我。”他轻启薄唇,有些犹豫,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该如何出口,心里在纠结,那眉峰愈加的拧紧。
  “你怎么了?听你的语气似乎......”静宜停顿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心情不好吗?”不然他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些沙哑,莫非工作上遇到困扰?
  可是,直到现在她才发觉自己有多天真,多么愚蠢。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在电话那边感觉他心情似乎不好,所以主动提出过去找他,陪他吃中午饭。一路上火燎火急的,深怕去晚了耽误他工作。
  结果呢?他是利用她来充当人质。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她心里苦笑,嘲讽,憎恨,却是对自己。原来人最可悲的莫过于选择相信敌人,最可怜的莫过于欺骗自己。
  这一刻,她没有选择,没有退路,唯有与他共生死。叶弘文像是算准了这么一天的到来,所以当初果断地出手,力挽狂澜,将凯图从危机中解救出来,由此,她欠下一份人情债。只是没有想到,这一份人情债,竟是要用她和宝宝的生命去偿还......
  由叶黎昕牵着她一步步地向前逼近,她的神情冷清之极,神眼里盛满了安静,只是如此平静的神色,却是那般了无生趣。叶黎昕牵着她的手微微地紧了紧,似乎想要将指尖传来的冰冷捏碎。
  只是一眼,他便知道,她恨他,心里的冰冷因他而起,每往前走一步,那些冰冷益加扩大,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他嘴角轻扯,泛起苦涩,此生怕是再不可能俘获她的心。
  终于,叶黎昕停了下来,时间彷佛在这一刻静止。静宜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来到了一个岩洞前。岩洞的两旁聚满了人,手里握着漆黑呈亮的枪支,蓄势待发,所有的洞口全部指着她们。视线再往前面移动,为首的男人?竟是雷少晨!这一发现,让她的心猛然漏掉一拍。只此一眼,她的心神不宁,脸一僵,腿竟有些发软。
  雷少晨眼里布满了红血丝,似是昨晚一夜没睡,唯有一双瞳孔,深邃如井,透露出狠决与锐利,他硬是逼自己不去注意那一抹身影,将目光锁定叶黎昕,可是仅仅是余光一瞥,就把她孱弱娇柔的身子深深印记于心。她的一张小脸似乎要比以前更为瘦削,只是那微微隆起的小腹,硬生生地提醒他,她已是叶黎昕的妻,她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他的虐种!他的拳头倏地握紧,所有的力量在悄悄聚集,愤怒,全所未有的愤怒,心里像是有千万只野兽在咆哮。
  叶黎昕将雷少晨的愤怒看在眼里,眸光涟涟,精锐之气聚集,心里一沉,嘴角扬起:“各位,好久不见,让大家在此恭候多时,实在是叶某的过错,不过这么精彩、激动人心的一刻,绝对值得大家等候,待人来齐之后,好戏自会开始。”
  正说话间,一句愤怒的女声传入众人之耳:“快点放开我!信不信我将你们剁成八大块!”
  大家循声看去,只见一容貌极其妍丽的女子被两个保镖押着往前移动。静宜看着女子的脸,总觉得眼熟,再一看龙翼的脸,气得青绿一片,才猛然想起,这是龙翼的妻子安琪拉。
  这叶黎昕到底怎么回事,抓她过来还不算,连安琪拉也不放过?他这算什么英雄好汉?
  叶黎昕朝着众人一笑:“没错,我叶黎昕就是这么无耻的小人,但是正所谓兵不厌诈,当年,我父亲就是被你们肮脏的父辈算计,才惨死。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众人一听,皆有些明白,他这是报复,眸子燃烧的怒气让他的眼睛猩红残忍,那里面已经被仇恨染满,哪里还有什么柔情?
  雷少晨倏地往前跨一步,大义凛然:“放了她们,像个男人一样!算计妇孺算什么?”
  叶黎昕忽然间狂笑,脸上的线条绷紧,静宜看着眼前的男人霎那间变得血腥狰狞,她的眼睛瞬时盛满惊恐,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人只要有一点怯懦,害怕便会爬上心窝,弥漫扩散,直至颤抖哆嗦。
  叶黎昕知道她的紧张,害怕,可是事已至此,他没有退路,他绝对不允许退路。握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收紧,几乎要把她的指骨捏碎。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古有帝王弃江山,舍帝都,今天,我不过让你退让一步,让我叶某收回本属于我的东西罢了,你们竟然来跟我谈算计,可笑,荒唐,荒谬!”说到最后,他的脸色聚变,下颚绷紧的线条,证明他的怒气已至顶端。
  “你口口声声说这是你的东西,可有凭证?”一直冷眼旁观的郝逸东沉静地出声,他知道,现在雷少晨和龙翼都处于不冷静的状态,他必须要挺身而出。
  “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叶黎昕旁边的保镖怒喝出声,叶黎昕扬扬手,示意保镖噤声,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这位想必就是郝逸东先生,久仰大名,不过,你确定要干预这件事情吗?哎呀,我倒觉得你那五岁的儿子比你通情达理多了,他怎么说来着。”叶黎昕一拍脑袋,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噢噢,我记起来了,他说,叶叔叔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支持,叶叔叔一定加油!啧啧,你看看,多么懂事的小孩儿。郝逸东,你的脸色怎么忽然间这么难看?哦,天啊,我差点忘记了,你还不知道儿子的存在?真是可惜,那个小不点长得可标致可爱,简直萌翻了!”
  “逸东,你没事吧?”张以墨上前扶住郝逸东,他自己的心里却是颇费解,郝逸东什么时候有一个五岁的儿子?怎么他们一点都不知道?不对,不止他们不知道,郝逸东自己似乎也不知道?
  郝逸东黑着一张脸,眼睛直视叶黎昕,似乎想从他的眸子里看出一丝端倪,可是叶黎昕的眼里除了深邃,别无其它。他的记忆慢慢浮上心头,至始至终,只有她,有可能怀上他的孩子,可是,那熊熊燃烧的大火,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燃成灰迹,而屋子里的女人,怎么可能幸免于难?或许她那时刚巧不在屋子里呢?可是,在着火前,分明有人看得清清楚楚她抱着一对鹅黄色的抱枕进屋,之后,再没有出来过......
  那对鹅黄色的抱枕,是她亲手编织而成,一针一线,绣着他们美好而绚丽的未来,可是,他却冷淡地拒绝这一份礼物,并狠决地告诉她,他们之间不过是交易,一场肉体与金钱的交易,与感情无关,与爱无缘。
  她泪眼婆娑地问,如果我怀上了小孩,你是否会残忍地打掉?
  他眼皮都没有动一下,怀他郝逸东的小孩,她不配!
  等等,小孩?小孩?难道......
  郝逸东的手不自觉地握紧,冷咧地盯着叶黎昕,不管他说得是真是假,他都不能冒这个险!那是唯一让他有欲望有感觉的女人,这些年,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找过其它女人,漂亮的、性感的、妖冶的、清纯的......各式各样,可哪怕他们赤裸相拥,火热相缠,却始终没有办法点燃欲望的火花,为此,他悄然寻医,却归结于心理阴影。
  这一刻,他猛然醒悟,那个女人虽然离去,却把他的心魂勾走......
  但是,如果她还活着,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问题可以迎刃而解,还有一个儿子?这样算来,似乎不错!
  “叶黎昕,你说得可真?”沉默良久,郝逸东还是小心翼翼地将问题问出口,语末,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有几分颤抖。
  “叶黎昕,你真是卑鄙!”雷少晨气得咬牙切齿,“不过,我不会任由你为非作歹!”
  叶黎昕不置一词,眉峰傲然一扬:“你确定?人家说虎毒不食儿,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听到这里,静宜的心往下一沉,只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脸色遽然一变,竟苍白得毫无血色,嘴唇青紫,甚是吓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雷少晨沉声追问。
  “不,不要说,黎昕,我求求你,不要说,不要说。”静宜低声地祈求,声音不大,却仍然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叶黎昕静默不语。可是有人却不肯就此罢休。
  “叶黎昕不说,你说!”雷少晨阴狠地看着她,手指坚定地指向她,静宜只觉得身体的所有力气在一瞬间被抽走,一时之间陷入木然。莹润的眸子盛满惊恐不安,娇柔的肩膀微微抖动,双腿发软。
  “我无话可说。”她的神情几近崩溃,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雷少晨,还需要说什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难道你忘记野玫瑰俱乐部那销魂的一晚?不知道是说你幸运还是不幸,就那一晚,就让这个我疼爱的女人怀孕,有了你的虐种!”
  虐种两个字,叶黎昕特意加深了语气,似是在强调着什么,又似是心有不甘。
  忽然间,谁都不曾料到,雷少晨竟然笑了,笑得如此猖狂,笑得如此霸道,笑得如此无所谓。众人不明所以,静宜却在听到那笑声的时候,惊愕不止,心里,血流成河。
  不在乎,所以不相信,情已断,何论生与死;
  爱不在,所以无所谓,缘已绝,何提骨与肉。
  “叶黎昕,我不会相信你的话,我跟这个女人从离婚的那一刻起,就已无情无份。我想你还不清楚,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对于这个女人,我早就没有感觉,娇气脆弱,哪里配得上我雷少晨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至于她肚子里的虐种,你也说了,既然是虐种,就没有必要留下来,更何况,是不是我雷少晨的种还不一定呢?所以,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雷少晨话未说完,一道雄厚的男声沉稳传来:“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爷爷?”众人一看,脸色忽然一沉。
  匆忙赶来的正是雷少堂、轩辕宇爵、龙哲翔等人。
  刚刚出声制止的正是雷少堂本人。
  “让他进去吧。”雷少堂走到众人的面前,语气沉稳地说,只是那布满褶皱的眉宇间早已不见当年年轻气盛的骄傲与张狂,取而代之的是年长的沧桑与落寞。
  “爷爷!”众人皆是不解,不服。
  雷少堂轻轻地叹了一声:“这生化武器的研究者,费洛蒙先生,将他的研究成果赠予叶家,作为聘礼迎娶叶家大小姐。只是,我们觊觎这样威猛的武器,不惜代价出钱出力才得到与叶家合作的机会。可是,人的贪念啊......只会让我们自取灭亡。当年如果不是杨志成一意孤行,如若我们不是睁只眼闭只眼静待一旁,想收渔翁之利,事情或许不会至此!”
  “够了,你们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说再多,我的父亲都不能死而复生!雷少堂,解释越多,只会让我益加嫉恨你们!如果不是叶家,你们今天哪能在此享尽荣华富贵!爷爷不想和你们计较,可是,今天我要跟你们清算得一清二楚!”
  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说话,沉默,静默,时间彷佛在这一刻静止。不知道是谁忽然间一声叹息:“哎,罪有应得。”大家心底一片凄凉。
  “孩子,进去吧。”雷少堂暗红着眼提醒。可叶黎昕却不为所动。
  后来,大家才知道,他在等一个人,一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胡玲珑。
  原来,运到中东的那一批生化武器,被叶黎昕悄悄更换了下来,中东的黑门发现事情不对劲,第一时间联络负责运输的胡玲珑,谁知道胡玲珑反口不认,其实也不是她想逃脱责任,是这个责任太大,她无力承担,一直以来,她习惯了听命于杨志成行事,可如今,杨志成忽然去世,她不得不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责任,本来以为杨志成去世,甜头自然落在她身上,可谁能想到,到了最后,甜头没有拿到,却被黑门的人控制,最糟糕的是,黑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入叶黎昕的手中,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黑门与杨志成的交易全是叶黎昕一手操控,他们彻彻底底地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个男人,是一个毒瘤,当年应该斩草除根!
  只可惜,当年的她一时心软,酿造了今天的惨剧。
  报应!或许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如果当年不是她使美人计迷惑叶黎昕的父亲,他就不会英年早逝在她的石榴裙下......
  胡玲珑绝望地扫视众人,却忽然在人群中看到那张依然年轻美丽的容颜,看到她身边站着那个巍然挺立的男人时,她忽然觉得悲凉,绕了一圈,事情似乎又回到了起点。
  爱她的,她不爱,她爱的,爱着她。而她,爱着另一个他。
  兜兜转转,迂回曲折,爱恨情愁,几多悲欢。
  所有的故事,到最后,都是起于爱,终于恨,中间又夹杂着许许多多的欺骗与真心。
  是什么蒙了双眼,是什么蚀了心智,爱或恨,合或离,舍与弃,最后的最后,她的心只剩下静宜那双莹亮的眼睛,只是,那里面也沾染了厌恶。
  可她依然记得,陈义唐看到孩子时那欣喜的目光,只是,他不知道,这是他的亲生女儿,却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的亲生女儿一出生就缺氧而死,心痛,心碎。那碎了一地的何止时光,还有她的希望与未来。
  她含恨抚养着清荷与陈义唐的女儿,所以到最后,她选择离开,对于静宜,她有过愧疚,可更多的是讨厌,一看到她,就想起陈义唐的背叛,这是一种讽刺,更是一种折磨。
  清荷那个女人何德何能,却教那么多的男人为她痴狂。与龙哲翔未婚先孕生下龙翼,却轻佻地离他而去,跑去国外结婚,两年之后回来勾搭上陈义唐,可那个时候他已是她的夫君!她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更可悲的是,她们同时怀上了陈义唐的孩子,只是,最后,她使了诡计,买通了医生,将自己的死婴换成了清荷的女婴。
  可后来,她大抵是爱上了龙哲翔,不然,又怎么会在关键的时刻,替他挡了一枪?可就是那一枪,却要了她的命,了结了她完美而又备受宠溺的一生。
  她死了,陈义唐的心回到了她的身上,可这个时候,她又爱上了伯恩,可为什么她爱上的男人,却总是心有所属呢?
  她的嘴角挂着凄凉的淡笑,泪水却从眼角溢出。
  如果她现在死掉,恐怕在场不会有一个人为她伤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岩洞的厚重大门已经打开,在进去之前,她最后看了陈米奇和伯恩一眼,嘴里忽然呢喃出声:“报应!报应,一切都是报应。”
  如果当年她不帮杨志成陷害胡志强,或许,伯恩会爱上她的吧?又或许,如果当年她不换掉女婴,现在会和陈义唐过着细水长流的生活吧?终有一天,他们也会生一个孩子,或许长得像义唐,或许长得像她......
  最后,却是陈米奇把他们唤住。
  陈米奇一步步地朝着胡玲珑逼近,眼神波澜不惊。慢慢地靠近胡玲珑,没有人看见她是怎样地扬起手臂,众人只听见一记响亮的耳光,响彻天际,似是一记重锤,敲在众人的心上!
  “啪!”又是一记。
  “这一巴掌,我是替志强打的,这第二巴掌,我是替自己打的!我把你当姐妹,清荷把你当姐妹,最后,你却是这样对我们!你进去,最好永远不要出来!此后,方圆十里,我必不涉足!”
  陈米奇恨得狠决,只是语气哽咽,心里始终原谅不了好姐妹的背叛,欺骗。这十多年,她是依靠仇恨活过来的,可是她怎么能料到,原来仇人就在她眼前,还跟她姐妹相称十余载。
  伯恩轻轻地将陈米奇揽入怀里,双手有力地将她抱住,一低头,是藏不住的深情。
  胡玲珑看着眼前这个他惦记了十多年的男人,心里却是凄冷一片,十多年,他从来不曾正眼看过她。在他面前,她不过是一缕空气,不,或许连空气都不如......
  叶黎昕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一干人马走进尘封已久的岩洞,岩洞一共分两处,一处存放生化武器,再往里走,还有一扇门,里面是生化武器的配方......杨志成运走的只是生化武器,他并不知道这个配方的存在,但是雷少堂和轩辕宇爵却是知道的,所以他今天作了万全的准备,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这两个女人,在进入最后的岩洞,旁边有一个分岔,那里有一个出口,只要沿着出口一直走,就能出去,所以在到达分岔路口的时候,他让保镖押着静宜和安琪拉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静宜却在这个时候顿住,眼神复杂地盯着他,语气全所未有的倔强:“我留下来跟你一起。”她答应了叶弘文,不到最后一刻,她不能离开他,她会坚守承诺,哪怕这个承诺毫无意义。可是,活着,对她来说也毫无意义,不是吗?刚刚他那决绝的眼神,还有那一句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深深地刻入她的脑海,像是一把利剑,时时刻刻地凌迟着她的心,万劫不复......
  或许,活着更痛苦。她的心已死,残留躯体又有何意义......
  “十一,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她们带出去?”叶黎昕忽然一记厉眼瞪过来,她身旁的保镖们立马领悟过来,拖着她们两个往右边的岔路走进去......
  “你爱上她了。”胡玲珑冷眼看着叶黎昕,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闭嘴!”叶黎昕烦躁地一吼,胡玲珑便不再出声。
  进入更里的岩洞,叶黎昕很快就拿到了配方......
  忽然间,岩洞外面的雷少晨等人听到里面发出好几记枪响,雷少晨的脸瞬间苍白,龙翼更为激烈,不顾众人的阻拦,拼了命要往里面冲进去!
  忽然间,又是一阵巨响,岩洞里面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龙翼再也抑制不住,狂哭大喊:“不要!”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救安琪拉!你们放开我!”
  “嘭,嘭!”有什么倒地的声音!
  众人回过头一看,雷少堂和轩辕宇爵晕倒在地上,而就在此时,滚滚浓烟从岩洞里面冒出,岩洞上方滚落无数的石块,霹雳哗啦一阵接一阵。大家渐渐意识到,这个岩洞恐怕要倒塌了,大家纷纷往空旷的地方跑去,霎时之间场面乱作一团......
  待爆炸停止,良久,众人才回过头来看前面的岩洞,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岩洞,只有微微隆起的一个小土坡,上面残败一片......
  多少爱恨情仇,到最后只剩下这满目残败的苍夷......
  大家渐渐退去,唯有两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跟前,望着这凌乱的石块尘泥发怔,谁都没有动,直到天色渐黑......
  忽然,一记激动的女声划破天际,落入两个男人的耳中:“老公~”
  两个男人同时回头,眼睛里满满的惊喜。
  “安琪拉,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月色朦胧,他分明看到佳人倩影,却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了揉,再看,是她,真的是她!!!
  他喜悦地奔过去,用力地拥着她,深怕他一松手,她就会消失。直到感觉到男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她的心才渐渐安稳......
  可没一会,两个人就被某个蛮横不讲理的男人用力地扯开,他发狂地摇着安琪拉:“她呢,她呢?你快说,她是不是好好的,是不是,我问你是不是???”
  安琪拉的眼眶泛红,难过地低下头:“静宜,她,她......”
  “她还活着对不对?”
  安琪拉难过地摇摇头:“本来,叶黎昕让我们两个从岔道离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到达门口的时候,她又折了回去......然后,然后,我被人送到别的地方,不久,我听到爆炸声......”说到这里,安琪拉泣不成声。
  雷少晨听完安琪拉的叙述,一语不发,呆坐在地,原来,是她自己舍不得叶黎昕......
  龙翼看了看安琪拉抖动的身体,又看了看发怔的雷少晨,最后,他拥着心爱的女人离开,把这满地的寂静留给雷少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