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九章 她所崇拜的男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一早,静宜起了个大早,帮着陈晴准备早餐。吃完早饭,她和两个孩子就要回美国去了,这里的一切,是时候该放下了......静宜手提锅铲,心事重重地望着锅里的鸡蛋发呆。
  “哎呀,什么味儿?”正在煮粥的陈晴惊呼一声,跑到静宜的身边,快速夺过她手里的铲子,将已经半焦的鸡蛋舀出来。静宜一脸歉意,对着陈晴说了声“对不起”,看着焦黑的鸡蛋,轻轻地吐了吐舌头:“妈,还是我来吧......”陈晴温柔地笑了一下:“你就乖乖出去等着吧,这就算是帮妈了。”陈晴话没说完,就推着她往厨房外面走去。
  忽然,陈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两个人同时望着沙发上焦躁不安的张瑞拉,静宜一个箭步冲过去,着急地握起她的手问:“瑞拉,怎么啦?”
  张瑞拉话没有说,就先跪了下来,静宜的脸色一僵:“瑞拉,到底怎么回事?”
  “Jane,昨晚杜如风找过我,“天使之翼”的事情是他故意设计陷害我的。现在,我家附近全部都是警察,只要我一现身,他们马上就会将我带回警局,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可是,我放不下妈妈......她没有多少天可以活了......Jane,我求求你,帮我照顾妈妈几天......”张瑞拉卑微地乞求着静宜,两个眼眶红肿得非常厉害。静宜用力拉了一把张瑞拉:“你先起来再说,伯母我一定会帮忙照顾的......你放心。”
  得到静宜的承诺,张瑞拉一头扑进静宜的怀里,呜咽道:“谢谢你,谢谢!”
  静宜看了眼睡眼惺忪地站在卧室门口的两个小家伙,脸色刹那凝重。待张瑞拉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静宜这才开口问道:“杜如风为什么要陷害你?”张瑞拉眼睛垂了下来,显得有些闪躲:“他父亲身边的女人,他都仇恨着......”
  静宜轻轻吸了一口气,朝着卧室门口喊道:“谦谦、晨晨,赶紧洗漱去。”看到谦谦和晨晨轻轻地“嗯”着点头,朝着洗漱间走去,静宜这才冷下眸子,压低声音怒斥:“瑞拉,这个时候你最好说真话,否则谁都帮不了你!”
  张瑞拉一阵错愕,她没有想到静宜会质疑,良久,苦笑一下,神色凄然地道:“原来什么都瞒不过你,难怪仅仅三年,你就成为蝴蝶暗门的副门主......”
  “别把话题扯远了。你跟杜俊涛,还有杜如风到底怎么回事?”
  张瑞拉轻轻地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这都怪我,杜俊涛占有我,我的心里恨啊,所以就想到报复他的儿子,于是,我......我就去勾引杜如风,我邀请杜如风到家里吃饭,偷偷在饮料里放了迷幻药,没有想到,杜如风带来一个女孩儿,女孩喝了饮料之后......流产了。Jane,我真不知道那女孩怀孕的事情,要是早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让她喝的!绝对不会!这件事情之后,杜如风就恨透了我。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他一早就知道我跟杜俊涛的事情......杜如风这个人不简单,Jane,你要小心他。”
  “我跟他无冤无仇。”
  “他心里变态的!”张瑞拉抢着说到:“因为父母感情不合,杜俊涛忙于生意,很少关爱他。听说,他年幼的时候,母亲又改嫁国外,很少回来。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杜如风,心里十分极端......总之,你要小心一点......”
  “好,我知道了,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真要进警局?要不,我帮你弄个假身份......”
  “不,我不想过一辈子逃命的生活。”张瑞拉拼命地摇着头:“我不想像我父亲一样,因为赌债流离失所,到处躲,我不想生活在阴暗里,我想要光明正大地活着......”
  静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你怎么又加入蝴蝶暗门?”
  “......”张瑞拉默不作声,心里却默默地补了一句,加入蝴蝶暗门,才能掌握更多的情报,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才能报仇!
  静宜看到张瑞拉不说话,便说:“我帮你周旋一下吧,现在也没有真凭实据证明就是你偷的“天使之翼”,事情还有转机。至于你母亲那儿。”静宜顿了一下,略一沉思:“我会帮你照顾一段时间......”
  张瑞拉面露感动:“Jane,谢谢你!”静宜只是淡淡地笑着,并没有回答。
  送走张瑞拉之后,静宜心事重重地来到餐桌前,陈义唐眉目慈善地问她:“静宜,你怎么啦?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静宜抬起头淡淡地笑了笑:“爸,我没事。”皱着眉头想了想,又道:“等一下吃完早饭,爸妈就带着谦谦和晨晨去游乐园玩儿吧,我们今天暂时不飞美国。”
  谦谦和晨晨一听不回美国,高兴的一阵欢呼。陈义唐忙问是怎么回事,静宜不想让爸爸知道原委,胡乱编了个公司临时有事搪塞过去,陈义唐倒没有再追问什么,吃完早饭,谦谦和晨晨就在家里准备去游乐园的事,还一个劲儿说要在游乐园吃冰糕,陈晴拗不过两个孩子的撒娇,做冰糕去了,静宜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远在美国的龙志飞,让他过来接谦谦和晨晨回去,然后就开车直奔机场。
  今天,法国的著名设计师威利先生会到中国旅游。威利可以说是设计界的大腕,每一季的设计风格迥异,却总能在时尚界掀起巨浪,就连他的着装都已成为时尚界捕风捉影的苗头,人们紧紧地盯着他身上的每一处,紧紧追着他的每一个设计,可以说,威利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神话,是时尚界的风向标。设计界的很多设计师都想与威利合作,静宜也不例外,在美国的时候,她曾经给威利发过邮件,表示想跟他合作,但是对方并没有回复,前段时间得知威利要来中国,她还想着无论如何要见他一面,可后来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她又急着离开A市,这才放弃了会面的想法,现在,既然还在中国,静宜琢磨着无论如何都要见一见这位威利先生。她猜测,威利此次来中国旅游的目的,肯定与最近几年中国风的兴起有关,说不定他下一季的主题会是中国风情。
  “右景天,你确定威利的第一站是A市?”静宜与右景天并排站在机场大厅,眼睛锐利地四处张望,从她到机场至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却愣是没有看到威利的身影,此时的她,不免有些着急。
  右景天信誓旦旦地回应:“当然!再等等!”只是说完这话,他的神色也有些焦虑,据他得到的消息,这威利应该早上十一点就已到A市,可是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多了,放眼整个机场,哪里有什么威利的影子?
  “景天,你说威利会不会走特殊通道?”
  “......”右景天错愕了几秒,猛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个可能给忘记了......”
  静宜恼怒地瞪了右景天一眼,拔腿就跑!“哎,Jane,等等我!”右景天边喊边快速追上。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停车的地方,静宜拉开车门:“上车。”
  “呼呼,呼呼,我们这是去哪里?”右景天喘着气问道。
  “先上车。”静宜也来不及解释那么多,看到右景天上车后,一踩油门,车子风驰电掣地飞奔起来,扬起一地的灰尘。
  “轩辕凡,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威利先生的行踪,恩,对,没错,设计师威利。”静宜本来想找蝴蝶暗门的人帮忙,但碍于右景天在场,便将电话打给了轩辕凡。
  果然,右景天很惊讶:“Jane,想不到你竟然会找侦查公司......”静宜一边开车,莞尔一笑,道:“这是最快的方法,不是吗?”右景天扯了扯嘴角,不置一词。
  静宜看到右景天没有说话,便专心开车。十分钟后轩辕凡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静宜接完电话后,车子一拐,朝着郊区驶去。
  右景天疑惑地向着静宜问道:“这么快就查出来了?威利现在人在哪里?”静宜眼睛望着路面的前方,浅笑:“仙居度假村。”右景天眉峰一顿:“仙居度假村?没有听过呢......”静宜嘴角轻扯,如若不是雷少晨带她去过两次,她还真不知道仙居度假村这种地方,记得从仙居度假村回来的那一次,她还特意在网络上搜索了一遍,竟然一无所获。
  静宜跳过右景天的疑惑,接着说:“雷氏的霓裳公司现在进展如何?”右景天一听静宜提霓裳,心里一紧,眸色一沉:“莫不是雷氏想要威利过来?”静宜半眯着眼睛,努力暗暗咬牙,从缝隙里挤出话来:“恐怕是这样。”静宜说完,两个人的神色皆是暗淡下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两个人赶到“仙居度假村”之后,静宜凭着记忆将车子开到了“梦海庄园”旅馆,两个人风风火火地一路小跑到旅馆前台登记处,右景天刚想开口询问,静宜一把拉住他的衣服,使劲地扯了扯,右景天不明就里地看着静宜,静宜朝着他使了个眼色,右景天这才注意到华声从旁边的楼梯上走下来,右景天和静宜两个人赶紧压低了头,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同时噤声。待华声离开之后,静宜便对着服务员莞尔一笑:“你好,帮我们安排一间房,对了,最好在二楼,安静点,你知道,我们是新婚夫妇,过来度蜜月,不希望被打扰......”静宜说完主动牵起右景天的手,一双眼睛火辣辣地看着右景天,看得他心里一阵发虚,身子一软差点就站不稳。
  服务员扬起职业性的微笑,应了声“好的”手指便开始在电脑上快速地敲打,很快,服务员让他们出示身份证,右景天主动掏出钱包,将自己的身份证递给服务员,服务员接过之后对着电脑又是一阵敲打键盘。办好入住手续后,两个人拿着房卡朝着楼上走去。
  “李经理,这是客人上次丢的项链。”一个稍显年轻的女孩将一个小纸袋递给被称为李经理的人,也就是刚刚为静宜他们办理入住手续的服务员。李经理说了声“放在旁边,我等会查看。”
  女孩小心翼翼地将纸袋放在桌面上,摆得端端正正,离开之前还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眼,她总觉得,这是客人留下的东西,指不定价值连城,李经理这么随意,要是把项链弄丢了可怎么办?
  女孩忧心忡忡地离开,客房经理又让她去收拾客房,她这一忙起来,就渐渐忘记了项链的事情,待李经理找她索要项链的时候,她一脸的惊恐,紧张得几乎要哭出来,一双小肩膀抖啊抖的:“李经理,我刚刚分明将项链交给你,你嘱咐我放在桌子上,我便照你的吩咐摆放在登记台面上,这回不见了,怎么能怪我呢?”李经理愤怒地刨了女孩一眼,伸出手指指着女孩的头,嚣张地怒喝:“胡说!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项链!你要将项链给我了,我会没有印象吗?你这坏丫头,快说,项链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你知不知道这是雷少的东西?别哭了,快点将项链拿出来,还给雷少,然后赔礼道歉!”李经理骂完,又满脸赔笑地朝着雷少晨鞠躬赔罪:“雷少,实在是抱歉,都怪我管理疏忽,项链我一定给你找到,请您给我们一点时间。”雷少晨烦闷地摆摆手说:“项链的事情再说吧,请这两天务必照顾好我的客人,如果再出什么差错,我可不敢保证这个旅馆会不会易主!”
  雷少晨一走,李经理又开始指着年轻的服务员骂骂咧咧,躲在一旁的静宜轻轻咧嘴一笑,掂了掂手里的项链,莞尔一笑,将头发拨开,垂下头将项链挂到了脖子上,身子一闪,加快步伐追上雷少晨。
  “雷少,好巧。”她故意走到他的跟前,嘟着红唇嫣然一笑。
  雷少晨一愣,刚想开口说话,恰巧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顿了一下,拿出手机点开信息,信息是龙翼发过来的,内容是一组相片,静宜不知道雷少晨看到了什么内容,只感觉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眉心紧蹙,双眸漆黑如墨,让人捉摸不透却又暗生怯意。静宜下意识地想要逃开,雷少晨却比她更快一步挡在了前方,愤怒地朝着她步步逼近,一双如猎豹的眸子晶亮得吓人,静宜不由自主地朝后退了一步,鼓起勇气迎向他,硬生生地挤出一抹笑容,厚着脸皮叫了声:“雷少。”
  雷少晨鼻孔哼了一声,迅速抓起她的手就往楼上走,经过二楼的某个房间时,右景天正从里面出来,看到雷少晨抓着静宜的手,犹豫了几番,终究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冷眼旁观。
  雷少晨推开房门,将静宜狠狠地甩到床上,自己则烦躁地扯了扯身上的领带,用力将手机朝着她旁边一扔,手机稳稳地落到床上,静宜抓起手机点开信息,将全部的内容浏览了一遍,看完,冷哼一声,径直站起身,冷笑:“雷少,不知道你把我拐进屋里有何指教?该不会又想像上次一样。”静宜暧昧地笑着,眼底闪过一丝冷漠,身子妖娆地靠向雷少晨,一双手有意无意地在他的胸膛游移。
  雷少晨冷着眸子,质问:“难道你不打算解释一下?”静宜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忽然,雷少晨一把扯住她的胸口,愤怒地吼了句:“说!”静宜抬起头,看着他隐忍的怒气,心底觉得更加好笑,让她说什么?早在五年前,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了,不是吗?
  “你以为沉默我就拿你没辙了吗?”
  静宜轻蔑地看着雷少晨,冷哼:“雷少,你觉得光凭几张照片,你能得出什么结论呢?没错,我确实和雷少堂吃了顿饭,这能证明什么?证明我就是陈静宜?哼,就算我是陈静宜,你又能怎么样呢?你这么生气,又是为何?如果你怀疑谦谦和晨晨是你的孩子,你大可去验DNA,这样,你就该死心了!”
  “你!”
  静宜感觉到雷少晨的禁锢稍微松懈了些,便一把拽住他的手使劲拽了几拽,感觉到雷少晨又重新握紧了,静宜的眉不由紧蹙:“雷少,还舍不得放手吗?”
  雷少晨怔了怔,低声道了句:“对不起。”是他忘记了,谦谦和晨晨确实不是他的孩子,DNA都已经验证过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相信呢?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这眉,这眼,哪一处都不像陈静宜......雷少晨想到这里,难过地低下头,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蔫蔫的......
  静宜看着雷少晨一副低糜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触动,想了想便又说:“你是打算和威利合作吗?”
  “嗯,怎么?”
  “威利一直是我崇拜的设计师,雷少能否帮忙引荐一下?”静宜本来也只是随口问问,没有想到,雷少晨看完新来的短信之后竟然答应了她的请求,这让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意外。静宜离开之后,雷少晨便将电话播给了龙翼。
  “龙翼,你短信里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之前我用尽了所有的关系和渠道,却是查不到这个Jane.Chen的任何资料,可没有想到今天早上一到公司,就有人前后给我发了两封邮件,第一封是这个Jane.Chen和爷爷在医院共进晚餐的图片,这第二封,就是我后来发给你的那些图片,图片上显示陈义唐结婚的时候,这个Jane.Chen作为宾客出席,还有,昨天她还带着孩子们和陈义唐在度假村游玩。”龙翼如实地将情况向着雷少晨说了一遍,停顿了一下,又说:“看来我们有必要对她进行监视?”
  “恩,好。”雷少晨挂断电话,心里隐隐觉得不安,这个Jane.Chen会是她吗?可为什么她要处心积虑地隐藏自己的身份呢?忽然,他的脑海里想起右景天......五年前她就认识右景天,这五年后,她又和右景天在一起,这是不是意味着右景天其实一直都清楚她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马上将电话打给华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