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隐去,暮色悄临。
  威利一行人坐在仙居度假村最奢华的一家酒店里准备就餐,得到雷少晨的默许,静宜自然也在行列之间,只是她的座位在威利的对面,离威利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大家坐下来后随意地聊着,静宜注意到威利的话并不多,雷少晨说一句他才搭一句,显得懒散而漫不经心,还时不时抬起手上那只名贵的钻石金表看时间,看一次,眉头紧蹙一些,似是有些焦虑。
  静宜暗暗地观察着威利的一举一动,细看之下,才发现威利长得甚是英俊,脸型轮廓深邃而立体,白皮肤,蓝眼睛,鹰钩鼻,下巴和脸颊上留着一层淡黄色的胡渣,搭配一头短而自来卷的淡黄色头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优雅的贵气,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视线。
  正在她打量威利的时候,包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众人的视线齐齐移向门口,威利“唰”地站起身,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脚步欢快地迎了上去,热情地将对方抱住,亲热地行贴面礼。威利转身挪开身体,静宜跟进来的男人视线交接,刹那间,她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巨响,震惊得呆在原位!车恩俊的视线只是轻轻地扫过她,并没有多作停留,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样子变化了,他不一定认得出自己,只是,震惊过后,她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觥筹交错之间众人都在谄媚地笑着,她却只能硬生生地扯着肌肉,愣是漾不开一抹自然的笑容。
  忽然,车恩俊站起身,盯住她,目光灼灼地在她脸上游弋:“Jane.Chen?”
  “恩?”听到有人在叫她,她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句,眼睛迅速地扫了一圈,这才发现大家都在盯着她看,而车恩俊举起酒杯对着她,她收起纷繁复杂的思绪,端起酒杯,娇美一笑:“不好意思,车先生,我失礼了。”车恩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抿嘴一笑,再度举了举杯子:“Miss.Chen,很高兴见到你,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干杯!”
  “干杯。”静宜优雅地举起杯子,目视前方一饮而尽。
  “漂亮!”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静宜也没有心思去追究,只觉得车恩俊似乎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在没有见到车恩俊之前,静宜还想借机会跟威利攀谈几句,套个近乎,车恩俊的出现让她的计划和幻想全部破灭,她还能有什么奢望?只觉得现在如坐针毡,连多待一秒钟都觉得压抑。特别是车恩俊还时不时若有所思地朝着她看过来,惹得连威利看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莫名的敌视。
  吃完饭雷少晨安排大家去仙居度假村的KTV唱歌,一伙人浩浩荡荡地站在酒店门口,静宜本来想找个借口离开,但是没有想到此时威利竟然朝着她走了过来。
  “Jane.Chen,你会和我们一起去吗?”
  “当然,威利先生。”静宜受宠若惊,脸上笑开了花,暗暗压下先前的担忧。
  威利绅士地朝着她作了一个“请”的手势,静宜礼貌而谦让地回请,恭敬地表达内心的敬仰之情:“威利先生,我一直很喜欢你的作品,今天见到您,让我感觉十分荣幸,希望日后有机会得到威利先生您的指点。”
  “Jane,我们今天是出来玩乐,不谈工作、不谈设计,可以吗?”静宜连忙点头称是,同时打量起威利的着装:上半身套着黑色紧身西装、里面衬着白色衬衫,中间是一件浅灰色的马甲,领结是简洁的黑色款,裤子是九分收脚的款型,搭配了一双时尚的尖头皮鞋,再加上他健美的身形,整个人看起来英姿勃勃,却又不是温文尔雅,笑起来的时候,样子迷人极了。静宜内心不得不承认,威利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沉迷进去,不可自拔。
  从酒店到KTV不过几分钟的路程,静宜非常荣幸地跟威利并肩而行,两个人海阔天空地聊着,从巴黎美丽迷人的蓝色海岸到阿尔卑斯山的滑雪场、再到香榭丽舍大街,从埃菲尔铁塔到凯旋门,从凡尔赛宫再到卢浮宫......彷佛将巴黎游了一遍。
  到达KTV,威利邀请静宜坐在他的旁边,而车恩俊则坐到了静宜的右边,夹在两人的中间,静宜显得颇为难,主动提出跟车恩俊交换位置,不料遭来威利的拒绝。静宜一下子抓不紧这车恩俊和威利之间的关系。本来她猜测,叶黎昕不辞而别,销声匿迹,一定循着车恩俊的脚步而去。她常常在想,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会有他们相视而坐,相依而眠的画面。可是后来,每一年,她都会收到好几份匿名的包裹,有时候是一片枫叶,有时候是一把沙土,有时候是陶瓷模型,更多的则是照片,其中有一张夜景海洋照让她印象最深:照片的背景是一群蓝色发光鱼在蓝色的海洋里畅游,前景是两条放大的蓝色光鱼在亲亲。美,真的很美,她看了整整一个月,看得灵魂出窍,心灵澎湃。那么唯美的角度,那么唯美而耀眼的蓝色,看一眼,可忆千年。
  “Jane,我们喝一杯。”威利将酒杯递给静宜,静宜淡笑地接过,两个人举杯同饮。几杯酒下肚,静宜微微有些酒意,柔和的米黄色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让白皙的脸颊浮上绯红,她妖娆地笑着,半个身子已被威利揽入怀里。
  雷少晨看着她极尽妩媚地笑着,视线几度落在威利揽着她肩膀的那只手,眸色渐渐变得漆黑幽深,透着冷意。他在极力地隐忍着,眼睛里迸发着愤怒的火花,不仅仅是因为她对着陌生的男人尽显妖媚,还因为她的狠心、处心积虑、欺骗。他找了她整整五年,五年来,他一直活在幻想的世界里,身边的人虽然什么都不说,但背地里都认为他自欺欺人。尽管如此,他仍然固执地相信她还活着,孩子出现的时候,他惊喜,彷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可DNA检测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可是,失望,绝望都无法掩饰他内心对这个女人的渴望,只要一靠近她,闻到她身上那股诱人的香气,他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亲吻,甚至掠夺......
  可是,这个女人现在到底在作什么?!她难道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勾引威利吗?她这些年取得的成绩,难道也是靠着男人一步步得到的吗?是借着她那光滑白皙的身体,娴熟热情的勾引技巧得到的吗?
  雷少晨越想越怒,端起琉璃桌上的威士忌一饮而尽,彷佛还不解气,又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想要点燃,可按了好几次打火机竟然都没有点着,便愤怒地将打火机大力地摔向地面。
  “啪!”巨大的响声让众人一阵错愕,大家面面相觑,不明所以。静宜从威利的身上抬起头来,睨了他一眼,“呵呵”地娇笑了几声,双手趁机攀上威利的脖子,醉醺醺地说:“我想喝血腥玛丽......”
  “Jane,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威利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到,雷少晨蓦地一闷,转手将指缝间的香烟捏成两截。
  “呵呵......”静宜抬起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媚色十足地盯着威利看了几眼,眨了眨眼,却又忽然捧起他的脸,惊呼道:“你好迷人哦!”说完盈盈一笑,倒在他的怀里,不醒人事。
  雷少晨见机行事,让华声安排“梦海庄园”旅馆的服务员过来,将静宜背回去,静宜离开后,一行人又吵吵闹闹地玩了好久才散场。
  服务员将静宜放到旅馆的床上便离开了,擦觉到房间没人之后,她马上坐起来,拿出手机拨给右景天,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是右景天懦懦的声音:“Jane......”
  “说!”静宜冷凝着眸子,厉声怒喝!在静宜的逼问之下,右景天这才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原来吃晚餐之前,他想趁着空闲到附近走走,顺便看看周围的景色,不料在旅馆附近碰到了华声,不,正确地说是他们有预谋地候在那里,等着他过去自投罗网。接着他们将他带到一辆商务车,逼问他Jane.Chen的资料,一开始他还能坚持不说,可到最后当他们掏出好几把锃亮的西瓜刀,架在他脖子上,还将好几把弹力十足的手枪抵着他的脊背。
  “Jane,你可能想象,我的脊背都发凉了!我真的是迫不得已,你别怪我!”右景天哀怨地在电话那头哀嚎。
  听完右景天的解释,静宜这才明白为什么刚刚雷少晨会那么愤怒,他一定是怪自己隐藏事实的真相,还骗他谦谦和晨晨不是他的孩子,她记得,雷少晨最讨厌别人欺骗他。想到谦谦和晨晨,静宜的心蓦地一紧:“景天,你说了谦谦和晨晨的事情吗?”
  “嗯......”右景天弱弱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静宜呼吸一窒,握着电话的手抖了抖,但她很快便镇定下来!跟右景天说了声“我挂了”便匆匆抓起床上的手提包跑出去。跑车风驰电掣般在高速路上飞奔,她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给陈义唐......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了起来,静宜急切地问:“爸,谦谦和晨晨还好吗?”
  “静宜,你先冷静地听我说。”陈义唐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他还没有来得及叙说,静宜就着急地打断了他的话:“爸,他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陈义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失踪了!”
  “爸!”静宜的心猛然一沉,似是有人在悬崖边上推了她一把,她只感觉到身体不断地下坠.......
  “静宜!静宜!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陈义唐在电话里听到一声巨响,接着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杂音,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截取他的心,他握着电话的手陡然垂落,手机“哐啷”一声掉到地上。哭得红肿的陈晴听到声音,从旁边走过来,慌乱地问“怎么啦?”陈义唐听到陈晴的话语猛然惊醒过来,慌乱地对着陈晴喊道:“快,快,打110,静宜可能出交通事故了......”陈晴抖着手捡起地上的手机,颤抖着按下110......
  雷少晨回到“梦海庄园”,便有探子告诉他那个女人的行踪。他在心里微微感叹龙翼的聪睿,如若不是通过监视,他哪里曾料到这女人在KTV里的醉意竟是装出来的......服务员前脚才离,她后脚就逃出了旅馆,好,很好,跟他玩躲猫猫,哼,他不由自主地冷哼了一声,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玩得过他呢!她刚刚之所以匆匆离开,恐怕是收到谦谦和晨晨失踪的消息了吧?这个女人,竟然敢将他的孩子隐匿五年,胆子可肥大了!还有乔晓晓那个女人,竟然敢在DNA上面作手脚,害他差点相信了这作假的结果!等着吧,敢玩弄他雷少晨,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一双眼睛像鹰一样锐利地望着不远处的海面,灼灼有光,闪着精锐与阴狠!
  “铃铃铃......”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按下接听:“什么事?”
  “什么?我马上过去!”他的神色恍然一惊,俊脸刹那暗沉得要杀人!挂掉电话之后连桌上的车钥匙都来不及拿,就跑了出去。幸好华声接到龙翼的电话,已经在楼下备好了车,待雷少晨上车之后,车子很快驶了出去。
  医院内急救室内。
  急救室的红色灯一直亮着,雷少晨和陈义唐两个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急救室的大门,陈晴则坐在一旁默默地掉眼泪。没多久,两个孩子也被带到了医院,陈义唐这才知道原来是雷少晨委派人抢走了两个孩子,满腔怒火瞬间爆发,朝着雷少晨的胸口就是一锤:“你这个笨蛋,如果不是你劫持了谦谦和晨晨,静宜就不会出事!都是你,都是你,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谦谦和晨晨一听妈妈是因为这个男人而躺进医院的急救室,心里一急,快速地跑到雷少晨的身边,一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还我妈妈”一边用力地揍着雷少晨的腰部。雷少晨任由他们的小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却浑然不觉得疼。他真的没有想到,劫持谦谦和晨晨会让她发生车祸,他只不过是想借着谦谦和晨晨来逼她就范而已!他真的不知道后果会这样严重,他真的不知道......忽然,他双腿一软,双膝跪在了地上,两行清泪从脸上垂落......
  谦谦和晨晨打累了,扑进陈晴的怀里呜咽,三个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大门终于开了,医生一脸疲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颓靡不振的雷少晨急切地站起身,却因为跪了太久,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猛地扑到医生的跟前,紧紧地抓住医生的手问:“医生,她,她怎么样?一定没事对不对,对不对?”
  医生摘下口罩,看了雷少晨一眼说:“病人头部受到重击,再加上长时间缺氧,脑部受到的伤害较重,你们要作好心里准备,病人可能......”医生的脑海里又浮现那张年轻美丽的脸,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才接着说:“病人的大脑可能会失控......”
  雷少晨的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
  “病人清醒过来之后,可能会出现短暂性失忆,也有可能会精神分裂,你们请作好准备。”医生说完便径直离开,留下雷少晨和陈义唐愣在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
  第二天一早,龙志飞接到谦谦的电话才知道静宜出了车祸,他一下飞机就匆匆忙忙地往医院赶,却没有想到会在医院看到雷少晨,对于雷少晨与静宜的事情,他心里是清楚的,当年回到美国没有多久,他们就结婚了,他曾经因为这件事低靡消沉过一段时间,可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全面接手家族事业,忙碌的工作让他渐渐忘记了感情的伤疤......却没有想到在事隔三年之后,会再次碰上她。起初,他并没有认出她,毕竟她的外貌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要不是她主动解释因为一场事故迫不得已整容,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记忆里那个温柔如水的小女孩变得如此眩目耀眼。如果说以前的她是小家碧玉,温婉煦人,那么整容之后的她,则显得更加艳丽夺目,美得让人离不开眼睛......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被她的美丽和气质所吸引,她又并不拒绝他的靠近,两个人一来二往亲密如情人,只是,爷爷在得知她的身世和背景之后,断然拒绝这一桩婚事。他们的关系戛然而止,停顿在婚姻前面,裹足不前。他们一如既往地相处,却不再提结婚的事情。不过,他的心里早就认定,她才是他此生唯一的新娘,尽管家族不认可,但是他却从不曾放弃努力,争取得到家族的祝福,获得长辈的认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