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六章 命悬一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右景天那回到酒店,已是晚上十一点多,安顿好两个小孩之后,静宜简单洗漱之后便躺下床,仔仔细细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地想了一遍。
  如果以后想要过上安稳的生活,他们必须离开A市,越快越好!
  下定决心,她的眼皮便轻轻地合上,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两个小孩就让一阵接一阵的闹铃吵醒。静宜一问,才知道大东商场的某儿童品牌邀请他们过去举行童装新品发布会,电影公司已经代表他们签下了合约,非去不可,静宜想着今天没有什么事,便打算陪他们一起去。
  公司派了专车过来接,正在他们三人上车的空隙,静宜接到一个紧急电话,这才知道,原来发布会当晚公司向合作的璀璨珠宝公司借了十套钻石首饰,但是昨天清点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条价值百万的“天使之翼”。“天使之翼”由铂金与名贵的淡黄色彩钻镶嵌而成,光是链子上镶嵌的双层碎钻就价值二十多万,更别提那颗足足有十克拉,形状像翅膀的吊坠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公司第一时间报警,警察要求当晚在场所有人员都要回去协助调查。
  匆匆与两个孩子告别后,她便火速驱车前往发布会现场,一下车就看到右景天在门口等候,静宜慌忙下车,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语气急切地问右景天:“调查得怎么样?有什么眉目?”
  “现在所有人都到了,就差那名压轴出场的女模张瑞拉。我们问过跟她一起工作的同行,说她已经消失好几天了,电话也打不通。她平时喜欢独来独往,大家又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你们怀疑她携宝潜逃?”静宜皱着眉头边走边问。
  “不会是她!”还没等右景天回答,她又迅速地补了一句。
  “你如何敢这样肯定?”静宜这么坚定的话语倒让他心里大吃一惊。
  “我之前接触过这个女孩几次,发现她心地很善良,每次过来排练穿着也挺朴素,一点不像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更重要的一点,我发现她私底下还捐钱给孤儿院。”
  “你......”右景天没有想到静宜会知道这么多,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没什么,凑巧知道而已,别联想太多。”静宜莞尔一笑,脚步拐过回廊,进入会场。
  右景天也不好再追问什么,两个人跟警察打过招呼,便被两个警察分别带到后台的化妆间,进行例行调查。静宜将当天的情形仔细说了一遍,临末,她本来还想帮张瑞拉讲几句好话,后来想了想,还是把那一番话咽了回去。
  事情的真相没有水落石出,谁都有可能,甚至包括她自己!
  警察盘问之后,静宜担心雷少晨会对晨晨和谦谦不利,又马不停蹄地往发布会上赶,所幸,她到达的时候发签售会才刚刚开始。她轻轻呼了口气,找了个较为隐蔽的位置站好,安静地候在一旁。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商家的这个童装新品发布会,除了邀请谦谦、晨晨,还邀请了一位当红的女明星,许丽丽。看来这个公司的实力不错,能同时聘请这么多人过来搞这么一个新品发布会,不容小觑!静宜心里暗暗地想着,视线不经意间扫过许丽丽的脖子,心,蓦地一紧!“天使之翼”怎么会在许丽丽的身上!她微微蹙起眉心,退到更为隐秘的地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右景天,没多久右景天就过来了,同时还带了两名警察。
  在静宜的一再坚持下,他们决定等到新品发布会结束之后再行动。静宜生怕谦谦和晨晨受到影响,心里一直七上八下,发布会一结束她马上将晨晨和谦谦带走,剩下的事宜交给右景天和警察解决。
  直到上了车,静宜的心才微微安定下来。她总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妥。驱车上了路,本来打算直接回酒店,但是两个小孩早上出门出得早,早就饿得慌,只好随意在路边挑了一处餐厅。车子停稳之后,两个小孩“倏地”冲下了车,静宜在路边找了个位置停好车,才慢慢下车。眼睛习惯地朝周围看看,就这一眼,顿时让她心里警报大响!有人跟踪!
  她瞳孔下意识一缩,凛冽着眸子进入餐厅。晨晨和谦谦已经点好了食物,静宜坐下来陪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眼睛一直盯着门外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越看心里越窝火,俏脸一鼓,抓起手机就往餐厅门口走出去。
  “请问是雷少晨先生吗?”静宜压着心里的怒火,咬牙切齿地问着手机那边的人。
  雷少晨心里一阵错愕:“你是?”
  “JaneChen!”干脆利落的回答,声音直爽之中透露出隐隐的怒气。
  “我没有找你,想不到你竟然先找上门来?”
  雷少晨握着手机,眼角飞扬,显示他此刻的心情不错,只是,令他疑惑的是,对方的心情似乎不咋地,听语气好像很愤怒?
  “你少在这里装蒜!想不到你是这么卑鄙的小人!派人来监控我?这般偷偷摸摸算什么真男人?”
  “你说什么?监控?等等,你在哪里?”听到这里,雷少晨忽然感觉有点不对,没错,他确实派了人去买通了小孩的化妆造型师,帮他收集小孩的头发,但是,事情早在童装新品发布会前就办妥了,而他委派过去的人早就撤退了......
  静宜听到雷少晨着急的语气,不像是装出来的,眼睛往餐厅里看了看,暗暗一咬牙,报上了自己的地址。事关两个孩子的安全,她不想冒险。
  打完电话回到餐桌前,两个小孩吃饱喝足地靠在椅子上等她。一看到她进来,高兴地直招手,她才一坐下,谦谦就把一大块鸡肉往她的碗里夹:“妈妈,我特意给你留的,这一块是你最喜欢吃的鸡胸肉哦,肥而不腻!我乖不乖呀?”谦谦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童真地笑着,露出浅浅的酒窝,粉嫩的感觉让静宜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水嫩的肌肤像是可以捏出水来......
  “妈妈,我帅气吧?你说,是我帅一点,还是晨晨帅一点?”谦谦靠在静宜的身上,调皮地问道。
  静宜装作认真地想了想,故意露出困扰的表情:“谦谦,你问得问题太难了,妈妈答不上来呀!”
  “妈妈耍赖!”晨晨趁机插话,一顿午饭三个人吃得温馨又热闹。吃完午饭,静宜等三个人在餐厅里等了好久都不见雷少晨的踪影,手机打过去提示关机,静宜微微叹了一口气,付了帐单便打算带两个孩子离开......
  所幸,跟踪她的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静宜好几次从后视镜观察,都没有察觉出异样。车子很快就驶出了东风路,拐向环城高速。
  进入环城高速之后,她习惯性地朝着后视镜看过去,这一看,让她先前松懈的心瞬间紧绷起来,脸色一冷,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拧紧,一双纤细的手益发显得节骨分明。
  “谦谦,晨晨,我们被人跟踪,马上绑好安全带!”静宜冷静地朝着两个小孩命令,话一说完,她马上换挡,加速,车子风驰电掣般飞奔起来!
  静宜看了一眼导航图,马上就要下环城高速,跟踪的车子由原来的一辆增加到两辆!她的神色一冷,看了一眼前方的路况!让她纠结的是,环城高速的出口似乎发生了交通事故,两条分叉路一条已被堵得密不透风!不得已她只好一甩方向盘,逆向朝着另外一条路驶去。忽然之间,前方驶过来一辆大货车,在这危险的关头,她算计好时间,扭转方向盘,减速!糟糕!心顿时一冷!车子被人动过手脚,根本没有办法减速,她又拼尽全力踩下刹车,车速丝毫不减!她脸色一寒,黑色的眸子遽然一紧:“谦谦,晨晨,妈咪遇到麻烦,车子被人动过,刹车坏掉。谦谦你解开安全带,爬到妈咪旁边,快!”静宜一边盯着前面的车况,一边朝着身后命令道!
  谦谦柔软的身子一跃,已来到静宜的旁边坐稳,幸好前方的大货车拐了弯,静宜心里惊出一身冷汗。
  轻轻地呼了一口气:“谦谦很棒!马上帮妈咪找到附近可以拐出去的路。晨晨,帮妈咪看看后面那辆黑色和白色的小车,把他们的距离报给我!”
  一分钟不到,谦谦严肃的声音传来:“妈咪,前方五百米有一条路,你等会直接右拐,右拐之后再开一千米左右有一个分叉,往左去郊区,往右可拐回市区。”
  “好,我知道!晨晨,后面的车子与我们的距离多少?”
  “白色小车,目视距离五百米,黑色小车,车速加快,跟我们的距离逐渐拉近!”
  “好!我知道了。”静宜在心里默数着时间,车子马上就要到达拐弯的路口!
  “妈咪,快转!”
  静宜并没有在一到拐弯的地方马上右转,而是稍微停顿了几秒,然后倏地扭转方向盘,那辆黑色的小车没有想到静宜会临时转向在原地打滑,来不及刹车就这样直直地撞上了静宜这辆车的车身,车子受到冲击往前移动,静宜紧紧握住方向盘,稍一扭转,硬是让车子拐了过来,进入转弯的路口!
  “妈咪,黑色小车上的司机是雷叔叔!”晨晨猛然蹦出来的声音让静宜眉头一皱,现在没有时间了,顾不得这些,车子的刹车失灵,后面还有追兵!她要想个办法好好周旋,首先,得让车子停下来!
  “谦谦,晨晨,你们怕不怕?”
  “不怕!”两个小孩异口同声地应道,声音坚定利落,静宜相信,这两个孩子是真的不怕,但是她害怕!如果车上只有她一个人,事情还好办,但是现在多了谦谦和晨晨,她不得不顾及两个孩子的安全。
  她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对策,努力暗暗咬牙,维持表面的平静。
  “妈妈,前面有一条江,不如......”谦谦忽然指着前方的江河喊道。
  静宜一看,前方果然有一条江河,不过,高架桥的最低位置与江河也有三层楼高!这点距离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更何况底下是江河,车子在下降的过程中受到水流的阻力,车子的下降速度会逐渐降下来,但由于车子的重量,车子会沉到底部,不知道江河深度几许?两个小孩能抵抗住深江的负压游上去?在那样的环境下,她最多只能带一个小孩?那到时候该带谁?
  此时,她的眉头拧得紧紧的,硬生生挤出一道褶皱!
  “妈妈,不用担心我们!我和谦谦不会有事的!”
  “恩,妈咪知道!咱们一起加油!”静宜咬紧牙关,朝着高架桥驶过去,到达最低的位置时,方向盘一拧,车头一偏,朝着空中落下!
  雷少晨此时刚刚扭转车头进入拐弯处,便远远地看到车子跌落大桥的那一幕,心,蓦地一紧,眼睛刹那猩红,朝着车子的方向声嘶力竭地一声悲呛:“不要啊!”
  此时他什么都顾不上,发疯一般地加速,朝着车子落水的方向开过去......
  白色车里面的人看到跑车落水,便打转方向盘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扬长而去!
  车子落水的刹那,静宜便按动按钮,解锁,打开车门!忽然,她神色一惊!发现车门紧锁!心里暗呼糟糕!她早该想到这一点的!坏人能在她的刹车上动手脚,又怎么会给她留有余地!她在冲下大桥之前就应该印证检查一番的!
  后悔自责都于事无补,此时,江水已漫入车子,相信再过不久,就会将他们淹没!
  “谦谦,晨晨,别怕,车子被紧锁了!我们暂时出不去!但是妈妈会有办法的!”
  “妈妈,我不怕!”谦谦倔强地回答,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竟是出奇的平静!
  “妈妈,妈妈,我呼吸不了,妈妈,好怕......”令静宜意外的是,一向冷静睿智的晨晨竟然会害怕得瑟瑟发抖!一张小脸憋得紫红紫红,静宜心里暗呼不妙!
  “谦谦,你去抱着哥哥!告诉他我们很快可以出去!”
  “妈妈?”谦谦有些犹豫,他想留下来帮妈妈想办法砸破车窗!可是一看晨晨,脸色已憋成紫色,再这样下去,恐怕撑不到出去。他一咬牙,蹬着一双小腿朝着晨晨游过去,此时,水已漫上他的大半个身子,他找到晨晨,一把抱住他,语气坚定地说:“哥哥,别怕!谦谦在你身边,会保护哥哥的!哥哥先闭上眼睛,就像我们在游泳池玩憋水的时候那样!要加油,不要输给谦谦哦,不然谦谦以后不叫你哥哥!”
  晨晨按照谦谦的指示,闭上了双眼,呼吸逐渐平稳下来。
  静宜将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朝着车窗拼命地砸!无果,又拿过头枕下的尖锐钢头上阵,可由于水的阻力,车窗的玻璃受到的击力大幅度减弱.......
  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车窗外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孔。
  是雷少晨!静宜的心里一暖,马上又驶出浑身的劲儿朝着车窗砸去!雷少晨跳下大桥时手里拿了一个扳手,此刻正好派上用场,两个里应外合地敲打着车窗!
  此时水已经没过车子,谦谦看着拼命挥舞的两个人,心里微微有些触动。大脑一转,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他一手拽着晨晨游到静宜的旁边,用手扯了扯静宜的手臂,又指了指侧面玻璃的四个角,示意他们敲打这个位置!
  果然没过多久,车窗的一角裂开一条缝隙。两个人相视一笑,又使劲地敲打。
  “哐啷~”当第一块玻璃断开的时候,雷少晨打手势让静宜让开,他大力一挥,车窗的整片玻璃全部碎裂!静宜慌忙从谦谦手里接过晨晨,递给雷少晨,然后再托着谦谦往外举,谦谦水性极好,一逃到车窗外就拼命地往上面游!静宜此时也将头钻出车窗,可是身上的裙子不知道被什么勾住了,任凭她怎么挪动都无济于事,她憋着气,一咬牙,将下半身的中裙脱去,犹如一条美人鱼,蹬着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朝着江河上方游去。
  几个人的头浮上江面,又朝着下游游了大约十几分钟,才找到可以登陆的陆地。
  雷少晨立马将晨晨平放在地上,对他进行急救!晨晨吐了几口水,缓缓清醒过来!而谦谦则在一旁对着静宜大喊:“妈妈,你快点上来!”
  静宜看到晨晨清醒过来,上岸的动作显得有些犹豫。
  小脸一红,朝着众人喊道:“你们先转身,我的裙子勾住了车子,所以......”
  雷少晨一听,心里马上明白了几分,二话不说将身上的衬衫脱了下来,递给谦谦:“给你妈妈拿过去!”
  谦谦认认真真地看了雷少晨一眼,心里微微赞许,拿过衬衫低低地呢喃了句谢谢。雷少晨有些别扭地转过头,一只手尴尬地摸着后脑勺,嘴角轻轻地扯了扯。
  所有人的手机都被水弄湿了,开不了机,联系不到任何人!只好将就地坐上雷少晨那辆破车回到市区,雷少晨先是领着两个小孩到商场换了身新衣裳,又给静宜买了一条淡粉色的连衣裙,静宜将车窗摇上,半蹲着身子就将裙子给换上了。穿上粉色的连衣裙显得她益加的年轻,特别是领子的那两条雪纺带子,打成好看的蝴蝶结,出落得益加动人!
  她一下车,谦谦就带头惊叹:“妈咪好漂亮哦,像个大姐姐!”
  “谢谢谦谦!”静宜轻柔地摸着谦谦的头,脸色有点尴尬。
  “叔叔,妈妈的脚......”还是晨晨心细,马上就注意到她光着脚站在地上。
  静宜垂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尴尬,轻灵丽雅的小脸微微泛红。
  雷少晨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竟然也有娇羞的一面,视线不经意间落在她脖子间一颗淡淡的小痣上,美人痣?雷少晨眼角含春,扯了扯嘴角,半蹲下身子。
  “这......”
  “妈咪,我们饿了!”谦谦故意垮下小脸撒娇,静宜没辙,只好任由雷少晨抱着自己。
  谦谦和晨晨两个小子欢乐地往前奔跑,故意给他们两个人留下空间。被雷少晨抱在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而熟悉的味道,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扑通扑通地乱跳。一张小脸已经红到耳根子,煞是诱人。
  进入商场,雷少晨先是带静宜去买了一双鞋子,接着几个人在商场了找了间港式茶餐厅,饱餐一顿之后,几个人总算是从刚才那场事故中找回了踏实感。
  吃过饭之后,两个孩子与雷少晨已经消除了隔膜,变得异常亲热,三个人还约好改天一起去游乐场!静宜看着他们的亲热劲儿,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如果,她和他之间没有那些隔阂,没有那些冷漠,没有那些决绝,该多好,但是,人生最珍贵,也最折磨人的正是没有如果。
  她的心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跟着孩子们一起挥手,与他道别。心里默默地想着,或许他该没有遗憾,最起码他见过孩子了,孩子们也见过他,他们曾一起在江河里挣扎,生死与共,命运用另外一种方式,成全了他们的失却。在他们的记忆里,爸爸是一个英雄!这么想着的时候,她淡淡地笑了!夕阳的余晖淡淡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她穿着淡粉色裙子挥手的模样,竟让他的心蓦然一动,脑海里想起那抹佳人倩影。
  雷少晨一回到办公室,华声就将一部崭新的手机递给他,他开机看到有好几个陌生电话,便一一回复。其中一个是梦海庄园打过来的,告知他服务员在清理房间时捡到一条项链,让他有时间过去取,他猜想那条项链应该是JaneChen的,打算有时间再过去取回来。
  另外一个是医院打过来的,DNA的检验结果已经出来,配对结果失败!也就是说,那两个孩子都不是他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让他的心遽然一动,像是有什么流失掉......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这个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何其多,但是他们并不一定有血缘关系。
  他自嘲地笑了笑,掩饰内心的失落。
  静宜回到家里安顿好两个小孩,马上打电话到酒店前台,让他们订三张后天飞往美国的机票。如果说之前她还有些犹豫不决,那么这一场事故之后,她的心意坚不可催!A市不是适宜久留之地,多停留一分,她和两个孩子就多一分危险。
  当然,今时今日的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别人送她如此“厚礼”,她总要查清楚一点点还回去!老虎不发威,还真当她是小猫?
  静宜冷笑一声,悄悄地将某条短信发送出去!
  第二天一早,静宜将晨晨和谦谦送到某处度假村,交由陈义唐和陈晴照顾,自己又开着车子回到市区,找到雷少堂所在的病房,瞄准护士离开的空隙,她才悄悄地进去。
  雷少堂看到静宜并不吃惊,甚至苍老的眸子闪过一丝欣喜:“静宜,你回来了?”一场大病削去了他凌厉的气势,声音听起来虚弱不少。
  静宜“嗯”地应了一声,坐到他的床边:“爷爷还好吗?身子要不要紧?”
  “呵呵,缓过来了!谦谦和晨晨。”雷少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们回来了吗?”后面的话语他问得小心翼翼,静宜又如何听不出他心里的希冀,看着老人渴望的眼神,她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再见见他们吗?”听到雷少堂的要求,静宜一时之间有些犹豫。
  其实,在怀着谦谦七八个月的时候,她回来看望中风清醒过来的爸爸,刚巧那时在医院碰到雷少堂,在他的逼问之下,她承认孩子是雷少晨的,但是要求爷爷替她保密,她承诺每年带着孩子回来一次。
  一开始她担心爷爷会向雷少晨告密,那个时候她就在想,如果爷爷不遵守承诺,她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任由他们找遍天涯海角。可没有想到,爷爷一直遵守承诺,她也只好坚守诺言,第三年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收养了晨晨,便把晨晨一起带回来,却没有想到,这第四年,爷爷中风,她的行程才终止。如今,爷爷已经清醒过来,按照约定,她理应让他看看孩子们。只是......
  看到静宜眼里的犹豫与担忧,雷少堂牵强地笑了笑,眼里满是落寞。
  “爷爷,我今晚带他们过来,让他们跟您一起吃晚餐?”静宜实在不忍雷少堂失落。
  “好,好!”雷少堂连说两个好,静宜注意到爷爷的眼角已经湿润,心里亦是一动。
  轻轻地掩上病房门,没有想到才一转身,竟然碰到了乔晓晓:“怎么是你?”静宜惊讶地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