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下半辈子的“幸”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们,骗人!”静宜气得牙齿发颤,凶巴巴地指着对面那三个一脸沮丧的男人,“你们看看啊,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哪一点长得像我?这呆愣无神的眼睛吗?还是这暗淡无光的嘴唇?又或是这张白纸般苍白的脸?”静宜说到这里彷佛还不解气似的,双手环胸,恶狠狠地瞪着三个人。
  三个男人把头垂得低低的,低眉顺眼,就差没有跪地乞求,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吵架的能力这么强悍?三个人如出一辙地瘪着嘴不说话,房间一下子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谦谦鼓起勇气,慢腾腾地走到静宜的身旁,小心翼翼地拽着她的衣摆,委屈地叫了声“妈妈”。
  “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妈妈......你们要我重复多少遍......”静宜绝望地闭上了双眼,龙志飞恰在此时出现,静宜一看到他手上拎着的饭盒,两眼立马亮晶晶的,一个箭步冲到龙志飞的身边:“修,你来了,有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哦!”说话间双手已迫不及待接过龙志飞手上的食盒,转身看到三个死缠烂打的男人还站在原地,秀眉蹙了蹙:“我要吃饭了,你们也快点出去找吃的,还有,那个......”她颇费劲地想了想,猛然拍脑袋的同时“哦”了一声,接着说道:“那个雷先生!以后要出来坑蒙拐骗,先学好PS技术,最起码样子要一样!”
  谦谦和晨晨满额黑线,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鄙夷地瞪了雷少晨一眼,率先走出了病房,雷少晨一下愣在原地,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若有所思地看了龙志飞一眼,气愤地甩了一下袖子尾随孩子们步出病房。
  “诶,你们俩要去哪里?”雷少晨叫住往前走的孩子们,谦谦和晨晨听到雷少晨的话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加快了步伐。
  雷少晨不悦地皱了皱眉头,一个箭步冲上前挡住两个孩子的去路:“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打电话让外公过来接你们。”雷少晨说完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想要点开屏幕,却因为谦谦的话顿住了动作,他说:“要去哪里是我们的自由,你管不着!哼!晨晨,我们走!”
  雷少晨的心忽然揪了一下,倏地冷下眸子抓住谦谦的胳膊,轻斥道:“谁准你这般没大没小?啊?现在乖乖跟着我,不然......”
  谦谦鼓着腮帮子瞪着雷少晨,脾气一下子倔了起来:“不然怎么样?我们是不会跟你走的!是你害得妈妈进医院,是你让妈妈不记得我们,是你用那种烂办法让妈妈生气了!笨蛋!我们才不要和你合作!”
  “就是!笨蛋!”晨晨在一旁附和,心里在敲着小鼓: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爸爸吗?怎么这么笨?竟然将妈妈的旧照PS到他们三个人的合照里面,然后蒙骗妈妈。恩,从照片看,他们确实像一家人,可是,可是妈妈出了事故,样子改变了呀......不过,其实,他们俩也没有想到这个细节......晨晨想到这里,怯怯地垂下了眼帘。
  笨蛋?他们竟然说他笨蛋?雷少晨被这两个字气得两眼喷火,差点岔气,好半响才找到自己正常的语调:“那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不告诉你!哼!”谦谦不屑地呛着雷少晨,扭头就走......晨晨立刻跟上谦谦的脚步,两个小孩走出医院,同时回头看了看雷少晨,发现他并没有跟上来。两颗脑袋才紧紧地凑在一起似在商量着什么。
  雷少晨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离开医院,马上将电话拨给门外的守卫:“盯紧他们,注意周围的动静。”上次跟踪的事件,还有这次的车祸,恐怕都没有那么简单,像是有人故意为之,在没有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一切都不能大意,所以他安排了森严的守卫将整间医院保护得滴水不漏。
  “是。”对方干脆利落地应承,雷少晨刚想挂掉电话,那边却急切地把他叫住:“等等,雷少,他们好像又进医院了。”
  “好,我知道了。”雷少晨挂掉电话,果然看到两个孩子并排向着他走过来。雷少晨半眯着眼睛,安静地站在原地,嘴角不由地轻扬,一副翘首以盼的样子。
  可当他听明白两个小鬼的计划时,震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他们,他们竟然让他扮演色狼兼抢-劫犯!他雷少晨,风度翩翩如贵公子,长相俊帅,硬朗潇洒,举手投足之间优雅贵气,怎么演怎么装都不像色狼兼抢-劫犯啊!!!
  “你到底演不演?你不演我就换人,可是,你真的爱妈妈吗?”谦谦挑衅地斜着眼逼问雷少晨,那不屑的样子分明在说,你要真的爱妈妈,就应该奋不顾身地配合演好这一场戏......
  雷少晨的嘴角蠕动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晨晨就抢先一步呛到:“难道你能容忍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如果是我,就不行!”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不能容忍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可是电视剧都是这么演,这么说的,他信手拈来盗用一下台词而已,可没有想到雷少晨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忍辱负重般咬紧牙关,应承了他们的要求......
  既然三个人达成了共识,他们的第一个场景重演计划便正式启动!
  场景一:夜黑风高杀人夜,静宜接上完晚间跆拳道训练课的谦谦和晨晨回家。恰巧碰上前面街道扩建,他们不得已绕到又黑又暗的小巷,平时只需要穿过一个街道就可到家,可现在他们绕了接近一个小时竟还没有到家......谦谦和晨晨顿时意识到一向精明的妈咪在此刻迷路了......巷子越深越荒凉,冷不丁还有几只老鼠跳出来活跃气氛,老鼠他们是不怕的,但是,这衣衫褴褛,目光幽幽,疯癫狂笑着跑出来的家伙,却让他们紧张得冷汗直冒,情急之下静宜紧紧地将孩子们护在身后,沉声怒喝企图将这个家伙逼退......不料这个疯子不仅没有面露怯意,反而眼含猥琐之色,目光灼灼地盯着静宜高耸迷人的胸部,嘿嘿地奸笑,让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最后呢?你们有没有受伤?”雷少晨急切地追问着事件的结果,谦谦自豪地拍着胸脯:“三对一耶,这样都输掉也太逊色了吧?!”语末,谦谦话锋一转:“不过,我和晨晨的手臂都被那个坏蛋的刀子划破了,缝了好多针。喏,你看,还留着伤疤呢!”谦谦一边说一边捋起袖子,雷少晨果然看到他的肩膀位置有一大块伤疤,那么明显突兀地映在粉雕玉琢般的皮肤上,显得格格不入。
  雷少晨顿感眼睛酸涩,手指不自觉地摸着那一块伤疤,指尖触及那凹凸不平的纹路时,竟有些微微颤抖:“还疼吗?”
  谦谦摇摇头:“不疼。”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医生给我们缝针的时候,妈妈录像了呢!”
  雷少晨“哦?”了一声,好奇地追问:“为什么要录像?”
  “妈妈说,这是我们人生的第一道伤口,以后我们还会遭遇更多的伤痛,会更难过,但是不管以后的生活遇到什么挫折,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要记住像现在这样,咬紧牙关,忍着!妈妈说,疼痛过后,会有幸福。医生缝好伤口以后,一回家妈妈就让李姨煮了我们最喜欢的鸡翅,拆线以后,妈妈又带我们去游乐园坐海盗船......”晨晨若有所思地插话,晨晨的这一番话顿时让雷少晨心里翻江倒海,他不知道,原来他缺席的这些日子,她一个人把孩子照顾得这么周到,把孩子教育得这么好......他轻轻地仰了仰头,任由孩子们将灰黑的炭粉抹到他的脸上,无怨无悔......
  医院旁的街道,晚上十点整。
  “修,好晚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静宜挽着龙志飞的手往前走着。吃完晚餐之后,龙志飞就提议到附近散步,本来她是不大愿意出去的,这两天脑袋总是时不时地刺痛,每隔一段时间还有一个男人外加两个聒噪的小孩绕在她身边说这说那,说完总是问她记不记得,有没有印象?她只觉得脑袋就快要爆炸了.......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她以为终于可以耳根清净地休息,可是身边的这个男人却愣是提议去散步,还说什么散步有助于身体复原,恢复记忆......好吧,其实她也挺想恢复记忆,她想知道,身边的这个男人是否真是自己的未婚夫,而那两个孩子是否真是她的孩子,还有那个男人.......会不会真是她的前夫。
  龙志飞心忽然揪了一下,夜色下的脸色有些凝重,眉头深锁着,似是有着无尽的烦恼。其实他此刻的心情十分纠结,甚至有些后悔答应了雷少晨和孩子们的要求,配合他们演着一场后果未明的戏。如果,他是说如果,静宜一直记不起以前的事情,就这样一直待在他的身边,腻歪在他的怀里,他们就这样沉溺在谎言的世界里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可是,他是男人,天生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劲儿,他不相信,三年的感情斗不过雷少晨刹那的露水姻缘,所以,他不甘心,他要赌,可是,同时他又惴惴不安,谦谦和晨晨是雷少晨的孩子,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而且,现在,静宜并没有认出他,他可没有忽略她称呼自己为“修”。如果他的调查没有错,被唤作“修”的男子应该是叶黎昕,所以,他和雷少晨都输了吗?其实,在她的心里,唯一记得的只有叶黎昕而已?他的心里冷笑了一下,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亲爱的,在这个石凳上休息一下,我去买瓶水。”
  静宜皱了皱眉,嘀咕着:“可是,我不渴。”
  “乖,我很快回来。”
  “哦,好吧......”
  龙志飞走开没几步,朝着岔路口的那三人使了个眼色,忧心忡忡地往前面的便利店跑去。
  “妈妈,妈妈。”一阵急促的叫声吸引了静宜的注意力,她循着声音看过去,才发现谦谦和晨晨惊恐地朝着她跑过来,然后怯怯地躲到她的身后。
  “妈妈,那个坏蛋要抢-劫,怕怕......呜呜......”静宜顺着谦谦和晨晨指着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一个衣衫褴褛,脸色黑脏的男人甩着把西瓜刀,脸色阴森森地站在他们的右手边,身体还有规律地抖动着,目光一触及静宜,竟然放肆地盯着她的胸部,毫不掩饰他那猥琐的精光。静宜被他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双肩不自觉地抖了抖,踉跄地退了一步......
  “美女,要么把孩子交出来,要么,你自己过来......”男人猥琐地对着静宜吹口哨,淫-荡地朝着她勾了勾手指。
  “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过去?既然你是想要这两个孩子,那就要吧,我根本不认识他们......”静宜冷淡地说。
  身后的谦谦和晨晨听到这话心里一阵难过,抓着静宜衣摆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深怕一松手他们就会失去妈妈......
  “妈妈,我们真的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晨晨呜咽着哭诉。
  “我手无寸铁,有心无力啊。”静宜无力地耸了耸肩膀,顿了一下继续说:“小朋友,别闹别扭,赶紧过去吧。”
  雷少晨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手上的西瓜刀差点没掉地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的内心都凌乱了。可是,既然谦谦和晨晨一口咬定这件事情,在她的心目中具有深刻的影响力,那他还是要配合演下去......想到这里,他提了提就快掉下的破裤子,色迷迷地朝着静宜扑过去,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呼吸急促地将嘴巴凑到她丰腴的唇上,毫无章法地亲啃着,谦谦和晨晨倏地睁大眼睛,愣在原地......这,这好像不符合剧本?按照剧本的安排,雷少晨应该扑过去,逼他们交出值钱的东西,劫完财再劫色,可是,可是.......谦谦和晨晨实在不好意思看下去,伸出小小的手指头遮住了眼睛,儿童不宜呀......
  “哐啷”一声,雷少晨手上的刀子掉到了地上,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拐到她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紧紧地勾住她的腰身,他用力地顶开她的贝齿,将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霸道地冲撞着,汲取她口腔里的芬芳,忽然,他的舌头一痛,该死的,这个女人竟咬了他的唇!
  “怎么样?喜欢吗?”她妖娆地笑着,暧昧不明地问,有那么一刻,雷少晨以为她已经恢复了记忆,正在他错愕的当下,她的笑容渐渐清冷,穿着高跟鞋的脚朝着他的脚面猛一跺,膝盖朝上一弓,抵上他的命-根子!他“啊”地哀嚎一声,痛得弯起腰。
  她拍了拍手,嘴角勾了勾,不屑地看了三人一眼:“以后别玩这种把戏,吃力不讨好。你们还不赶紧扶他去看医生,去晚了,说不定下半辈子都无“性”福可言.......”她说完心情愉快地哈哈大笑起来,留下呆愣在场的三人。
  静宜离开之后,晨晨和谦谦恶狠狠地瞪了雷少晨一眼,轻斥一声:“活该!”

章节目录