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惊天秘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很意外?”乔晓晓平静的语气让静宜心底一惊,她不问自己是谁,不追问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甚至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你认识我吗?”静宜还是径直问出心底的疑惑,乔晓晓淡淡地笑了笑:“JaneChen,翻译成中文不就是陈静宜?”乔晓晓看到静宜默不作声,心里冷笑一声,接着说:“要不去我办公室坐坐,喝杯咖啡?”静宜的嘴角漾开一抹浅笑,轻轻地点点头,待一转身,马上换上一脸的严肃。
  乔晓晓的办公室位于医院东区的二楼,一室一厅的格局,客厅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圆形会议桌,上面摆放着许多病历本、旁边的小型架子上整齐地放着几本脑神经方面的医书。屋子里没有医院的酒精味道,反而散发着一股清新的花香,窗台上摆放着一束清雅的百合,静宜嗅了嗅空气,心里猜想空气中的花香大概就是这百合花的幽香。
  “随意坐吧,我去给你冲杯咖啡。”乔晓晓指着圆形会议桌边的凳子,待静宜坐下后她转身走进里间去泡咖啡,静宜透过半开的门缝往里看,隐隐约约看到乔晓晓伸手朝着柜子上方拿咖啡的动作,很快,屋子里就飘来咖啡浓郁的香味,渐渐盖住清幽的花香。
  没多久,乔晓晓端着托盘走了出来:“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加奶加糖的咖啡,我不好自作主张。”说话间将其中的一杯咖啡放到静宜的跟前,临末,又将一包砂糖和一壶温热的牛奶放到咖啡的旁边。“喏,这是牛奶和砂糖。”
  “谢谢。”静宜客气地道谢,端起咖啡轻轻地抿了一口,赞许地望着乔晓晓说:“味道不错!”乔晓晓喜滋滋点头。
  场面话说得差不多了,静宜便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乔小姐,不知道您这次找我所谓何事?”肯定不止是喝咖啡这么简单吧?静宜默默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陈小姐果然是聪明人,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不过,陈小姐可知道今天早上雷少送来三跟头发,让我检测DNA序列的事情?”乔晓晓看到静宜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扬,接着说:“不过很遗憾,这三根头发里面,只有两个的DNA序列显示有血缘关系。”
  “你在这上面作了手脚?为什么?”
  “这样的结果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乔晓晓半眯着眼反问,静宜看着她淡笑的神色,身子却是蓦然一冷,说话的语气不免有些冷淡:“乔小姐,请你明说!”
  “你还不明白吗?我想成为堂堂正正的雷夫人!”乔晓晓说这话的时候像是忽然间换了个人似的,目露凶光,面色狰狞,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淡笑!
  静宜睨着眼看着乔晓晓,像是在猜测她的话有几分真假,良久,才回应乔晓晓:“我对雷夫人这个位置一点兴趣都没有。”
  “是吗?那你对雷少这个男人也丝毫没有觊觎之心吗?”乔晓晓挑衅地问道,一双丹凤眼闪着亮光,紧紧地盯着陈静宜,咄咄逼人的气势澎湃汹涌。
  静宜坚定地挑眉,下巴微扬:“我已经订婚了,你可以放心。”
  “好,我信你。”乔晓晓直爽地应道。
  “我可以问问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陈静宜的吗?”
  “五年前,你回来看望你父亲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乔晓晓诡异地一笑,顿了一下,忽然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我还知道晨晨的秘密。如果,你不想失去他,最好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静宜的心底微微一颤,晨晨?她竟然知道晨晨的秘密!此刻,她的心有些惴惴不安,暗暗握起了拳头,但是脸色依旧淡然地看着乔晓晓,眼底波澜不惊的气势确实让乔晓晓有几分吃惊。她本来以为只要自己搬出陈子晨,这个女人会服软,哪料,静宜临末还能充满自信地开腔:“乔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晨晨的秘密我根本就没有想要隐瞒,我只是在等时机成熟,到那时,我会把一切公开,这些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静宜说话间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脸色硬是挤出几分歉意:“乔小姐,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就不再打扰你了,还有,非常感谢你的咖啡,味道真的不错。”静宜说完径直拿起包包推门而去,留下吃瘪的乔晓晓在房间里猛跺脚,尖锐的高跟鞋蹬得地面“咯咯”作响。
  静宜跟乔晓晓分开之后,又驱车赶回度假村,路过游泳池的时候,正在游泳的谦谦和晨晨同时停下动作,朝着她大喊,激动地挥舞着双臂,一脸的兴奋劲儿。
  静宜扬了扬手上的包包,温柔地笑了笑,便朝着度假村的酒店走过去,进入酒店之后,拿出早上带过来的包包,翻出一套条纹状的分体泳衣,径直进入浴室更衣。
  “Jane,在吗?”忽然浴室外面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静宜沉声问:“谁?”语气里带着几分警惕,问完迅速将上身的裹胸带子绕到脖子后面利索地绑一个蝴蝶结,动作利落地扯下壁挂上的丝巾,裹在腰间。
  做完这一连串动作才娉婷地迈出脚步,推开浴室的门,待看清屋里的来人,她的神色又惊又喜:“杜如风,怎么是你?”
  “刚刚在隔壁看见到你进了这个房间,我便想过来找你,谁知道你竟没有关门,我在外面喊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回应......服务员看我探头探脑的样子,还以为我是个大盗呢!”
  静宜捂着嘴嗔笑:“你擅自闯入私人领地,还不是大盗啊!”杜如风牵强地笑笑,静宜笑着又问了一句:“看你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开心?”
  杜如风叹了口气:“Jane.Chen原来不仅设计厉害,还是个心理大师呀!”静宜露出惊讶的表情,惊呼:“莫不是被我说中了?真心情不好?可以说吗?”杜如风眼珠子一转,没有接静宜的话,转了个话题:“这身泳衣真是漂亮!想不到你身材这么好!”说话间一双细长的眼睛在她的身上转了好几圈,静宜娇美地一笑,贫嘴道:“帅哥,眼珠子要掉地上了。”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迈着轻盈优美的步伐朝着外面走去,杜如风一摇头,加大脚步跟上。
  走了几步路转身看身后,才发现杜如风并没有跟上,而是帮她拉上房门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似是有些闷闷不乐。直到喝下午茶的时候,在餐饮区遇上胖妞和杜俊涛,静宜才知道杜如风心情不好的原因。这杜俊涛是国内有名的珠宝富商,他名下的璀璨珠宝凭借着精湛的传统做工、独特的设计、货真价实的用材享誉中外,颇受好评。这杜俊涛静宜自然是认识的,却没有料到杜如风会是他的儿子,更没有想到胖妞是他的新夫人。
  再次遇到胖妞,静宜的心情有些复杂。当年,因为叶黎昕,她跟车恩俊的关系一落千丈,这件事的最大后遗症就是胖妞跟她的友情破裂。可是当时那种情形下,她又没有办法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只好将错就错。后来她常常在想,如果她跟胖妞之间的感情足够深厚,如果她足够相信自己,足够疼惜自己,或许不会在那样的关头选择疏远她,选择看低,甚至,鄙夷她。
  但是,能再度碰上胖妞,还是让她的心情有几分激动,将胖妞拉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静宜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跟前的女人,一张小巧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紧身的连体泳衣,显示出凹凸有致的曲线,静宜的脑海里忽然想起那年夏天她们一起去海边,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画面。那个时候的胖妞不漂亮,五官粗枝大叶,乍看之下会觉得有些男孩子气,身体肥胖,丝毫没有女人的曲线,可是那个时候的胖妞性格爽朗,气概惊人,会拍着胸脯说:“胖妞我大名鼎鼎名扬四海、威震八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贤良淑德......”那些话彷佛像是昨日的叮咛,萦绕在耳边,幻化成一首动听的歌......
  静宜淡淡地朝着胖妞一笑,神色略显尴尬,语气却是温温愠愠的:“你这些年还好吗?什么时候结的婚?”
  “结婚五年了。”胖妞简短地回答之后,便不再说话,过了一会,拿起勺子轻轻地搅动着前面的咖啡,一脸的沉重。
  “恭喜你们,迟到的祝福。”静宜大方地送出自己的祝福。
  胖妞没有再接话,低着头看着咖啡因为搅动而晕起的涟漪,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忽然,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氤氲着水汽的眼睛望着静宜,朝着周围看了看,才压低声音祈求道:“静宜,我看你跟杜如风走得很近,是朋友吗?能不能替我保密,我,我整容的事情。”
  听到这一番话,静宜心里一顿,呼吸一窒,她不问自己为什么变了模样,不问最后她和叶黎昕怎么样,不问这些年她是否过得好,却只说让她保密,静宜的心里一阵阵失望,像是有人拿着利箭呼啸而过,万箭穿心是什么感觉?就是心很疼很疼,疼到她说不出话来。当时她在想,如果,如果胖妞哪怕随便关心一句,她便要窝到她的怀里,倾诉这些年的苦和乐,痛苦和幸福,灾难和甜蜜。可是,她什么都没有问,她关心的只有自己......
  静宜凄然一笑,说:“我认识的人是胖妞,并不是赵若桐。”
  “谢谢。”
  “不客气。”
  有多少友情到最后就剩下一句谢谢和不客气,曾经相约一起走,一起哭,一起笑。还是周华健唱得好: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原来所有的成长又是何等的相似,从一起走到不再有,从得到到失去,我们所拥有的,是缅怀与惦念,最后,剩下悼念。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坐着,大家都找不到话题,幸好,杜俊涛及时赶到化解了她们无话可说的尴尬。
  “两位美女,在聊些什么呢?”杜俊涛笑意盈盈地走过来说,一条白色的毛巾随意地挂在他敦厚的肩膀上,静宜有些吃惊地看着杜俊涛一身紧实的肌肉,抿唇浅笑,同时站起身打算离开,杜俊涛倒有写急切地把她叫住:“Jane.Chen,我是不是妨碍你们了?”
  静宜莞尔一笑,道:“哪里,是我妨碍你们才是,把若桐占用了这么久,还望杜先生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计较才是。”静宜说话期间目光一直看着杜俊涛,杜俊涛一听这话,爽朗地大笑几声,才接着往下说:“陈小姐太见外了,叫我杜叔就好,我跟义唐服兵役的时候,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关系呐,当时在兵营的时候还开过玩笑,以后得结亲家呢!”
  静宜“哦”了一声,微微挑眉的同时笑问:“竟然还有这回事?”
  “是啊!可惜啊......”杜俊涛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却朝着赵若桐说道:“桐桐,去给我买杯绿茶,陈小姐,你要喝点什么?”
  静宜指了指桌面上的咖啡,笑道:“我的咖啡还没喝完呢。”静宜没有想到杜俊涛是故意借着买饮料来支开赵若桐,赵若桐站在不远处等服务员煮绿茶的空隙,一直不安地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陈小姐,不瞒你说,其实我在生如风之前,还有过一个女儿。”杜俊涛的眼睛开始变得混浊,静宜猜想这后面的故事肯定是个悲剧,果然,杜如风喘了口气,又接着说:“在她两岁半的时候,得了一场重病,不得已,只好把孩子送进医院,在医院住了个把月总算是痊愈,她出院的那天,我临时要跟人洽谈一笔生意没有过去,就让我夫人独自去医院接小孩,谁知道,我夫人把孩子放在车子,转身去拿药的空隙,孩子就不见了......我夫人因为这件事情一直责怪于我,后来生完如风没有多久,我们就离婚了。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这个孩子,前些年,有人说在美国看到一个女人,长得跟她死去的母亲及其相像。我知道你在美国呆了几年,能否托你的朋友帮我打听一下?”
  “恩,可以,杜叔,你有空把您夫人的照片给我一份,我托托朋友打听,不过,您别报太大希望,对了,孩子身上还有什么特征?”静宜直爽地应承下来,杜俊涛的的心里倒是十分喜悦,便一五一十地将孩子身上的特征讲了一遍,临末,他又叮嘱静宜别将这件事情告诉赵若桐。
  “我不希望她担心。杜如风在家里老是跟她作对,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知道我还费尽心思寻找失踪的女儿......哎,真是委屈了这个孩子,人长得漂亮,又没心眼,实心实意地跟着我,把家照顾得整整有条,听她讲,大学里追她的男孩子都排好几条街,可偏偏却跟了我,我这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这些年,跟着我应付各种应酬,全世界到处跑,都没时间跟以前的朋友多聚聚,许多朋友都疏远了。这会,难得遇着你,她心里挺高兴的,你有空能多陪陪她吗?”杜俊涛说这番话是真心实意为赵若桐着想,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些话听在静宜的耳里,有多别扭!
  只是,她也不是那么坏心眼的女人,狠心到拆穿一个女人处心积虑编织的谎言。虽然不知道赵若桐是否真的爱杜俊涛这个人,但是从杜俊涛的描述和感受来分析,赵若桐对杜俊涛倒也算真心实意,这世间,什么都可以伪装,唯独真心假装不来,如果心里没有感情,又如何可以死心塌地跟着一个年龄足以当父亲的男人五年?
  或许,爱或不爱,并没有那么重要,不离不弃倒也显得刻骨铭心,不是吗?
  静宜淡淡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一抬头,看见赵若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手里端着一杯绿茶,一杯芒果汁。她将芒果汁递给了静宜,静宜笑笑,心里微微触动,她还记得自己爱喝芒果汁?!
  跟杜俊涛分别之后,静宜这才回到谦谦和晨晨的身边,将他们揽入怀里,甜甜地望着义唐叫了一声“爸。”又对着旁边的陈晴喊了声“妈。”陈晴高兴得笑眯了眼。
  谦谦和晨晨见状,扑到陈晴的怀里,亲昵地喊着“外婆,外婆,我想吃冰糕......”
  陈晴乐呵呵地笑着,连声说好。静宜这才想起答应了雷少堂带孩子们过去吃晚饭的事情。
  “爸、妈,今晚我要带孩子们去见见雷少堂。”
  陈义唐想了想说:“恩,也好,记得小心些,吃完晚饭带着孩子们回家住一晚吧,晨晨一直嚷嚷说要和我下棋,早上出门走得急,忘记带棋盘了。等会我跟你妈先回去做冰糕,晚上你吃完晚饭带着孩子们过来,正好可以吃得上冰糕。”
  “好。”
  “妈咪,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坐在车子上的谦谦望着车窗外的景色问道。
  “妈咪带你们去见一位爷爷。”
  “是什么样的爷爷?”晨晨扑闪着好奇的大眼睛凝望着静宜的背影问道。
  “嗯~”静宜想了想说:“是一位很友好的爷爷,他生病了,住在医院里,很孤单,等会去到医院一定甜甜地叫爷爷,这样爷爷一开心,病就会好得快些。”
  “好,我们一定会让爷爷开心起来的!”晨晨和谦谦异口同声地回答,说完之后两颗小脑袋凑到一起,似是在讨论什么,声音压得极低极低,静宜断断续续听到什么笑话、什么表演.......估计这两个小子是在讨论怎么让爷爷开心呢。
  车子很快就到了张氏医院,静宜远远就看到陈俪拎着好几个食盒等在门口。她停好车后牵着两个小孩走过去,停在陈俪的跟前,轻轻地唤了声:“陈阿姨。”两个孩子乖巧地喊了声:“陈奶奶。”陈俪看着两个孩子,眼睛一热,忍不住要落泪,慌忙将食盒递给静宜,推了她一把:“快进去吧,雷叔一直在等着呢。”
  静宜“嗯”地应了声,拎着食盒进去医院。
  雷少堂听到门开的那一刹那,欣喜地转过头望向门口,当看到两个小孩齐齐地站在那里,心里一阵激动,抬起颤颤巍巍的手就要去抹眼泪。
  “爷爷好!”谦谦和晨晨走到病床前,奶声奶气地同时问好,雷少堂乐呵呵地笑着,伸出手摸着谦谦的头,慈祥地问:“是谦谦吗?”谦谦严肃地点点头,心里升起一个大大的疑问:他还没有自我介绍呢,爷爷怎么知道他叫谦谦。正在他疑惑的时候,雷少堂又转过身子,拉过晨晨的手说:“那你一定是晨晨!”
  “爷爷,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谦谦忍不住追问,一张粉嫩可爱的小脸充满了疑惑与好奇,小小的眉头微微皱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雷少堂望了一眼在旁边摆桌子碗筷的静宜,眼角含笑。
  “是妈妈告诉爷爷的,对不对?”晨晨插话。
  “晨晨真聪明!”
  雷少堂的赞扬让谦谦有些不满:“爷爷,你的意思是,谦谦就不聪明了吗?”谦谦话还没说完,嘴腮子已鼓得像个大馒头,一双晶亮的眸子写满委屈和不满。
  雷少堂一愣,转而哈哈大笑:“谦谦也很聪明!都是爷爷的宝贝,怎么会不聪明呢?”
  “好了,该吃饭了,谦谦,晨晨,去扶爷爷过来坐。”静宜摆好餐桌、碗筷,便招呼几个人过来吃饭。
  谦谦和晨晨听到静宜的话,乖巧地掀开雷少堂盖在腿上的薄被子,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扶着,雷少堂虽然卧床两年,但清醒过来之后积极地做复健,再加上身子比较硬朗,早已恢复得七七八八。只是现在难得有重孙子搀扶,他倒也乐得享受,身子不由自主地将重量转移到两个小孩身上,谦谦和晨晨憋足劲儿扶着雷少堂慢慢地往餐桌移动,直到雷少堂坐下来,两个小孩的小脸由于使劲早已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可爱极了。
  雷少堂坐下来后,谦谦和晨晨又自觉地跑进房间自带的洗手间洗手。谦谦最先洗完,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洁白干净的毛巾。
  “爷爷,你行动不便,我帮你把手手擦擦,妈妈说吃饭前洗手,这样才健康。”谦谦说完拿着温热的毛巾仔仔细细地给雷少堂擦着,那认真的模样真是让人又爱又疼。
  “谦谦真乖!”雷少堂有些哽咽地赞叹,说话的瞬间眼眶已是红了一圈。
  “爷爷,你要哭吗?妈妈说,男子汉大丈夫掉血掉肉不掉泪!”谦谦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话间已站得直直的,伸出微胖的小手在雷少堂的眼睛边缘擦了一圈。
  “爷爷没哭,就是眼睛忽然有点不舒服,不过,经过谦谦的抚摸,它现在已经没事了!”
  谦谦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一路小跑进洗手间将毛巾放好。一顿饭四个人吃得温馨热闹,晨晨时不时地讲几个笑话,谦谦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嬉皮笑脸地扭了好一会小屁屁,最后,还将小鬼保镖里面的经典动作演绎出来,看得雷少堂一直笑不拢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